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谍海情深>第一百三十一章 土族老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三十一章 土族老人

小说:谍海情深 作者:天山雪驼 更新时间:2016/10/9 0:00:28

给菡菡教初中课程的老师,全部来自巴黎的圣玛丽私立学校,有教法语的、数学的、英语的、物理的、化学的、历史的、地理的、地球与生命科学的、音乐的、美术的,另外还请了两位精通汉语的专职法语和英语老师,在上其他课时,这两位老师会陪读,遇到菡菡听不懂的时候他们就在旁边进行翻译助教。

刚开始,菡菡的课上的很艰难,一直闹情绪,梅子只好不停地鼓励她。艾里克斯却威胁她,如果不好好学习,就不让她见妈妈了。

为了不和妈妈分开,菡菡只好咬着牙努力学习。菡菡的课没有按部就班地上,每一位老师都是按照她的接受能力在教学。

每天法语和英语课以外的时间,梅子不是在根据健身老师的指导做一些健身塑体的运动,就是在接受美容老师对她全身的皮肤一点一点进行循序渐近的保养,或者由一位中医用刮痧、推拿、按摩等方法对她的全身进行筋络舒通。

往往等所有的课程结束,她已经被他们折磨的见床就躺下,躺下就不想起来了。尽管不时地在心里抱怨艾里克斯这个疯子整死她了,但还是咬着牙坚持着。因为她知道,做这些是对身体有好处的,艾里克斯是为了她好,毕竟她已经过了40岁。每每想到这些,心里常常又会悄悄泛起一丝甜蜜的涟漪。

半个月后的一天晚上,艾里克斯再次出现,温存够后,抚着梅子的发丝,在她耳边温柔地说:“我明天去美国的拉斯维加斯办事,想不想跟我一起去?”

为了不给他带来麻烦,她和菡菡一直没有出过门,能出门去走走她当然巴不得。立刻睁开累得昏昏欲睡的眼睛急不可待地说:“真的可以带我去?我愿意,我愿意。”

转过头想看看他是开玩笑还是说真的,嘴唇却扫在了趴在她眼前逗弄她的艾里克斯的鼻子上。

艾里克斯呵呵乐着取笑道:“这么想去拉斯维加斯呀,竟然主动投怀送抱。”

梅子脸一红,啐了他一口,“当然想出去走走呀,每天跟坐牢似的,不然你来试试这样的日子。”

“梅子。”艾里克斯哑声叫道,面色一暗把她拥的更紧。琥珀色的眸子里风云卷动,只希望自己能早点还她一个清风朗月般的世界。清晨起来,推开窗户就能闻到院子里的花香,然后坐在阳台上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喝茶、看书、赏花;黄昏时,牵着爱人的手在广场上喂喂鸽子、散散步;晚上和爱人一起相拥着在阳台上看星赏月;偶尔兴起,一家人出去旅游……

第二天,他们坐着卡尔梅特家族的专机去拉斯维加斯。

飞机上,梅子惊讶地发现,有一位黑头发、黄皮肤,亚洲面孔长的并不像艾里克斯的男子,被其他人称呼为少爷,真正的艾里克斯则化妆成一名40多岁金发碧眼、高鼻梁、白皮肤的欧洲男子,是少爷的机要秘书。

梅子被化妆成一名30多岁黑头发褐色眼睛、高鼻梁黑皮肤的黑人妇女,是少爷的生活秘书。同行的还有七八个人,一看就知道是少爷的保镖。

艾里克斯悄悄告诉梅子,他平时外出公干时,都是这样装扮的。也多亏现在的科技,一张仿真面具模,瞬间就能改变一个人。

飞机没有在麦卡伦国际机场着陆,而是在一个私人机场降落。下了飞机,几辆等候的车很快把他们拉到了拉斯维加斯的巴黎大酒店。

下了车,梅子震惊地张大了嘴。

整个巴黎大酒店主要由酒店大楼和低座组成,低座外部以巴黎著名的尼叶歌剧院以及卢浮宫其中一座建筑仿建。最让人惊叹的是竟然仿建了一座巴黎的地标建筑——埃菲尔铁塔,只是比例为一半,成为拉斯维加斯繁华地带最显眼的建筑。酒店大楼旁还建有一座凯旋门仿制品,巨型招牌牌坊则以巴黎热气球为造形。

走进酒店,可以看到整个低座全部是赌场、购物商场和表演秀场,艾菲尔铁塔塔底三个基座贯穿低座,并置身于低座的赌场大厅内。

室内是华灯初上时巴黎街头的景象,天幕上淡淡的白云仿佛会随着你的步履飘动。整个酒店从内到外豪华的风格、精巧的工艺、完美的细节、卓越非凡的构思都很法国味。

看着梅子眉眼间的震惊之色,艾里克斯忍不住莞尔。用中文低声说:“快闭上嘴,口水流出来了。这种表情走进自己家的酒店,太损卡尔梅特家族未来少奶奶的形象。”

什么,什么,这个酒店是卡尔梅特家族的产业?梅子眨巴着眼呆愣住了。半晌后才反应过来,赶紧擦了擦嘴,哪里有口水,她气的嘟着嘴恶狠狠地瞪了艾里克斯一眼。

直接有人把他们带入了最高层的房间,少爷住进了**套房,其余人则住进了两边的房间,艾里克斯和梅子住在相邻的房间里,这一层被封闭了。

洗漱完,一行人去**套房的餐厅吃午饭。下午其余的人谈生意,梅子没事,留在了客房补觉。

晚上,艾里克斯与梅子进行了一番化妆后,手轻挽着彼此的腰,亲热地走上了拉斯维加斯的街头,身后有化了妆的保镖远距离跟随着。

两人沿着华丽的街道悠闲地散着步,随着人流不知不觉走到了一处热闹的集市,这里不仅有当地人,还有很多各种肤色的人在摆摊。

看着那些精巧独特的异域风情的小物品,梅子的脚步迈不动了,时不时地拿起一个把玩观看,赞叹不已,她看上的艾里克斯一一收入囊中。

当他们走到一个盘腿坐在地上,穿着手织土布做的衣服的黑人老婆婆的地摊前时,看见她的摊位上只摆着六块呈黄色或金黄色、色泽温润、古朴雅致没有任何修饰的东西,大的有拳头大小,小的如鸽子蛋大小。

梅子好奇地蹲了下来,拿起一块掌心大小的在路灯光下欣赏,透明的金黄色里有两只甲壳虫,一大一小,大的似乎正在给小的喂食,两只甲壳虫的触须清晰可数,栩栩如生,仿佛下一刻就会转身觅食去。

盯着两只虫子,梅子仿佛看到了她和菡菡的缩影,正像这两只被固封的甲壳虫,失去了往日的自由,眼前一片光明,却寸步难行,未来一片渺茫,不由得泪眼朦胧。

这时,双手合掌微闭眼睛默默祈祷的老婆婆将一双干枯的手放在了腿上,慢慢抬起了头,一张布满深深皱纹的脸上大而凹陷的眼睛静静地注视着梅子,目光游移着落在了梅子的眼睛上,瞬间她那双极其沧桑的眼中似乎闪过一抹光亮,然后翻滚起莫测的光芒。

当梅子对上她的目光时,心猛地一沉,霎那间却什么都看不见了,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艾里克斯蹲下来,怜惜地看着梅子,温柔地握住了她的手。

梅子心里一暖,目光离开老婆婆,扭头微笑着对艾里克斯说:“你看这是不是琥珀。”

琥珀是4000万年至6000万年前的针叶树木所分泌出来的树脂,经过地壳的变动而深埋在地下,逐渐演化而成的一种天然树脂化石,有透明的和不透明的之分,透明的叫琥珀,不透明的叫琥珀蜜蜡,透明度与琥珀酸含量有关,跟年代无关。4%以下为透明,4—8%为云雾般的半透明,8%以上呈泡沫状,不透明。琥珀自古就被视为是珍贵的宝物,现在被誉为有机宝石。据说,琥珀具有安定心神,帮助睡眠的作用。

艾里克斯放开梅子的手,逐一拿起来观看。

这时,老婆婆慈祥地对着他们微笑,干瘪的嘴里吐出了一串话,梅子一个字都没有听懂。

她用胳膊碰了碰艾里克斯,艾里克斯眉尾往上挑了挑,摇头示意他也同样听不懂,悄悄告诉她可能是非洲一些部落的土族语。

梅子茫然地看着脸跟树皮一样,门牙已经全无,嘴一开一合的老婆婆,心生怜悯。等老婆婆闭上嘴后,她指了指地上的东西,用英语问多少钱。

老婆婆摇了摇头,伸手给梅子打手势,梅子看着她只剩一层皱皱的皮,干瘦且布满老人斑的手,心揪了一下,没有看懂她的手势。

正想问问艾里克斯,这时一位满头卷发,脸黑如锅底的年轻男孩急匆匆地跑到了老婆婆旁边蹲下,一边从包里拿出东西摆在地上,一边抬头瞄着梅子他们,见梅子他们在看老婆婆的东西,操着不熟练的英语说:“老婆婆是非洲土族人,儿子得病死了,孙子又得了同样的病,听说美国能治这个病,她带着孙子来看病,钱花完了,病也没有看好,现在孙子也快死了,她想带着孙子回部落去,可是没有路费了。昨天她带了这点东西来摆摊,想换点路费,因为只会非洲土族语,与人沟通很艰难。我也是土族人,可以听懂她的话,所以让她在我身边摆摊,我可以帮帮她。”

哦,又一个苦命人。梅子对善良的男孩说:“你问问她这个卖多少钱,我要了。”说着扬了扬手中的东西。

年轻男孩用土族语与老婆婆交流后,露出洁白的牙齿笑着对梅子说:“她说那是她在山上捡的,听说能卖点钱,从部落出来时就带上了,想着没钱时可以换点钱,她不知道值多少钱,让你们看着给。”

这让梅子为难了,她轻咬着嘴唇眨了眨眼睛看向艾里克斯。

艾里克斯轻轻一笑,琥珀色的眼睛闪动着金色的光芒,伸手在她鼻子上轻轻刮了一下说:“让你捡到宝了,这应该是琥珀,不过不算成色最好的,最值钱的就是你手里有虫子的那块,全买下吧,我去取钱。”

十分钟后,艾里克斯回来,递给梅子一万美元。梅子愣了一下,她没有想到艾里克斯会给一万美元。感激地看了一眼他,一手指着地上的琥珀,一手拿着钱递到老婆婆面前。

老婆婆一看惊慌地摇着双手,并不去接钱。

梅子愕然了,难道她嫌少了?老婆婆却颤巍巍地从她手中抽了几张百元的钞票,笑着点了点头。

这次梅子看明白了,她的意思是那些就够了。

真是一位纯朴善良的老人,梅子眼睛一潮,把其余的钱全部塞进了老婆婆的手里,说:“老人家,拿着吧,你的东西值这些钱。”然后把地上的琥珀装进包里,赶紧拉着艾里克斯起身就走。

老婆婆却对着梅子微笑着说了一句话,梅子停下了脚步茫然望去。老婆婆看着他们重复了一遍,艾里克期用手机录了下来。

7

第一百三十一章 土族老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