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逍遥战神李玄霸>第十五章 狂奔的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五章 狂奔的牛

小说:逍遥战神李玄霸 作者:张三思 更新时间:2016/7/9 8:18:11

李玄霸和孙思邈详谈了关于医院的构想,二人都明白,此事非一日之功。

李玄霸想让孙思邈把医院开在自己的封地,还有一层原因,今后李渊登基后,会定都长安。届时长安的繁华将再上一个台阶。而自己的封地无论到时变不变,医院都会坐落于长安最繁华的地段。只是这个想法不能给孙思邈明说。

史载,玄宗时期的长安人口超过了百万,为天下第一大都市。根据他从张横那了解到的,他的封地万年县,下辖长安半个东城,其中的东市又是勋贵、富豪聚居之地。至于到时如何征地,如何启动工程,却是需要实地考察后才能决定。

孙思邈对于李玄霸的想法没有排斥。此次来洛阳本是意外,自己寻疟疾病源查到洛阳,经过医治,洛阳的疟疾已经绝迹。剩下的善后工作交给官府就可以了。他又是个不藏私的人,经他改良的药方已经传给了洛阳的名医,自是不会再放在心上。

今日听了李玄霸的想法,他也是按耐不住,便兴起了动身前往长安的念头,把想法说给李玄霸。李玄霸也觉得二人只是空想,确是要实地考察一番。但忽然想起一事,惊出一身冷汗。他想到的是,孙思邈的《千金方》也是在这两年印了出来,并且立刻就传遍天下。倭国的使节在隋朝很是活跃,《千金方》很快就传了过去。李玄霸对这个民族向来没有好感,想起千年后的那场灾难,心里就不舒服。自己的国民受益也就罢了,如果让这个野蛮民族无故受益,对他来说,怎么也不会原谅自己。这个想法也不好向孙思邈明说。

郁闷啊,李玄霸深感无奈。这个时代,没有专利法,如何才能防止外传?专利,对,就是它。李玄霸瞬间开朗。当下对孙思邈道:“先生的《千金方》就交于玄霸来印制吧。先生胸怀天下百姓,撰写《千金方》乃不世之功,玄霸也跟着沾些光。先生放心,玄霸必不会将先生心血秘不示人。”

孙思邈对李玄霸本就甚有好感,李玄霸把太极拳教与他的做法也让他欣慰。自然明白李玄霸不是敝帚自珍的人。交与他来做这件事,也是所托得人。便点头答应,只是对他要求的保密做法有些不解,却知道他必有深意,便不再多说。

二人谈论了这么些时间,已是到了正午时分,孙思邈留李玄霸用饭,期间清风作陪。看得出来,孙思邈对这个小道士很欣赏。清风很是健谈,且见识非同一般。只是清风对周易甚感兴趣,不能完全尽心于医学,不免让孙思邈有些遗憾。李玄霸听孙思邈和清风妙语连珠,也是熏熏然不知其所以然,那种感觉只能意会不可言传。

饭后,孙思邈仔细给李玄霸把了脉,告诉他五禽戏已经见效,要继续研习,并让他早上练习五禽戏,晚上练习太极拳,再配以良药,必能短时间见效。李玄霸欣喜,觉得泡妞的资本又增加了不少。这话可不敢跟孙思邈说,否则又得招来巴掌。

李玄霸和孙思邈约定明日唐国公府再见,便起身告辞。孙思邈也不挽留,直接摆了摆手,也不相送。只此一谈,二人遂成为忘年之交。

且说李玄霸出得庙来,与二家臣飞身上马。诸事已了,便也不心急,信马由缰返回城里。眼见即将进入建国门,就听得前方有人大吼:“牛惊了,快躲开。”门口众人面色惊慌,齐齐躲避,一时间飞奔者,嚎丧者,推挤者忙做一团,热闹非凡。

转眼间,一头惊了的奔牛拉着辆车狂奔而来,那牛健硕无比,浑身黑段子毛,双目通红。李玄霸自小于农村长大,这等惊牛的事也没少见。一旦牛惊,其正前方无人敢拦,盖因此时牛已失去理智,横冲直撞,只知向前。老家那会儿,人们都是躲开,任由牛乱跑,待牛平静了才敢上前牵引。

李玄霸大惊,想要提马躲开,但建国门为洛阳城正南门,繁华无比,此时虽是下午,来往的人却是不少。人挤人,哪里挪得开空间。想要强行躲开,又怕踏伤行人。二位家臣被奔跑的行人挤在了吊桥上,哪来得及救援,赶紧大喊:“公子,快躲开。”李玄霸此时正面惊牛,胯下马也是惊的乱打攒蹄,根本来不及躲避,他心一横,一跃下马,双手分开众人,大喝一声:“闪开!”接着紧攥双拳,死盯着那牛,打算力降惊牛。

说话间,牛已奔到眼前,李玄霸蓄力发出,侧身滑步,左手迅疾发出攥住牛角,右臂电闪而出,勒住牛脖子,大喝一声:“给我站住!”喝声如同奔雷,响彻众人头顶。

惊牛一声狂吼,李玄霸双臂用力把牛头抱在怀里,双脚钉在地上,跟牛角力,身子被惊牛带向前方,滑了有五六步。两旁人众齐齐喝了声彩。

李玄霸不敢放手,只是紧紧抓住牛角,勒紧牛脖子,惊牛疯狂挣扎了一会儿,渐渐不动了。说来话长,其实也就十数息的功夫。直到张横近前,轻声说:“三公子,三公子,好了,放手吧。”李玄霸才回过神来,一身冷汗才冒了出来。放下双手,那牛随即躺在地上,早已是出气多,进气少,眼见不活了。

牛力本就大于马力,这惊牛疾奔之时,所爆发的力量极大,说有千斤以上丝毫不夸张。这头牛再加上牛车惯性所产生的巨力可想而知。李玄霸长出了一口气,晃晃发抖的双手,刚才只是一时血气之勇,现在回过神来才觉得后怕。

此时,一个老头才奔跑过来,边跑边喊:“快躲开,牛惊了。”待跑到近前,看到眼前的境况,大吃一惊,张大了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张老根天明时入城卖粮,小女儿喜欢吃胡豆,他就种了几亩,官府是不会把它当粮食来收的。本想着剩下的拉到城里卖个巧钱,也增补下家用。哪想到会在卖完出城时发生意外。自家的牛车本来走得好好的,未想到几个胡人打架,官府衙役制止时动用了兵刃,张老根正好赶车经过,一个衙役的刀脱手刺在了牛屁股上。农家的耕牛打都舍不得,又哪里经过这种阵仗,登时就惊了。

张老根看着自己的牛,眼神里充满着黯然,若是牛有个三长两短,这一家人可怎么活?他看李玄霸的衣着就知道他不是常人,更何况还带着两个佩刀的家将,自是不敢混赖。难道要去县衙找差役赔牛吗?要那样,还不如就此了事呢,免得交了罚款还要搭上牛。

此时,缓过气来的李玄霸打量了张老根一眼,看他的穿着,手上的老茧,知道是一位农人,他自然明白一头牛在农户家里的地位。前世的爷爷在照顾家里的牛时,不分昼夜,就是怕牛有个三长两短。

每头耕牛都在官府留有备案,一旦牛死了,不但没有补偿,还要交罚款的。张老根不敢找衙役的麻烦就是怕到时连牛都被人家收走,那自己可就真的什么都剩不下了。

李玄霸最近很听话,饮食都按照李秀宁的安排来,嘴里早就淡出鸟来了。此刻猛然发觉能弄顿牛肉吃,哪里还止得住馋虫。咂了砸嘴,对张横说道:“张叔,雇几个人把牛抬到家里去,今晚吃牛肉。”

张老根正彷徨无计的时候,骤听李玄霸此言,立时如同五雷轰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涕泣哀求道:“公子开恩,老汉一家全指这头牛活着,现今牛死了,老汉已经知错,还请公子给老汉一家留下它,好歹还能卖上几个钱。”

“嗯。”李玄霸摸了摸身上,他自从来到隋朝,出门甚少,原本就没有银钱的概念。再者,连衣服怎么穿法还没弄明白的他自然也不知道钱装在哪儿。

宋金低声提醒道:“公子,在荷包里。”他看到李玄霸翻找,自然明白他是在找什么。

荷包,李玄霸倒是知道,伸手拿了出来,从里边摸出了两个银饼子,可能是姐姐在自己出门时装进去的。

按当时的市价算,一头耕牛要卖到十贯以上,他这两个银饼子已经是二十多贯了。李玄霸把两个银饼子放到张老根面前,说道:“买你的牛。”

张老根惊讶抬头,哪里还知道说什么?旁边倒是有明白的,提醒他道:“那老头,公子已经买下了你的死牛,还不谢恩?恁的糊涂。”

张老根才醒悟过来,连连磕头谢恩。对他来说,这可是天下掉下来的造化,这二十贯除了买头牛,再去掉官府罚款,还能撇下七八贯来。普通人家生活一年都绰绰有余。

旁观的人不少都对着李玄霸竖起了大拇指,连声赞叹。

李玄霸自然不管别人说什么,飞身上马小跑而去。牛的事自有张横去张罗。

8

第十五章 狂奔的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