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诸侯说>第三十七章 第一次握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七章 第一次握手

小说:诸侯说 作者:墨上 更新时间:2016/9/28 23:54:39

王凤见门口影影绰绰有个人,就喊道:“何人在门口站立?”

王莽忙抬脚走进去,到王凤床榻前跪下,将手里的汤药奉上,恭敬得说道:“叔父,张医生刚刚煎好的汤药,您趁热服用了吧!”

王凤的妻子呵呵一笑,把汤药接了过来,递给王凤。王凤微微抬头,轻轻抿了一口。

然后,王凤的妻子把汤药还给王莽,笑语温存得说道:“辛苦你了,莽儿。快快起来吧。”

王莽站了起来,依然合着手恭敬得好像随时要听从王凤的吩咐。

王凤欢喜得笑了,对王莽摆摆手,示意他到跟前来:“莽儿,过来,叔叔有话要对你讲。”

王莽便向前,和淳于长靠近在一起,跪在王凤的床前。

淳于长转过头去,看了看王莽,微微一笑很倾城(^-^)V。

王凤看着床前这个眼神恳切的年轻人,又看看一旁的淳于长,心里翻江倒海,思绪万千。

片刻,他张嘴说道:“莽儿,看看你旁边的这个人。”

王莽便转过头去,看着淳于长。两个人是表亲,自然从小就认识,没少在一起打滚撒泼,熟悉得很。他也知道淳于长的品行,自然明白当下的情况。虽然哪一个都不是王凤的亲生孩子,但是论朝廷局势,家族近亲里也只有他两个能够继承王凤,做顶尖的权力者。所以,包括王凤在内的王氏家族,也从小就对这两个孩子进行培养,使得他们能够成为接班人。

而王莽也知道自己和淳于长并不相同。他早年丧父,姑妈王政君从小见他可怜,便把他收养在东宫,和太子一起长大,属于“陪太子读书”的人。也因此,他在政治观瞻上更加宏观,大气,最能窥探汉朝顶尖权力圈子里的纷纭事态,人情世故。父亲的早逝,家庭的不完整,也使得他在某些方面更加敏感。一般单亲家庭的孩子,都是这样的。

所以,某些方面,王莽显得更加早熟一些。他对儒家的教育更加上心,闲来无事总喜欢捧着经卷研习,熟悉朝廷的法令规矩。为人方面也规矩,更符合一个士大夫的操守,这和淳于长的公子做派俨然相反。

淳于长家庭和美,富足安康,所以他更喜欢和王家的少爷们一起吃花酒逛戏楼,没少在京城沾花惹草,惹出些风流韵事。皇家的上林苑里,也常常可见他和王家的大少们骑大马射猎的身影,三辅一带的富家公子们也大都做过他的座上宾。

有话讲“江山易改,禀性难移”,人的秉性来自父母的骨血,是天生地养的,是人的根本。就这一点来看,他和王莽也大有不同。王莽虽然父亲早亡,但骨子里却更加刚强,而淳于长更像个女人,阴柔得很。

而或许是因为从小在东宫长大的缘故,王莽好像和刘家的缘分更近一些,他也因此更多得受到皇室的影响。皇室未必都是高大上的,而或许问题就出在“都是高大上”上。因此皇室往往偏颇,所谓“皇帝永远都是对的”

其实毛**都未必喜欢这样,他曾批评过这个现象,“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有派,千奇百怪”。所以帝王思想要不得,别动不动“大皇帝”,“大主宰”,“大王爷”之类的,这样想的都是白痴。偏偏网上这样的书很多,可见大都是历史盲,思想盲,啥也不懂,胡说八道,自以为高大上,热血沸腾得,写个啥呀,切。(^-^)V。真是“无知者无畏”。当然无知者未必无畏,知识分子也未必胆小。譬如中国的儒生往往胆量惊人,常常骂皇帝,因为他知道皇帝你不骂他他也未必待见你,骂了却常会待见。因为他觉得你有胆量,英雄相惜嘛,还可能怕你再骂他,因为人的舌头可以割掉,但是言论是挡不住的。(不过割掉了也可以再接上,仿佛人的**割掉了也可以再接上,比如《玉蒲团》里的未央生。可见阉割也没什么可怕的。)还有可能觉得你不把他当外人,自己人才不客气呢。这样多亲切自然。所以人有尊严,大家都对你敬而远之,未必是好事,因为那样你就没朋友没亲人了,多可怜。有人骂甚至有人打,起码还有人愿意接近你,把你当自己人。当然整天挨打受骂也挺可怜的。所以这也是一个矛盾。

就好像有人认为“太监”都是被阉掉的,把所有没写完的网文都叫“太监文”,还自以为自己很有文化,骂的有水准。须知太监并不是阉人的同义词。中国的太监是一个官职,“太”是至高无上的意思,“监”表监察,监视。“太监”就是“至高无上的监察者”,明明是荣誉好不好。用阉人充当太监,是某些朝代的做法。因为人阉了也不要不用,就来当太监吧,来安慰一下你。而很多人被阉了反而长寿,这个网上有数据的。可见这个东西也是个矛盾,不能生孩子,自己却不容易死,可见为什么基督徒要去崇拜光棍汉耶稣和保罗,为什么有人“享受单身”,为什么有人要做丁克了。

中国的太监用过各种人,其中有正常的,有被阉过的,还有“大阴人”,就是**特别大的,比如秦国的嫪毐,还和秦太后生了孩子。不仅是太监,**系统用过各种人,其他的官职里也有阉人。而人被阉过也未必不行,比如魏忠贤就被阉过,照样和明皇帝的奶妈客氏上床,“秽乱宫廷”。清朝的慈溪太后宠爱的大太监安德海,也和慈溪私通,传说他的舌头很厉害。(^-^)V

其实阉割也不过一种手术而已,现代多少人割过阑尾,那也是阉割。而没被阉过上床的时候也未必就行,阳痿的有多少。甚至有人天生没有性能力,所谓“无性人”,这个也有数据的。这个也不是病态,很多生物都无性生殖,有丝分裂。如果以进化论而言,人类祖宗单细胞生物,都是没有性别的,靠有丝分裂繁殖,无性生育,或者不繁殖。)

汉朝的官员很多都被皇室逼死,自杀率很高,就在这里。皇家的权势大得能吓死人,刘氏那骨子里的狠辣和偏颇,也给予王莽负面的影响,使得王凤很多时候都有点担心,觉得看不透这个孩子。他有时候甚至都在怀疑王莽到底是不是王氏的骨肉。他太像刘家的人了。

相比而言,淳于长则更温柔洒脱,让人喜欢。他没有沾染太多刘氏那种狠辣,那种无情,那种血腥的习气,这更让人愿意亲近。但是,他却比较**风流,花花肠子大大得多(*^-^*)。

两个人的关系,好像《红楼梦》里的薛宝钗和林黛玉,一个是火,一个是水,彼此都互相仰慕,但却心中有嫉恨。

这些,王凤都知道。他有意让两个人一起合作,继承他的权势。所以,他平时就常常给两个人制造机会,也在背后细心观察。

但是,越是观察,他越觉得担心。尤其看着王莽,看着他那双和自己好像好像的眼睛,那双王家的男人(“王的男人”(^o^),这个是“姓王的男人”)血统里带着的眼睛,他就觉得瘆得慌。他总感觉,淳于长这温柔的手,会烧死在这双眼睛里所燃起的火焰中。

如今,自己终将离开这个世界了,而两个孩子也都已经成年,到了进入朝廷的时候了。这时候,他的担心毫无削减,甚至因为自己的将要离去而更加旺盛了。

不过,“尽人事,听天命”吧,他最后再做一次。

于是,王凤拉起两个人的手,意味深长得说道:“你们将是我家族的未来。长儿阴柔圆滑,莽儿刚强执着,一阴一阳,合则生,分则死。我终将离去,望你们能够精诚合作,弃嫌隙图大业,为王氏和汉朝,做中流砥柱。”

说完,他把两个年轻人的手,合在了一起。

当两只手合在一起的时候,淳于长和王莽都感觉一股电流涌遍全身。他们不由一起抬头,看向对方,那手握的更紧了。

王凤看着他们,微微得笑了。

这个时候,合起他们双手的那只老手,终于失去最后一丝力气,欣欣然垂了下来。

所有人都跪在了地上,嚎啕大哭起来。王凤的妻子趴到王凤的身上,却没有一丝哭声,只从眼睛里涌出无限的泪来。

门外长号鸣起,裹着白布的灯笼都纷纷挂上屋檐,仆人侍卫子弟媳妇们都穿上白纱衣服。礼官抬头向天,凄凉长啸道:“子时三刻,大司马薨!”

正在这个时候,门外一片喧闹。王凤的妻子只顾趴在王凤的身上,并不去看发生了什么。王莽便擦擦眼泪,抬脚站了起来。

只见车马嘈杂,一众带着兵器的人走了进来。迎头两个人到门口才跳下马来,快步站到门两边,大喊道:“皇帝驾到!”

0

第三十七章 第一次握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