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异界之军火高校>北陆:虫族女王之降临0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北陆:虫族女王之降临01

小说:异界之军火高校 作者:狐泣绥绥 更新时间:2016/5/26 6:11:24

北国,混着冰渣子的凌冽寒风呼啸着席卷沿路上一切事物,它们急速地掠过平坦雪原,除了它们,雪原上怕是再无别的东西。

不,还有袅袅的青烟,放射状的凹坑,巨大的陨石在其间。

“呼呼呼,可算找到了,呵哈,阿伦,快过来。”一位脑袋上纹着巨熊的大汉高喝着。“果然是陨星。呵,好大一颗,观星者的情报我给十分。这下发了。”

“我快也没用啊,这帮畜生跑不动呐。傻大个”阿伦幽幽地说,“话说观星者敢骗咱的北极星么?”他指了指胸口的亮银徽章,一边赶着辆牦牛车慢慢地踩在雪地上,厚厚地雪令牦牛好似在趟沼泽一样迟缓,每一步都至少踏进四十公分厚的雪。

“不顶用的东西,我自己来。”说着大汉便大步踏过雪层,从牛车上取下二十四磅锤,腾腾腾地三跳两跳,便到了陨石那,将熊皮背心一抛,摸出酒壶闷了两口,这才准备工作。

嘭!嗙! 嘭!嗙!嘭!嗙!

锤子突然不再落下,“阿伦,快起来,别捡石头了。”这铁打一样的巨汉的声音却像个被逮住作弊的小学生一样惊恐失措,以至于音色都变了。

“怎么,还能里面有怪物不成。”阿伦抬起头来,他吓得连下巴都合不住,只闻“呵呵呵”吐气声。

在重重陨铁矿包围下的是一个黄色半透明的蛹,那是怎样可怕的一双眼睛,喷吐着太阳一样的熔金色的怒火,除了一张女人脸外,妖娆诡丽的鳞片覆满全身!阿伦惊恐地想着。

巨汉想也没想一锤子抡了上去,“嘭!”,震得残留在枯树上黄叶簌簌地落下……

—————————————————————————————— 北地,利恩娜强行点燃黄金瞳,精神力的黯淡,令她怎么也看不清那些黑影,那些生物举着武器围着自己,想要撕裂我吗?

该死的,这些是——人类!

她的眼睛亮起来,沉寂了不知多久的大脑,僵死的思维伴着神经脉冲一点点苏醒,悠久的记忆亦已呈现开来:我,利恩娜,泽格虫族第二任女皇,我,即是虫群,人类,神族,我们的战火燃遍银河的每个角落。

想起来了,卵壳外面的人类,都是敌人。

是敌人又如何呢?利恩娜吃力地低下头,扫射自己的身体,死去的皮肤甲壳也已成了一层层的蝉茧一样的东西紧紧束缚,完全就是个从千年冻土层里刨出来的古尸。

呵,被神族英雄级母舰的一记空间裂隙打入世界夹缝中游荡近千年。若不是飘然而来的引领者垂青我,料想得饿死虚无中。

想那时真是油尽灯枯,千百只一同进去夹缝的虫族自愿沉眠,献出生命能量保证主宰生存,即使这样也敌不过时光,不知多少千年过去,再次醒来,自己便成为的漂流的墓群中唯一的生存者。

因此现在仍旧是虚弱异常,重力结晶暗淡无光,脊柱核心里再无任何能量,自己甚至连异化手指割开卵壳的力量都没有,如何对抗外面那帮人类……

“阿伦,快点弄好,这可真是个标志的美人呢。”大汉兴奋地挠着自己胸前一团脏乱的胸毛,“哎,要不是没钱,真想包下来,慢慢玩呐,便宜那帮白皮大肚猪了。”

那个叫阿伦的小子正小心翼翼地刮着一块混沌晶石,将碎屑均匀地布满蛹壳边缘,“安东,少点牢骚我们就不会派到这里做任务了,还有别美人美人的,你没看见那一身鳞甲,还有骨翼么?”

安东抓过酒瓶,咕咚咚一口灌完,扇着蒲扇般的的大手,“别搞得我跟大老粗似得,什么不是人,那省会的拍卖场我又不是没去过,关在黄金笼子里的天鹅族兽人,养在玻璃水箱里湖中美人鱼,别跟我说那些大贵族伸一根手指就一箱黄金的出价,买回去就是当宠物养的。”

“切,还不是弄回家,门一关就扔床上去了,你说是不,兄弟们?”

昏暗的厅堂里,一帮子糙汉听了安东粗鲁揶揄贵族老爷,纷纷大笑个不停、

阿伦也只得跟着无奈笑笑,他轻呼一口气,就剩最后一步了拿出挎间的魔导器,上一对光暗引子(外销版,得上光暗对冲),后退瞄准蛹壳,扣动扳机!

“嘭!”一阵爆炸之后,蛹壳并未像想象中一下子掀开,这玩意还挺结实的么、

“安东,还是不行,过来帮我。”阿伦用匕首别了几下,刀子进去了但别不开,有一种生物经络的藕断丝连的感觉,不得不请安东这种毛熊般的肌肉男来。

大汉安东应了一声,接过匕首,一卡一合,抡起拳头,三拳并两拳地锤着刀柄。

只起开了个口子,匕首吧嗒折了,真晦气。安东啐了口吐沫在手上,搓了搓红肿的双手“真他娘的硬,拿根撬棍来。别的不说,这壳得给我分点做盔甲盾牌,还有阿伦,以后别买精灵工坊的东西了,老板娘是好看,做出的东西可不顶用,回来把命丢了可不值当。”

拿来撬棍后就简单多了,安东灌了口烈酒,大吼一声,全身肌肉如小山样隆起,一收一张间如大海波涛怒浪,这是草原上真男儿的证明,“血统狂化”先兆。

在场者无不心中一凛,连阿伦都不由得后退数步,谁也不知道狂化者会不会堕入无尽的杀戮欲望中而敌我不分大杀一通,这可不是开玩笑,把它当玩笑的大多都被狂战士的拳头打进地里做来年肥料了。

可没有这分暴涨的力量还真打不开这乌龟壳,“吱嘎吱嘎”的爆响如连番的炮击一样,这是怎样的力量,又是怎样的坚固的庇护所啊?

利恩娜双目低垂,她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个柔弱而美丽的女人,接下来的事她再清楚不过会是怎样悲惨命运,虎狼熊罴围坐一圈,每一双眼睛都想吞了自己。

“我是虫族的主宰!劣等人类。”

安东可一点听不懂利恩娜在说什么,只是觉得清脆地如南方的黄鹂叫声,光着声音也值回票价了。

高兴地咧着大嘴,毛手一把揽起利恩娜,高举于胸前,昏黄的油灯下都能看出她的不凡,妖娆邪魅的身姿,美丽的面容,自然打开的骨翼,隐隐的鳞片,如白莲与蛇一样,圣洁与邪恶,雄浑与婉约,美丽与强大完美地交织着,天,这全然不似人间所能拥有的。

“堕天使,堕天使啊。安东,快放下来,要遭神谴的。”有人高呼一声,带动佣兵团的不少人都跪了下来,连安东最信任的阿伦都一脸虔诚的敬畏之色。

安东很讨厌,或者说很憎恶这种神情,妈妈就是在这种神情的包围下被架上火刑架上烧死的,每一个人都神情肃穆而敬畏,悠扬的圣歌里,他们说这是正义,可那是我妈妈,妈妈啊。

安东是个擎奴与卢西亚的混血,自小就受尽歧视与白眼,孤身一人走了两天又跪在佣兵团帐前才脱离苦海,到卡伦亚这个了无人烟的地方讨生活。

“啐,那是你们的神,不是我的!我是个草原上的野蛮人。”

“你们这帮贱骨仔,还堕天使,魔王的老婆又怎样,现在不是想玩就玩?”说着,将其抱在怀里,轻佻地把玩利恩娜的娇俏的下巴。“把仓库里所有的酒都拿出来,狂欢吧兄弟们。这可是皇帝都享受不到的好货色呢!今夜可是很漫长,嘿嘿嘿。”

地球上的狂热者总是从一个极端滑到另一个,亡命的佣兵们将利恩娜抛到桌子上,他们完全疯狂了:有人虔诚地吻遍全身献上祝福,有人粗暴地摸遍每一处,有人向她喷烈酒想要点起火焰洗涤着罪恶,有人拔出匕首别下龙鳞——传说堕天使们堕入地狱时是以龙的身躯,因此龙鳞实在是个很好的纪念品。

远古时的先民狂欢时总要准备个祭品,很显然,今夜的祭品就是利恩娜,她的全身将奉献个这些死了都不值十金币赔偿金的下贱佣兵。

安东突然很烦闷,此刻的场景又勾起他那飘零童年的不好回忆,他走过去一脚踹开解裤腰带的货,“行了行了,别蹬鼻子上脸,,想动真格可以,一次三千金币先给兄弟们先分了,不,看着好像还第一次,一万,最少一万,你们这帮泥腿子,兜里能有五十金币,我安东就跟你姓,别的不说,放街上让人摸都起码一百金币一下。”

“安东大哥,这娘们怎么处置?交给总部,委托买了”

“当然我们自己卖了啊,你他妈是不是马尿喝多了,这一个能换二十箱黄金,交给总部,阐明了将能给我们怎么多就算仁义了。”安东挤了挤指甲,弄出一小条污垢比了比,“呵,那时候大概会扔给我们一大堆荣誉称号,不值钱的奖章,第二天我们的脑袋铁定搬家,不用想,是那我们伟大的团长下令干的。”

一桌人顿时炸开了锅,许久才出来个说的上的发言

“也对,那我们就单干,卖到阿图拉吧,那我有拍卖行的熟人。”克里插了一句“别的不说,坑不了我们,还可以刷点小手段,再赚一笔。”

“阿图拉太小,拍卖也找不出能出大价钱的买主,太亏了,这笔买卖起码得伯爵级的贵族,还得是圣马里诺那种大国大牌伯爵才能吃下去。”

“奥尼斯呢?那儿富商最多,卖完了乐呵的地方也多,波谷魔窟我早都想去了,紧身皮衣的吸血鬼妞,想想都觉得激动。”

“好是好,骑马两个月可能到那里,太远,日久生变,路上被人劫去怎办?再说,这是肉货,搁手里久了,怕有些人一时精虫上脑,到那时伤了和气可不好”老油子汉克斯吞了口酒道,斜眼瞟了瞟刚刚说去奥尼斯的波尔舍。

“汉克斯,不同意就是直说,别叽叽歪歪。”波尔舍酒杯往桌上一扔退了下去。

“要不直接捐给光明教会吧,有钱有官,说不定还弄个主教当当。”

安东听到这就忍不住了,“去他奶奶的光明教廷,狗屎脑袋的莫里,换个脑子再跟我讲话,教廷就是一帮吃人不吐骨头的坏种,他们一个子都不会给咱们。相反夜里他们就会带一帮走狗骑士来抢劫灭口,然后跟全城将我们私藏魔女,是该审判的异端,再然后我们的好货就得进那帮变态牧师的告解室了。”

安东顿了一下,大眼里有泪光闪过,当年妈妈不就是被这帮杂种安上罪名推上火刑架的。

“别想着去着去哪了,明天我们去图拉吧。稳妥点没坏处。”波尔舍用酒杯敲了敲桌子,他资格最老,平日说话也最有分量,可这时候人真正愿意服他的人又有几个,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九九。

摆在面前的可是几辈子都享不完的荣华富贵,要知道雇佣一个重装骑士,包吃住装备,一年也就三十金币,二十箱金币,至少六万金币,足够组建一支横扫小国的大军了。

他们想着想着,猛然间觉得穿堂风阴冷了许多,背后的声音也不似啃食往常的食物。

“啧啧啧滋滋滋嘎嘎嘎。”的吸允之声压过了佣兵们放声吹牛与彼此碰杯游戏的声音。这种声音安东再熟悉不过了,那是穷人们吃肉的方式,啃完肉后大力吸允骨髓的声音。

“啊咧,不好意思呢,我吃饭的声音有点响,你们继续。”那是清脆如拨琴的女声,先前听到过的,此刻在安东等人听来无异于地狱钟鼓的召唤之音。

大意了,她居然恢复地这么快!安东想到,暴喝一声:“武器,拿出武器来。”

不远处,利恩娜已经坐了起来,怀里的家伙被异化出的口器吸食的不成人形、

该死的,波尔舍,巴森几个色鬼去亲吻堕天使把自己赔上去,被吸人干也就算了,现在安东我自身都难保。汉斯几个已经被放倒了圆睁双眼,大嘴张着就是说不出一字。

利恩娜此刻以深情的恋人一样拉过汉斯,她娇笑着,以白天鹅双颈相交而吻着后颈,时间流逝她愈发的荣光焕发,同时汉斯急速地枯萎下去,他将加入地上那些人皮骨架的行列中去。

“安东,快……快杀了我。”汉斯见安东围了过来,赶紧地大声呼救

“杀了我,咳咳咳。”还没说两句,身体就被抽空了。

“诶,才恢复这一丁点力量。”利恩娜随手就将汉斯抛下了桌子,以骨翼上的勾爪挑了挑,又撷取了一人抱在怀里。

恐惧紧紧攥着佣兵们的心,阿伦大叫一声,急速拔出魔导器就是一发!

“魔女!放下我的同伴!”

“可笑的玩具!”收拢的骨翼完全无惧这等攻击,晶石射出后,只是阵金铁交加之音,便轰然碎成满屋星屑。

上啊,佣兵喊杀着冲入烟尘中去,阿伦也拿着把短刀冲进去,安东却没有动,他突然很平静,拿起酒杯又喝了一口,烛火映照下,冲进去的人光影在他宽广胸口舞娘一样跳动。

有些事情根本无法改变,无论如何喊叫着挣扎。她根本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女人,现在只要等待烟尘散去,等待死亡或者惩罚就好。

终于,胸口上只存留了一道影子。

淡淡的香味儿,在这一片硝烟与血腥的浓烈气味中。

“你很有趣,叫安东的男人呢……”

0

北陆:虫族女王之降临0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