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说神说鬼说大唐>番外二:盛世重回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番外二:盛世重回

小说:说神说鬼说大唐 作者:范正群 更新时间:2019/2/2 9:37:26

  “结束了?”

  “结束了!”

  “似乎有点遗憾!”

  “是的,结局算不上圆满!”

  “岂止不圆满,简直就是悲剧!”

  “悲剧?越是悲剧,越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谁?你是谁?”对了几句话,范范才猛然醒悟,自己正一个人宅在家里,胡天黑地的敲键盘。那个和我对话的人是谁?莫非,莫非……

  “不要怕,朕是李纯!”

  “大唐天子李纯?”

  “对,大唐天子李纯!”

  “你,你,你,你找我干什么?”

  “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把我的故事写成小说?”

  “因为你的故事很青春,很励志,非常适合参加青春励志类的比赛!”

  “可是,我是一个古人!”

  “古人怎么了?难道古人就没有青春激荡的岁月?”

  “可是,我的故事是个悲剧!”

  “悲剧又何妨?大不了从头再来!”

  “可是,我已经没有机会,没有从头再来的机会!”

  “你没有机会,别人可以有!”

  “难道,大唐还有中兴的机会?”

  “怎么可能?就你那些龙子龙孙,怎么可能!”

  “大胆!你竟敢这样跟朕说话,推出去,斩了!”

  “哎哟,我的皇帝陛下!您也不瞧瞧,现在是什么时代?”

  “什么时代?”

  “人民当家作主的时代!”

  “那又如何?”

  “在我们这个时代,皇帝早已被扔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那,国家岂不乱了套?”

  “错!正相反,只有在我们这个时代,才能真正实现国家的长治久安!”

  “比我们大唐的贞观之治如何?开元盛世如何?元和中兴又如何?”

  “任何一个朝代,都无法与我们这个时代相提并论!因为,你们的时代是封建独裁的时代,国家是否繁荣昌盛,很大程度上取决了皇帝是否还算英明!”

  “难道,你们这个时代不是如此?”

  “当然不是!因为,我们这个时代,人人都是国家的主人!对了,为了宣传我的文文,我曾经写过一首小诗,您听听?”

  “好,听听就听听!”

  “葡萄美酒夜光杯,东周美人泪双垂。日落长安卿莫悲,太平盛世今又回!”

  “不对,这里面怎么还有东周美人?”

  “因为,范范还有另一篇文文,名字就叫《东周美人传》!”

  “难道,东周美人也可以致青春?”

  “当然,在那个时代,女人毫无地位。就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那些美人还在积极的为自己争取生存的空间,难道还不够青春?还不够励志?”

  “诡辩!”

  “不是诡辩,是事实!”

  “算了!我也不跟你较真!既然,你提到了美人,那么,我就问问你,我最最心爱的女人,最后怎么样了?”

  “你是说,杜秋?”

  “对,朕的秋妃!”

  “她呀,遭遇老惨了!”

  “怎,怎,怎么,怎么,怎么个惨法?”

  “这样吧,落魄才子杜牧有一首诗,就是写杜秋娘的,我给你读读?”

  “杜牧是谁?”

  “杜牧是宰相杜佑的孙子。”

  “杜佑的孙子不是朕的驸马吗?”

  “你说的是杜悰,我说的是杜牧。杜牧是杜悰的弟弟。”

  “杜牧成为秋妃的贵人?”

  “杜牧自己就像浮萍,漂泊不定,又如何帮助您的女人?”

  “那你告诉我,他们相遇有什么意义?”

  “前面已经说了,杜牧有一首长诗,就是《杜秋娘诗》,想不想听听?”

  “秋妃是朕最喜欢的女人,关于她的一切,朕都喜欢听!”

  “这首诗很长,不过,只有上半部分与杜秋的遭遇有关,咱们就只看看这有关的部分?”

  “朕只关心朕的秋妃,其它与朕无关!”

  “京江水清滑,生女白如脂。其间杜秋者,不劳朱粉施’。”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只有山清水秀的江南才能生产出杜秋这样的美人!不过,杜牧化用宋玉《登徒子好色赋》‘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的名句,虽然还算形象生动,又怎能描绘出杜秋的风情万种?”

  “老濞即山铸,后庭千双眉。秋持玉斝醉,与唱金缕衣。”

  “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当年,杜秋一首《金缕衣》唱开了朕的心扉!可惜,恨不相逢未嫁时,杜秋这朵娇艳的花朵,竟然被李錡那个老匹夫占了先!”

  “濞既白首叛,秋亦红泪滋。吴江落日渡,灞岸绿杨垂。”

  “以汉喻唐,文人的老把戏!只是,李錡不过是江南一介庸夫,如何能与吴王刘濞相提并论!”

  “同为天下藩镇,同为皇室宗亲,同为朝廷叛逆,同样明正典刑,如何不能相提并论!”

  “也罢。不过,后面这两句写景不好!岂止不好,简直是在放屁!”

  “这两句对仗工整,写景细腻传神,又能融情于景,如何不好?”

  “吴江落日,景色太凄凉!灞桥杨柳,暗喻依依惜别之意!杜秋摆脱那个庸夫,应该高高兴兴才是!”

  “原来我们的大唐天子是在吃醋!”

  “哪有!接着往下读。”

  “联裾见天子,盼眄独依依。椒壁悬锦幕,镜奁蟠蛟螭。”

  “记得小苹初见时,两重心字罗衣。朕初见杜秋,那感觉,与晏几道初见小苹姑娘时像极了!”

  “原来,堂堂大唐天子,也喜欢玩穿越!”

  “只是死后无聊,四处游荡而已!”

  “低鬟认新宠,窈袅复融怡。月上白璧门,桂影凉参差。”

  “人美,景美,杜牧果然是大手笔!”

  “金阶露新重,闲捻紫箫吹。莓苔夹城路,南苑雁初飞。”

  “这句不好,很不好!秋妃恩宠正盛,怎么会有闲愁!难道是,还想着那个李錡?”

  “红粉羽林杖,独赐辟邪旗。归来煮豹胎,餍饫不能饴。”

  “哈哈,豹胎都吃腻了!这,才是皇妃的富贵生活!”

  “咸池升日庆,铜雀分香悲。雷音后车远,事往落花时。”

  “可惜,朕年纪轻轻,就龙驭宾天,撇下秋妃孤零零的一个人,生活在这个冰冷的大明宫!此情此景,如何不悲!”

  “燕禖得皇子,壮发绿緌緌。画堂授傅姆,天人亲捧持。”

  “什么,堂堂皇妃,竟然作了皇子的保姆?窦贵妃,你,好狠的心!”

  “人家早已不是你的窦贵妃,而是窦太后,窦太皇太后!”

  “这个老巫婆,命倒是挺长!”

  “虎睛珠络褓,金盘犀镇帷。长杨射熊罴,武帐弄哑咿。”

  “还好,李忱仪表非凡,长大了一定有出息!”

  “渐抛竹马剧,稍出舞鸡奇。崭崭整冠珮,侍宴坐瑶池。”

  “无论游戏,还是侍宴,皇子李忱都是人中之龙!有子如此,杜秋,你下半辈子可以无忧了!”

  “眉宇俨图画,神秀射朝辉。一尺桐偶人,江充知自欺。”

  “什么?李忱竟然沾上了巫蛊之祸?可惜!”

  “王幽茅土削,秋放故乡归。觚棱拂斗极,回首尚迟迟。”

  “美人迟暮,竟然被撵出皇宫!杜秋,我的美人,你让朕如何舍得?”

  “四朝三十载,似梦复疑非。潼关识旧吏,吏发已如丝。”

  “故人相逢,已是白发萧萧。岁月啊,果然是把杀猪刀!”

  “却唤吴江渡,舟人那得知。归来四邻改,茂苑草菲菲。”

  “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杜秋虽不是征夫,其遭遇却又如此相像!”

  “清血洒不尽,仰天知问谁。寒衣一匹素,夜借邻人机。”

  “寒衣一匹素,夜借邻人机!昔日百呼千诺的杜秋,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可悲,可叹!”

  “可悲?可叹?那个时代的女人,又有几个不是薄命红颜!”

  “女人,天生命苦,没办法!”

  “错!”

  “错在哪里?”

  “我们这个时代,男女平等,佳丽红颜个个生活的很滋润!”

  “经你这么一说,我倒对你们这个时代充满了好奇和期待!”

  “那么,我带你游历一番?”

  “也好,反正我也没事可干!”

  “游历完了,你就会发现,如今的中华大地,处处是长安,处处是盛世,太平盛世!”

全书至此结束,谢谢亲们的陪伴和支持,最后,恭祝亲新年快乐,万事大吉,发财发的不要不要的。

0

番外二:盛世重回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