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重生之我乃吕布>遇刺(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遇刺(一)

小说:三国重生之我乃吕布 作者:扫荡寡妇村 更新时间:2016/5/14 21:37:49

“恭喜恭喜啊。”一位年过中旬的官员带着两个拎着礼盒的家丁走进吕府的大门对着我拱了拱手对站在身后的两个等待指使的家丁向对那些官员送来的记账管事儿的地方指了指示意他们把礼盒送到那儿就可以了。

我僵着已经笑了两三个时辰的笑脸对刚刚进来的官员拱了拱手,小心翼翼的问道“张大人,不知你们是怎么知道下官过几天要成亲的?莫非是皇上.....”我一脸质疑的看着站在眼前的张官员。

张官员裂开嘴儿嘿嘿一笑。拉起我的手来拍了拍我的手背。“诶呀呀,吕大将军啊。现在谁不知道您在朝中的地位啊。皇上下来就是您啊,现在您可是朝中的顶梁柱啊。自从那曹贼被您生擒住之后啊,许多的朝中官员们都希望您可以带领着那些将领们把那曹贼的老根儿给挖个干净。”张官员咽了口唾沫接着拉着我的手说道“我张大海从小到大根本就没佩服过什么个人儿。但是您,是我张大海心中最佩服的一个,没有之一!”

我被张大海的话给逗得差点咽岔气儿,我把手从张大海的手中给抽了出来,揉了揉我的咽喉,对张大海说道“张大人,您可折煞吕某人了。要不是当时您和董承董大人配合吕某人里应外合,否则吕某人早就遭殃咯。”

说完,我和张大海两人便开怀大笑的笑了一会儿。

过后,张大海推说自己家还有一大摊子烂事儿没有处理,还得回去处理处理。一开始我开死缠烂打的非要把张大海留在家里吃一顿饭再走,但是张大海的嘴皮子居然比我还能叨叨。最后我不得不败下阵来放张大海走。

我走到记今天有几个官员来送贺礼的台席前拿起一本记账本来寥寥草草的翻了几页。就在我刚翻到一半儿的时候,记账的刘管家坐在椅子上把毛笔放在砚台上抬起头来对我说道“老爷,刚刚您没来的时候刘备刘大人也送来了一份贺礼,并托小的给老爷一句话。不知老爷......”

“嗯......”我一手摸着下巴一手插着腰低下头想了一会儿,抬头看着刘管家接着开口道“讲吧,捡重要的说。”。

“老爷,是这样的。刘大人想邀您去他的寒舍小坐一会儿,他还说想和老爷您聊聊国家大事儿。不知老爷您是否前去。”刘管家看着我一脸正经的回答道。

我点了点头,让刘管家下去安排几个我的亲卫今天下午就同我去刘备那里坐一会儿。接着我又让刘管家随我前去认路。安排完之后我便让刘管家忙自己的事情去了。熟不知刘管家想要叫住我又不敢叫的表情看着我在阳光的照耀下渐渐离去的背影。

刘管家心里暗暗地祈祷着:吕大人,我家妻儿老小的性命可都把握在您的手上了。希望好人一生长寿啊。

午时三刻。

“咚咚咚。”我的一名亲卫敲了敲一间大约一百多平方米的茅草屋的木门,过了一会儿一个中年的男子从屋里传来声音。

“诶!来咯!”话音刚落,房屋的门就被打了开来。刚刚敲门的那个亲卫见门开了。就回到了我的身后。从门后边走出来一名浓眉大耳的中年汉子走了出来,我上下打量了一番,悄悄地别过脸去问刘管家。

“呃...管家啊,他是不是你说的那个刘备啊?我怎么看着不像啊?”

“老爷,他就是刘备,没错的。”

“哦...”

我半信半疑的走上前去拱了拱手,那个中年汉子见我推他拱了拱手,便也作出相应的动作。问道”不知阁下怎么称呼,来此寒舍有何贵干啊?”那人见我穿的大富大贵儿的,便毕恭毕敬的对我说道。

我待他说完便开口道“我呢,是吕布吕奉先。今天听我家管事说,刘大人想邀我来此小坐。不知您可是那刘玄德刘备?”我刚一说完,此人便忍不住的笑着点了点头以示自己就是我所说的那个刘玄德刘备。

刘备见我来了。还带着亲卫,双眼不禁闪着金光,走到门口向里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吕大人,里边请。”

我点了点头示意亲卫都在外面守着,只有管家跟着我进去就可以了。那些亲卫都也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而管家却有些不情愿的点了点头。我带着管家直径走进了茅草屋里。待我和管家都走了进去便也乐呵呵的跟上前去。

简陋的茅草屋里的客厅只是简简单单的在靠墙的的正**摆放了一张裂开好几个大口子的桌子。而桌子上摆放了简简单单的白瓷茶具。而桌子的两旁则是摆放了两把简简单单的椅子。正**的墙上挂了一幅刘邦的画像。我同刘备各自坐在了两旁的椅子上,而管家则是乖乖的站在了我的旁边。我刷先开口问道“不知玄德兄的二弟云长和三弟翼德二人去了何处?可否愿意告知吕某?”我试探的问着刘备,看看刘备现在是否已经把历史上忠义两全的关二爷和粗中有细的张翼德拉拢了过来。

刘备一脸茫然的看了我一眼,不禁挠了挠头问道“不知吕大人说的云长和翼德二人是何人?吕大人为何会把我不相识的两位给联系到一起?”刘备很是单纯的看着我挠了挠后脑勺儿,表示自己还没有把历史上的这两位猛将招到手里。我内心很是满意刘备这个回答。要不是碍于我和刘备是初次见面,还有站在我旁边的刘管家。我早就抱住刘备狠狠的在他的脸蛋子上狠狠的亲一口。我压了压心里激动地心情,慢慢地和刘玄德聊起了家常。

站在一旁的刘管家靠着墙就快要睡着的时候,却被我赶回了家,刘管家像是自己当了状元郎一般兴奋的跑了出去,骑上马就回了家。我看着骑着马渐行渐远的刘管家的背影在内心里恶狠狠地鄙视了一把。便又和刘备聊起了人生与哲学。

当我和刘备交谈的过程中,我大概知道了刘备和当年的汉献帝他老子汉灵帝刘宏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但是到了后来刘备他妈不小心得了阑尾炎,然后就直接变成了一块三十厘米的灵位。而刘备也就被送出了宫外,由一个刘备******心腹的宫女一手带大的。

虽然我不是很相信,但是我觉得现在只要找到刘协的爷爷也就是刘宏他爸,就可以知道刘备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但是就在我们聊完的时候我却突然想起了那次我孤身一人骑着赤兔马去孙家的时候被一个买东西的商人一直盯着。这段时间我由于我忙着在洛阳、长安两城之间来来回回忙碌的来回奔波着,也就忘了这回事儿。但是今天见到刘备就又想起了这茬事儿,我慢慢吞吞地喝了几口茶,慢慢地跟刘备说起了这件事情来。刘备听完我说完这件不足奇怪的事情之后却显得一反常态。(完)

0

遇刺(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