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向阳红>第二十六章向阳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六章向阳红

小说:向阳红 作者:马策 更新时间:2016/10/25 22:44:19

大海的边际慢慢地出现太阳鹅黄色的光晕,启明星眨巴着眼睛依依不舍中离开。

河村双子和浅野正雄抱着孩子,看着眼前捆绑结实的铃木三郎和女佣。灰衣人带着人退了出去。

“浅野君,为什么怀疑他们,却放过了我?”河村双子打破寂静,开口问道。

“不能责怪铃木君,河村将军关押了他的家人。”浅野正雄嘴角含着笑意,逗弄着怀里的孩子。“双子小姐不会伤害自己的孩子和……。”

“和什么?”河村双子深情的看着浅野正雄。

浅野正雄感受到火辣辣的眼神,在孩子乌溜溜的眼珠映射下,没有说话。

“难道就不能听到那几个字吗?”河村双子眼中隐现雾气,哽咽着说道:“妈妈给了一个包裹,一再嘱咐到了中国,到了安全的的地方再打开。”

浅野正雄紧紧地抱着孩子,垂首中沉声回应道:“现在不要看。到了安全的地方再打开,好吗?”

河村双子收回眼光,看着怀中的孩子,悠然间长叹了口气。

浅野正雄感觉了一下身体,双臂的力量正在一点一滴的消逝、内息渐渐地紊乱。低声问道:“双子小姐,有猫目锭吗?”

河村双子看着低着头,额头上出现汗迹的浅野正雄,心中一阵叹息。单手从行礼里翻捡出猫目锭的药瓶,丢给对方。转身抱着孩子走出船舱,依着门框看向蔚蓝的大海。

“郑先生,您在干什么?”灰衣人冲入舱门,看到一只手使劲地抱着孩子,一只手哆哆嗦嗦中抓向药丸的浅野正雄。大步上前帮着拾起,瞬间脸色突变。“这是毒品的气味。”

“给我,快点给我。”浅野正雄低吼中抱着孩子的手出现颤抖,另外一只手伸向灰衣人。

灰衣人看着眼泪鼻涕涌现的浅野正雄,在质疑的神情里一点一点的靠过去。

浅野正雄一把抢过来,快速吞咽着。长久的等待,气息平复后蓦然张开眼睛,灰衣人已经消失。唯有河村双子轮流抱着孩子哄逗着,一面紧张的看着。

铃木三郎闭着眼睛说道:“我愿意死着赎回您的恩情和情义。请先生原谅!拜托了!”

浅野正雄的眼神逐渐恢复清明,拔出短刀吃力的割开捆绑的绳索,随手把短刀塞给铃木三郎。黯然回身抱起孩子坐在甲板上。

铃木三郎提着短刀刺入满目惊吓、疑惑女佣的胸膛,大声说道:“双子小姐!她才是监督和执行任务的人。”

河村双子低着头哄逗着孩子,没有回应。

“不能回宪兵司令部,浅野先生的身份已经暴露了。”铃木三郎急速解释道:“我的任务就是在中国的土地上杀死浅野先生。否则,家里的人都得死!”

“为什么?”浅野正雄看着孩子红润的小脸、低声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河村将军的命令,不得不执行!”铃木三郎垂头、颤抖手里紧紧地握着滴着血水的短刀。

“为什么?”浅野正雄没有抬头,继续问道。

“第一回,是山本太郎长官和您救下了属下,我就认定您是先生;第二回,练达中的站柱修行,是您带着属下做到忘我的境界,您已经是我的先生;第三回,在逼迫中注射毒品,又是您揽下所有的事情,宁可自己过量注射,您不仅仅是先生了;”铃木三郎扯下布襟仔细的擦拭着短刀。“对着家族的诸神起誓,还完先生的恩情和情义,铃木三郎才能回到神社。请诸神保佑!”说罢,放下短刀、冲着家的方向深深地鞠躬。

河村双子皱着眉头,低头看着怀中的孩子,伸手抚摸着胸口隐藏的油布包裹,眼角出现滴滴的泪珠顺着脸颊滑落。

浅野正雄缓缓地抬起头,冷冷地看着铃木三郎。“铃木君还是保护家人为重,不必顾忌恩情情义了。”

铃木三郎低着头,重新拾起短刀,浑身战抖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复心情。忧伤的说道:“我已经没有回头的路了。河村将军和宪兵队的人会放过背叛的人吗?只怕家里的人早就被他们杀了。浅野先生!您的看法呢?”

浅野正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杰克逊擦了把脸。“华仔一回来就发电报,老兄弟不觉得奇怪吗?”

查德一愣。“很正常啊!孩子想我们了呗。离开这么长的时间,那个孩子不想家里的亲人?”

“好了,好了。老刘出来吧。我们核计一下,这里面总是有一点古怪。”杰克逊看向床铺靠墙的暗角处。“白天里说的话,让我总是觉得心里不舒服。”

刘东升带着麻雀他们从厢房里走过来。

查德‘嘿嘿’笑着,右手使劲挠着有些灰白的头发。

刘东升一面拍打着查德的后背,一面解说道:“我们接到电报,说是在海上解救了奇怪的人。他能说出三年前的接头暗语,却带着说日本话的两岁左右的双胞胎孩子和随从。”

看到众人微微皱着的眉头。

“最关键的,是问明日期后又索要电台半夜发电报,说是给家里人报平安。”刘东升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幸好我们的船上有机要人员,运送的物品里有电报机。否则,还真不好联系和核实。”

“我了解这孩子。没有特别的事情,他不会贸然启用电台发报,更不会贸然开口借用陌生人的。”杰克逊黯然说道:“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事情没有说?”

刘东升看着杰克逊,低声回应道:“瞒不过最亲近的人啊!已经命令交通员带着小分队护送孟雨华同志一行往这里转移,他的状态令人担忧。”

查德焦躁的来回走动着。

杰克逊拨弄着手指、皱着眉头。

麻雀看着院子里黑色的夜空,握着拳头,关节处泛着青白色。

“槽糕!巧儿肯定也接到了电报。”查德一拍脑袋,猛然醒悟。“他们会不会猜到这些事情?”

刘东升一拉呆怔的查德。“走,快去发电报。”

杰克逊眼瞅着二人离开,又看了看麻雀。

“我去接他们。”麻雀快步冲了出去。

警卫员拦腰抱住麻雀。“服从指挥。要跟首长请示,才能行动。”

麻雀一愣,转头看向杰克逊,只见杰克逊点了点头。

鸟雀鸣叫声渐渐地唤醒雾蒙蒙的天。

红着眼睛的刘东升神情肃穆中走了回来。“孟玉儿同志奉命赶往天堂寨,去找张传喜他们,估计是拦不住了。”

麻雀急急地说道:“我去接他们。”

刘东升看了看杰克逊、查德。“命令,孙树远同志一人前往天堂寨,迎接张传喜和张巧儿等人。还请查德先生带人前去迎接孟雨华同志。尽快回到这里集结。”

在杰克逊焦急的等待中,时针指向第五天的黎明,一行队伍静悄悄的回到凤凰山深处。

“华仔呢?”杰克逊搜寻着回来的队伍,来到查德面前,揪扯中急吼吼的问道。

查德低着头没有说话。

河村双子背着、怀里又抱着孩子走过来。“您就是杰克逊叔叔?华仔描述过您的样子。”说罢,深深地鞠躬。

铃木三郎上前护住河村双子。

“这是小小华仔兄弟吗?”杰克逊伸手准备接过孩子。

铃木三郎挡在身前。

河村双子低垂着头说道:“您的口头禅不对。您是杰克逊先生吗?请您原谅这样的问话!”

杰克逊一愣,赶紧说道:“好了,好了。是华仔的孩子们回来了。”

河村双子双手递上孩子。“请杰克逊叔叔多担待,这是浅野君一再交代的。拜托了!”说着话,解开背带,抱着另外一个孩子递过去。“双胞胎兄弟,哥哥叫浅野归仔,弟弟叫浅野归皿。”

查德接过孩子。“一路上,他们就没有信任过我们,还是老兄弟的面子大。”

杰克逊示意查德抱着孩子退到身后,警卫人员挡在身前。

刘东升上前问道:“孟雨华同志呢?”

看着二人低喃无语。

刘东升急急地解说道:“就是浅野正雄,他的人呢?”

“您是?”河村双子抬头、疑惑地问道。

“我是他的结拜哥哥。”刘东升沉声回应道:“我的兄弟呢?”

“您的金锁能看看吗?”河村双子凝视着刘东升。“就是刘东轩刘先生留下来的金锁。”

刘东升回身找出笔墨纸砚,涂鸦中鸳鸯图样的长命金锁跃然纸上。“你说的是这个样式?”

河村双子慢慢地掏出团紧的油布小包,解开展示、比对。“是的。样式一样,金锁左面的缺痕印记都一样。”

查德悄悄地把孩子送入杰克逊的怀中,杰克逊左右各抱着孩子紧张的看向河村双子和铃木三郎。

刘东升等人紧攥的手心里冒着点点的汗水。

“好了,到了安全的地方了。”河村双子舒展眉头,从容中掏出另一个油布包裹,小心的解开。在摊开的包裹皮里抓出上面的素色信函、拆开,两层信封里的纸盏随着停顿的指尖缓缓地滑落。

刘东升快步上前拾起,纸盏上用日文潦草书写着一个‘死’字。

“不要。”刘东升丢下纸盏、扑向河村双子,对方的口角已然流淌着一线黑色的粘液,蠕动的嘴角低唤着:“妈妈!……孩子!……。”哀伤的看看日本的方向,又转头定定的看着杰克逊。

“抓起来!”伴随着刘东升的暴喝声,前后左右的人瞬间扑向惊愕中的铃木三郎。查德快速搜寻对方的衣领,回头冲着刘东升摇了摇头。

“我不会自尽的。”捆绑倒地的铃木三郎挣扎着说道:“先生命令我不能死。”

“孟雨华的人呢?”刘东升合上河村双子的眼帘、放下尸首,怒目中盯着铃木三郎。

“上岸前,先生失去了踪影。”铃木三郎看着众人一字一顿的解释着。“凌晨的时候,先生叫醒我,说了一些奇怪的话,然后就不见了。”

众人冷冷地看着。

“我的怀里有一个扁平的匣子。”铃木三郎快速说道。

众人疑惑中没有动手。

“先生交代,匣子里有机关。只有老五、查德和麻雀能解开。”铃木三郎一面说着,一面挣扎着坐起身形。“如果解不好机关,匣子里会铺满污物,破坏里面所有的物品。”

查德上前,摸索出一个扁平的、长方形的木匣。就着阳光,一点一点的探查着匣子上的机关,在额头细密的汗水里颓然罢手。“解不开。看来,只有等麻雀回来了。”

“好了,好了。快去找乳妈。孩子等会儿醒了要吃东西,我们这些大男人会带孩子吗?”杰克逊看看左边粉嘟嘟的小脸,又看看右边胖乎乎的孩童,大声念叨着。“天大、地大,孩子最大。”

麻雀陪着张传喜和张巧儿,带着孟归宗脱离护送分队,一路疾驰。十二天后匆匆的赶到集结地点。伴随着孩童的哭喊声冲进杰克逊、查德借住的院落。

“你们是怎么带孩子的?”张巧儿扑向床头查看,顾不上理会杰克逊、查德等人的尴尬。“爹,去打热水来,孩子需要擦洗,小屁股上捂出痱子了。麻雀去熬小米粥,放一点我们带来的蜂蜜糖。”说话间,利落的收拾着。

“归宗,去找杰克逊爷爷玩,外公去烧水。”哑巴庙祝一把把孟归宗塞给杰克逊。“好好带孩子。”说罢,拉着查德急冲冲的奔向厨房。

杰克逊裂开嘴,哄逗着。“好了,好了。归宗宝宝!喜欢什么啊?”孟归宗转着乌溜溜的黑色眼珠,伸手扯着杰克逊稀落的胡须。“要这个。”

在杰克逊忍痛低唤中张巧儿回首怒目,低声呵斥道:“不许胡闹!”

孟归宗乘着张巧儿回身照看双胞胎孩童的功夫,翻了翻白眼,杰克逊欢喜得使劲搂抱着。“我这里还有好玩的。”说着话,单手下掉弹匣,递上手枪。孟归宗双手抓着手枪,扭动中下了地,举枪瞄准远处的树梢,嘴里比划着‘啪,啪,啪’的枪声。

“杰克逊叔叔,那个女人呢?为什么不管孩子?”张巧儿一面拾掇着,一面问道:“华仔哥呢?”

杰克逊看着孟归宗欢快的身影。“巧儿啊!到底想要知道什么?”

“华仔哥的人呢?”张巧儿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

“河村双子死了。”

“华仔哥呢?”张巧儿手脚停滞、低着头,喃喃的问道。“他在哪里?”

“巧儿啊!等一会儿再说。华仔很好!”

“哼!是不是不敢见我们娘儿俩?”张巧儿偷偷地抹拭着眼角。

“好了,好了。等一下,让他自己解释。”杰克逊摇了摇头,看着孟归宗比划手枪瞄准、射击的动作。“归宗长得像小时候的华仔,孟家有后了!”侧着身子,十指僵硬中仰着头使劲眨巴着眼睛。

换好干净的衣物,双胞胎孩童逐渐的安静,闭上眼睛甜睡。“我去厨房找一点盐巴,炒制焦黄了给孩子们兑水搽洗。麻烦杰克逊叔叔照看一下。”张巧儿伸手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后颈,感受到干燥和温暖。掩好孩童的衣襟,起身向厨房走去。

杰克逊忙不迭的说:“好!好!你先忙,我来看着孩子们。”

转过屋子的拐角,张巧儿抬手掩嘴、慢慢地瘫坐在地,泪水一滴一滴的砸向地面。

哑巴庙祝放下热气腾腾的水桶,查德放下木盆,远远地看着,不时擦拭着眼睛。

“快撤!敌人来了。”刘东升带人、匆匆忙忙的闯入。

查德丢下木盆,冲向屋内快速抱起孩子。杰克逊扑向孟归宗,搂抱着、慌乱中四下观望。哑巴庙祝冲进屋内捆绑行礼背负在后背。张巧儿冲向厨房。“麻雀,快,那个是盐巴?”麻雀指了指角落里陶罐。“带上粮食,快走。”张巧儿砸开陶罐、撕扯衣襟,摊开、包裹住陶罐和盐巴碎片,藏入怀里。麻雀抓起水瓢扑水,炉膛内的炭火在‘呲’的声响中熄灭,随手胡乱塞着干粮入怀、抓起粮袋上肩。“嫂子,快走!”

村口已然响起枪声和爆炸声。

“去后山。”刘东升当前领路,杰克逊、查德抱着孩子在队伍的中间,张巧儿等人押着铃木三郎紧随,警卫队伍守护在最后。

‘呼哧、呼哧’的声息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穿行在山林小路上。

“刘首长快走,我们来了。”掩在山坡上的凤凰山游击队队长储怀贵低声喊道。“同志们,准备射击。”

“同志们!不要硬拼,打一下就走。”刘东升上前紧紧地握着储队长的手,又看了看身后。“我们在老地方集结。乡亲们都转移了吗?”

“是,保证完成任务。”储怀贵松开手、举手敬礼。“乡亲们都安顿好了。”

“保重!我们集结地见。”刘东升回礼后,带着队伍向深山跑去。

凤凰山三合洞幽深的隧道响起纷乱的脚步声。警戒的人员呼和道:“什么人?口令?”

“陡磨剪子。”来人停下脚步,喘息中回复。“下一句口令是什么?”

“平磨刀,杀鬼子!”隧道内人影晃动着迎了上来。“其他的人呢?”

“就这么多人了,其他同志都牺牲了。”储怀贵在队员的搀扶中走过来。“刘首长呢?这里也不安全,赶紧转移。鬼子一路追过来了,后面还有增援。”

火把照耀下,储怀贵一面解说着战斗情形,一面接受着查德的治疗。“鬼子的扫荡都没有这么邪乎,我们一离开三合洞方向,敌人就没有追赶,直向三合洞狂奔。不得已,我们抄小路一段路一段路的设伏,阻击。”

上好药、打好绑带,查德咬着牙说道:“是铃木三郎干的好事。”

杰克逊点了点头。“看来,是这样的。只是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众人的目光看向角落里捆绑着的铃木三郎。

“你们是走不掉的。”铃木三郎站直身体,‘呵呵’的冷笑着。

游击队队员举着刺刀指向铃木三郎。

刘东升嗅着鼻子,仔细搜查铃木三郎。“是这个。”说罢,举起手中开了封口的胭脂瓶子。“当初,山本明美就是用这个通风报信的。我们太大意了!”

刘东升看着铃木三郎,低声问道:“浅野正雄到底在哪里?只要你说出来,就放了你。”

“打开木匣子,里面有浅野先生的信函。不过,里面有毒,没有污浊物。”铃木三郎一面说着话,一面脚步后移。“我像死了一样完成任务,就是为了保住家人的性命。但是又要偿还先生的恩情情义。请您不要逼我,拜托了!”一头撞向近前的游击队队员指向自己的刀刃。

看着逐渐冰冷的铃木三郎。

查德急促的说道:“收集手榴弹和炸药,在这里的进出口布置机关。”

刘东升看着手中的瓶子,又看了看麻雀。“收集手榴弹和炸药,查德先生负责安排机关。张传喜同志和储队长带着伤员、妇孺孩子先撤。孙树远同志跟我来。”

转到暗角处,刘东升看着黑暗中影影倬倬的麻雀。“孙树远同志,交给你一个任务。”

麻雀站直身躯回应道:“假扮铃木三郎,进入宪兵司令部?”

“是的。”刘东升把胭脂瓶子递给麻雀。“记住,打入敌人内部,就像是在刀尖上行走。或真或假的情报收集和分析,一切的一切,都建立在生存上。只有这样,才能完成任务。我们已经牺牲太多的同志了!”

麻雀接过瓶子,小心的藏入怀中。“是。一定活着完成任务。”

天色一点一点的明亮起来,漫山遍野的红色枫叶张开臂膀迎向朝阳。

山林深处。查德小心的用刺刀剖开木匣,一叠素色信函静静地躺在里面。隔着布头拿起信函,查德蠕动的嘴唇一字一顿的念道:“致!最亲近的人!倭贼的内部不是那么容易进入的。风俗习惯是最大的障碍。他们极端的双重脸面不是我们理解的。卑鄙无耻的人性分裂也不是我们正常人能够模仿的……。等到孩子们长大,让他们继续参加未完成的任务,为了家园的安宁!为了和平!生命不止、战斗不息!此致敬礼!孟雨华绝笔!1944年10月1号。”

众人静默中看向冉冉升起的火红太阳。

“这里还有一首诗词。”查德拿起最后一张信盏,举在张巧儿的面前。

张巧儿看了看怀里的双胞胎兄弟。“到底哪一个是孟归仔,哪一个是孟归皿?华仔哥!好难分辨啊!”说罢,又看着倚靠在身旁的孟归宗。“孩子们!快快长大!英雄的爸爸保佑!杀尽天下倭贼,保我家园平安!”

孟归宗双手紧紧地握着手枪,小脸上显露坚毅的神彩。“妈妈!我要报仇!”

张巧儿脸上挂着泪花,嘴角却浅笑着、看着信盏低声呤唱道:

为什么,回家的路那么的遥远?

爱我的人,在大海的另一头默默地瞭望;

徘徊在静悄悄的沙滩上,

哗啦、哗啦的潮水里,寻找片刻安宁的心声!

我爱的人,一切还好吗?

为什么,回家的路那么的遥远?

炮声轰鸣,遍地的白幡飘摇;

我爱的家园遭受着豺狼的侵犯,

隆隆的声响,生死存亡的彷徨!

我爱的人,一切还好吗?

为什么,回家的路那么的遥远?

向阳花总是想着太阳的光芒!

睡梦中回家,嘴角里的笑容!

迎着朝阳伸展生命的情怀!

向阳红!心中的信念永不忘!

我爱的人,爱我的人啊!

向阳红!敞开胸怀,等待着孩子的拥抱!

回家的路漫漫长,好想埋首怀中什么都不想!

醒来望着朝阳,向阳红!

(全剧终)

2016.10.25

9

第二十六章向阳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