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荧惑守心>2.重伤的士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2.重伤的士兵

小说:荧惑守心 作者:投湖自尽的鲨鱼 更新时间:2016/10/1 20:40:21

“我这几天肯定冲撞了什么东西,不然怎么这么倒霉……”秦越坐在地上,摸着脖子上的红痕,满脸哀伤,也是,不管是谁,遇到他今天遇到的事和人,都会郁闷不已。

那个男人是个日本人,还是日本大陆纵队的精英,被派遣至云南刺探情报,然后被中国军队意外发现,此人也是狡猾,当即和同伙逃出深山之中,和国军缠斗数天,方才被击伤。

“也是我部下失查,急着追杀其他间谍,想到他受了致命伤,便放过了,没想到能在深山中遇到医生,也是他的造化。”救他的女人哈哈笑道,她叫洪瑾,便是本次追剿行动的指挥,说实话,秦越有点不信,一个女人也能在军队里当指挥?不过后来也释然了,这场战争打了好几年,国军死伤惨重,听说连孩子都不会拒绝。

“这么说,我们云南也躲不过了。”秦越苦笑道。这场战争自从东北方向爆发以来,中间断断续续,对他而言,一直都比较遥远,没想到这中国西南边陲之地也有成为战场的一天。

“对,只要是中国,都躲不过。”洪瑾也露出了一丝恍惚的神色,一闪即逝,她突然握住秦越的手,急切的说道,“对了,你是医生!你是医生是吧!”

“对,我是,你怎么了?不舒服?”

确实有人不舒服,但不是眼前的洪瑾,经过一番解释,秦越明白了,洪瑾的部下有人重病,就在这深山之中,急需医生。当秦越听到这个消息后,第一反应是拒绝,他今天已经非常疲惫了,也非常紧张,按照洪瑾的说法,这深山中还有日本大陆纵队的间谍,虽然已被打散,但战斗没有结束,这群人化整为零,四散逃跑,洪瑾的部下也随之追剿,换言之,这里很危险。

但看到洪瑾恳切的目光,“不去”两字怎么也说不出口,何况这个女人刚刚救过自己。

秦越镇定下来,在心里默念一遍:“做人不能忘恩负义,刀山火海也闯一闯,还完人情马上走。”

“我去!”他咬牙道。

洪瑾大喜过望,对她而言,这个部下非常重要,一旦出事,她同样不好交单,眼前的这个少年救治那个日本人时,手艺精湛,她都看在眼里,但能否请动,她也不敢保证,现在皆大欢喜,当即道:“我带路,你跟我来。”

此时,正午的阳光已经西斜,群山深林中,诡异而紧张的气氛正在蔓延。“ 我其实应该走的”秦越跟在洪瑾身后,心中暗暗嘀咕着。

当秦越见到那个洪瑾口中的病人时,第一反应就是扭头就走。

医家有“望闻问切,视触叩听”八字,眼前这个病人的情况,按照一路上洪瑾事前所说,在腹痛七天左右,三天前战斗中突然加重,腹痛如绞,满身大汗,几乎不能站立,但战斗中岂能临阵退缩,此人又好强,不但对战友隐瞒病情,还强撑着在群山中跑了几天,终于不止倒地。

腹痛,可不好处理,秦越在路上已经预想了好几个病人满地打滚的画面。

但眼前这个军人,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他坐在地上,背靠一块大石,表情非常镇定,眼神也有些飘忽,旁边还站着一个警戒的军人,也没有什么疲惫的神色,一看到这画面,秦越心中就是咯噔一下,脑海中浮现出“大事不妙”四个字。

“大姐回来了。”两人还没走进,警戒的军人就已经发现了。

“斌朗,武歆的情况怎么样了。”洪瑾快步上前,蹲下查看病人状况。

“没事儿,武歆从今早就不怎么痛了,也不怎么叫我。”这个叫斌朗的军人笑道。

“武歆,你怎么样了,我给你找医生来了。”洪瑾关切道。

武歆缓缓回过头来,依旧是一副淡漠的表情,语气也有些舒缓:“没什么,就是肚子痛。”

“这么说,他昨天还很痛苦,但从今早开始,就不怎么痛了?”秦越看了一会儿,上前,蹲在武歆面前,“你叫什么名字。”

武歆顿了顿,方才缓缓说道:“……武……歆”

“你是哪里人?”

“……山……东济南”

“你在什么地方?”

“……云……南……腾冲”

秦越回头,面上的表情已非常严肃,望着洪瑾说道:“他,平时的语速也是这样?”

洪瑾也觉得不妙,忙回答道:“不是,他是个暴脾气,语速很快。”

秦越回头,对着武歆笑道:“我是你们班长请来的医生,现在我要按一按你的身体,如果痛,你就说,知道吗?”

“……知……道”

秦越解开武歆的军装上衣,想来他也是老兵了,身上肌肉虬结,腹部肌肉更是块块隆起,极为壮实,怎么看也不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但秦越刚按到武歆的腹部,面上的神色就更加阴暗,五指在其上一用力按。

“……痛……”武歆眉头一皱。

秦越没有再按下去,他俯身下去,将耳朵贴在武歆腹部,听了大约一分钟,而后起身,将洪瑾和斌朗叫到一旁,缓缓说道:“他大概是什么病我已经清楚了,但还有两个问题,他这几天吃喝怎么样,有没有解过大便。”

斌朗回想了片刻,回答道:“吃什么吐什么,喝也一样,所以肯定也没解过。”

“是吗?”秦越低头嘿嘿一笑,“你们也是军人,想来也是看惯了生死,我就直说了,他已经两只脚踏进了鬼门关。”

“这不可能!”洪瑾低吼着。

“我没有骗你,虽然具体是什么原因还不知道,但他的肠子多半破了,懂吗?破了,现在他满肚子里都是污秽的东西,这有多严重,你们应该能想象。”

“不会这么严重。”洪瑾一脸晦暗,不停的摇头,一旁的斌朗慌忙扶住她。

秦越在心中暗叫了声倒霉,大脑开始飞速运转,思考的已经不是怎么救人,而是怎么脱身——这人已经没救了,现在该考虑怎么不让这群丘八把怒火转到自己身上。但还没等他开口,身边就传出一个陌生的声音:“班长,他说的没错,你应该接受才是。”

秦越满脸诧异,这个人事怎么冒出来的?没错,他身边突然多出了一个人,此人看上去不比他大多少,约二十上下,身材精瘦,也穿着国军军装,但不管怎么看,这种强烈的不谐感是怎么回事……不像个当兵的,但秦越也说不出他像什么人,总之一眼看上去,这是一个扔在大街上就认不出来的普通人,穿上军装,反而显得非常突兀。

“一刀!你什么意思?那些日本人呢?”斌朗喊道。

这个叫一刀的兵嘿嘿笑道:“没什么意思,日本人不劳费心,迟早的事。我只是算着时间赶回来见武歆一面。”

“最后一面?你早就知道了武歆的病情了!是吗?”斌朗反应过来,大吼道。

“小点声,日本人还在呢。”一刀冷冷道,“我是昨天就猜到了,但又能怎么样?武歆的肠子破了,你能补还是我能补?要是在北平,在上海,在广州,在香港,我马上就带他去医院,但这里是腾冲的深山老林,你说能怎么办!”

“你他妈说什么!”斌朗大怒。

“好了,都给我住手!”洪瑾猛地挥手制止了两人的争执,他望了望武歆,回头对着秦越深鞠一躬,“请先生大发慈悲,救命!”

17

2.重伤的士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