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谍海情深>第一百三十三章 何须朝暮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三十三章 何须朝暮

小说:谍海情深 作者:天山雪驼 更新时间:2016/10/11 0:00:11

这天晚上睡觉前,艾里克斯接了个电话,梅子听的半懂不懂的,好像是说找到会非洲土族话的人了……

等他通完话,梅子好奇地追问道:“是不是在说那个老婆婆最后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艾里克斯微勾唇角用法语说:“……”

梅子呆怔地看着他,法语她听懂了但不懂意思,在心里试者翻译成汉语,可实在不太会翻译。只好去央求艾里克斯:“求求你,告诉我汉语是什么意思吧。”

艾里克斯邪气地一笑用汉语说:“惜日情意在,何须时朝暮。万岁寿如松,伴君坐黄昏。落日见秋草,暮年逢故人。”

闻言,梅子皱起了眉头,心神有几分恍惚,自言自语地嘟囔道:“什么意思嘛?”还真够衰的,土族语听不懂,法语听懂了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汉语知道了每一句的意思却不知道六句放在一起是什么意思。

艾里克斯凝视着梅子,薄唇微启笑眯眯地说:“是祝我们夫妻琴瑟和鸣,长命百岁。”

一瞬间,梅子觉得他那琥珀色的眼睛闪烁着点点金光,好深,如一潭变幻莫测幽的湖,在那金色的光点中似乎有一股气流在吸引着她,直到把她整个吞没……

梅子愣了一下,等她回过神来再看,看到的只是淡淡的笑容,怀疑自己刚才出现了幻觉。

她对他“嘁”了一声,相信他的信口开河才怪。“中间两句勉强可以这样理解,前两句和后两句根本说不通呀!”

“前两句大概能猜到,后两句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艾里克斯敛起笑容,皱眉思索着实话实说,他觉得后两句透着怪异,隐隐有些不安。

连艾里克斯都难住了,梅子可不想再费神了,于是说:“算了,不知道就不知道吧。”

“嗯,睡觉。”艾里克斯轻轻一笑,抱起梅子向床走去。

“现在知道那些琥珀的真假了吗?”梅子坐在床上后,却又纠结起琥珀的事来。

艾里克斯无奈地眼中带笑漫不经心地说:“哦,真的,只是成色不是太好,如果做成工艺品去卖的话基本可以保本。”

……

一天下午,中医给梅子做完全身按摩,昏昏欲睡的梅子起身准备换了衣服去上英语课,也不知是起的太快还是身体不适,眼前一黑,脚下踉跄,差点摔倒。

中医立刻扶住梅子,关切地说:“夫人,您是不是昨晚没有睡好,脸色很憔悴,让我为您把把脉吧。”

昨晚吃过晚饭,觉得很瞌睡,没管菡菡早早就睡下了,可今天还是觉得瞌睡,真奇怪。梅子点点头在椅子上坐下来,将右手伸向了坐在对面的中医,她紧张地望着中医脸上的表情,呼吸几欲停止,在心里祈祷着千万别得了什么绝症。

中医将手指搭在梅子的手腕上,半晌后脸上由最初的担忧转而浮现出笑容,最后欣喜地说:“夫人,恭喜您,是喜脉。”

梅子的脸色渐渐僵硬,望着中医,脑子突然无法再运转。

喜脉?什么意思?难道是怀孕了?怎么……可能。梅子的声音略微有些颤抖,“不可能!”却没有底气,一个多月没来月经了,这意味着什么,她心知肚明。

中医听了梅子的话,错愕了好一阵子道:“夫人,您什么意思,我来自中医世家,行医20多年了,在巴黎的华人中也小有名气,我连个喜脉都诊不出?如果不是为了帮父亲报恩,我根本不会接这个差事。您已经有一个多月的身孕了,不信可以去医院检查。”说完转身怒气冲冲地走了。

梅子焦急地站起来,眼前又是一黑,立即伸手扶住了椅子背,喊道:“先生,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有避孕,不应该怀孕的。”

只有给艾里克斯解毒的那天没有避孕,之后艾里克斯每次都给她体内放避孕药丸了,并且药丸是他旗下的制药厂的专家专门为他制作的,纯植物的,对身体没有副作用,据说效果很好。

听到她的解释,中医站住了,转身同情而又歉意地看着她说:“很不幸,夫人,您避孕失败了。”

梅子沮丧地跌坐在椅子上,怀孕的消息对她来说无疑于晴天霹雳,思想一片混沌,紧紧扣住自己的双手,指甲深深掐入手心,疼痛蔓延至全身。

除了厉杰,她没有想过要为别的男人生孩子。那时他们不避孕她却没有怀上孩子,现在与艾里克斯仅仅一次没有避孕竟然就怀上了。上天是不是也太捉弄她了,想要时不来,不想要时却毫无征兆地来了。

她该怎么办,谁能告诉她?手有些颤抖,目光中闪烁着令人怜惜的水气,仿佛随时可能凝结成珠而滚落。

没有再去参加任何课程的梅子,把自己关在卧室静静地思考了一下午,最后决定不要这个孩子。现在自己过的这种过了今天不知道明天是什么样的日子,没有一点安全感,如何生孩子?何况这么大年龄了,生了这个孩子,只怕不等孩子记事,自己就会被折磨地人老珠黄成为下堂妇,到那时又怎么办?

再就是孩子的父亲——艾里克斯是怎么想的?

晚上,多日不见的艾里克斯出现在别墅,随他而来的还有两名妇产科医生,以及一些医疗器械。

一间设备齐全的医疗室很快建好,医生给梅子进行了孕检,检查结果证实了她确实怀孕了。

等卧室只剩他们两人时,梅子忐忑不安地望着艾里克斯,打算告诉他,她不准备要这个孩子。

艾里克斯金色的眼眸充满了掩饰不住的喜悦,一把将梅子揽进怀里,在她额角轻轻一吻,一只手慢慢下滑,直到停留在她的腹部,小小心心地抚摸着,指尖流淌着暖暖的爱意。

“梅子,谢谢你。生下他好吗?相信我,我会好好保护你们,爱护你们的。” 他暗哑的声音传到她耳畔,飘飘洒洒的气息拂过她的耳朵。

又是一句多么似曾相识的话呀!

梅子的泪无法抑止地狂涌而出,多希望此时抱着自己的是那个人,说这句话的是那个人,可一切……

他温柔地给她擦着泪,用只有他们两人才听得见的声音轻轻地说:“别哭,哭多了……以后……宝宝会得忧郁症的……”

满脸泪痕,伤痛无助的梅子抬头望着艾里克斯,只见他那双深邃的闪烁着金色光点的琥珀色眼眸里,洋溢着的爱意似乎浓的能够化掉她,心头一窒,眼中又拢起一片泪雾。

梅子将手慢慢挪到腹部,想感受一下那个小生命,他的手瞬间紧紧覆盖住她的手,将她抱得更紧,咬紧了牙,一迭声地说:“梅子,谢谢你,谢谢你为我孕育了我们的孩子。生下他好吗?他是无辜的,既然他来了,说明这是缘分。”艾里克斯煽情的诉说着自己的渴望。

他知道梅子没有安全感,不想要这个孩子。他不怪她会如此,他能理解。但是,理解归理解,他还是希望她能够信任他,跟他一起携手走过这段磨难,把孩子生下来。

“……”有一滴泪,自梅子眼角滑下,她的嘴唇微微翕动,半晌没有开口。

就在艾里克斯泄气的叹息时,梅子却伸出手臂勾上他的脖子,在他怀里点了点头。

没想到他这么想要这个孩子,正如他所言,孩子是无辜的,既然来了她也不忍心扼杀他,不如相信他,生下这个孩子吧。手在腹部轻轻摩挲着,这里孕育了他们的孩子,那他们之间会不会因为这份血脉相连而幸福呢?或许放下一段无望的感情,会有另一段感情在等待着吧,而这一段感情或许真是自己一生中最后的幸福,嘴角不自觉的弯了起来。

看到这样的梅子,艾里克斯忽然很感谢这个孩子的到来,他让梅子与他的感情更近了一步。他暗自决定为了尽快给他们幸福平安的生活,他要加快行动步伐了。

因为梅子的怀孕,别墅里每天又增加了一些进进出出的人,一名妇产科医生已经住进了别墅,24小时监护梅子。

厨房里每天至少有两个厨师一个营养师在为梅子的饮食忙碌,即要各种营养均衡,还要变着花样,更要卡路里低控制体重。梅子的各种课程仍然在上着,除了法语和英语课外,其余的课只是量放到适合孕妇的程度。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体内筋脉被打通,内循环好,再加上适当的锻炼,梅子这次怀孕可不像怀上菡菡那么受罪,刚开始的三个月每天是有些呕吐,三个月后基本正常了,也不太挑食,体重没有增长。她常常抚着肚子说:“宝宝真乖,知道疼妈妈。”

在查出梅子怀孕后,艾里克斯就在施放干扰的条件下把梅子的手机开机,导出了里面存的电话号码。另外给了梅子一部法国号码的手机,让她与国内联系,但告诫她无论如何不能用这部手机与法国的人联系。

梅子立刻与国内的父母进行了联系,告诉他们她被派出国学习二年,把菡菡也带出国了。

与单位、朋友、同学、同事进行了联系,告诉大家她出国期间遇到严重的车祸,大脑受到重创,现在才恢复记忆,但要完全康复可能还要在国外治疗一两年。

这些话都是艾里克斯教她的,她想以她目前的处境也只能撒这样的谎,才能圆几个月来与大家失去联系,以及以后生孩子不能回国的谎话了。

艾里克斯在查出梅子怀孕后,就忙得神龙见首不见尾,两人只见过几次。

怀孕三个多月的一天下午,梅子正在接受按摩,当中医给她按完头部的穴位她睁开眼,却看到艾里克斯正眉眼含笑静静地站在床边看着她。

她愣怔了一下,随即对他微微一笑,从按摩床上坐了起来,伸脚去穿鞋子准备下地,由于动作急了点,脚没站稳崴了一下,艾里克斯慌忙抱住了她,双臂牢牢地将她圈禁在胸前。

他紧张地问:“脚没事吧?”

“没事。”

“小心点,别毛手毛脚的,会伤着宝宝的。”他责怪道。

梅子狡辩道:“知道了。我假装的,就想试试你在不在意宝宝。”

他打横抱起她往卧室走去,“宝宝是我跟你的,我当然在意,只是更在意宝宝的妈妈。”

把她轻轻放在床上,托起她的下巴,琥珀色的眼眸温柔地凝视着她说:“我很想你,你想我没有?”

唇已迫不急待地覆上了她的,瞬间和她的紧密纠缠在一起,炽热的大手游移在她的胸腹……两人很快就呼吸急促起来,梅子感觉到了他下面的涨大,颊边撩起醺红……

他的手指微微颤抖着向下滑去,梅子的手及时抓住了他的手,难为情地说:“别……会伤着宝宝的。”

他的唇滑到她的耳边,舔弄着她的耳垂,“过三个月了,医生说可以了。生宝宝还真是很碍事,害得他父亲都不能和他的母亲亲热,克制着好难受的……”

从耳垂一阵酥麻传遍全身,梅子颤声说:“你去找其他女人啊?只要你愿意,恐怕一堆女人排着队等着呢。”话里透着一丝酸味。

他俯下脸,亲吻她微翘的唇角,在她唇上惩罚性地咬了一口,“傻女人,我只要你,对其他女人没兴趣。”

梅子勾着他的脖子,魅眼如丝地看着他,撇了撇嘴,“鬼才信你的话,难道你长这么大就没有碰过女人?”

他失笑地刮刮她的鼻尖,吻上她忽闪忽闪的睫毛和干净透亮的眼睛,哑声说:“当然不是,曾经我有过很多女人,只不过一年前改邪归正了。这一年来,除了你我没碰过任何女人。现在你好好地在我身边,还怀着我的孩子,我怎么会去找其他女人让你伤心呢?”

很快演绎了一室旖旎,窗外的阳光似乎更加的热了……

7

第一百三十三章 何须朝暮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