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重生之秋晚芙蓉>第98章 土匪来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98章 土匪来了

小说:重生之秋晚芙蓉 作者:幻彩流星鱼 更新时间:2017/11/11 0:41:00

第98章 土匪来了

唐末大乱,黄河两岸变成了逐鹿之所,今天你施个火攻烧片树林,明天我怕敌人藏兵又烧片树林……

到了北宋时期,养育了中华民族上千年的母亲河沿岸牛山濯濯。华北大平原也变得像个大草原,一望无垠地滚动着麦浪。由于水土流失严重,地力又难得休养,土地日渐贫瘠,越来越无法负担越生越多的人口。

平原之地利攻不利守,在冷兵器时代,还能筑个城而守上个把月。而在清末民初年间,大炮一轰,城墙如齑粉,据城也难守,所以华北大地诸侯更替频繁,地方政府无法保障秩序。有很多军阀知道没法长期经营,便如土匪一般行事,打赢了就抢,抢完再去别的地方……

老百姓没啥活路,纷纷下海当兵为匪,民匪难分,兵匪一家,亦民亦匪,亦兵亦匪,黄河下游就像个大土匪窝子。李默晗在答卷上写的两个政策,在江浙、安徽、江西也许还有实施的可能,到了河南河北地界就是瞎扯。

陇海铁路横穿河南全境,沿途都有驻军,即便如此,刀客们爬火车偷物资也是常事,就连煤炭都有人偷抢。一出站,刀客们骑着马跟着慢吞吞的火车跑,瞅个机会就爬上去,往麻袋里装煤,装满一包扔一包,然后扬长而去。火车公司也管不了。

何家垣带着商队从杭州上船,走海路到连云港,青帮出面,租了几节闷罐子车皮,人货混杂在一起。一路上,几乎每天都有骑士前来窥探,特务连从不敢下车,白天黑夜轮流戒备,一路走走停停,终于无惊无险地到达了灵宝。

灵宝是豫秦晋三省交界的三不管地带,著名的函谷关就在此地,往西沿黄河穿过秦岭就是潼关。豫西山高林密,原本是高人隐居悟道的好地方,很多地方都还流传着某人在此得道的传说,而此时却是全国匪患最烈的地方了。

陇海铁路走到这里就到了尽头,灵潼线尚修了一半,还未通车。又没有公路,只有条破败的官道,连绵转折150余里,因多年不曾修缮,变得崎岖难行。这条官道北临黄河,南依秦岭,地形复杂,土匪时常出没。再加上旧年北方大旱,豫西一带的响马土匪激增,简直多如牛毛。

何家垣带着商队在灵宝县休整了几天,采买物资,收罗马匹,一切准备妥当后,就在一个明媚的早晨向西进发了。特务连别着驳壳枪,围在一溜大车的前后保护着,在最外围,有十几骑出没,时不时地向车队通报信息。

一匹黄膘马从后面疾驰而来,“吁!”马上骑士拉起缰绳,战马高昂头颅,前蹄腾空,往前猛地一窜,停在刘维达面前,马蹄重重地踏在官道上,砸出点点火星,带起一片尘土。

坐在车辕上的刘维达嫌恶地扇掉面前呛人的烟尘,呸了一口,骂道:“这是第几回了?真是个揍不死的杀才。”

骑士居高临下,看了看刘维达挎在怀中的冲锋枪,咽了口唾沫。

“想要?”刘维达斜蔑了他一眼,扬了扬枪。

骑士道:“你也忒小气了,不就是把花机关么?爷爷又不是没见过,有什么了不起的?”

刘维达笑问:“你不打算赌下去了?”

骑士讪笑道:“我可讲究了,一口唾沫砸个坑,哪能说不赌就不赌的呢。”

刘维达一翘大拇指,赞道:“好汉子。”说着摘下冲锋枪扔了过去,骑士慌忙接住,用袖子擦了擦枪,捧起宝贝一样,狠狠地亲了一口。

刘维达怒道:“唉,你想恶心死我啊?糊上了口水,你还怎么还我?”

骑士哈哈一笑,说:“那敢情好,你不要,我就不还了。”

刘维达看了眼他的黄膘马,突然说道:“我算知道为啥你的名字改得这么娘们了。”

骑士怒道:“什么娘们儿?响当当好汉爷的名字!”

刘维达说:“好汉爷叫秦琼。你叫秦怀玉!”

骑士说:“秦琼是我爹!我自然就叫秦怀玉!”

刘维达惊讶地问:“你爹真叫秦琼?”

秦怀玉摆个架式,大声吆喝道:“黄膘马,马踏黄河两岸;熟铜锏,锏打三州六府,威震山东半边天的神拳太保秦琼秦叔宝。就是我爹!”

话音远远地传了出去,远处几骑拨转马头疾驰而去。分散在外围的十几骑收拢,从周边一人多高的草丛里慢慢地显露出来。

秦怀玉举着望远镜,四下张望了一会儿,得意地笑道:“有三伙,都是些没场面的小角色,老子的名头还是有些用处的。”

临近傍晚,听见前方隐隐传来的河水的咆哮声。秦怀玉一马当先,跑得不见了人影,不一会儿又跑了回来,和刘维达说了几句话。在刘维达的指挥下,车队前行了两三里,下了官道,寻了个小山包,大车在山脚围成半圆,战士们就忙碌起来了。

秦怀玉站在马上,向西边看了会儿,骂了句,举手一指,叫道:“老六老七,前行十里,仔细打探。”话音一落,两匹马冲出队伍疾驰而去。他又指着左手边的小山包叫道:“老二老五,去那边看看。”一只队伍孤零零地在官道行进,怎么小心都不过分。

秦怀玉洗好马,给马喂了些豆料,拍了拍马屁,马儿就自行走开寻嫩草去了。正要去找刘维达,却被战士们手上的工具吸引住了。不管战士们在做些什么,用的都是同一种工具。有的人用它砍树,三两下,胳膊粗的树枝就掉了下来;有的人用它锯树枝;有的人用它来刨坑;有的人用它把树枝砸进坑里去;有的人用它铰铁丝;还有的人用它给沙袋里装土。这个千变万化的工具居然是把铲子?秦怀玉凌乱了……

刘维达昂首挺胸地站在小山顶,遥看连绵的秦岭。血红的夕阳,给远处高山顶上的皑皑白雪勾勒出一道金边,半空中若隐若现有一道彩虹,彩虹脚下郁郁葱葱,层层叠嶂,最终变成了秦怀玉那张欠揍的脸。

刘维达把秦怀玉脑袋拨到一边,骂道:“滚开,别挡着我看风景!”秦怀玉的脑袋又弹了回来,他激动地把冲锋枪推到刘维达的怀里,叫道:“枪不要了,换个赌注。我改要那种铲子了。有了那玩意儿,我在野地里可以过得比在家里都舒服!”

在签订了丧权辱国的条约后,秦怀玉如愿以偿地拿到了工兵铲,拆拆装装,扭来折去,像个得到了心爱的玩具的小孩子一样,乐不可支。玩了一会儿,他眼珠一转,又涎着脸找到正在视察营地的刘维达。

他弯曲着手指头,在刘维达面前数了数,说道:“我有11个弟兄,我觉得给他们每人发一把工兵铲,他们能一辈子把我当大哥。你告诉我,这玩意在哪能弄得到?”

刘维达笑道:“这种铲子,全世界也只有我们有,可金贵呢。”

秦怀玉狐疑地看了看手中的铲子,撇撇嘴,说:“骗人!这是军中的玩意。装什么大头蒜啊,你们能弄到,我也一定能弄来。”

刘维达伸手握在那把铲子的手柄上,秦怀玉一愣,往回一夺,像护食的母鸡一样,急道:“这是我的!”

刘维达说:“那也是我给你的!给你讲讲它的好处,一会儿就还你。”

秦怀玉点点头,松了手。刘维达弹了弹铲子的刃口,说:“这把铲子是用高碳钢为材料,反复锤炼,经过九十八道工序制成,有十种基本用法。除了你所看到的可以当工具用以外,在战斗时,即可以当砍刀用,又可当作圆盾用。”

刘维达说完便把铲子扔给警卫员,让他演示。警卫员动如脱兔,身如电转,铲子大开大合,上下翻飞,铲头寒光闪闪,劈、削、挂、刺、挡、封……,一套动作流畅绵密,把秦怀玉都看呆了。

警卫员又把铲子折叠好,用左手握住,铲面就像一面盾牌一样,防守左侧。刘维达扯过一根长树枝,扔给秦怀玉。警卫员摆好架式,朝秦怀玉招招手,秦怀玉一猫腰就攻了上来。两人枪来盾往,面对着封锁严密的铲盾,秦怀玉难以寸进,围观的战士们喝彩不绝。

两人打了一盏茶的功夫,秦怀玉就扔了棍子认输了。虽然输了,秦怀玉却喜得抓耳挠腮,接过工兵铲,努力地回忆着警卫员的动作,一走一停地练习起来了。

夜幕低垂,一主一辅两座营地建好了,外围是一高一底两圈铁丝网,山顶上是五门炮,山腰一道战壕。分成五组的大车像花瓣一样把营地拱卫在中央,每枚花瓣里都有一个四人小组,装备一把步枪,两把冲锋枪和一挺轻机枪值勤。连接花瓣的是一道战壕,前后堆叠着沙袋,把整个营地变成了一个战争堡垒。

营地里燃烧着篝火,吊锅里煮着热气腾腾的小米粥,炊事员正往里面放着野菜。围着篝火的战士们有说有笑地翘开猪肉罐头放在火上烤。秦怀玉带着人,打了些野兔山鸡,刚熬过冬天,还没长膘,肉都很柴。

见到大老板何先生都不肯喝酒,秦怀玉终于确定了自己的怀疑。他撕下一只野兔的后腿,给刘维达递了过去,随意地聊了几句,左右看了看,便压低嗓子问:“刘大哥,你们到底是谁的队伍?”

刘维达咬了口兔子肉,说:“你是知道的,我手下的弟兄大都是南方人,不懂骑马。现在跑到北方来讨生活,只怕不容易呀。秦兄弟如果看得起,就参加我们,我还指着你帮忙拉起一只骑兵呢。成了自家兄弟,我自然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秦怀玉不作声了,默默地喝酒吃肉,吃过饭就躺在篝火旁和衣而卧。

篝火渐渐地暗了下去,黝黑的天空宁静深远,漫天繁星如同宝石般明亮,一闪一闪的,神氏一样静静地看着这片大地千年如一地变幻着悲喜剧。

远处,踏踏的马蹄声急促地传来,打破了寂静,一连串惶急的声音传来:“土匪来了,土匪来了……”

0

第98章 土匪来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