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重生之秋晚芙蓉>第101章 把人玩死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01章 把人玩死了

小说:重生之秋晚芙蓉 作者:幻彩流星鱼 更新时间:2017/11/13 23:02:38

第101章 把人玩死了

人在激动的时候,做出的选择,最后往往得不到想要的结果。面对唾手可得的“神炮”的称号和“片刻歼灭悍匪张巨娃”的威名,秦怀玉淡定不了。可等激动劲过去,不良后果开始显现时,秦怀玉心中充满了上当的感觉。

“我上当了!上了你的大当!唉。”喝得微熏的秦怀玉,两眼望天,唉声叹气。刘维达笑了,笑得像老农一样狡黠。

“我应该能看得出来的,我没有老刘你这种神枪手的手段,也应付不了张巨娃的报复。在这种盛名下,会有很多人专程来找我挑战。离开了你们,我们十二太保会死得很惨。你们的目的就是要我死心跟着你们干,是吧?这回你们如了意了。”秦怀玉郁闷地说道。

何家垣说:“如果你能看到你当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的样子,你就不会这样说了。你后悔了?”

秦怀玉站起来,大手一挥,说:“后悔有个鸟用!这么大的名声,别人可一辈子都够不着。老子认了!加入你们可以,不过我有三个条件!”

何家垣说:“说来听听。”

秦怀玉说:“第一,从海洲一路过来,这讲好的酬劳,一个大子儿都不能克扣;第二,骑兵队要归我管;第三,不管明的暗的,我的工钱要和刘大哥一样,多一个子我不要,少一个子我不答应。我那十一个兄弟,要拿那些排长一样的。你们觉得呢?”

何家垣笑道:“第一和第三条我答应你。但第二条么,骑兵队归你训练、指挥,但必须由商队控制,这条没得商量。”

这第二条本来就是拿来讨价还价的。见何家垣上了当,不在钱财上讨价还价,秦怀玉赶紧大喝一声:“行!”伸出手来和何家垣连击三掌为誓,然后跟着敲定了严虎的事。

秦怀玉见目的都达成了,喜孜孜地出了帐篷,在帐篷口时,随口问了句:“老刘,说说看,你一个月能拿多少?”

刘维达嘿嘿一笑,说:“按规定,我一个月能拿两个大洋,但好像我还没取过。”

“什么?”秦怀玉吓得滑了一跤,一屁股就坐地上了,旋即爬起来气急败坏地指着刘维达说:“你小子骗人!”不可思议地看着何家垣,期待着他能否定刘维达的说法。

何家垣看着他滑稽的模样,大笑了一阵,说:“老刘没骗你,不瞒你说,我的工钱也是两个大洋,好像也没取过。”

秦怀玉哪里相信世上会有这样的傻瓜,瞅瞅外面成堆的箱子,就算全是装的铁块也值不少钱了。没有哪个东家会给大掌柜的和护兵队长定这么低的价钱!

秦怀玉想了想,不死心地问:“工钱不谈,那红利多少?”

何家垣说:“没有红利。但是可以包家小的吃喝。”

秦怀玉大怒道:“你们骗鬼去吧!想骗我?没门!”

刘维达叫到:“传令兵,通知各排长过来。”

秦怀玉把帐篷里的人问了个遍,发现从排长到普通队员都是每人每月两块大洋,自认瞒不过自己看人真假的本事,于是不得不信了。秦怀玉从来没被人骗得这么惨,他哭了,哭得像月子里的娃……

盘龙寨回访,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刘大当家拿走了商队销往开封以西半个河南的五年独家代理权,每年可以指定代销任意两种产品,代价是一百匹马,三十名骑兵,外加严虎。

严虎看了几眼特务连的训练,就气坏了。他找到秦怀玉,拽着他钻了林子,一把揪住他的脖领子,骂道:“你他娘的不吹牛,能行不?”指着在林子后头训练的战士们说:“放眼整个北方,无论是西北军还是东北军,包括刘司令的国军,谁能有这样的精锐?这他妈的能是你请来的人?快老实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怀玉悲愤异常,说:“鬼知道他们是从哪儿冒出来的。老子都上了他们的恶当了!”然后把如何在海州接到青帮的委托,把商队一路护送到此,那晚上战斗的真相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又是怎样上当的,一五一十全盘托出。最后说:“严兄弟,哥哥我是被誓言捆住了脚。你要反悔还来得急,只要别再怪罪哥哥就好了。”

严虎眯着眼想了半天,突然笑了,越笑越大声,然后像看白痴一样看了眼秦怀玉,一副夏虫不可言冰的神态,跑了。

严虎找到刘维达说:“刘队长,我也不问你们到底是谁家的队伍。我知道我现在还没这个资格。但是,我要当骑兵队的队长,让那个姓秦的当副队长。一年之内,我还你个训练有素的骑兵队!怎样?”

情况发生了变化,特遣支队决定,兵分两路,一路由秦怀玉带着三十骑,护送何家垣先进西安找人疏通杨虎城的关系。另一路由刘维达带领,整编、训练,磨合队伍。

军校放榜了,这事情没经历过,必须去看看!李默晗很淡定,数学满分没问题。可陈玉凤却坐立不安。李默晗笑道:“你紧张什么劲啊。不是把我给你的解答都抄上去了么?放心,数学没问题。难不成你还担心国文?你在大学读的可是文学系啊。”

黄红樱也说:“就是啊。团长可是顶瓜瓜的,她说考一百分就一定是一百分。你不会没抄上去吧?”

陈玉凤捂着胸口说:“可是我就是担心啊。这可没法控制。你们不知道,一到考试我就紧张,看着卷子咬着牙,只管做题,反而不怕了。可考完后却怕得要命。”

李默晗说:“这是恐惧症,缺乏自信的表现,平时多鼓励自己就行了。教你个办法,可能管用。”

陈玉凤眼睛一亮,问:“要怎么做呢?”

李默晗说:“你每天在照镜子的时候,坚持对镜子里的自己说,你很棒,大家都喜欢你。慢慢你就会变得自信了。”

陈玉凤将信将疑。李默晗拿出小圆镜,说:“瞧。这就是我的魔镜。现在你就试试,很快你就不紧张了。注意哦,要专注。”

车子停了,三人下车,陈玉凤果然不紧张了,要把镜子还给李默晗。李默晗没接,说:“送给你了,我也曾对这镜子说过类似的话,现在不需要了。”

黄红樱问:“团长,你也不自信?”

李默晗笑道:“当然不是。我说的是,你很勇敢,你什么都不怕!好了,咱们去看看榜单吧。”陈玉凤嗯了声,小心地把这个镜子放好。

黄红樱扯着李默晗的衣袖说:“团长,团长,我也要。”

李默晗说:“你不是天生就是个胆大快乐的姑娘么?你要镜子想说些什么呀?”

黄红樱羞涩地说:“我想对镜子说,你读书能行。”

李默晗刮了下她的鼻子,笑道:“有志气!你很聪明,学东西快,读书当然能行。不要心急,就现在这个进度就好了。过由不及,知道不?你玉凤姐要住校了,以后有不懂的就找我。我如果忙,就给你请个先生。成了吧?”黄红樱叽咯一笑,道了谢。

说说笑笑就到军校了,大门前人头攒动,一点都不见得比当初考试时的人少。第一榜贴出了,有人大声念着籍贯和姓名,欢呼声不断响起,人流涌动,挤进挤出。

第一榜听完,没听到自己的名字,三人却也不在意,录取名单是倒着出的。等第二榜念完还没听到自己的名字时,陈玉凤坐不住了,挤过去围观。第三榜出了,陈玉凤踮起脚尖,张望着,又没有!连李默晗的名字也没找着。

陈玉凤脸上沁出汗渍了,眼睛里也闪着泪花,双手紧紧抓着李默晗的胳膊。第四榜还是没有!最后一榜可是前十名啊。李默晗对数学很有信心,可对国文却没底呀。李默晗喃喃自语:“不会是看我们的数学答案完全一样,判了作弊吧?”

“什么?”陈玉凤听得仔细,猛地看向李默晗,眼泪“刷”地下来了,流了一脸,眼珠子直往上翻,双腿一软就要跪下去了。

“最后一榜了,最后一榜了!前十名啊,快看看谁这么历害?”

“贴出来了,贴出来了。哈哈,有我,有我,快看,有我的名字!”

“别哭,别哭,有你的名字,你上榜了,第五名!历害呀。”

陈玉凤整个人都挂在李默晗的胳膊上了,黄红樱在一旁扶着她。陈玉凤一个字一个字仔细地找,还是没有!她的脸色变得颓败,反倒不流泪了,只是默默地看着榜单不言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黄红樱说:“不对!排最前面的是第四名!咱们还有希望。”

陈玉凤机械地答道:“我可没本事进前三。算了,别等了,回吧。”

李默晗的脑门上也见汗了,莫非真的是认定为作弊?以至于和玉凤双双落榜?该死的,这榜已经念完了,前三名的榜怎么还不挂出来?

李默晗扶着陈玉凤不让她软到地上,却不知怎么安慰。她能理解陈玉凤的心情,国破家亡,一介女流从东北千辛万苦一路流浪到南方,想报考军校从军,想给亲人报仇。她起早贪黑,努力地准备着,却没考上,真的是不甘心啊。难道自己留纸条的做法,不但害了自己,还害了她?

“第一名,沈阳,陈玉凤。”

“我去!哪个王八蛋出的馊主意,差点没把我吓死!”李默晗拍着胸口,大声骂了一句,旁人听了哄堂大笑。这一瞬间,陈玉凤的三魂七魄全回来了,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水,却已经是容光焕发了,她掐着李默晗的胳膊,跳了起来,叫道:“太好了,太好了。”

“第二名,宿迁,杨德清。”

离李默晗两三步远,一个瘦削的青年,“扑通”一声晕倒在地。

李默晗双手一摊,叫到:“看吧。这把人都给玩死了。快!救人要紧。”这三人都学过急救,一人轻托着青年的头,两人一边一个跪着施救。

这时候,唱榜的人叫道:“第三名,德安,李欣珏。”众人到处找,却没找着正主。

军校大门后面,探出来几顶军帽,朝四周张望了下,没看见探花郎,一个教官说:“估计是个有自信的,就没来看榜吧。”

另一个教官说:“到底怎么样,没看到人还真难说。我到是听说这个李欣珏错过了报考时间,是侍从室特批参加考试的。根子硬,自然是不用担心的。”

第三个教官说:“李欣珏怎么样不去管她。不过陈玉凤倒是个心志坚毅之辈。哈哈,不但能够冷静地救人,居然还敢骂娘,把徐教官给得罪了。”众人听了,哈哈大笑,扬长而去。

0

第101章 把人玩死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