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川西高原的爱恨情仇——铁血羌魂>第七章:革命(9)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革命(9)

小说:川西高原的爱恨情仇——铁血羌魂 作者:如水莲子 更新时间:2016/10/24 15:11:35

赵慧芬知道时机到, 是时候帮助教育者几个羌族青年了,“尔玛吉雄同志,姜保同志,还有卓嘎,我今天来这里不是批评你们的,我应该表扬你们。”

“啊,表扬,这?”三人人互相看了看,以为他们听错了。

“是的,表扬你们。”赵慧芬重复了一遍,看了看他们似懂非懂,便解释到。“在过去,你们肯定不敢对头人这样,是吧。别说把头人捆起来打,就算给头人顶嘴都不敢。姜保受了冤枉,还被头人捆起来毒打,除了惨叫,还能怎么呢?自己的妻子被逼死,却找不到说理的地方,去县城告状还被毒打。姜保,那时,你是怎么想的?”

“我气呀,我恨马头人和朱头人的妹夫害我,恨县长和法官不讲理。”

“所以,当你们寨子里的斯柯舒他们把尔玛吉雄捆起来以后,你就去打他,骂他出气,是吧。”

“当时,想杀他的心都有,只要马头人一声令下,我第一个就带人将朱少爷沉塘。尔玛兄弟,你不会怪我吧。”姜保看着尔玛吉雄说。

“怎么会呢?我如果是你,我也会这样。当然,如果当时我们龙山寨里的人抓住你们寨子里的任何一个人,我都会毫不犹豫地用我的手枪亲手打死他,为我的阿妈报仇。”

“是啊,你们恨这个,恨那个,唯独不敢恨头人,姜保,是吧。”

姜保点头。

“为什么呢?”

“头人是我们的主子呀,就算恨,也在心头恨,谁敢对他怎么?这是命。”

“是啊,过去你们怨命不好,这和我们汉地的穷人一样,把自己的贫穷看成是命,所以,对财主的剥削也只能逆来顺受。你们也是把土司头人看成自己头上的天,如今你们敢把你们头上的天掀下来,敢捆头人,这不是进步么?”

“赵同志,你说的是真的?”姜保问道。

“当然是真的。但你们想过没有,除了你们几个觉醒的青年以外,寨子里更多的羌民呢?他们站在你们一边吗?还有,姜保,你的阿爸为什么要去看望马头人?在他心里,头人依然是个天呀,没有天,他们怎么生活?”

“我们这里的人就是落后,人家小赵同志说,在你们家乡的农村可不是这样,那里的老百姓觉悟很高,你们红军到那里,哪里的打土豪分田地就搞得轰轰烈烈的。”姜保说。

“这个永明,就喜欢轰轰烈烈,革命又不是唱戏,有轰轰烈烈的时候,但更多是沉下去,扎扎实实的发动群众,教育群众。当然还有流血牺牲的时候,怎么能把革命想得如此简单呢?”赵慧芬摇摇头。

“那,赵大姐,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呢?”

“有一件非常重要的工作,姜保必须去做,不过,只有你一个人,没他们的事。”

“什么呀,赵队长,哦,赵大姐,什么工作只让姜保哥一个人做,把我们俩排开了。”尔玛吉雄不解地问,还有些生气。

“是啊,赵队长,有什么工作不能让我们农会和他们赤卫队一块儿做呢?”

“回家见你阿爸和儿子,这事他们能做吗?”赵慧芬问。

“这算什么工作?赵队长,这是我的家事,我才不理那个老落后,哼,还去求马头人,太让我丢脸了。”

“是啊,你们刚刚揍了马头人一顿,你阿爸就去看马头人,这是让你想不通,也让你难为情的,可是,他毕竟是你阿爸,就算他有多少错,可是,他是老人呀。我们做晚辈的,对老人也孝敬,这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无论汉人还是羌人藏人都是这样,以孝为先,革命不能丢了孝道呀。”

姜保没有说话。

“你们心里可能这样想,你赵慧芬口口声声讲孝道,可是,还是把妈老汉丢在家不管,只顾自己去革命。”

“不,不,我们没有那样想,我没有那样想,赵大姐,我只是觉得你们红军不容易,抛弃自己的家庭为穷苦人闹翻身,真的不容易。”

“是啊,我们红军也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父母亲人,可是,为了革命,我们却顾不上,而且,因为我们当红军闹革命,我们的亲人也为我们担惊受怕,有的还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了。郑团长的家人就是被敌人活埋的,每当想起亲人的惨死,他都睡不着觉,可是,我们不能不这样做。我们中国自古以来又有这样的话,忠孝不能两全,不知你们听过没有。”

“听过,我们的祖先姜维就是这样,还有岳家军也是这样,那赵队长,你干吗还要让我回家见我阿爸呢?”姜保不解地问。

“因为你有条件尽孝,至少你有条件回家见你阿爸一眼,你不回家,你阿爸多伤心,尤其是因为他去见了马头人后,你就觉得他落后,你就不见他,更让他伤心呀。”

“我就是气他去向马头人求情下话,那马头人一肚子坏水,过去我们受了他多少剥削和压迫,现在有红军给我们撑腰了,我们还怕他么?可我阿爸怎么就没有志气呢?”

“你阿爸有他的想法,就算你们要革命,也不能硬拉着老人和你们站在一起呀,再说,我也去看了马头人,还带着我们的医生给他看伤,那你怎么就不把我赶出去呢?”

“你和我阿爸不一样,你是红军领导,我知道你们红军对马头人有政策,要团结他。”姜保说。

“赵大姐,我们是不是违反了红军的政策?”尔玛吉雄问。

“我只是想说你们,做得有些冒失。当然,你们打马头人的事也让有些人做文章,再加上我们有些寨子搞打土豪的事过火,还勒令释比交出法器破除迷信,包括永明对老释比的做法伤害了许多羌民,尤其是一些原本支持和同情我们红军的羌族土司头人,也让我们的工作有些为难。”

“对不起。都是我们的错。”

“别这样说,你们的举动也让马头人害怕起来,他没有想到,他的寨子里的人并不全是让他捏的软柿子。只是我担心,他们今后会对你们进行报复。”

“我才不怕哪,当年为了尔玛依娜,他差点把我们沉塘啦。”尔玛吉雄说。

“我也不怕,我阿爸告诉过我,要我别跟红军干事,他说我和吉雄兄弟不一样,他有他阿爸和姑父罩着。”

“姜保大哥,我早就和我阿爸断了关系,你怎么不相信我呢?赵大姐,你要相信我,我和我那个反动的剥削阶级的头人阿爸断了关系,这是真的。”尔玛吉雄很委屈。

“吉雄兄弟,你别急,我相信你,我从来就没有怀疑过你和你阿爸断关系是假的。只是,我阿爸说,这父子情份就像山上的竹笋,砍不断的,如果你有难,你阿爸肯定会救你的。”

“我才不稀罕他救我啦。”

“尔玛吉雄同志,姜保同志说得对,你也别在意,你阿爸是你阿爸,你是你,当然,你阿爸也一定会牵挂你的,如果你有难,你阿爸不会不管,这就是亲情,这没有错。”

“赵同志,我说这,是想告诉你,我不怕马头人他们的报复,我一辈子跟着红军走,觉不会动摇的。”

“我尔玛吉雄也是跟着红军走到底,就算是刀架在脖子上也不动摇。”尔玛吉雄坚决地说。

“我也是。”卓嘎也表态。

赵慧芬本来想说什么,听到这三个羌族汉子的真心表白,她突然感动了,她从他们身上看到了一种力量。

赵慧芬说服了姜保,姜保决定回家,可是,他又犹豫着,尔玛吉雄和卓嘎说:“姜保大哥,你放心地回家吧,这里的工作有我和卓嘎。”

“两副担子一起挑,恐怕你会很累。”

“不累,我这就去发动群众,大家一起想办法度过春荒。”

尔玛吉雄和卓嘎出了农会办公室。

姜保也走出门,向自己家里走去。

回到家,宝儿一下扑到他怀里,叫起来:“阿爸,阿爸。”

姜保搂着儿子亲了亲,看了看,又问他,“爷爷呢?”

宝儿指了指里边的火塘,姜保走进火塘,见父亲正在抽兰花烟,便走到父亲跟前,叫了一声,“阿爸。”

父亲却不理他。

姜保也不管,坐在另一边,也拿出兰花烟抽起来,父亲抬起头,本来想说什么,被突然来的烟子呛得咳起来,姜保给父亲捶背,又给他倒了一碗水喝。父亲喝了一口水才好一点。

“要抽烟到外边抽,抽得一屋都是烟子,呛死人了。”父亲还在生气。

“你不也在抽吗?这点烟就呛着啦,亏您是羌人。”

“我怎么就不是羌人啦?”

“您不是说我们羌人是有血性的吗?那你干吗还要对马头人低三下四的?您这不是丢我们姜家祖先的脸吗?”

“臭小子,一回来就教训老子,你才吃了几天干饭呀,你给我滚。”

“我不滚,这是我的家,这里有我的老子和儿子,我怎么能滚呢?”

“你不滚,哪,我走,你革命啦,我这个落后老子也不扯你后腿,我走。”

姜保的父亲站起来。

“阿爸,你这是干什么呀,你走了,这还算家吗?你不能走,赵同志都批评我了,说我不能革命革得连阿爸都不要了,自古孝为先,他们汉人也信奉孝道的呀。”

“哦。没想到,红军也懂这些。”

“当然懂呀,人家红军也有爹妈也有兄弟姐妹,也有妻子儿女,只是,为了穷苦人,他们顾不上。忠孝不能两全呀。”

“是啊,这也难为他们了,像赵同志,一个妇女家还出来闹革命,不容易呀。”

“阿爸,我们羌人也懂得自古忠孝不能两全,要是有一天,我跟着红军走了,那,请阿爸原谅孩儿。”

“你敢走,要走老子打断你的腿。”

“阿爸。”

“好了,你一回来就说要走,要走,心里还有你阿爸和宝儿吗?”姜父又生气了。

“阿爸,你就是这样,跟你说不清楚。你怎么就不能支持你的儿子呢?”

“你给我滚,我不想见你。”

“滚就滚。”姜保走出火塘,走进堂屋,见儿子在一边玩,便对儿子说了几句,然后离开家。

姜保在山上砍了一大背柴背回家,然后又生火做饭,然后让宝儿叫爷爷吃饭,在饭桌上,姜保给父亲加菜,父亲虽然嘴里说不要,但还是接下儿子的菜。

晚饭后,宝儿睡觉了,父子俩在火塘边摆谈了好一阵,姜保将赵慧芬的话告诉父亲,父子也真的理解了儿子,两人合好。

1

第七章:革命(9)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