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重生之秋晚芙蓉>第97章 考试而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97章 考试而己

小说:重生之秋晚芙蓉 作者:幻彩流星鱼 更新时间:2017/11/10 0:55:10

第97章 考试而已

黄马褂绿帽子,这是蒋公嫡系的别称。黄马褂,就是黄埔军校,后即中央陆军军官学校。以李默晗的校官身份再去和一群高中毕业生一样去报考普通班,没有意义。军校教育长张治中便建议她以军中推荐的身份去读为期6个月的特别班,也就是军官研究班。

蒋公那关并不好过,李默晗运气好,又得到了蒋百里和陈铭枢的推荐,蒋公便网开一面了。但有个条件,就是李默晗必须参加入学考试,能考上就可作为正式的生员入校,日后再转入军官研究班。今天,李默晗便来参加考试了。

找了个饭店坐下,李默晗向外瞧去,人山人海。三五成群的青年人有说有笑,却时而不时地把目光逡巡在军校的大门,焦急地等待着。血气方刚的青年是最具有爱国精神的,至于这个“国”是祖先之国呀,还是主权国家呀,或者是国家之代表中央政府呀,这里面的差异也只有一些理论家会去分别,青年人是不管的。反正他们知道,日本人在打中国,作为中国人有机会投笔从戎,自然不甘于人后。

来考试的男孩子很多,女孩子么?李默晗望穿秋水,一个都没发现。也是,离国都不远的上海都打起来了,听说死伤好多人呢,谁家会同意女孩子好好的学完高中去当兵的?还不赶紧找个好人家嫁了,女孩子读书为的就这个!算了,无所谓,初建黄埔时的巾帼英豪暂时是少见了。

陈玉凤和黄红樱在窃窃私语,黄红樱笑得开怀,不时拍拍陈玉凤的后背,偶尔看向军校大门的目光里满是羡慕和向往。陈玉凤却显得有些紧张,白皙的俏脸上时不时会浮起一抹殷红,间或推一推黄红樱的胳膊,然后又略显神秘地和黄红樱咬耳朵。

李默晗看着两人的小女儿情态,微笑着摇摇头,没有心情凑趣,看看手表,便出了店门,不经意的一眼,让她的心脏仿佛骤停了几秒,倒吸了一口凉气,浑身颤抖。跟在身后笑闹的黄红樱,手疾眼快急忙扶住李默晗,急切地问:“团长,你怎么了?”

听见黄红樱的声音,李默晗如同刚从梦中醒来,擦了把眼泪,扶着黄红樱踮起脚搜寻着。一个高大的身影在拥挤的人群中不断闪现,瘦高单薄的背影是那样的熟悉,就连他身上风衣和礼帽都勾起了李默晗藏在心底最深的记忆。

“我这样穿帅不帅?”

“哈哈,你怎么会选这么一身?还买了顶礼帽。好像嘎吉特叔叔哦。”

李默晗明知道他不可能是她曾经日思夜想的人,身体却不由地疾走过去,哪怕是幻想,多看一眼也是好的,至少在这一刻会觉得温暖。那人回了下头,并没有注意到她,只一瞬间又转回去了。就在这一回首,李默晗确定了那张脸,就是让她离远了魂牵梦萦,靠近了又想一巴掌抽过去的脸。泪水模糊了双眼,手伸出去了,却堵着嗓子眼喊不出来。就在这时,入场的号声响了。

“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从此我开始孤单思念……”不知道为什么,李默晗脑子响起了王菲的这首歌,这一刻,你明白了什么是刻骨铭心。

“你坐下吧,这是你的位置。”一个声音把李默晗从清晰的幻境中拽了出来。她发现自己坐在一张课桌边。眼睛里映出了陈玉凤有些焦急的脸。

“哦。”李默晗应了句,掏出手绢擦了擦脸,眼睛扫了下环境,人不多,教室没坐满,大约20来个,都是女孩子。一个个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喘。

“嗯,我没事,你不用担心。刚才被沙子迷了眼睛,现在好了,你快出去吧,要考试了。”李默晗温柔地说道。陈玉凤点点头,走开了,却没出去,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

“什么情况?”李默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陈玉凤尴尬一笑,又转过头看着黑板,双手平放在胸口,深呼吸了几下。李默晗笑了,这个小妮子,原来她也报考了呢。

第一科是国文,第一题是填空,都是些古文和诗词。都是课纲里有规定必学的,比如:当是时也,商君佐之,内立法度,三空。简单,李默晗提笔写上:务耕织,修守战之具;外连横而斗诸侯。有些句子出自四书五经,扣出空来让考生填。除了论语上的句子,李默晗一概不知道,便把会的都填了,还余了约十空,也就不管了。

第二大题要求写政令、军令、布告三种类型的应用文,这个超级简单。

第三大题要求写首诗或词,表达一下爱国的情怀。这就让李默晗为难了,搜刮肚肠,民国之后好诗词不多,她知道的更少了。实在没办法了,赌一把吧,于是她红着脸写了一只在卡拉OK里唱了无数遍的歌词:狼烟起,江山北望。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我愿守土复开疆,堂堂中国,要让四方来贺!对了,这玩意的词牌名是什么?唉,算了写上歌名好了——精忠报国。

第四大题是重头戏,题目简单,简要介绍了一下中国的国内外形势,要考生议论。这就是李默晗的长处了,真是下笔语千言呀:

先总理曰:天下大势,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民心所向者,国之大势也。众所期盼,千古不移者,唯外争独立,领土完整;内求安定,民富国强是也。

当今中国,形成一统,实则割据,中央之军令政令,阻塞难行。诸侯林立,阳奉阴违、颠倒黑白、卖国求荣者不一而足。大小军阀,合纵连横,并吞倾轧,贻害无穷。故先总理又曰: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诸侯所求者,唯私利尔,中央手擎公义,根基牢固,可临之以威,诱之以利,齐之以德,行分化瓦解,各个击破之策,暇以时日,除贼易尔。

国之艰难者,唯在富民强军也。天下四民,士农工商,农为根本,本可自给自足。然而自西洋强盛,海路畅通之后,舶来品大肆入侵,农村脆弱,经济破产,致国用拮据,民生凋敝,动摇国本。

故此建议,中央应立两项国策,推广土豆、玉米、水稻、南瓜等高产作物,兴修水利,鼓励养殖,栽种果林,以开财源,此一也;区别百业,调节税率,鼓励工商,抑制投机,引导外资。可促进化工,生产化肥,发展机械,制造农机,用于提升农业,增产增收,此二也。农业支撑工商,工商反哺农业,相辅相成。长此以往,民受益,国用足,军事强,国家统一,政令通达,力量凝聚,则可抵御外侮。

中国之外部,复杂多变,环境恶劣,外交羸弱,见识不明,何也?概因我国外交,深受恩近威远、道义优先之旧式思维所限,不敌列强利益优先之外交也。英、美、法、德、俄、日诸国,彼外交均以维护和发展其国家利益为核心原则。利之所在,无所不用其极,利益不在,仁义不施。

昔日,俄国波罗的海舰队尚存,英国扶持日本,东西夹攻;俄舰队葬身对马海峡,英国海权威胁不在,即与之修好,转身压抑日本。日俄争夺我国东北之权益,大打出手;美国进攻西班牙,收其殖民地十数处,构建岛链,封锁日本南下道路,即成,则调停日俄,鼓吹门户开放,要求利益均沾,日俄立即和谈,共拒美利坚。若此类者比比皆是,乃当今各国外交之常态也。

近代以来,海路通达,物流昌盛,财富流动巨万,海洋之利彰显,故先贤有言,财富取自海上,危险亦自海上来。海权乃大国必夺之权。以俄为例,彼南下辽东,建港旅顺,其目的不外乎谋求优良海岸,参与海洋利益之瓜分尔。

人类唯可生存于陆地,大陆乃各国权益汇聚之所。以英为例,彼是岛国,万里远征,灭国无数,殖民寰球,号称“日不落”,所谋求者陆权也。再看日本,国家后发,欲登陆上岸,无奈世界已被瓜分完毕,唯余中国。是故彼先占朝鲜,后侵东北,所谋者,亦是陆权。故曰,陆海双元,缺一不可,乃强国之基业也。

我国之外交,切忌以道义自缚手脚,计较得失,当以国家利益为根本。

德国新败,外部压抑,正以全新之外交政策,开拓空间。彼先进我落后,彼国小我国大,互补性强,我国应主动示好,借助其国力,为我所用。宜在经济、科技、军事等领域与之合作,却不可与之结盟,更不可为彼之利益卷入纷争,时刻保持我国外交之灵活机动。

近邻苏俄,彼与我之国境线绵延万里,地缘冲突剧烈。对彼严加防范,应当成为我国外交之长期政策。然而,面对共同之敌日本,彼与我亦可合作。自列宁革命以来,欧美对其深怀戒惧,经济制裁、军事封锁、扶持其内部反对者,挑动其国家分裂,手段连绵不绝。苏俄重视军工,轻视农林,军强民贫。可与我国互通有无,互补互利。可以诸如粮食、棉花、茶叶、布料、衣服、被褥、罐头等农牧轻工之民用产品,与彼交换武器、技术、石油等所缺。

另有美利坚,其所惧者,唯孤立于世界中心,亚欧大陆以外也。彼宣称孤立主义是假,伺机而动乃真,尤善施展“离岸平衡手”。一方面,彼视美洲大陆为其襟脔,另一面,注重维持亚欧各国之平衡,不令一家独大。苏俄领土广袤,为当世之最,彼视之如心腹大患,而与我国却无根本冲突。故而,我若团结美国,必可得其助臂。深入合作的中美关系,或可成为我国外交之基石。

如上所述,即为学生之于今日中国现状,所思所得之些许浅见。文止。

上午考完国文,下午便是数学,李默晗打开试卷扫过几眼,便心中了然,这张卷子也就是后世初中毕业生的水平。刷刷写完,习惯性的检查一遍,连个涂抹的墨点都没有,就交卷了。经过陈玉凤身边时,用身体挡住监考者的视线,一个小纸卷悄然滑落在陈玉凤手边……

0

第97章 考试而己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