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无义战>第一卷风起中都 第七章 陈留之战(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卷风起中都 第七章 陈留之战(下)

小说:无义战 作者:治不好的病 更新时间:2017/1/16 14:09:18

  战马在冰面行走容易打滑,胡轸果断舍弃了陪了他不少年的战马。

  “陈留安危,有劳各位了!”曹操的吼声振奋人心,他的一马当先也激励陈留守军奋勇直前。

  连续出现三股敌军,胡轸部来不及判断敌人数量如何,加上胡轸还未着陆夏侯惇一部又猛攻掠阵,他们一直被压在河岸寸步难行。

  五千人马又不是什么小数目,全执意求生仅靠陈留守军这些人完全不够;不一会儿,过河人数迅速增加,胡轸也亲抵阵前组织防御,胡轸一部远没有了之前的惊慌失措。

  曹操声如洪钟,大喊一声响彻云霄:

  “汉典军校尉—议郎·曹操在此!尔等助纣为虐残害忠良,如今受困河岸即是天谴,休要执迷不悟快快投降!”

  “曹操!”擦去脸上血液凝成的冰晶,胡轸感觉到自己的心突然顿挫几秒。

  擒贼先擒王!曹操出现无非鼓舞士气,而陈留守军根本无法再多分几支队甚至保护曹操,若是能一鼓作气直取曹操,或许此战能迅速了结。

  “全军听令!随我直取曹操人头!太师有令,杀曹贼者赏:田百亩、银千金、布百匹!夺其尸首者加官进爵!”

  胡轸甩了甩手心的冷汗,忧虑地望着面前看不清人数的曹军,问向他的副将:“李肃怎么还不前来支援?曹操已暴露自己位置,只要我军突破重围再见得李肃骑兵支援大可不必围城攻坚!此时就能结束战斗!”

  “此时确实可大破曹军,不过这样一来斩将立功者可就是你胡轸,而不是一直想着建功立业的李肃;他有自知自明,晓得自己只能捡捡便宜,可他要是帮你了不仅便宜没捡到还给他人做了嫁衣!”戏志才的回答更加完美,比起胡轸副将前言不搭后语的回答简直深入人心。

  怒跺冰面,胡轸巴不得自己所有的气愤能用于震碎李肃的脑壳,望着安静祥和的李肃军营,他说:“这撼天动地的场面李肃也可无动于衷,我看他是故意整我!”

  “也罢!只要我军快攻得手,要他李肃何用!回去分别向董卓与朝廷参他一本,就不信他还能如此趾高气扬!”

  望见胡轸大军势头直指曹操,曹仁提醒道:“主公!敌军动了!”

  莫慌!一切按部就班如计划中一样!曹操沉住气,他也希望他的两个弟弟沉住气,急躁的夏侯惇、焦虑的曹仁。

  把胡轸再放得近些……曹操临危不乱,就算箭矢不断也并没有早早让旗手摇起旗语命令另外两支部队迅速合围胡轸。

  眼看距离愈来愈近,就连曹操离开洛阳这些时日是胖是瘦胡轸都看得一清二楚,欣喜之余他忽然心生怀疑:……有点容易?

  在乱军之中竟能如此自如地冲向敌军主帅!

  突破曹仁一部还好说,毕竟曹仁所带之兵尽是老弱病残,看不出懒懒散散士兵有何战斗力;第二队的夏侯惇就大不相同,在刚抵达河岸之时胡轸部所遭受的重创便是来源于他;如狼似虎的骑兵与奋勇当先的步兵突然消失,顷刻间不见踪影?

  他们就像是在给我乖乖让路;胡轸心想。为时晚矣,想回头撤出这个口袋完全不可能;一股悲凉正好油然而生。

  之所以不设阻自然是为了达到曹操诱使胡轸孤军深入的目的。

  胡轸如今唯一最稳妥的指望便是李肃率西凉骑前来相救,可能性有多高胡轸自己心里清楚;另外一个,可能不听起来就不太理智:争取挨到自己后续部队破了这口袋。

  曹操之所以将胡轸诱入口袋,当然是为了减少陈留守军伤亡,以击杀敌军主帅的最干脆方式解决这场曹操不想消耗自身实力的战斗再好不过;所以只要胡轸进了口袋,还是走到了他想突围还得耗些时间的位置,说明曹操就有把握在他闯出去的这段时间内将他击杀。

  至于李肃,想都别想他能前来志愿,就算他良心发现幡然醒悟,半路上也有夏侯渊等着他。

  前面说了曹操会以最快速度让胡轸人头落地,所以胡轸很有可能等不到其部后续部队突破口袋;再者曹操也并非孤注一掷,胡轸一入口袋,戏志才掌管的投石机、弩炮就会变本加厉地轰击河面上的胡轸一部。

  主帅被围生死未卜,自身受到弩炮轰击乱了分寸,环顾四周心茫然的士兵根本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前进,胡轸生死一线之间或许就是他的士兵这几秒的犹豫不决帮他做了抉择;而这便是曹操想要的效果。

  “将军!胡轸受阻,我军要不要前去接应!”

  “再等等!”这是得到前线战报后自以为是的李肃准备隔岸观火给出的答复。

  “将军!曹军攻势猛烈,胡轸于滩头死战!”

  “再等等!”若不是担心有失仪态,李肃早就拍手称快不掩心中狂喜。

  “将军!胡轸部似乎突围成功,已撕开曹军包围!是否出兵相助”c

  不会吧?之前胡轸还被压在滩头寸步难行,此时就能突破重围?曹操没有如此不堪吧?不管了,我得快快出兵,不能落下畏战之名更不能让胡轸抢了全部战功!

  李肃拿出他的磅礴豪气,喊到:“好!传令全军,即刻弃营前去相助胡轸!尔等要……”

  “报!胡轸孤军深入身陷重围,其余部队在冰面遭受曹军弩炮投石轰击落水者无数,已是溃不成军;若我军在此地消磨时间,恐曹军风头正盛击溃胡轸之后便会调趁势将我军连根拔起!”

  晴天霹雳,劈傻了还没把话说完的李肃。

  “妙才快看!快看!河面上的敌军开始往后溃逃了!”

  “我看见了!别瞎指指。”夏侯渊嘿嘿一笑,从马鞍上转过身子也不管正面战场,只是纯粹地直视着李肃军营的风吹草动。

  “盯紧了,主公说了,只要胡轸一部开始溃逃,就是这李肃手忙匆忙出兵或是逃跑之时,敌人仓皇出兵我军大有机会出其不意!”

  毕竟胡轸败退,仅仅是手上的两千西凉骑根本在陈留掀不起什么波澜。

  “会像胡轸那样溃败不?”曹洪好奇地问道。

  “怎么?你还想着在李肃的西凉骑上找乐子?”夏侯渊忽然正色厉声地说,“西凉骑天下闻名!与之交战岂可儿戏?记不记得主公再三吩咐?”

  此战驱离敌军即可,正所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莫要让我羽翼未丰的曹家儿郎和这些敌人拼死拼活折了筋骨触动所剩无几的家底。

  “晓得了。”曹洪笑了笑,年少轻狂怎会压得住心中的跃跃欲试。

  又过了一会,李肃军营还是没有半点动静,曹洪就像因为在此等待而百爪挠心一般脸色难看,实在忍不住之后试探性地小声说:“其实我想替子孝领兵突袭,那差事实在好过在此无功苦等。”

  “志才先生说了,只要我俩在此设伏看守李肃,就算未与其发生交战也是首功一件!若是擅离职守,就算全歼胡轸部队也要军法论处!”

  “瞧把你能的!我们兄弟几人皆是曹公手足兄弟血浓于水,谈什么上等此等功勋;我只想着和西凉骑打一架会如何。”

  夏侯渊下手不轻,一戟尾杵中曹洪肚子,疼得他直哀嚎;看了一眼曹洪,他说:“老老实实在这呆着,哪有那么多想法。”

  “今天这下我记住了,可我不管!我还非得去摸摸西凉骑的屁股!”

  望着山坡下的李肃军营,曹洪兴奋地大喊:“听令!随我冲击敌军营寨!片甲不留!”

  “胡闹!都给我留下!”夏侯渊制止似乎有些不及时,不过也不怪他,曹洪向山下冲去其身后骑兵旋即也顺势俯冲,马蹄声与人群骚扰无数次使得他没有喊话的余地。

  夏侯渊拦住了小部分人,不过这于事无补,他也绝非善类,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之人被焦急冲昏了头脑什么事都干的出来;怒吼一声,直接放开闸门让所剩无几的士兵加入冲锋序列,夏侯渊本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冲下山,他不能视若无睹地看着曹仁浴血奋战而自己在山上恪守军法。

  顷刻间冲垮李肃军营,正杀的兴起曹洪觉得自己是否遗漏什么,便回头一看,敌军尸横遍野犹如一片人间地狱;原来夏侯渊武艺超群,其能力不是自己所能比拟,人群中横冲直撞好似于无人之境信步而行,直叫曹洪不明觉厉。

  

0

第一卷风起中都 第七章 陈留之战(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