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重生之秋晚芙蓉>第96章 测绘学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96章 测绘学习

小说:重生之秋晚芙蓉 作者:幻彩流星鱼 更新时间:2017/11/9 10:20:50

第96章 测绘学习

一只南美洲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能在两周后在美国德克萨斯引起一场龙卷风。这就是著名的蝴蝶效应。但蝴蝶扇动翅膀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引起一场龙卷风,可能引发的轰动也只是众多不可预测的后果中的某一项。在热带雨林里扇动翅膀的蝴蝶何其多也,光临德克萨斯的龙卷风一年也就那么几次,究其原因实在与蝴蝶无关。

李默晗这只蝴蝶,在上海扇了很久的翅膀,淞沪会战的结局依然如故。她挖坑道,修工事,是想要建立一个可靠的基地,保障主力的安全。建设装甲车连,是为了能在时机成熟时通过快速机动来切割敌军。试图通过特战连和情报队组织游击战来扰乱敌人后方,打击敌人的薄弱环节,从而取得胜利。

突袭虹口就是为考察这个计划的可行性而做的一个试验。洗劫虹口日桥的财产,也是为了诱惑那些青帮分子,煸动他们的抗日热情。虹口突袭战后,何家垣就开始频繁地在敌后活动了。张显贵和李默晗瞎聊时知道了恐怖袭击,眼睛一亮,也暗中收买了一百多死士,兴高采烈地按照自己的设想在折腾着。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一纸命令就调走了李默晗这只不知死活的蝴蝶。不过她无所谓,放眼上下两千年,中华民族建立的王朝一直都是位列第一的强国。近代的衰落还没满一百年呢,就是她不扇翅膀,再过一百年,中国也必将复兴。改变历史又有什么必要呢?

被派到新小营战车大队去锻炼,每次出操参训,那些惊讶、兴奋、好奇等激动的情绪是属于战车大队那些粗汉们的,与李默晗无关。

虽然她每天坚持参加军训是把它当作体育锻炼来强身健体的,却也练得认真,并不比别人差,这倒生出几分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来,使张杰不吝赞美,于是后进的士兵有了这个令他们汉颜的好榜样——“你还是爷们吗?连娘们都比不上,把那玩意儿切了算了。”李默晗知道,军中充满粗言秽语乃是常态,并不计较,只是那些青年军官老找各种琐事当理由往跟前瞎凑,这就耽误事了。扔了张四百米障碍跑道的设计图给张杰大队长,青年军官们就被拴住了,李默晗这才清静了不少。

李默晗常在维修排待着,她熟悉这机油的味道,后世搞机械设计,没少往车间跑,动手洗零件那是家常便饭。客气地给胡排长扔过去一双橡胶手套,胡排长试了一次就没再用了,嫌修车时没手感。跟着修了次车,光是把工具用的顺溜就让战友们刮目相待了,再把几套后世常用的省力工具画了图交给胡排长找机械厂打造后,她在维修连就说一不二了。

汽油贵,天天练实兵根本就吃不消,大队的日常战术训练都是在沙盘上用模型做的,一周练一两次实车科目就可以了,所以修车的活并不多。

在战车大队安逸地休息了两天,李默晗便给自己找了个大活,决定把战车测绘下来仔细研究,看看这个时代的技术水平到底如何。这个提议一出,技术员们倒是表示赞同,可胡排长却犹犹豫豫,把一辆战车拆得七零八落的,即使是待整修的车子也不是那么好下决心的。

没关系,李默晗有办法对付他。在物质匮乏的年代,吃是柔软而难以拒绝的恩情。如果说美人恩会对男人来说饱含诱惑与危险,那么美食的招待则是最冠冕堂皇将男人引入歧途的开端。更何况是面临李默晗这么标致的美人儿端着丰盛的美食,前来征服这帮苦汉子们能通往他们心灵深处的胃。

李默晗弄来大批食材,去炊事班开小灶。李默晗上学读研那阵儿,发达的经济社会早已将大江南北,幅员辽阔的中华美食提炼融汇在中国的每一座城市,读研时李默晗曾痴迷于此,并深入实践,品尝和学习了不少知名的好菜!到上海后,每逢休息日都是李默晗下厨的,唐洁白都吃出瘾了,就是待在庙行,不管有多忙,两人都会隔段时间溜回家里去打打牙祭。

李默晗第一顿饭就征服了战友们,蒜香排骨(上海菜)、三怀鸡(江西菜)、毛氏红烧肉(湖南菜)、干菜扣肉(浙江菜)、麻婆豆腐(川菜)……,还低调地得瑟道:“可惜啊,刚开春没什么蔬菜,大伙儿就将就着吃吧,就是油腻了些。”

胡排长见红烧肉色泽红亮诱人,便夹起块,一口咬下,脂香肉实、酥弹可口……,再看夹着的半块肥肉,断面晶莹透亮,色彩鲜明,马上塞嘴里一口吞掉,又吃了口麻婆豆腐,麻、辣、香、酥、鲜、嫩,味道鲜明,别有特色。他伸大拇指,赞叹了几句就食不言了。一桌子菜,转眼间就风卷残云被消灭了个干净。

吃完饭,胡排长问:“小李这手绝活可不得了,就凭这一手,就能把公婆哄得开怀,把男人吃得伏伏贴贴的。”这就是试探了。李默晗哪能上当,娇羞地一笑,谦虚道:“这种家常便饭,弟兄们愿意吃那是给我面子呢。”有凑热闹的接着问:“这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呀?”李默晗端起盘子,佯怒道:“个人隐私,无需多问。老胡,怎么样?我那测绘战车零件的提议,你是答应啊?还是同意呀?条件是三天一顿好饭菜,不带重样的。”几个吃过瘾的技术员连忙开口帮腔。

老胡笑着摆摆手说道:“得了,你们也别瞎起哄。”停了停,对李默晗说道:“瞧你这话说的,答应和同意有差别么?当着真人不说假话,这事我真做不了主,只要张大队长点了头,我不余遗力的帮忙。” 李默晗哈哈一笑,在老胡肩上击一掌,豪迈地说道:“行,有你这句话就成。”

打个电话,让陈玉凤给张杰的家属送了一套时装和配套首饰,就把张杰贿赂了。张杰很生气,李默晗摆事实讲道理,再三保证不会少一个零件,还给了具体的操作方案。张杰这才同意了。

大功告成,撸起袖子加油干,清扫出一间大屋子,摆上绘图桌、绘图板、丁字尺这就开始了。拆卸了一台坏了发动机的战车,在龙门上用铁葫芦把发动机和配重吊一边去,再拿千斤顶把车体左一下右一下地顶起来,垫上垫木,忙完后战车就悬空了。拆下履带,把零件全运进屋子里按顺序摆好,李默晗就快速画出各零件的速写图,编好号。再拆下负重轮……

白天拆,晚上画,每天都过得很充实,李默晗心情舒畅,时不时哼些别人没听过的曲子。虽然几个技术员都是特招进来的中央大学机械专业高材生的,但和李默晗相比还是差了几个档次,几番较量之后,就都服气了。在她的指点下,三视图、剖视图、断面图、轴测图……一张张选图恰当,标注清晰准确的零件图不断出现,大伙儿的兴趣也越发高涨,很有成就感。

辛苦了几天,一个技术员说:“打发时间倒是极好的,也不用担心把专业荒废了。只是,画出来的图也没多大用,毕竟这玩意儿不是咱们国家能生产的。”

李默晗笑道:“咱们国家地大物博,人口众多,还有几千年的文明史,不能自己造装备的话,哪还有什么脸面在世界上混日子?现在造不了,不代表以后也造不出来。”

胡排长听了哈哈大笑道:“是这个理儿,先画下来当作资料,早晚都用得着。”

李默晗说:“我曾经是一个步兵团的主官,深知没有合适的技术装备,很多战术设想是没法实现的。战场上有战术需要,就要求军工部门创新技术装备来帮助实现,而新的技术装备在运用的过程中不仅能保障现实的战术需求,而且能激发军官思考新战术战法,从而产生新的装备需求。这是一个能不断自我增长的循环,在这个循环里,军队就会变得越来越强大。”

另一个技术员说:“可惜咱们国家连生产好钢材的本事都没有,更别说造战车了。”

李默晗笑道:“艺多不压身,你们瞧,咱们一穷二白,啥技术都落后。将来有机会了,却要临时去准备,还不抓了瞎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先把老外造的车摸通摸透,琢磨它们的技术和原理。虽然咱们现在只能干这些枯燥的测绘,但这却是我们的起点和基础。慢慢积累,集腋成裘,将来总有机会生产,甚至创造出咱们自己的东西的。”

白天忙里忙外,扛东扛西,说话的时间也不多。而晚上大伙儿挤在一起画图的时候,却不妨聊聊天,臭臭屁、畅想一下未来,否则容易犯困。

有时候,有人聊到电影,心情愉悦的李默晗偶尔也会漏嘴。比如,她说了句:“电影有啥看的,画面粗糙,演技又假。姐早就腻了。”立刻引发了不满:“吹牛!”大伙儿都不信,一脸鄙视。李默晗笑问:“怎么着?不服气啊?”

胡排长说:“我还真不服。想当年读书的时候,为了赶首映,我还特意跑去上海的影剧院看过呢。这两年我在军中,没怎么看。可电影海报却也收罗了不少,不是我吹,只要你说得出来,我就能告诉你演的是什么。”

“真的?”

“真的!”胡排长斩钉截铁地说道。

“星球大战。”

“啊……”胡排长想了半天,说:“这还真不知道。不行,你再说一部。”

“速度与激情”

“再来。”胡排长不服气。

“生化危机”

“……”

一个技术员哈哈大笑:“老胡,你上当了。大妹子说的电影名字都是她瞎造的。”

李默晗也哈哈大笑,大伙儿都笑得畅快极了。

李默晗说:“说真的,等技术发展一段时间,市面上就会有一种可以在家里放影片的设备卖,我叫他电视机。你们在家里搞个家庭影院,就在家看电视好了,又方便又温馨。”

一个技术员说:“这我倒是相信,我看过篇文章,一个英国人在1924年就弄了个机械装备,可以扫描摄取图像,显示在玻璃屏上。听说现在还有许多人在研究电子显像管呢。”

李默晗说:“矣,还别说,电子显像管的原理我还真知道,就是电子管不好弄。你们有办法弄来的话,咱们就能造一个,就是没片子放,只能看雪花点儿。”

“吹牛!”大伙儿自然不信。

这样的闲聊很多,李默晗和这些大学生聊天比和保安团那帮班家伙聊要爽快多了。慢慢的,维修排的人很喜欢和李默晗待在一起,如果一开始是异性相吸的话,后来李默晗的风趣和学识则是将他们打心底摄服了。

这个月,是快乐的、充实的、舒畅的,所以很快就过去了,最终变成了一捆厚厚地战车技术资料。虽然只测绘完了悬挂系统和传动系统,李默晗也很满意了。她已经想到了十几种改良的方案,只要能弄到合用的发动机,就可以出图纸试制。她站在明媚的春光里,美美地舒展了一番筋骨,再过两天就该参加军校的入学考试了。

0

第96章 测绘学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