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逍遥战神李玄霸>第七章 李玄霸的爆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 李玄霸的爆发

小说:逍遥战神李玄霸 作者:张三思 更新时间:2016/8/6 7:10:43

休息了一夜,李玄霸和亲卫又生龙活虎起来。

揉着肚子,靠在桌子前等饭,熙儿拎着酒壶,刘仁愿端着满满一托盘的饭菜走了进来。

见到李玄霸,熙儿温柔一笑,赶紧摆菜。李玄霸也不插手,他知道熙儿的心情,那么长时间不见了,不让她关心关心自己有点不近人情。刚要伸手拿饭,熙儿嗔道:“先洗手。”

李玄霸满脸的不情愿,似乎又回到了小时候熙儿牵着自己洗手的时候。这个温馨的场面没人愿意打破,偏偏刘仁愿开口说道:“好了,三弟累了一天了,将就些吧。”

这句话引来两双眼睛的怒视,刘仁愿诺诺无言。李玄霸对这个破坏气氛的家伙极为无语,恨恨对熙儿说道:“明珠暗投。”

熙儿对他“呸”了一口。

洗过了手,李玄霸坐到桌前,熙儿早给他倒了满满一杯葡萄酿,李玄霸端起来,大大喝了一口,回味了一下,长出一口气,叹道:“还是这酒好喝啊!”

刘仁愿明显不屑,从怀里拿出来个酒壶,也大大喝了一口,晃了晃脑袋,看似大为满足。李玄霸的眼睛登时睁大了,指了指刘仁愿手里的酒壶,结结巴巴地说:“姐姐,这,这厮偷咱家的东西。”

熙儿看李玄霸又要整蛊,嗔怒道:“拿咱家的东西也不知道藏起来。”

刘仁愿登时无语,委屈道:“这是宋老大送给我的好吧。”

李玄霸不满“哼”了一声,低头就吃,刘仁愿刚要动筷,李玄霸怒道:“我陪姐姐吃饭,你跟着算什么?”

刘仁愿也怒了:“我陪老婆吃饭,哪里不对了?”

熙儿实在受不了了,怒道:“还有完没完了?”

二人见熙儿发怒,恨恨对视一眼,不敢再做声,都把气出在了饭菜上。

那点饭菜哪禁得上这两个家伙吃。须臾,盘干碗净,刘仁愿撑得直哼哼,李玄霸不满道:“明明吃完了,怎么还抢我的饭菜吃?”

刘仁愿方才醒悟:“对啊,我刚才吃完了的。”

李玄霸和熙儿禁不住都笑了。

李玄霸说道:“对不住啊,姐夫,我每次见到姐姐嫁人,都会发脾气。”

熙儿动情,伸手抓着李玄霸的手说道:“姐姐知道你疼姐姐,舍不得姐姐离开,现在姐姐不是来了吗?”

刘仁愿也说道:“了解了解。”

李玄霸眼看熙儿的眼睛又要发红,赶紧说道:“既然了解,那今后就要疼我,爱我,不许拒绝我,我往东,你就不能让我往西;我打狗,你就不能叫我撵鸡。”

一句话把刘仁愿和熙儿说愣了。李玄霸施施然出去了。

愣在屋里的刘仁愿喃喃自语:“这三弟,真是。”

熙儿却是骂道:“臭小子,还真没完了。”

说完,夫妻俩都乐了。

众人吃完了饭,聚在李玄霸房里商量下一步的安排。

李玄霸首先提出了不满:“你们是怎么回事?明知道岭南酷热,怎么还把姐姐带来,姐夫就不知道劝劝?”

刘仁愿苦笑道:“你又不是不了解熙儿,我们自成婚之后,就迁到了长安。熙儿说,夫人和秀宁姐姐想你都想哭了,所以,她就执意来长安,说有个知冷知热的人照顾你,夫人和姐姐都放心。”

“你傻啊,成婚还不回你家去住,赖在国公府算怎么回事儿?”

刘仁愿无奈说道:“我也想啊,可是熙儿非得要见你,我有什么办法?”

李玄霸余怒未消,狐疑的看着刘仁愿,问道:“你跟来做什么?”

刘仁愿道:“还不是你姐姐想你,听说你要去岭南,非得跟着来,我还不得陪着啊?”

“不对,”李玄霸犹疑道,“我总觉得哪里不对。”

“就是这样的,还有哪里不对?”刘仁愿赶紧说道。

李玄霸摸了摸鼻子,总觉得哪里不对,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刘仁愿接着说道:“我叔叔说,让熙儿见你一面就回去。”

李玄霸怒了:“还见我一面就回去?那好,你来劝姐姐回去。”

刘仁愿登时一副苦瓜脸。

“靠,”李玄霸终于醒悟了,眼睛紧盯着刘仁愿,“我记得刘叔叔说你精通水战是不是?”

刘仁愿一震,下意识说道:“啊,是啊。”

“嘿嘿嘿,”李玄霸的笑声冷了起来,“好啊,刘仁愿,你可真行,听说我要去岭南,自觉得你能派上用场了是吧,敢忽悠我姐姐去岭南?”

刘仁愿反应过来,看到李玄霸的态度,忽然浑身冷汗直流,叫起了撞天屈:“三弟,真是你姐姐要来的,我也是没办法。”

李玄霸不再说话,他是在想,熙儿姐姐嫁的这个男人值不值。一个男人如果置妻子的安危于不顾,还借此以为建功立业的阶梯。他不介意替亲人除去这个隐患,即使熙儿伤心,那也是短痛,他不会留着刘仁愿长久地祸害于她。

眼看李玄霸的眼色越来越冷,刘仁愿委实不知从何处解释,满头的冷汗止也止不住。

李玄霸缓缓站了起来,眼看就要爆发,房门“碰”的一声开了,熙儿就在门外,满脸的焦急之色,她原本准备了莲子粥想要送进来,却没想到听到了李玄霸和刘仁愿的对话,心里一急,就撞开了房门。

她可是没忘记那件事。那是李秀宁还没成家的时候,姐弟三人在洛阳的大街上,有个纨绔调戏她们,李玄霸二话不说就把那个纨绔弄了个半死,整个人全废了。若不是后来李世民闻讯赶了过来,那个纨绔绝对必死无疑。

事后,李玄霸被窦氏打了整整六十板子,屁股都打烂了,可他愣是连叫都没叫一声。那一次,她和李秀宁哭得昏天黑地。自此,整个洛阳城就没人敢再正眼瞧过她们。

此刻若是解释不通,李玄霸发起怒来,刘仁愿绝对有性命之忧。

李玄霸看到些进来,眼色一凝。

熙儿怒道:“三弟你作甚?坐下。”这句话说得极为严厉,就连李玄霸也从未见熙儿发过这么大的火。

李玄霸虽然心有不甘,但实在不想违逆熙儿之意,只得慢慢坐了下来。

熙儿方才长出了一口气。刘仁愿也是蒯了蒯额头的冷汗,刚才的场景确实让他心有余悸,李玄霸的气场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熙儿的眼睛红了,一方面是感激,一方面是后怕。自己要是来晚了,那夫君的性命可真就难保了。

其实,说起来这事还真是她一意孤行,刘仁愿早就劝过她,不让她跟来,可熙儿思念李玄霸,非要跟来,在路上她就告诉刘仁愿,见到李玄霸就要先解释自己跟来的经过,可见了人早把这茬给忘了。现在自己的一时疏忽,差点酿成大祸。

后怕之余,熙儿不禁心力憔悴,眼看情势稳定,不禁站立不住,差点摔倒。刘仁愿跟的近,赶紧把她抱在怀里。

李玄霸大惊,窜了上来,赶紧也扶住了她,熙儿勉强睁开眼睛柔声说道:“三弟,真的是姐姐一意孤行,跟你姐夫没关系。”

李玄霸紧盯着熙儿的眼睛,他自然能看出真假,听到熙儿此话,不由感叹起来,赶紧说道:“姐姐,我信你,你先别说话,先躺躺。”

两人把熙儿扶到床边,轻手轻脚让熙儿躺好,李玄霸抓着熙儿的手不放,顺便给她把起了脉。众人看的目瞪口呆。

李玄霸也是无奈,谁跟孙思邈相处久了,都多少会点,想起自己被孙思邈逼着学把脉的经过,他是真感到肉痛啊。

半晌,李玄霸抬头怀疑地看了看刘仁愿,又把熙儿的另一只手轻轻拿了过来,又把起了脉。众人看得云山雾罩的。

良久,李玄霸终于站起了身子,对刘仁愿说道:“你把事情说一遍,千万不要骗我。”

刘仁愿无奈,只得把熙儿执意要来的事情说了一遍。李玄霸听了,回身盯着熙儿看了良久,对刘仁愿说道:“好好待我姐姐,她虽是我母亲收的义女,但我们确实情同姐弟。”

刘仁愿郑重点头。

李玄霸怒道:“你根本就不是个合格的丈夫,我早就想揍你了,当年柴绍就被我揍过,你也跑不了。”

刘仁愿刚刚放松的心情又紧张了:“三弟,你,你。”

“呸。”李玄霸笑了。

众人被他的变脸戏法晃悠呆了。李玄霸对刘仁愿拱手施礼:“玄霸莽撞,还请姐夫原谅。”

刘仁愿还在发呆呢,李玄霸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先醒醒,待会儿有你发呆的时候。”接着施礼道,“恭喜姐姐姐夫,你们要做爸爸妈妈了。”

刘仁愿刚被拍醒,瞬间又晕了,这次是真晕了。这一会儿,心情大起大落的,搁谁都受不了。

好不容易弄醒了刘仁愿,刘仁愿被幸福冲击的已经语无伦次了:“三弟,真的?三弟,你不会看错吧,哈,我要做父亲了。”

熙儿此时也醒转了,听到刘仁愿的话,也着急起来,连声问李玄霸。

李玄霸不满道:“不是我说你们,姐姐都有了三个多月的身孕了,你们,哎,你们还真大胆,这一路上起码得走一个月,这要是出个好歹,我看你们怎么办?”

刘仁愿和熙儿那还来得及想其他,早就腻在一起耳鬓厮磨了。

李玄霸无语地看着这夫妻俩,从身上摘下来个玉佩,放到熙儿手里说道:“姐姐,恭喜啊,你先把见面礼给小外甥收好。”

熙儿嗔怒,伸手接了过来,舅舅给的见面礼可得收着,她丝毫没想儿子还没出生呢,哪来的见面礼啊?

李玄霸咳嗽了一声,看了众人一眼,说道:“满屋子都是做舅舅的,见面礼得给吧。”

一锤定音,人家父母还没过问,他先要起见面礼了。众人登时无语,纷纷把身上最值钱的东西拿了出来,李玄霸还挑,嫌这个不好,记得回头换换,那个还可以,就是太掉价了些。

反正一屋子的礼物就没满意的。

王伯当忍不住了,对刘仁愿说道:“我说老刘,你赶紧劝劝你这个小舅子吧,他要再收下去,咱们明天都得喝西北风了。”

刘仁愿方才醒悟过来,赶紧起身道谢。众人一阵恭喜之声。

刘仁愿赶紧想要扶熙儿回房,李玄霸说道:“还换什么,我换房间。保胎药我这就给开。”

秦猛惊讶道:“王爷,这你也会?”

李玄霸想起来就伤心,怒道:“你被孙思邈逼着背一年的《千金方》,不会也会了。”

众人一愣,旋即醒悟过来,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7

第七章 李玄霸的爆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