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重生之秋晚芙蓉>第99章 闹了笑话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99章 闹了笑话

小说:重生之秋晚芙蓉 作者:幻彩流星鱼 更新时间:2017/11/11 20:52:58

第99章 闹了笑话

刘维达向西边打量,星光下,官道上,两骑在黑暗中飞奔而来,骑士举着枪,不时地放响,枪声在山谷里回荡,一群惊鸟“呱呱”地叫着振翅乱飞。

刘维达一声令下,战士迅速集合,分头行动,整理装备、拆卸帐篷、安顿平民、扑灭篝火、进入战位,一切都有条不紊,片刻间营地里便漆黑一片,鸦雀无声,肃杀之气隐隐升起。秦怀玉等人冷眼旁观,面面相觑,他们走南闯北,见多识广,还真没遇见过这样纪律严明的商队。

几个战士把鹿角拒马移开,插上十数支火把直照到官道上去,给骑士们指路。秦怀玉正要出去迎接,却被刘维达拉住了,拖到了一辆大车后面。

骑士打马入营,滚落鞍鞯,跑到秦怀玉面前抱拳施礼,一人禀报道:“大哥,西边来了一伙人,当先五十余骑,后面跟着的队伍一眼望不到头,大呼小叫的,正顺着官道过来了。”另一人说:“我听得几耳朵,像是大刘仙盘龙寨的人马。”然后又看了眼刘维达,吱唔道:“大哥,他们人多势众,又跟咱没啥交情,您看咱是不是先扯呼啊?”

秦怀玉黑着脸骂道:“说什么呢?没出息的!滚一边去。”想了下,又让老二带着人牵着马去了东边的林子里,然后讪讪地看了眼刘维达。

骑兵还没到,前方林子里的宿鸟却从西到东接连飞出,勾勒出了敌人移动的路径。不一会儿,林子边密轧轧的草丛,也如波浪般晃动,滚动着几条黑线,不断向北面延伸。

刘维达抬起步枪,准星不断移动,每开一枪便传来一声惨叫,五声枪响便换回五声惨叫。随着余音在空旷的夜色里回荡着渐行渐远,四周便静俏俏了。

西边官道上闪出一骑,叫道:“怀玉兄弟,听音辨位,端的是好枪法!哥哥给你叫声好!你是山东的好汉,进了山,不上寨子里讨哥哥一碗水酒喝,反在这帮着外人是什么道理?”

秦怀玉仰天大笑,叫道:“严家哥哥,打开天窗说亮话。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是秦某人在道上吃饭的依仗。眼前我正忙得不可开交,抽不得空去拜见哥哥,确是做兄弟的不是。若是哥哥见怪兄弟的不恭敬,这才劳动众位好汉前来寻个道理。不如等在下把事情办完,短则三天,长则五日,兄弟必定登门向哥哥谢罪!”

黑暗中一人嗤笑道:“秦三,你大话吹得震天响,却躲在了大车后头,怎么还敢想着咱能信得过你?”

秦怀玉答道:“哥哥们都是道上响当当的汉子,自然光明磊落!可这月黑风高的,哥哥们又兵多将广,保不齐哪位弟兄瞧我不顺眼,把我的脑袋摘了去。到时候,兄弟我进了阎罗殿,也要被小鬼儿笑话了。哈哈,这大晚上的,吹着凉风,也怪冷的,众位哥哥还是回去吧,抱个大闺女好好地睡一觉,不比在这站着闲扯强啊?”

正在这时,南边官道上又奔来两骑,马上的骑士大喊道:“大哥,不好了,无常鬼张巨娃的人马杀过来了!”

“什么?”秦怀玉和盘龙寨的严当家都大惊出声。盘龙寨土匪们也纷纷惊叫骚动起来。

刘维达问:“怎么?”秦怀玉苦笑道:“大哥,你有所不知。道上的买卖其实也是分许多种的。我这样的叫刀客、枪手,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主,干的就是替人走个镖,帮人报个仇这样上不得台面的买卖。”

刘维达问:“那盘龙寨又是怎样的?”

秦怀玉说:“盘龙寨这样的,吃的就是商道。平日里他们在寨子里开荒种地,守着商道收些孝敬。遇到不长眼的就劫个道,绑个票。打听到红货时,也会翻脸不认人。你们是初次走这条道,和他们没交情。前些日子,我托人拜会过严大当家的,本来说得好好的,谁知却又变了卦。估计是嫌给得少了,也可能是眼谗了。一般这些人还是讲道义的,可以摆开来好好谈谈,别轻易伤了和气。”

何家垣摇摇头问:“打家劫舍的角色,还有啥道义好讲的?”

秦怀玉叹口气说:“还不是给这世道逼的?豫西民风彪悍,自古就有从军当兵的传统,洛阳在古时候可是号称东都的,哪有什么匪患。听说,这次小日本打上海,国府有迁都洛阳的打算,这要是能成那就好了。”

何家垣点点头,也就不说什么了。秦怀玉接着说:“还有一种就是张巨娃这样的流寇了。张巨娃原本是民团,跟着官府剿匪。官府捉到了趟将,也是只杀罪大恶极的。他张巨娃不分青红皂白,抓到趟将,一律用大铡刀铡成两截,就闯出了名号。”

何家垣问:“乱世用重典,狠是狠了点,却也算不得大错。可他又怎么成了流匪了呢?”

秦怀玉说:“民国19年,张巨娃编入了宋天才的75师,驻防在卢氏县城。这人呀,当不得官,一当官就堕落了。这小子到处强拉民夫、催粮催款,把不服的人也都用铡刀铡了,比土匪还狠。卢氏人就告到了开封,刘司令就裁撤了他的队伍。这王八蛋一怒之下大抢卢氏县三日,还一把烧了半个县城,然后就落草了。”

何家垣不语言了。刘维达又问:“那他怎么跑这儿来了?”秦怀玉说:“这王八蛋落草后,不管远近,哪有吃的就抢哪,尤其喜欢祸害周边。民怨极大,都帮着官军剿他,所以他在哪都待不长,就在豫西大地到处闯。他狡猾凶悍,是出了名的悍匪。兴许是打听到什么,这回就是冲你们来的。可得小心了,落在他手里必死无疑。”

正说着,盘龙寨也把远远地包围着特务连的兵力收缩到了西边。刘维达见盘龙寨诸匪进退有序,应变恰当,便赞了一句:“这盘龙寨还挺有些章法的嘛。”秦怀玉说:“那是自然,很多山寨当家的都当过兵,手底下也有很多当过兵的人入伙。”

南边官道上马蹄轰鸣,四条火龙蜿蜒而来,当先一人,脚控战马,双手舞枪,朝天打了一梭子,叫道:“给老子冲!”

他身后立刻窜出百余骑,轰然散开,不断加速,马蹄声如春雷般滚滚向前。前排骑士的手上,狂喷着火焰,“哒哒哒”的机枪声大作,曳光弹划出无数道亮线射向黑黝黝的山包,这气势惊得盘龙寨众匪脸色大变。

刘维达诧异地看着秦怀玉,问:“这个样子就是悍匪张巨娃?这机枪都打到天上去了。”秦怀玉尴尬地说:“是吧,除了他也没谁有这样的声势,敢跑到别人的地盘里横插一杠子。”

刘维达点点头,大声道:“全歼!”

炮兵排长何家宸命令道:“左五度,距离四百,标高三,装药一,校准弹发射!”

“通”的一声,一炮出膛,打在路边,炸出一片黑红的火光,没有战果,只惊乱了几匹马。悍匪们不知道死活,嗷嗷叫着一步不停地继续往前猛冲。

观察员迅速计算,炮长们调校炮口,不一会儿就纷纷报告准备完毕。何家宸下令道:“三发急速射,放!”

“通、通、通……”五门迫击炮接连发射,炮火瞬间就覆盖了官道,烈焰连片,悍匪们一头扎进弹幕,被炸得人喊马嘶。幸存的三四十骑下了官道四散而逃。

“哒,哒,哒……”特务连的轻机枪吼叫起来,曳光弹追着敌骑扑去。刚减速拨转马头的骑士成了最好的靶子,道道黑影刚冲入草丛,离林子还远着呢,就纷纷摔倒在地。

刘维达下令:“炮排掩护,一排坚守岗位,二排,三排出击!”

战士们搬开拒马,分两列鱼贯而出,迅速分散成三人战斗小组,交错成三条散兵线,猫着腰向乱做一团的悍匪们扑去。

张巨娃见机不妙,三发急速射刚结束,他就拨转马头,顺着官道落荒而逃,留下了心惊胆战的匪兵们不知所措地乱作一团。没有丝毫抵抗,在缴枪不杀的吼声中,匪兵们纷纷扔下刀枪抱头跪地。

十分钟!从气势汹汹而来,到落荒而逃,只用了十分钟!张巨娃千里迢迢追到了特务连,就是为了来闹个笑话的。

秦怀玉傻眼了,十二响马傻眼了。盘龙寨诸匪也傻眼了,他们一句废话都没说,转眼间就走得干干净净,只留下特务连伴着黄河的低吼在忙里忙外。

帐篷里,三人愁眉苦脸商量了一阵,何家垣说:“人我是不会放的,我们现在就缺人。别的再想办法。”何家垣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发展党员,组织队伍。以前还想把手伸到保安团,被李默晗赶走了。

刘维达说:“人是肯定不能放的,放出去又是一方祸害。可是全收了,后面更加麻烦,管不了的。”

何家宸说:“全放不行,全收也不行。那就分开来办。我的主意是,先把那些罪大恶极的惯匪挑出来杀了,以儆效尤。再把家住附近,尚有家小的,登记造册后放回去。灵宝县正卡在进出秦岭的咽喉,日后总会用上这些人的。剩下的编成几队,先当脚夫用着,到了西安再看看怎么安置。大哥,连长,你们觉得呢?”

何家垣表示赞同,说:“就这么办吧。你带着电台找个高处,凌晨五点给李书记发个电报,汇报下这里的情况。”叹了口气说:“现在我们特别支队单独行动,有些事情没有上级的指示,也是不好办。”

特务连本就是为了敌后活动而设置的,审讯是他们的必修课。两人一组,把俘虏们一个个带进林子里,不一会儿惨叫声就此起彼伏不断传了出来。

匪兵们惊恐万状,骚动不安。秦怀玉让人把张巨娃扔掉的铡刀摆在山包上,两边插上火把,让匪兵们瞧得真切,然后叫道:“弟兄们。人称小叔宝的秦三,就是我!我就是名震山东的响马秦怀玉!”旁边的十一骑士听了,都别过脸去,听大哥自吹自擂都臊的慌。

秦怀玉依就洋洋得意,片刻间就杀得张巨娃丢盔弃甲,落荒而逃,这可是响当当的名声啊。刘大哥说了,以后见了外人,就说是我的功劳,这种好事,不要白不要。盘龙寨的严当家不就以为我是听音辨位的神炮么?天一亮,我的大名必将传遍豫西,说不定还会传得更远。

秦怀玉继续说:“绿林道上,讲究的就是侠义二字。我的弟兄们现在就在林子里审问。奸污妇女,滥杀无辜的。不用我多说,自己站出来,老子送你个全尸!”

这话一出,一半多匪兵都鼓噪起来了,有提着裤子跳脚大骂的,也有呼天抢地的,也有赌咒发誓要痛改前非的。当然,也有一半匪兵,偷偷站开,不和这些人站在一起。

看着眼前乱作一团的土匪们,秦怀玉得意地哈哈大笑。娘的,这种感觉真是畅快。老子只说了一句话,你看他们一个个激动得成啥模样了。知道真相的十一响马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心说:“大哥啊,你只是个木偶啊,你有啥好得意的?”

秦怀玉大手一挥,叫道:“上天有好生之德,老子给你们个求生的机会。”匪兵们听说还有救,便渐渐安静了。秦怀玉说:“那就是检举揭发,只要所说属实,能有旁证,除了罪大恶极的,老子都网开一面,饶尔等不死!”然后一指脚边的铡刀说:“不听话的,老子就学张巨娃铡死他!”

秦怀玉的讲话还是很有效果的。一来,秦怀玉是山东响马,多多少少也算是和这些土匪混一条道的;二来,张巨娃一伙本是流寇,人头混杂,人心不齐,出卖兄弟也没什么过意不去的;三来,他们没少看张巨娃用铡刀把人一铡两截,上半身哀号半日而死,老痛苦了。

虽然有些伺机逃跑的,都被逮了回来,真就被秦怀玉这十二个响马给铡了。给了活路又有威慑,事情自然办得很快,刚天亮,土匪们就被甑别完毕。

七十多个土匪,吃完人生中最后一碗饱饭,托人捎完遗言,便被分批带到在战壕边跪好,被枪决了。剩下三百多土匪虽然噤若寒蝉,却也不得不赞叹秦怀玉一声仁义!

1

第99章 闹了笑话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