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重生之秋晚芙蓉>第105章 斗而不破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05章 斗而不破

小说:重生之秋晚芙蓉 作者:幻彩流星鱼 更新时间:2017/11/19 20:25:37

第105章 斗而不破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中午下班,刚回到宿处,就听见黄红樱在唱《我的祖国》。进了门,看见她拿着把剪刀,正小心地剪着一束小紫花的枝叶,桌子上还放了一把湿漉漉的花草,红的、黄的、白的色彩夹杂在青枝绿叶间野趣盎然。

李默晗笑道:“哟,今天怎么这么开心呀。”

黄红樱把修剪好的小花插在一个白瓷小瓶里,欢喜地说:“姐,快来,教我插花。我自己摆弄得总不是那么满意。”

李默晗笑道:“行呀,难得你好兴致。”

黄红樱给她递了把剪子,说:“这花是在城北龟山上采的,可好看了。要不是大叔拦着我还能采好多呢。”

李默晗接过剪子,正要剪掉一朵红花的根茎,听她提到大叔,语气立刻冷了,问:“你说的大叔不会是指戴笠那家伙吧?”

黄红樱干笑道:“呵呵,胡大叔和曾大叔都在帮你忙事儿,也只有戴大叔有空陪我哩。”

李默晗真生气了,把剪子扔在桌子上,喝道:“不是同你说了么!离他远远的。你怎么就不听啊?”

黄红樱从没见过李默晗对自己发火,委屈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却撅着嘴,兀自不服气地分辩道:“大叔是个好人。前天我才给他提了句,担心春雨连绵,我爹他老寒腿的老毛病又要犯了。今天大叔就同我说,他派了人去接他老人家到京城看病了。姐,我知道你心疼我,怕我上当。可是,你误会了,是真的,他不会害我的!”

李默晗看着黄红樱即委屈又感激的样子,叹了口气,安慰道:“红樱啊,姐刚才对你生了气,是姐的不对。你担心你爹,可以跟姐姐说呀,姐姐也能安排他去医院看看。可是,你真的要相信姐的判断!那家伙真真正正不是个好人。”

黄红樱啜泣着说:“姐,你别这么说。我知道你是担心我。可是,戴大叔他…….”

“你还叫他大叔?”李默晗愤怒了,摔门出去了。黄红樱急得要跟上去,却被李默晗一回头用严厉的眼神给逼住了,只得一跺脚回了自己的房间,趴在床上,扯过被子,盖脑袋上呜呜地哭。

李默晗进了戴笠办公室,反手就把门关上了,“嘭”地一声,惊地正伏案写东西的戴笠抬起头来,见是怒气冲冲的李默晗,便又低下头把手上的几个字写完,稍微整理了下,用镇纸压住稿纸,才抬起头看着她,旋好笔帽,插在上口袋里,从容不迫。

李默晗搬过一把椅子,重重地放在办公桌前,稳当当地坐了上去。戴笠也不说话,和李默晗对视,眼睛平淡自然,却透出一股坚定。

戴笠费心去接触黄红樱,有两个目的:一是通过她从侧面了解李默晗,二是引起李默晗的反应,迫使她面对自己。现在,这两个目的都达到了。

她富有才华,掌握着来源神秘的知识和技术,即不持才傲物,也没有尊卑观念,无论与谁交往都能保持一贯的尊重。热情又随性,待人真诚又性格恶劣,喜欢精致的生活又能随遇而安。诸多相互矛盾的风格和谐地共存在她身上,使她即引人注目,又能与人群相处融洽。她作为校长所器重并委以重任的人,戴笠有责任去摸清楚她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到底忠诚于什么。

两人大眼瞪小眼了一阵,戴笠决定不能让她冷静下来,对付一个情绪激动的对手,有助力找到她的弱点而加以利用。他说:“在这片温暖的土地上,到处都有和平的阳光。你这个结尾可与现实不符啊。把一首好歌糟蹋了。”

李默晗说:“这只歌可不是我作的。不过,我看这样结尾,表达了人们对和平的向往,好于描绘苦难的现实。它写的是理想。也只有你这样的处心积虑的人才会给任何事物都找上个现实的注脚。”

戴笠说:“你把一首好歌能换来的大名声就这样推出去,不觉得可惜吗?”

李默晗说:“对名声最起码的尊重,就是不冒名顶替。这点情操我还是有的。倒是你在名利场中摸爬滚打,也只有自己心里清楚自己良知失节了多少吧?”

戴笠笑道:“说起冒名顶替,我看你才是最有嫌疑的。”

李默晗冷笑道:“说来听听。”

戴笠问:“你是文学系肄业的,对吧。”

李默晗说:“是的。”

戴笠问:“那你为何如此精通机械学?”

李默晗说:“小时候,我随家父定居上海,惊讶于马路上跑着的一种怪车,它只要冒烟就能跑得飞快,我为它而着迷。为了搞清楚它秘密,我自学了机械学,前后长达十几年。只是家父认为一个姑娘家把自己弄得满身油污,太不雅观了,所以逼迫我学了文学。”

戴笠说:“你以为这番说辞我会相信吗?如果是文科,只和书本打交道,凭借天赋而出类拔萃,这理所当然。而工科不经过严格的培训,根本就谈不上学会,更别说精通了。况且,薇拉公司的时装设计大多也是出自你手的吧。”

李默晗笑道:“我是女人,练习女红,摆弄服饰,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这是天性。恰巧我会徒手绘图,在女大也上过美学和美术课程,设计几件时装,很难么?”

戴笠皱皱眉,这些问题不仅没有进一步激起李默晗的情绪,反倒使得她平静下来了,这出乎他的意料,他鄙视地说:“薇拉公司请的美工和裁缝,都是从你给唐小姐的图样中修改变化,再制作出时装的。直到上个月,他们方才能出品自己的设计。没有足够的阅历,没有对西洋文化的深厚理解,你怎么可能设计出那么多款式的洋装?甚至还有很多洋装由于没有合用的布料而无法生产出来。你一个号称从没出国过的人,哪里来的这些见识?”

李默晗哈哈大笑,说:“我的解释,你不相信。那好,你反过来给我诠解诠解。”

戴笠说:“我有个猜想。”

李默晗说:“洗耳恭听。”

戴笠说:“只有受过国外名校严格的教育,周游过世界各地许多地方的人,才可能具备你这些机械学、时装设计和烹饪所需的知识和技术。”

李默晗微皱眉头,问:“那你的意思究竟是?”

戴笠说:“那就是,要么你的履历档案是伪造的,要么你冒名顶替了真正的李默涵!”

李默晗竖起大拇指,赞叹道:“厉害。我最隐秘的事情都被你猜测出来了。真不愧是校长所倚重的特务头子。佩服!”

戴笠松了口气,语带真诚地说:“你才能出众,对国家有大用。只要你如实相告,就算你背后另有组织,只要不反对本党和国家,不妨摊到桌面上,大家好好谈一谈。相信雄才大略的校长也是欢迎的。”

李默晗哈哈一笑说:“好说。感谢你如此看重。可惜你的思路还不够宽阔。真相是,我来自未来,我的灵魂投射到了李默涵的身体,代替她生存在这个时代!”

戴笠愤怒了,气得嘴唇都在哆嗦,骂道:“没想到你真是太无耻了。竟然用这些虚无缥缈的鬼神之说来敷衍我的真诚!”

戴笠的反应不出李默晗的意料,一个杀伐果决的枭雄,肯信鬼神才真是怪事呢。李默晗双手摊开,耸耸肩,无奈地说:“好!那你认为我是何时冒名顶替了这个身份的?并且瞒住了家父和好朋友?”

戴笠说:“民国十八年三月,李默涵重伤,昏迷了三天三夜,连心跳都暂停了两分钟。这个时候真正的李默涵应该已经死了。你和你背后的组织抓住了这次良机移花接木,把你变成了长像相似的李默涵。只要准备充分,瞒过她的家人和朋友并不困难。”

李默晗似笑非笑,解开部分衣领,把衣服向左边扯开,露出浑圆的肩膀,再把胸衣带子拨到一边,指着肩窝说:“看到了吗?当时我从桥上掉下去,被河边的尖石刺伤了。所谓重伤其实是细菌感染,发高烧,才昏迷那么长时间。”

戴笠没在意李默晗露出的小半个酥胸,眼睛盯在那圈不规则的多角菱形疤痕上,这是道陈年旧疤,皮肤更薄,光泽更暗一些,没有正常皮肤的羊脂玉一样的颜色,交界处的一圈,颜色最深,呈浅棕色。凭经验判断,这的确是圈陈年旧疤。

戴笠盯着看了半晌,直到李默晗不耐烦了,整理衣服时才抬起头说:“在同一个时间,根据医疗记录模拟一处一样的疤痕,高明的医生是有本事做到的。这骗不了我。”

本就有些羞恼的李默晗大怒,指着戴笠的鼻子厉声道:“姓戴的!除了这道伤疤,我身上还有别的铁证。你随时可以安排女医生来给我做检查。我同你对质!”

戴笠说:“行!就这么办!”

李默晗怒道:“检查完后。我就回京!向校长告发你猎艳我的亲卫,干扰我执行任务,请校长问问你究竟是何居心!告辞!”转身就走。

刚到门口,尴尬的戴笠叫道:“且慢!我同红樱叔侄相称,与之同游无碍于她的声誉。就算你告到校长那我也不怕!不过,咱们份属同门,我是黄埔六期生。”

李默晗停下脚步,回头问:“你也是黄埔军校毕业的?我以为你只是校长的老乡呢。”

戴笠的军校生涯并不如意,所以一般也不主动提起那段日子,今天与李默晗交锋激烈,如果钉不死她,纠缠起来,不见得能有什么好处,撕破脸并不可取,所以才提示了自己的身份,缓和了下气氛。说道:“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解了我心中疑惑。我从此往后,不再打扰你了。”

面对这个高明的特工之王,撕破脸也是李默晗不得以的作法。既然戴笠不再苦苦相逼,自然也要抓住机会和谈。她说:“看在你是师兄的份上,行!你说吧。”

戴笠说:“我知道有个美国医生一直在专研一种仪器,可以判断一个人说的话是真是假。我却还没用过。你能答应试试吗?”

李默晗一惊,现在就有测慌仪了吗?自己虽然知道它的原理是检测血压、脉搏、呼吸和皮肤电阻的变化的一种心理测量仪,通过比较受试者在说真话和假话时,会记录下不同的参数来进行判断。可还真没想过自己也会有碰到的一天。

李默晗眼眸中闪过的惊慌神色,立刻就被戴笠洞察了,觉得这回应该可行。在他看来,李默晗这种机械学高手,对机械设备更加迷信,她是会认可这种证据的。在没有确实的证据说服校长同意对她采取措施前,这是他最后的办法了。

果然,李默晗犹豫了,思考了半晌,她才说:“你受命审查本次任务的人员,对我有疑问,要调查我,我理解。但这是最后一次!下不为例。如果测试的结果表明,我没有涉及你工作范围的秘密。那么你这一辈子都别来烦我!”

戴笠笃定地说:“好!一言为定!”

0

第105章 斗而不破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