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逍遥战神李玄霸>第一部 洛阳家事第一章 生命总是如此无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部 洛阳家事第一章 生命总是如此无奈

小说:逍遥战神李玄霸 作者:张三思 更新时间:2016/7/5 7:58:31

剑花,烟雨,江南。

淫雨霏霏,鱼鳞戏甲。洛河畔游人如织。各式各样、五颜六色的伞具构成了一幅精彩的画卷。

虽然这儿不是江南,但张凌峰仍然不由自主地发出了这样的感叹。没来由地一阵心痛,眼前的美景瞬间没有了美感。张凌峰原本空洞的目光顿时没有了焦点。

“三儿,怎么了?想起什么来了没?”一个美妇出现在张凌峰前面,温柔甜美的声音直入心底。

“哎!”张凌峰叹了口气,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勉强回答道:“三姐,我、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什么了。”

看到张凌峰的脸色,美妇心中一痛,伸手把他拥入怀中,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安慰道:“没关系、没关系,想不起来就不想,乖啊,咱不想了。走,咱们去找你姐夫,带你去吃曹嬷嬷家的酸酪。”

张凌峰很是不习惯被女人抱,尤其还是这样的美丽女人,尽管有着姐弟的名分,但还是不能很享受这种福气。更何况被人家抱在怀里,身体里充满的更多的是血缘般的亲近,陌生而温暖。轻轻挣开美妇的怀抱,张凌峰道:“三姐,我想自己静一静,好好想一想。”

美妇双眼一红,沉默了一下,“好吧,我把熙儿留下照顾你,你不要乱跑,乖乖地,想吃什么就让熙儿带你去买。”

张凌峰沉默地点了点头。美妇转身向矗立在身后的两个家将点了点头,随即带人无声离开。

张凌峰内心无比煎熬,该死的,自己不就是学雷锋做好事,帮着学校工地收了一下雨中的建筑材料吗?至于这样罚我吗?想着操场中间的那个足球门,张凌峰心中无比愤懑,就因为它?自己就被雷劈,就完成了多少大神们的梦想——竟然穿越了。

他从没想过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甚至开始的时候还特意跑进雷雨,希望老天再把自己给劈回去,但总是没有成功。想着大学的女友因为自己做出不愿留在城市,奋然回家乡任教时说的话,你这种人没有拼搏精神,这辈子就老死在乡下吧。难道自己就真的太过于随遇而安了?连老天都看不过眼,所以就给了自己这样一个教训?

想起老爸的饭菜,老妈的唠叨。那亲人的味道难道就再也无法享受了吗?张凌峰心中更是痛苦,眼泪不由自主地就流了下来。

“三公子,您,您没事吧!”熙儿温柔的声音传了过来。她是姐姐的陪嫁丫头,姐姐婚后带到姐夫家的,正好这货被雷劈到,便拨过来照顾他,理由是自己家里的人用起来顺手。

张凌峰狠狠擦了把眼泪,回头强作笑颜,“没事,我没事了,咱们回吧。”当下也不再多说,转身走向了马车。两名家将也骑上自己的马,尾随在马车后面。

躺在马车里假寐的他,强自思考自己的现状。自己灵魂穿越的这个身体,在隋朝那是赫赫有名,竟然是大唐高祖李渊的第三子,也就是众口相传的八大锤中的李玄霸。

其实,他在穿越后的第七天就清醒了。前世的记忆早就在昏迷的时候融合了。只是这具身体的记忆是缺失的,很多地方都联系不起来,这也正是他昏迷的原因。即使清醒过来,有很多地方他都还没连贯起来。暂且先这样吧,张凌峰苦笑起来,看来自己还真是淡然性子。

李渊,十六国时期西凉国开国君主李暠的后裔,世代显贵。祖父李虎,在西魏时官至太尉,是西魏八柱国之一(柱国相当于天朝的元帅,是荣誉称号)。父亲李昞,北周时历官御史大夫、安州总管、柱国大将军,袭封唐国公。李渊的母亲是隋文帝大老婆独孤皇后的姐姐。

张凌峰,现在不能再叫张凌峰了,应该是李玄霸,是为唐公李渊第三子,大哥李建成,二哥李世民,四弟李元吉,三姐李秀宁,史称三娘子,也就是刚刚陪伴自己的美妇。

现在正是大业十年,李玄霸自小就以力大出众,动辄损物伤人出名。故李渊和其母窦氏迫于无奈,把李玄霸用铁链拴住,铁笼困住,这也造成了李玄霸性格中的偏激。李玄霸勇武过人,为隋唐第一条好汉,手持两把擂鼓瓮金锤,纵横天下,从未遇到过对手。他曾经为大隋立下赫赫战功,传说中的宇文成都、伍天锡、秦琼、罗成都或败或亡于其手。

这些在张凌峰融合的记忆里竟然是真假参半。李玄霸因力大无穷,故而特别喜欢重武器。李渊就让人给他打造了一对大铁锤,只是在上面镀了一层金色,就是被后人称作擂鼓瓮金锤的。至于冲锋时所用的武器是纯铁马槊,至于斗将、撕人一说,这具身体里的记忆完全没有痕迹,看来,后人杜撰的可能性极大。李玄霸的记忆里就只是在演武场上和宇文成都等少数人有过争斗。而且那个叫宇文成都的家伙在皇宫里的演武场失败之后一蹶不振,逐渐泯于众人。他也因此被杨广亲自封作赵王,还冠以“天下第一勇士”的称呼。

要说这家伙被张凌峰灵魂穿越就更有戏剧性了。大业十年,隋炀帝出兵三伐高丽,大败而归,李玄霸随李渊出兵相助,在由紫金山回长安的路上,路遇打雷,姐夫柴绍开玩笑说:“三儿,都说你勇猛无敌,世间没有对手,不知可敢跟天斗?”

这货本就缺心眼儿,还怕打雷,便立刻充分发扬了太祖与天斗其乐无穷的精神,没成想,家伙什是扔上去了,可自己也被雷劈得昏迷不醒。柴绍惊惧之下,急忙把他带回了家里。自李元吉出生,窦氏难产体弱,便是李秀宁一直在照顾李玄霸,在他五岁前,李秀宁已经教了数千字在李玄霸脑中。六岁起,被父母锁住,也是李秀宁一直陪伴在身边。对这个便宜姐姐张凌峰其实很享受带来的亲情,自己原世的老妈一直都在为没有女儿遗憾,没想到这个福分却被自己享受到了。李秀宁婚后不放心弟弟,便征得父母和丈夫的同意,把李玄霸带到了柴府,而李玄霸也就在李秀宁身边还算正常,没有伤人损物的迹象。爱屋及乌,柴绍对李玄霸也是照顾有加。只是没想到自己一时戏言,竟然造成了这种结果。回府后,李玄霸一直躺了七天才算清醒,醒后却是一言不发。李秀宁请遍了洛阳名医,均是无法治疗。好不容易请动了皇宫里的御医,给出的结论是得了失魂症,药石无救,唯有等待自然好转。无奈之下,李秀宁只得想办法带李玄霸外出散心,期望能有契机引发他的记忆。柴绍早在被李秀宁暴虐后在她哀怨的目光中躲进皇宫上班,已经数日没有回家了。

看看这具瘦小枯干,虽已十六岁年级,但个头却像十二岁的孩子般的身体。张凌峰对那些野史充满了怀疑。只是身体里竟然真的隐隐伏有无穷的力气,看来,那些记忆里的战斗的确是存在的。自己虽身为后世从教十余年的万金油,知识面是广,但精通的除了自己的专业外,其他的也就是了解而已。尤其关于灵魂问题,后世的那么多专家都无法给个明确说法,自己就更无法解释了。而能想明白的大概就是这具身体的内分泌出现了问题,按咱们的说法就是小家伙不好好吃饭,营养不均衡。但对医学这块,还得专家来解决,反正中医大家孙思邈也在这个时代,了不起找他看看呗。

想到这儿,张凌峰的心情稍稍放开了些,反正来了这一世,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就像老妈说的,好好活着才是。只是一想到隋唐这个精彩的时代牛人辈出,什么李世民啊、房玄龄啊、魏征啊,将来要跟那些家伙打交道,自己心中就一阵阵发紧。

第二章 他是柴绍?

洛阳,被誉为“华夏第一都”。

所谓“得中原者得天下”,洛阳特殊的地理位置注定了其成为历朝历代“逐鹿中原”的“兵家必争之地”。无数次的战争造就了洛阳历史在中国闪耀千秋。

隋炀帝曾迁移天下富户、大商贾以及数万河北诸郡工艺人家定居洛阳;使之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都市,可谓“商遍天下,富遍天下”!

洛阳也成为了隋唐丝绸之路的起点所在。

虽然隋炀帝征高丽失败,国内即将大乱,经济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但洛阳毕竟是帝都,人员是虽没有减少,街市上却也出现了少许衰败的景象。

这一路上,张凌峰沉浸在前世的思念中,没有心情去看街上的景色。一直到了柴府,才清醒过来。在门前刚下了马车,就听到一阵笑声:“呵呵,三弟,三弟,你回来了,怎么样?哥哥最近可想你想得紧啊!”

张凌峰抬头一看,只见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剑眉星目,一幅儒雅之像,只是满脸谄笑显得不搭调,一身皮甲,明显还没来及更换。这就是自己的便宜姐夫柴绍了。其实,在李秀宁成婚后,李玄霸就没给过柴绍好脸,大概是因为姐姐被夺了的原因。凡是有姐姐的哥们大概都有这种心理吧。

柴绍,谯国襄公,字嗣昌,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娶唐高祖女平阳昭公主为妻。幼以任侠闻。补隋为太子千牛备身。后从李世民征战,领马军总管,率先登陷阵,以功封霍国公。太宗贞观年间,转左卫大将军,出为华州刺史,灭东突厥后加镇军大将军,改封谯国公。大唐李贺有诗云:“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就曾经赞过凌烟阁功臣。柴绍身为其中之第十四位,可见此人非同凡响。

想起这些曾经了解的唐史,张凌峰实在无法把眼前这个猥琐的家伙跟历史上的那个功臣和悍将联系起来。

至于柴绍这个样子的原因,张凌峰在醒来后就听李秀宁谈起过,这个三姐可是对丈夫怨言有加,因为一句戏言把自己弄得昏迷不醒,李秀宁就对柴绍动了手,李家家风本就粗犷,三娘子自小就文武皆精。柴绍虽也是家世显赫,文武双全,是为长安的浪子班头,但就是打不过三娘子。俩人本就自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也是打出来的感情,婚后更是恩爱有加。张凌峰还听说,成婚当晚,李秀宁效仿三国孙尚香在洞房里摆满了兵器,柴绍却不像刘备,而是欣喜有加。张凌峰还曾经想过,这两口子倒是一对奇葩。而柴绍对李玄霸也是很为疼爱,平时都是宠着,只是他不像三娘子那样原则性强。这次还是三娘子第一次在婚后对柴绍动手。

张凌峰自然不会对柴绍这么快改变脸色,对着柴绍翻了翻白眼,转身就带着熙儿进了大门。

“嘿嘿,三弟,三弟,你看姐夫都迎到大门了,你有什么气也该消了,咱们兄弟有什么解不开的?”柴绍也是习惯了。成婚前,这小子对自己可是很亲近的。至于婚后,自己也有姐妹,明白他的心理,自然也就不以为意。

张凌峰盯了柴绍一眼,撇了撇嘴,也不言语,伸出了一只手晃了晃。柴绍心中一震,登时满脸苦涩,伸出了三根手指。张凌峰瞪了他一眼,收回了一根手指。柴绍脸色更苦,仍然伸着三根手指。张凌峰转身就走,柴绍急了,一个箭步冲上来把张凌峰没来得及收回的手指抓住,道:“四件就四件。嘿嘿,三弟,你姐姐那儿,可得……”

“放心,我会给你美言的。”张凌峰斜着眼睛边走边道,随即就嘟囔着,“至于吗,不就是不让上床吗?”

柴绍满脸黑线。

旁边的熙儿努力掩住嘴,可是颤动的身体能看出来心里早就乐开花了。

张凌峰进了大门,也不再多说。直奔姐姐的房间而去。柴绍亦步亦趋跟在后面。

李秀宁正坐在床边暗自垂泪。看到张凌峰进来,马上擦干了泪,展开了笑脸。拉过张凌峰坐下,问道:“三儿,想吃什么?跟姐姐说,我让下人去做。”

张凌峰享受着温情,突然觉得有这样一个姐姐还是很幸福的。

来自亲人的关心是最厉害的武器,简直无坚不摧。

张凌峰感觉到自己心里的抵触壁垒出现了一道裂缝。

“姐姐,姐夫呢?”这是在明知故问了。

“你姐夫?哼!”李秀宁哂道。

“姐姐,你看,嘿嘿,这个,这个,姐夫也是无心之举,再说,他对我也是一直很好,你看……”

“哼,是不是那个冤家让你来说情的?”李秀宁瞪眼。

“啊?不不,我姐夫,他哪是这样的人啊?”张凌峰心虚道。

“答应了你什么?”李秀宁突然道。

“就四件事,就……”张凌峰瞬间醒悟。汗啊,史上赞颂的三娘子果然不简单,这点蛛丝马迹就能推算到前因。

门外偷听的柴绍已经觉得乌云盖顶了。心道,完了完了,可被小三害死了。

“柴绍,你给我进来!”三娘子厉声喝道。

张凌峰已经料到柴绍会在门外偷听,但没想到三娘子的反应会这么快。

门外的柴绍期期艾艾,拿手拿脚进来,蹭到李秀宁旁边刚要坐下。

李秀宁秀眉一翻,柴绍立刻站得笔直。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李秀宁道,“三儿胡闹惯了,那是他年纪小,你怎么也跟着胡闹,那天威是可欺的么?”说着,李秀宁的眼圈又红了。

张凌峰一辈子就败在了老妈的眼泪下,现在李秀宁又要掉泪,他一时就要忙爪了,赶紧说:“姐姐,我不是没事吗?行了行了,姐夫已经很是自责了,你就不要再责怪他了。大不了晚上罚他跪算盘。”

李秀宁脸已经红了,拍了他一巴掌,“去,小孩子家家,懂得什么?”转身对着柴绍道:“你好,你很好。”

“嘿嘿,夫人,为夫确实是无心之过,你看,三弟现在也原谅我了,你就放过为夫这一次吧。”柴绍腆着脸道,暗中给李玄霸使了个感激的眼色。

“没事?怎么叫没事?三儿他现在的失魂症还没好呢。”李秀宁杏眼圆睁。

“姐,我现在好多了,今天很多事都记起来了,慢慢就会好的。嘿嘿,被雷劈也是好事吧,起码我现在脑筋清楚多了。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弟弟我以后的福分肯定不浅。”可不是吗,原本李玄霸今年就要被雷劈死的,现在咱借体重生了,大福肯定在后边。

“小混蛋,胡说八道什么?对老天不敬,呸呸呸,童言无忌。”李秀宁恼怒道,“你可真出息啊,就为了这么点事,就把自己卖给三儿了?”李秀宁余怒未了,转向柴绍。

张凌峰一看,这是要战火蔓延的趋势。三姐的怒火可不好受,自己早就领教多次了。下边姐夫要是再玩不转,那可就怨不得自己了。赶紧偷偷转身,想要溜走。

“三儿等等,你刚才说的那个算盘是什么东西?”

“啊?”张凌峰瞬间无语,天哪,正后悔怎么把这话给漏出来了呢,现在是没有那东西的,自己这张嘴啊,“我头疼,我去睡会。”赶紧溜吧。

看着弟弟溜走的背影,李秀宁宠溺的笑了笑。“三儿跟以前似乎有点不一样了。”

“嗯嗯,是有点不一样了。”柴绍赶紧附和。

“嗯?我弟弟哪点不一样了。”李秀宁捻着手指咬牙笑道。

“啊?是啊,哪点都不一样了。不不,我是说哪一点都不……啊!”惨叫声传来。

正在远去的张凌峰心头一颤,赶紧低头溜走。

15

第一部 洛阳家事第一章 生命总是如此无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