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川西高原的爱恨情仇——铁血羌魂>第一章:狩猎(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狩猎(2)

小说:川西高原的爱恨情仇——铁血羌魂 作者:如水莲子 更新时间:2016/10/17 12:54:53

夜晚,尔玛依娜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白天阿妈的话像是看破了她的心事。

她怎么会想到成都呢?虽然她阿爸常去成都帮头人办事,但也没有给她讲过成都到底是什么样的。

只是,成都是有钱人去的地方,不是像她们这样的穷人去的地方,当然,也不是尔玛向往的地方。

可今天她却说到成都给奶奶治病。

都怪那个朱少爷,她又想起朱少爷白天对她说过的话。

“当心我带人到你们寨子里来,用红盖头一盖,一顶花轿把你抢到我寨子里去做我的新娘。”

尔玛依娜自言自语地骂了一句,“哼,赖皮,不理你了。”然后倒在床上闭上眼睛。

可是,她总是想起她跟朱少爷见面的情景,想起她扑到朱少爷怀里。

朱少爷将她拉到自己身后。然后用箭射野猪。野猪倒在树枝上挣扎着。野猪是山上最凶猛的动物,可是朱少爷见到野猪不害怕,还敢用箭射野猪,真了不起。

还有朱少爷带着尔玛在山上跑着,他的手那么结实有力,不像少爷的手,更不像在大城市中生活的手,像打猎人的手,像她的父亲,她的哥哥。

尔玛依娜的哥哥比她大十岁,在山上守玉米,被野猪咬死了,要不然,她也有个哥哥。

尔玛想睡,却睡不着,总是想起朱少爷,她气恼地坐起来:“朱成勇,你这个冤家,你还要不要人家睡觉了。你坏,你坏,你这个坏家伙。下次让我再看见你,我把你。”

她不知道她要把朱少爷怎么。

夜晚,在龙山寨朱头人家,朱成勇坐在松明灯下在看书,可是却走神了,他耳边总是响着少女的声音银铃一般的声音:“我叫尔玛依娜。”

“尔玛依娜。多好听的名字。”

朱少爷还在想着这个美丽的少女,她那婀娜多姿的身姿,她那明亮的大眼睛,她长大了一定是寨子里的金花吧。她一定跳莎朗,跳起莎朗一定很好看。

朱少爷想着心事,连父亲过来都不知道。

头人过来,坐在他身边,问:“儿呀,怎么还不睡。还在看书?”

“爹。我就睡,我就睡。”朱成勇掩饰着,怕父亲看穿他的心事。

“也不知你是怎么想的,人家陈家小姐来提亲啦。”父亲开始提起朱成勇的婚事。

“爹,你难道就让我一辈子窝在这龙山么?我在成都读书,读得好好的,你非要我回来。”想起不能在成都读书,朱成勇还一肚子的气。

“好好的,你那老师是什么,共产党,再读下去,他就把你教成小共产党了。”也正是这原因,朱头人才把儿子叫回,不让他继续读下去。

“好了,好了,你老说那些干吗?”朱成勇不愿意父亲提起往事。父子两人在这件事情上有矛盾。

“你怎么老是长不大呀,唉,我们龙山寨交给谁呀。那对面的青云寨的马头人就想把我们寨子吃掉,就因为他的势力大,火药枪和长矛多,周围的寨子都被他占了。”

父亲想起这事就担忧,而朱成勇似乎对这事根本没有上心,他的心思还在成都,还在想着读书的事。

自从到成都读书后,儿子有些瞧不起山寨了,对头人的位子不在意,他想的是到成都读书,走出大山,像姑父一样带兵打仗。可是,朱头人却没有另一个儿子。如果朱成勇真的离开山寨,这龙山寨子诺大的家业交给谁?

“那有什么,爹,你写信叫姑父带兵来打他们呀。”说起青云寨的事,朱成勇不屑地说,到底年轻气盛,不知道寨子之间的械斗很可怕。

“说得那么容易,你姑父的兵要保卫成都呀,这几年,成都周围闹红,姑父带兵去打仗,也损失了不少。”朱头人叹息到。

“爹,什么叫闹红呀?”十六岁的少年对什么都好奇。

“就是赤卫队,就是农会,就是棒老二,他们比土匪还厉害。”朱头人越说越生气,好像赤卫队就站在他面前一样。

“哦,那姑父来不了,叫他给我们寨子多弄点枪呀。”

“那年你姑父不是弄了好多枪吗?家丁们不会使,还把自己弄伤了,只好放进库房里。”

“我会呀,我教他们。”

“你敢。”朱头人听到儿子说要打枪的事着急了,也很生气。“那洋枪有那么好使,要是你把枪弄坏了,或者把自己伤了,你知道那家丁伤在那儿吗?他连媳妇都娶不了,要是你也那样,我们朱家连香火就也没了。”

“哎呀,爹,我在成都时,姑父教我学过。那洋枪有什么稀奇,和我们的火药枪差不多,只是比我们的火药枪厉害罢了。”

“你,你越来越不像话了,一个头人的儿子还坐溜索到山上打猎,你也不怕掉进岷江里去呀。”

“怕什么,我每次坐溜索也没有掉下去呢?”

“明天你不许去山上打猎,就在家,让管家带你到咱们的地里走走,看看,收收田租。”

“是”第二天,朱成勇在管家的带领下开始,开始到地里巡察。他和管家走出庄园,走进寨子中。

龙山寨坐落在龙山脊梁上,好似骑在龙的背上,这也是寨子人最骄傲的地方。从龙山上看下去,岷江如带子一样缠绕在山脚。

寨子中的房屋错落有致,四十多根碉楼护卫着整个寨子,这些碉已经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它们就像哨兵一样守卫着古老的寨子。而寨子中的哨兵也站在碉楼里边。

朱成勇第一次看到这样高大的碉,很好奇,于是,他趁管家不注意。推开碉楼下的小门,钻进一座碉楼里。哨兵见是少爷,当然不会干涉他,只是向他问好。

他顺着独木梯子爬到碉楼最高的一层,跑到了望孔去看对面的山峰。

老人看不见朱成勇,着急了。大喊:“少爷,少爷,你在哪儿呀。”

朱成勇从碉楼的了望孔伸出头:“来福伯,我在这里。”

老人吓坏了,他怕少爷摔下来,又喊开了:“少爷,快下来,快下来。你别爬那么高,小心摔着。”

朱成勇将头缩回去。

一会儿,朱成勇从碉楼里出来,走到管家面前:“来福伯。”

管家摇摇头:“你呀,真淘气,那碉楼是报信的,你一个少爷进去干什么呀?”

“那里挺好的呀,能看到很远的地方,还能看到对面山上,要是有姑父的望远镜就好了,我就能看到对面山上。”

朱成勇像是怕说漏嘴一样,突然没有说下去了,而是转了话题:“来福伯,走,我们去看田地。”

“好的,少爷。”管家没有在意朱成勇的心思。

他们走出山门,走到山坡上,一眼望去,满山田野,不过,都不大,一小块一小块的,农民正在劳动。

“来福伯,这都是我们家的地呀。”朱成勇问

“当然,这里看得见,看不见的都是少爷家的田,少爷家的地,还有少爷家的山,和神树林。”管家有些自豪。

朱成勇指了指农民,问:“那,他们呢?”

“这里连草木都是头人的,这些人当然是头人的呀。”

“我知道了。对了,来福伯,我们回去吧。”朱成勇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了不起,毕竟,他过去在成都那样的大城市呆着,与成都相比,这算什么。因此,他很快失去兴趣。

“那,少爷,我们走吧。”管家见少爷没有兴趣,他也只好带着少爷回寨子。

朱成勇等一行走进山门,团丁们在山门把守着,见到朱成勇,叫了一声:“少爷”

朱成勇答应了一声:“哦。你们要好好把守山门,别让外人进来。”

“是。”团丁说到。

朱成勇想起姑父给他们的洋枪,想看一看那些枪到底怎么样,也想过一过枪瘾:“你们有谁带我去看一看我姑父给我们的洋枪呢?”

管家吓坏了,头人多次对他说过,少爷最喜欢舞枪弄棒,而他却怕少爷受伤,少爷可是老爷的独苗呀,伤着怎么好,于是,他拉住朱成勇:

“少爷,你想干什么?”

“放心,我只是看看。”

一个团丁说:“少爷,我带你去。”

“好吧。”

他们走到村西一座碉楼前,一个团丁打开门,一阵呛人的灰尘扑来。看得出,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朱成勇用手挡着灰尘,“什么呀,我让你们带我看洋枪,什么时候让你们带我吃灰尘啦。”

“少爷,枪就在里边,我给你拿。”一团丁说。

团丁走进里边放枪的地方,翻了一阵,好容易拿出一支锈迹斑斑的长枪放在地上。

“这,这还叫枪么?你们干什么吃的。”朱成勇吃惊了,他想不到姑父送给他们的枪居然锁在碉楼下,任其生锈。

“还有哪。”园丁又说了一句。他又端出一个盒子,用手拂去灰尘,打开盒子,取出一支驳壳枪。

“少爷,这支枪没有锈。”

朱成勇发火了,“我爹让你们看好这些枪,你们就这样看的呀,要是青云寨打过来了,我们怎么去打他们?快,快,叫你的人把这些枪擦干净。”

团丁说:“是。”团丁把手枪放进盒子里。

“把手枪给我。”朱成勇说。

管家拦住他,“少爷,你要干什么?”

“没事,玩玩,我好久都没有玩过枪了。”

团丁一听朱成勇要玩枪,也吓坏了,连忙说:“少爷,要是走火了,可不得了。”

“叫你擦枪,你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团丁只好继续擦枪。

朱成勇伸手接过枪,又伸手。

团丁看着他,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真笨,子弹。”朱成勇更是生气了。

“哦。”团丁从里边一个盒子找出子弹。

朱成勇打开保险,装上子弹,他四处望了望,没有看见目标,便随意地抬手一枪,将碉楼上的白石头击得火花四射,刚好让朱头人看到。

“成勇。你这个不屑子孙。你这个祸害。”朱头人骂起来。

“爹。”朱成勇喊到。

朱头人给儿子一耳光,“那是白石神呀,是保佑我们羌人的,你都敢打呀,你给我跪下。”

朱成勇不屑地说:“不就是石头吗?有什么呀。”

“少爷,这可不是一般的石头呀,它是我们的神。“管家见朱成勇打白石头,也吓坏了。

“把枪给我。”朱头人生气极了。

“给你就给你。”朱成勇一扔,将枪扔出去。

“给我回家去。”

2

第一章:狩猎(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