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重生之秋晚芙蓉>第100章 改造思想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00章 改造思想

小说:重生之秋晚芙蓉 作者:幻彩流星鱼 更新时间:2017/11/12 20:04:38

第100章 改造思想

改造中国与世界,这是毛主席的伟大理想和伟大实践,后来成了毛主席领导下的共产党人的伟大理想和伟大实践,最终变成了中华民族这个族群的伟大理想和伟大实践。

李默晗把这句话写在回复陕西特遣支队的电文中时,没有丝毫心理压力,毛主席知道我抄袭他的话,肯定会很高兴的。不信?让我把这封电文发给苏区,给毛主席看看?

她说:“我党的奋斗,是为了改造中国与世界。要改造中国,首先就是要改造中国人的精神。‘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没有人是天生就愿意为匪的,都是环境所迫。支队惩处罪大恶极者,留下大多数人的作法是好的,值得发扬。但是支队只把他们当作脚夫来安排,却是对人的力量的浪费。”

她继续抄袭无数先贤用鲜血和生命锤炼出的思想精华,她说:“团结大多数人与我党共同奋斗,是我党不断发展壮大的法宝。这群人在生死间挣扎,看惯了人世的丑恶,内心是恐惧的,所以也是封闭的。支队首先要做的,就是要设法打开他们的心扉,让他们愿意和我们交流,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明白自身痛苦的根源,进而了解革命,同情革命,参加革命,最终成为坚定的革命者……”

何家垣拿到李默晗的回电,如获至宝,反复阅读之后,对何家宸喟然长叹一声,说:“李书记的理论水平真是高啊。我服气!”

何家宸问:“哥,那么李书记说的这个诉苦会,咱们怎么搞啊?”

何家垣严肃地说:“这是支部会议,别叫我哥,你这是第三次了。公私不分!散会后写篇检查交到支部,要深刻!下次再犯,关你禁闭!”何家宸扮了个鬼脸,答应了。

何家垣说:“老刘,你看,咱们就在这黄河岸边安营扎寨,休整三日,搞一场轰轰烈烈的诉苦大会如何?”

刘维达想了半晌,说:“我们的任务是以经商为掩护在西安秘密发展。现在特遣支队除了战士,还有技术工人,管理人员这些人。如果搞得人人都知道,就没办法保密了。”

何家宸说:“副书记,不如咱们就和昨晚处理俘虏一样,分期分批地搞,你看怎样?”

刘维达问:“怎么个分期分批法?”何家宸便把他的想法说了出来。三人反复商讨最终形成了一个方案。

找了片大林子,把中央的树木砍倒,变成空地,再布置成了一个会场。吃过晚饭,第一批一百多前土匪,就被赶进会场了。吃了顿饱饭,又是大晚上的钻进林子,外面还有荷枪实弹地老总戒严……,前土匪自行脑补了无数的残忍细节,个个心惊胆战,两腿发软,至于老总们说的开大会,没一个人往心里去。

何家垣手舞足蹈,唾沫横飞,狠狠地动员了一番,喊得嗓子都快哑了,这才下了台子,站一边回味着刚才的讲演,哪里讲得精彩,哪处还要修改,哪个动作不恰当……

何家宸见前土匪们个个莫名其妙,觉得大哥的动员力度还没到位,便鼓起勇气又上去动员了一番。

前土匪们见两个疯子上台讲了一些莫名其妙地话,四周的看守都笑嘻嘻的,没有杀人的意思,便放心了。交头接耳的、打瞌睡的、扯了草根在嘴里嚼的,东倒西歪什么样的都有,只当老总叫来看戏吧,只是光说话,没唱也没武戏,纯属糊弄事儿。

失败!太失败了!何家垣三人垂头丧气地聚在一起开了个小会,最后决定把情况向李默晗汇报,要她再拿个主意。凌晨五点,李默晗收到电文,刚翻译完,便骂了句:“一堆笨蛋!”

李默晗回电道:“需要不断改造思想以适应局势发展的,不仅仅是这些人,还包括我们这些党员和战士们。不安排同志们参与进来,怎么行呢?人都是有从众心理的,如果没有人自动自觉地带头诉苦,那这些人又怎么会有参与的积极性呢?我看应该这样安排……”

何家垣如梦方醒,照方抓药,安排五十个积极的战士和一百多前土匪混成一起,又进了林子开会。以前在庙行的时候,特务连早就经历过几次李默晗主持的立功授奖大会,见到过大头兵在主席台上发言的场面,自然不会怯场。

战士们一个个轮流上台讲述自己的不长的人生经历。有拙嘴笨舌的,也有舌灿莲花的;有慷慨豪迈的,也有催人泪下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战士们首先沉浸其间,然后感染了所有人。大家轮流讲故事,一起听故事,同喜同悲,慢慢的,连呼吸都变成了同一个节奏……

成功了!何家垣难掩内心的激动,狠狠地拥抱了弟弟,然后跑出林子,在帐篷里挥笔疾书,写了篇声情并茂的报告,要把心中无比的喜悦和李默晗分享。他写完后又仔细地修改润色,交给何家宸,要他发电报给李书记。

一脸兴奋的何家宸看着哥哥的大作却苦了脸,这几千字要翻译到什么时候,又要发多长时间?电池可不能这样消耗!找到刘维达商量,刘维达提笔在信纸的背面写上:“成功了!!!”,交给何家宸说:“就发这三个字!”

快乐的不只是这三个人,那个骑着黄膘马,挎着双枪,摇头晃脑哼着戏文,带着二十余骑的秦怀玉也很快乐。他是奉命去盘龙寨显摆的。虽然刘维达的意思是要他利用缴获作礼物,把这150里官道的几个寨子都走一遍,结下善缘,但丝毫也不妨碍秦怀玉理解成显摆。

秦怀玉远远瞧见刘大当家带着三位头领站在山脚下恭迎自己,觉得特别有面子。还有三十多米,秦怀玉就跳下来牵马而行。刘大当家大笑着迎了上去,你吹吹我,我捧捧你,花花轿子人人抬一抬,秦怀玉就被四人众星捧月般围在中间,说说笑笑就往山寨里走去。

一路上山,开的都是大门,聚义厅更是张灯结彩,在一幅画着下山虎的木屏风前,众人分宾主落座。请过茶,刘大当家笑道:“怀玉贤弟就是大气,三挺机枪,十把自来德,二十条汉阳造,还都是半新的货。却之不恭,受之有愧,这回做哥哥的真是多谢贤弟了。贤弟有什么地方用得上哥哥的,不妨直言。”

秦怀玉故作为难地思索了一阵,便笑道:“哥哥说哪里话来。好吧。不怕哥哥笑话。小弟纵横山东豫西,也有些年头了。这种挣命的日子,小弟实在是有些腻味了。”

三当家严虎笑道:“好家伙,你小叔宝刚刚一阵灭了张无常的威风,威名传遍灵潼,过些日子,只怕还要传遍豫西陕东,到哪不是横着走?你却说要金盆洗手?我没听错吧?”

秦怀玉听到严虎提到自己的“得意之作”也是飘飘然乐了一阵,接着说道:“金盆洗手却也不是。小弟在海州时,受上海青帮大佬杜先生所托,护送商队入陕,一路上承蒙各路好汉给小弟脸面,倒也没出什么岔子。商队的主持何老板看得起小弟,延请小弟帮着他弄个马队。日后小弟可要走出山东,到甘、陕、晋、翼、蒙这一大片地方好好开开眼了。”

刘大当家听了倒吸口凉气,问:“这么大来头?”

秦怀玉说:“哥哥是知道的,我原本只有十二骑,虽说号称十二神行太保,那也是自己给自己脸上贴金。”然后却又停下来不说了,自顾自左右看看。刘大当家会意,一摆手让伺候的人退下去了。

秦怀玉这才故作神秘地把头凑向刘大当家,其他几人也不由自主地伸着脑袋要听秘闻,只听秦怀玉说道:“昨晚上,哥哥你是亲眼所见的,那些炮和那些机关枪,你以前可曾听说过我有?”

刘大当家点点头说:“还是贤弟实在,我都纳闷了一整天了呢。你们十二骑怎么这么大威风?难道你们挖到宝了?”

秦怀玉端起茶,做了个请的手势,众人明白今天的话已说到一半了,纷纷呷了口。刘大当家叫了声,下去的人又上来给众头领继上茶水。等这些人又退下了,秦怀玉才说:“人是我请来的,可枪炮全是青帮给的。你们说说,这来头大不大?”

刘大当家点点头,笑道:“贤弟真是好福气啊。背靠大树好乘凉,这是要发大财呀。”众头领也纷纷恭贺。秦怀玉谢过,又说:“小弟今天来叙情谊,就是想请众位哥哥,日后能行个方便,在这商道上多加照应。小弟感激不尽。”

刘大当家打个哈哈,说:“好说,好说。在灵潼这地界,我大刘仙盘龙寨还是能说得上话的。只是我怎么觉着贤弟你有些瞧不起我们众兄弟啊?”

“啊?”秦怀玉傻眼了,难道这些军火还不够刘老大的胃口?另三个头领也莫名其妙地看着大当家。

秦怀玉口气有些转冷,问:“刘大哥,这些枪弹,哥哥们还不满意?”刘老大连忙摆手说:“满意!这可是份重礼啊,说不满意,还不得给人戳脊梁骨嘛?我的意思是,贤弟你不是要搞个马队吗?至少也得四五百匹马,三四百号人,才能闯荡你方才说的那些个地方吧?”

秦怀玉愣愣地点点头,刘大当家一拍手叫道:“着啊。”他手指严虎,说:“这是我妹郎,别看他如今在我盘龙寨里窝着,可他是正儿八经的保定军校骑兵科的高才呀。猛龙困浅滩,屈了他的才了。”

严虎听得大舅哥当着客人的面称赞自己,听口气是想抓住这个机会,把自己推举出去,跟着那个大有来头的商队闯一番天地,不禁心下感动,低声道:“大哥。”

话未出口,刘大当家一摆手说:“虎子,大哥知道你心里苦。你是受不得那些酒囊饭袋的瞎指挥,伤心手下弟兄们的枉死,才躲在这个小寨子里想混过这一辈子。可你的心思怎么瞒得过你的枕边人呢。骑着战马在大地上飞驰,到更远的地方去看看,不正是你想过一回的日子吗?现在机会来了!”

秦怀玉听完,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娘的,没事我吹什么牛啊?到甘、陕、晋、翼、蒙这一大片地方好好开开眼?哎哟喂。这下牛皮要破了。丢人丢大了!”

严虎挣扎了几下,一咬牙,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给他大舅哥磕了三个响头,抬起头来额头淤青一片,一眼不眨地看着秦怀玉。其他头领也起身鞠躬抱拳。

秦怀玉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只要自己敢拒绝,就是对盘龙寨上下几千人最大的侮辱,焉还有命在?

0

第100章 改造思想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