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川西高原的爱恨情仇——铁血羌魂>第七章:革命(7)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革命(7)

小说:川西高原的爱恨情仇——铁血羌魂 作者:如水莲子 更新时间:2016/10/24 15:11:35

几个红军上前,想抓住释比,有个红军还想抢他手上的法杖,余大爷急了,“你们红军想怎么样?你们不是说过不干涉我们的宗教自由吗?怎么说话不算话?”

“大爷,我们对你已经很客气了,人家其他寨子的释比已经把法器都交了,说要跟着红军破除迷信,你怎么就这样执迷不悟呢?”他转过脸对手下说:“还愣着干什么?不动手。”

一个红军想抢释比的法杖,释比高高举着法杖,呵到,“这法杖是祖先传给我的,比命还重要,哪由得你们来抢,你们要抢我的法器,我老汉也不要这条命了,和你们拼了。”

“嘿,你这老头还真顽固呀,快动手呀。”赵永明命令红军战士。

一个红军战士上前,从后边将释比老人抱住,释比老人挣扎着,挥舞着法杖却被另一个战士夺下法杖。

“天啦,你们红军讲不讲理呀。”释比老人悲惨地哭起来。

羌民们一见释比老人被红军抓起来,一下都跪在地上为释比老人求情,姜保的父亲对赵永明说:“小赵同志,你让他们放了释比老人呀,他没有害人,也不是搞迷信呀。”

“给你们说了,你们怎么不听呢?这就是迷信,你们快回家去吧,你们这样是不能求雨的,一点都没有科学道理。

突然,人群中传来一个声音:“你们红军口口声声说科学,科学是什么,你们拿出来呀,你们能想办法让上天下雨吗?你们能拿出来,我们就回去。”

“是谁在说话,谁呀?站出来,有种就站出来。”赵永明生气地说。

谁知,全部羌民都说起来:“你们红军能让老天下雨,我们就回去,就再也不信释比了,你们拿呀,拿出办法来呀。”

“我,我有什么办法,天下雨是自然现象,我有什么办法让天下雨呢?”赵永明急了,说出这样的话。

“你们红军既然不能让天下雨,就不应该干涉人家求雨,人家求雨碍着你们什么啦。”

“这是迷信,乡亲们,你们不要相信这些迷信的东西,要有科学,唉,一群没有文化的野蛮人。”赵永明嘟咙着。

“哈,原来红军说和我们羌民心连心是假的呀,他们从骨子里就瞧不起我们,说我们是野蛮人,大家就忍了吗?”一个人煽动着。

“不能忍,呀,我们让红军滚出羌寨去,他们算什么,连人家宋先生都没有说我们野蛮,他们还说我们野蛮了。”一个男人说到。

其他羌民站起来,冲到赵永明和其他红军面前,他们动手推着,一些妇女还抓扯着。趁乱中,他们抢着释比,红军却将释比的肩膀抓住,一红军将枪对准羌民。

人群中有一个人捡起一块石头向赵永明打去,赵永明头一偏,石头从他耳边擦过。赵永明抽出手枪向天上开了一枪,羌民们安静下来。

“谁,是谁扔石头?”赵永明问。

可是,却没有人说话。

赵永明转身对一个红军叫到:“尔玛吉雄他们呢?让他们把赤卫队带来,都什么时候了,人都不见一个,这么大的事跑到一边,还要不要革命了,我看谁还敢反红军。”

他回过头对乡亲说:“乡亲们,请原谅我刚才说话不对,我没有骂你们,我只是着急,你们怎么就不能。”

“不听,不听,你们红军嘴里没有真话。”一男人高声喊到。

“要不是你们红军来,我们这里也不会干旱了,我们搜山求雨,你们还要上山,你们想让我们羌民干死。”

“是啊,我们再也不听你们红军的话了,你们也别在我们羌寨呆着,你们滚出羌寨吧。”

“是谁带头闹事的,别以为我们红军不敢对你们怎么样啊,我们的忍耐是有限的。”

“你们只会对一个老汉下手,只敢抢他的法器。”

“什么破玩意,还法器,老子给他折断,看他敢怎么,看你们的天神敢奈何我。”

赵永明从红军手里拿过法器,突然,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赵永明,你混蛋。”

赵永明一看,是自己的姐姐,她正想说什么,赵慧芬给她一个耳光,他蒙了,想发作,却看见团政委严肃地盯着他。

“政委,你。”

“你什么,你差点犯大错误。快把法器还给老人。”

赵永明还不服气,用单手将法器递给老人。

“用双手。”政委命令到。

赵永明双手递上法器,可释比老人却冷冷地看他一眼,也没有接过法器,转身离开祭坛,往山下走去。

其他羌民也跟着释比老人离开龙王庙,向寨子里走去。

赵永明跟着赵慧芬回到红军工作队队部。

“姐,你凭什么打我,我没有犯错误,犯错误的是你。你是右倾。”赵永明很激动地对姐姐嚷到。

“坐下。”赵慧芬命令到。

“我不。”

“你坐下。”赵慧芬的声音很大,让赵永明吓住了,他只好坐下,他从来没有看到姐姐发火,姐姐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动手打过他,他只好坐下。

“永明,我真后悔带你出来参加革命。”

“姐,你什么意思呀。”

“是的,我后悔极了,没想到你和肃反小组的成员一样满口革命词藻,而骨子里却是教条迂腐,不,不光这样,你还会打小报告。”

“姐,我不是打小报告,而是实事求是的反应问题。”

“你是实事求是吗?你难道对青云寨的情况不了解?对这里的斗争形势不了解?对群众的思想状况不了解?”

“我怎么不了解,这里的斗争很复杂,这里的群众很落后,比苏区落后,比我们那里落后多了。”

“哪,党的民族政策呢?你难道不懂?”

“我当然懂呀,要团结少数民族同胞,尊重他们的行为习惯,尊重他们的宗教自由,可是,他们太落后了,还搞封建迷信。”

“理论上头头是道,可是实际行动呢?他们搞封建迷信,可这能怪他们吗?你口口声声讲科学,可他们知道科学是什么吗?你以为这是在成都或者重庆呀?别说羌族地区了,就连我们汉区的广大农村,这封建迷信也不是一天两天能破除的呀。”

“姐,我们对他们要引导,要用我们的革命思想和科学东西引导他们。其实,羌民也是受到国民党的挑嗦,他们还说,要是我们红军能让天下雨,他们就不迷信了,这不是为难我们吗?这是有人在使坏。”

“人家说得不错呀,你的科学能让这里的天下雨,人家就信你的,要不,人家凭什么要信你?大道理能吃饭还是能让人穿呀。”

“姐。你怎么能?唉,我给你说不清。”

“永明,凡事不能着急,你不能要求这里的羌民都能信我们的信仰,都能破除迷信。你说的迷信,其实是人家千百年来的习俗,是我们应该尊重的。”

“落后的东西,封建的东西我们也要尊重?”

“先别扣帽子吧,你知道红一方面军是怎么经过彝族地区的吗?”

“知道啊,刘伯承和他们的头领小叶丹结盟呀。”

“那,刘伯承是不是共产党?”

“姐,瞧你问的这个问题多好笑,大家都知道他是老革命,是我们红军的重要领导。”

“是啊,刘伯承同志是共产党员,是红一方面军的高级领导,而小叶丹是彝族的头人,他们居然结盟,还喝鸡血酒,作为共产党员居然不对小叶丹宣传共产主义,宣传革命,还结拜,这就是搞封建嘛。”赵慧芬认真地说。

“他怎么是封建呢?他如果对小叶丹一开口就是马列主义共产主义的,人家才不听啦。姐,我知道,我错了,我不应该干涉羌族同胞的求雨活动,不应该干涉人家的信仰。”

“是啊,我们来到少数民族地区,本来人家就不信任咱们,咱们首先得争取得到人家的信任,以心换心呀。还有,你知道吗?国民党特务巴不得你那样做,他们挑起羌民对我们红军的仇恨,让羌民孤立我们,以达到把我们排挤出去的目的。”

“我明白了,在求雨的羌民中,就有人在挑嗦,煽动羌民的情绪。”

“你终于明白了。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动马头人,而且还要姜保他们放了马头人吗?就是因为他太会蒙蔽群众了,太会耍手段,让这里的大多数群众都对他伏首贴耳的。我一直怀疑他身后有高人指点,那人和我们一样,是汉人。但我们装着不知道,要让他的真实面目慢慢暴露在群众当中,要让羌民真的觉悟起来,自己愿意打倒他。”

“原来是这样,姐,你真行呀,我一直以为。”

“你以为我是右倾,所以就到上级那里告我的状?”

“我。我错了还不行吗?”

“我不是追究你,只是我不喜欢你染上肃反领导小组那样的恶习,我们当初被人整得还不够吗?我和你姐夫差点连命都没有了。以后我有什么不对的,你当面指出来,我们姐弟争论得面红耳赤都可以,不许搞小动作。”

“不是我去反应的,是李主任找到我谈,我想,我应该对组织忠诚,所以就,我不是想整自己的姐姐。”

“好了,以前的事情不说了,想想,我们怎么向释比老人赔礼吧。”

“姐,我。”

“我什么我,我们错了就要改正。”

1

第七章:革命(7)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