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逍遥战神李玄霸>第九章 节论忠诚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 节论忠诚

小说:逍遥战神李玄霸 作者:张三思 更新时间:2016/7/20 19:47:39

且说李玄霸把八牛弩拿了过来,试好了,喝道:“箭来。”

旁边的宋金把一支攻城凿递上,李玄霸弯弓搭箭,大喝一声,就把八牛弩拉了个满月,然后左手一松,“呜”的一声,那支攻城凿便飞了出去,找不到踪影了。李玄霸兴起,喝道:“再来。”宋金又递上一支攻城凿,李玄霸选了个四十五度的角,又是弓开满月,那箭又是不见踪影了。

连续射了十一支箭,李玄霸方才过瘾,又感气力不济,方才放下了八牛弩弓体。王伯当和一众亲卫早已目瞪口呆。神人啊,神力啊,古往今来谁能力开八牛弩,眼前这位就是了。众人深感荣幸,先见神技,再见神力,不枉此生。一时间,马屁如潮。

李玄霸顿时洋洋得意,如浮云彩,志筹意满。

远处的侍卫来报,攻城凿最远的达到了五百余步,最近的也有四百步开外。看来人力毕竟难及机械之力。李玄霸瞟了王伯当一眼,挑了挑眉毛。

王伯当脸色沉闷,垂头丧气说道:“我输了。”

李玄霸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说道:“当然是你输了,跟小爷比力气,嘿嘿。”

王伯当眼前一亮,貌似心满意足,低头单膝跪下,附身拜倒,说道:“属下参见公子。”这是归附的礼节啊。李玄霸赶紧上前扶起了王伯当。口中连称:“不敢不敢,哪能承担王兄大礼。”

王伯当怒道:“公子要失信与我吗?适才言道,我若输,便是公子的人了,今后任您驱策,必不食言。”

李玄霸欣慰,赞道:“好一个重信重情的汉子,好,本公子就收你做我的属下。”

王伯当顿首拜下:“多谢公子。”拜了几下,方才起身。众人齐声恭贺李玄霸得收悍将。李玄霸哈哈大笑。

此时已是早饭时间,金彤宋金欢喜,就又去准备了一桌酒菜,众人落座。李玄霸招手让宋金把万石弓拿来。

李玄霸把万石弓拿过来,亲手递给王伯当,说道:“方才乃是戏言,此弓在我手里只能蒙尘,还请王兄收下。”

王伯当大惊,急忙起身:“公子厚待了,我王伯当依附公子并非只为此弓。伯当当年出山也存着建功立业之心。哎,可惜我流浪数年,竟然报国无门,本已心灰意冷,欲要回乡了此残生。只是没想到竟在此处遇见了公子。蒙公子不弃,收为属下,伯当必不会反复,还请公子放心。”

李玄霸瞪了王伯当一眼,说道:“你以为我送你万石弓是为了收买你?是怕你反复?”看王伯当一副智珠在握的神情,他就心中有气,“嘿嘿,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我李玄霸别的不敢说,要说忠心耿耿的家臣,那是不缺的。我也不会收你做家臣,我的家臣都是他们自愿的,你问问金叔宋叔他们。”

金彤笑道:“伯当不必多心,家主只是无奈之下收了我们做家臣,家中子弟却是不收,许他们自谋职业。你这可是小人之心了。”

“每个人都有追求生活的自由,我不会限制他们。区区一张弓就收买一个人的一生,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李玄霸怒了。

王伯当大惭,拱手致歉:“我的不是了,请公子原谅。”

李玄霸见他致歉,方才不满说道:“我敬你射技天下第一,这万石弓在我手里确实发挥不了作用。我擅长近战,此弓于我不过是装饰,放在你的手里,方才能展其所长。既然你不需要,那就算了,金叔,且收着,到长安找人把它卖了,免得本公子落个收买人心的名头。”手一送,就把万石弓向桌上扔去。

此时王伯当已然明白李玄霸心意,不由面红耳赤,心中极是惭愧。眼见他把万石弓扔向桌子,心痛之下,赶紧伸手抓住了,抱在怀里,抬头看着李玄霸,沉声说道:“公子原谅,伯当经历的憾事太多,不得不存有防人之心。现下,伯当明白了,必不辜负公子心意。”

金彤说道:“想来伯当经历颇多,心有警惕,此乃人之常情。家主不必介怀。”

李玄霸点了点头,看王伯当确已想通,缓缓说道:“罢了,本公子大人不记小人过。就这样吧,以后时间久了,咱们互相了解就知道了。”

王伯当无语,谁小人了?嘿。

李玄霸说道:“既然提到这个问题,那我就要好好跟伯当谈谈了,你认为忠诚是什么?”

王伯当沉思一下,说道:“忠诚盛於内,贲於外,形於四海。”

“不错,语出《荀子》。”

“我之忠诚,便是忠于识我之人,但有所命,无不是从。”

李玄霸哀叹,这小子果真是这样。他在隋唐人物中,论忠义,举世无双,就只是为了李密的知遇之恩,生死相随,双双在熊耳山惨死于唐将盛彦师手中。

看着王伯当,李玄霸心中翻起巨浪,此人忠义两全,实乃人杰,只是眼界过窄了。

当下,李玄霸说道:“你的忠诚,只能给识你之人?就是说,谁赏识你,你就对谁忠诚?”

王伯当道:“有何不可?”

李玄霸怒道:“有何不可?太不可了,不可的地方多了去了。你他娘的忠诚的太可了。不论是非,不论责任,不论局势,你的忠诚只给个人。还他娘的惟命是从?从你个头!”

王伯当被李玄霸给骂呆了,愣愣的坐在那儿,竟是没了思考的能力。

李玄霸大喘了一口气,说道:“我不反对你所谓的忠诚,只是没想到这样的忠诚会出现在你身上。不识时务,见事不明,为一人之私而赔上自己的性命。你这样的人我用不起,更不敢用?带着你的万石弓走吧,今后你的死活与我再不相干。”

见他说的极重,王伯当大惊,起身离坐,“扑通”跪倒,郑重言道:“还请公子教我。”

李玄霸本是怒气难平,实是不忍心看到一代人杰惨死,方才说了那般重话,希图骂醒他。现今见到他诚心求教,心下一软,便不忍心再骂他。

放缓了语气说道:“伯当请起,我刚才的话或许重了。请听我一言,我李玄霸的忠诚哪个人都没资格承受,我的忠诚只会献给人民、献给国家。为了他们,我李玄霸可以抛头颅洒热血,倾家荡产在所不惜。”

“你看到我和那些孩子走得近担心我对他们不利,这不也是对人民的忠诚吗?可是你忠诚的人要是让你杀了他们,你怎么办?杀是不杀?”李玄霸大喝出声。

王伯当满头是汗,手足无措,又是满心的矛盾。

“为了我们的百姓,国家。我可以下流,可以无耻,甚至为了人民和国家的利益,我这张脸皮不要了都成。忠于个人,那得看他能不能给人民,给国家带来利益。”

说完这段话,李玄霸的声音萦绕在在座众人的耳边,久久不绝。各人都在沉思李玄霸的话。想了很久,有明白的面露恍然之色,没明白的却是为李玄霸的高风亮节所感动。

良久,跪在地上的王伯当终于大彻大悟,抬头看着李玄霸道:“请公子受王伯当大礼拜谢。”李玄霸笑眯眯稳坐不动,安然受礼。

王伯当郑重拜了三拜,起身说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公子解开了伯当心中的迷惑,伯当知道了,今后必以国家、人民为重,还请公子收为属下,伯当愿随公子为天下黎民稍尽绵力。”

李玄霸呵呵大笑:“今后咱们一起努力便是,你再请我可不能再收了,都收过一次了,再收你哪来的人啊?难道这世间还有另一个王伯当不成?”

一句话说的王伯当豪气顿生:“不错,世间只有一个王伯当,也只能有一个王伯当。”

众人均被二人豪气感染,都哈哈大笑起来。

自此,王伯当的忠诚与往日不可同日而语,以致行事极具大气,为人更是霸气十足,乃为李玄霸手下第一员大将。

饭后,李玄霸召集了众人准备上路。孙思邈和鲁丰没再来缠着他冷言冷语,让他感觉十分惬意。骑在马上,跟李道玄吹吹牛,跟王伯当说说话,倒也很是悠闲。这一行动起来,又是数天时间。

李玄霸不时接到传信,知道那三百亲卫都已安全到达长安赵王府,更是安心。竟不时弄些时令小菜孝敬孙思邈和鲁丰,被他们骂也甘之若饴,直让二人感叹此人脸皮之厚。

6

第九章 节论忠诚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