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血北蒙>6、齐天李天佑杀小娘 古河滩翻尸拽首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6、齐天李天佑杀小娘 古河滩翻尸拽首饰

小说:铁血北蒙 作者:天下殷子 更新时间:2016/10/14 17:48:39

这齐天玩罢了白俄姑娘,系好裤子走出了房间,可没想到楼道旁的窗前就站着那大头大脸狮鼻铃目的香花楼老鸨儿,老鸨儿见他出来了,扭着屁股走了上来,一把拉住齐天,一把从身边拽过一个走过来的姑娘,说道:“先生,这里还有个白俄,你看这个怎么样,才十七岁,跟你年龄差不多,怎么,你连她也一块要了吧。”

齐天抬起头一看,这姑娘确实比刚才自己玩的那个更有味,立刻想抱在怀中在做美梦,可一想老爹只给了那三块大洋,早已在那个白俄姑娘身上消遣了,头就不由得垂了下来,摆摆手说:“下次罢,下次罢!”然后逃也似地走了。

齐天在窑子里泡了这么半天,肚子早饿了,出来后找了个饭摊,要了一碗扁粉菜,两个烧饼坐到小板凳子上吃起来。可才咬了一口烧饼,一个人就在旁边说了话:“哟嗬,天哥,吃着呢?”

齐天抬起头来一看,原来是自己的把子李天佑,就问:“哎,天佑,你怎么也来城里了?”

李天佑说:“天哥,我今儿没事,也来城里玩了。听说这香花楼来了个白俄娘们,就过来看看。”

齐天想到窑子里老鸨儿要自己排队等,却藏着个小鸡子不让用,气就又上了头,说道:“哼,岂止来了一个,恐怕三个都不止。”

李天佑听了赶紧问:“天哥,这么说你已经去过香花楼了。”

齐天说:“去了,白扔了三块光洋。”

李天佑说:“尝了白俄娘们了?”

齐天说:“哼,好的不让用,专门让你吃剩菜。”

李天佑说:“天哥,那娘们怎么样,跟中国的娘们儿一样不一样?”

齐天说:“脸不一样,其它都一样。”

李天佑说:“哎,天哥,听黄志儿说你今儿找咱爹要钱了?有了钱你来消遣咋不叫叫兄弟呀。天哥,你也给我几块钱,让我也会会那白俄娘们儿。”

齐天说:“你别跟我说钱,说钱我就急。哼,找咱爹要钱,我是去了,可咱爹又给我找了个十六七岁的小娘儿。爹在那小娘们身上大把大把地花钱,我跟他说老婆流产了要吃药,才给了我三块钱。”

李天佑说:“啊,没有要到钱?”

齐天:“这不,会了会白俄娘们儿,兜里就没钱了,只好在这儿吃扁粉菜了。”

李天佑说:“天哥,没钱了也不要受这屈,走,我兜中还有几个,够咱们喝二两了,咱们那边馆中喝二两。”

齐天说:“兄弟,你还有钱?那好,我们就吃肉去。”

齐天跟李天佑来到旁边酒馆,要了一斤猪头肉,一盘豆腐丝,一斤老白干就喝了起来。二两酒下肚,话就多了起来,齐天说:“唉,有后娘就有后爹了,咱爹自从有了郭小凤这小娘们儿,就不管我的死活了。我要个钱都不给了,可我亲眼看见爹的腰包叮当作响,那里面不是银元是什么呀!”

李天佑也说:“是啊,爹把钱都扔在郭小凤那娘们儿身上,从今往后咱们也就没福享了。”

齐天把杯中的酒一下倒肚里,狠狠地往桌上一墩说:“毁了她,我看她再吸咱爹的血!”

李天佑听了一愣:“毁了她,爹能愿意?”

齐天:“管爹愿不愿意,把郭小凤毁了,爹以后的钱就还是咱们的,不然,她那无底洞啥时间能填满哪?”

李天佑也被烈酒攻心,见把子说杀人,也附和道:“好,毁了她。”

两个说过,飞快的夹肉,不停地喝酒,三下五除二弄光了桌上的酒菜,转身就离开了馆子。

再说杜屯村杜二顺家,齐光春把给郭小凤买来的银镯子,金坠子、金项链给小凤一一戴上,然后坐后一点看。郭小凤身上多了这几件首饰也确实亮丽了不少,齐光春就一下子扑过去,把她抱在怀中又嘶又啃,可郭小凤却一把推开了他,就从身上接金首饰。这时齐光春突然想起来还得到侯府村抓共产党,赶紧拿起盒子说了:“好好给我呆着,我会让你过神仙似的日子的。不然,敲碎你的脑瓜!”说过扎上皮带就走了。

齐光春一走,郭小凤才想起两天来没吃什么东西,就起身到外面去煮饭。一个锅盔还没扣熟,齐天和李天佑就来了。他们见郭小凤正在锅台前扣锅盔,不由得面面相觑。这郭小凤长得也太好了,高高的个儿,细细的腰儿,白白的脸蛋,大大的眼睛,挺挺的乳峰,不论看那儿都有一股无形的吸引力。这时,齐天呆了,要不是郭小凤成了自己的小娘,说不定他也会冲上去替父亲代代劳呢。

郭小凤转身看到齐天站在那里瞅自己看,不由得低下了头,说了声:“啊,天儿来了。”

既是爹的媳妇,那就得叫娘,齐天儿虽说有大的图谋,也只好拉下脸来装作一本正经,随口说道:“啊,来了。”

郭小凤把鏊子上的锅盔翻了个个儿,又说:“你们还没吃饭吧?”

齐天就附和道:“没吃,正饥呢。”

郭小凤:“那吃锅盔吧,刚背了(烙了)仨。”

齐天说:“好,吃!”拉李天佑走过去,一个拿了个锅盔坐在桌旁吃了起来。

郭小凤又说:“哪儿还有稀米汤,我给你们盛了喝!”就走过去,拿过碗每人给他们盛了一碗,放到桌上,又到盆里拿过一段咸菜,切成细细的丝儿,放一个碟子里送到他们面前。

这齐天与李天佑跑了十来里路,肚中也早饿了,拿起锅盔一屁股坐下来就吃,郭小凤端来米汤就喝。一会儿,郭小凤烙的四个锅盔他们三下五除二就吃光了,切的咸菜吃完了,熬得稀米汤也就喝净了。郭小凤本来做的这些饭是留给自己吃的,可让了让人家就给吃光了,郭小凤也只好看着他们静侯下文。

这齐天吃饱喝足了,抹一下嘴说:“俺爹叫你回去呢,叫你回家里住。”

郭小凤最怕人说这一句。尽管自己是被抢来的,可到人家家里当奶奶也明不正言不顺,如果就这样进人家家里当小老婆,地位就不能平等,又咋能坦然面对人家的家人呢,就问:“您爹叫俺回家住?那您娘呢,叫不叫俺去家?”

齐天说:“俺爹说了俺娘敢吭气吗?走吧,回到家住省些。”

郭小凤低下头不吭了,李天佑就在一边帮腔,说道:“姨娘,你既进了齐家的门,就是齐家的人了,迟早都得到齐家。还是早点去的好,大家见了面就不生张了,往后也就好供事了,娘也就容你了。”

郭小凤抬头看了看李天佑,问:“你是谁?”

李天佑说:“啊,姨娘,我是齐天的把子,对齐天的爹娘也喊爹喊娘。你进了齐家,就是俺的姨娘。”

话说到这种程度郭小凤没什么可说了,只好说:“那,那就回家吧。”

齐天说:“把这里能带上的东西都带上,从此就不往这里来了。”

郭小凤听了只好拿起齐光春给自己的一二十块钱,几件衣服,包了个小包起身跟人家走了。

杜屯南边三四里地是古河,到涨水季节这河里都是水,可到枯水季节这里就是一片旱河滩。齐天在前面走着,郭小凤跟在后面,李天佑又跟在他两后面。到了河滩上齐天左右看看,对李天佑说:“天佑,开枪。”

李天佑听说要杀郭小凤,可看到郭小凤那美丽的身影有点不忍了,说:“齐天,咱们还是把小凤送家里吧。”

齐天说:“不行,我不能让爹给我找这么个小娘儿,把家里的钱都送到这窟窿里。开枪!”

一听说开枪,郭小凤呆了:啊,原来齐天这小子要杀我呀。稍一愣神后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骂:“哎呀,你们爷们儿可都亏心了啊。您爹把俺抢来,你就要杀俺哪。”

齐天说:“天佑,你想不想花爹的钱了,想就除了这小妖精!”

李天佑咬了咬牙,从腰上掏出盒子炮照郭小凤背后就开了枪,叭叭两枪郭小凤就爬下了。齐天收起枪来,往盒子套中一插,冷笑一声说:“哼,凭自己长着个X就想到齐家当娘娘,没门儿。”走过去把郭小凤戴的金坠子、金项链、银镯子一一拽了下来,把小包儿从她手里夺过来,打开取了银元纸币,在手中哗啦了几下,拿出三块银元给了李天佑,说道:“哼,胆小鬼,叫你杀个人都这样草鸡,要为是为着我手中的钱,你就溜了。给你三块钱吧,到县前街嫖白俄娘们吧。从今往后不跟你一块出来干事了。”说过把银元往兜里一放,转身往南边走了。

李天佑看郭小凤死了,再看看手中的银元,恨自己没把郭小凤身上金银首饰都拽走。可如今到手的只有这三块银元,省着用也挥霍不了几天。不由得摇了摇头,转身就到县前街逛窑子了。

齐天回到家里,老婆正坐在炕上等他回家呢。齐天把身上的盒子炮一扔,扑上去就抱住了老婆,亲了一口说:“九花,我给你说,我给你弄来了金坠子、银镯子、金项链,你看看好不好?”说着从身上取出来送到她的面前。

九花接来看着,一件件地戴在自己身上,抱住齐天就亲了个嘴,说:“还是俺的老头子好。”在他怀里拱了半天说,“哎,齐天,你咋想起跟我买这东西了,这可要花不少钱的呀?”

齐天说:“这些东西本来就该给你买的,可咱爹那老色鬼却给他的小老婆郭小凤买了。”

九花听说是郭小凤的,从他怀中抬起头来,问:“哪,既然是咱爹买给小娘的,咋到了你的手中呢?”

齐天说:“我把那郭小凤给毁了,把本该属于你的这金坠子银镯子金项链给你弄回来了。”

九花:“啊,你把郭小凤给弄死了,这些东西都是死人身上的,我不要!”说过从身上去下来塞到齐天手中。

齐天说:“哎,咱爹搞小娘们就得花咱家的钱,我怎么能让他铺张?他就是再搞十八个我也要给他毁了。来,把这东西戴上,风光风光。”说着拉过九花给她硬戴上。

九花身上有了这几件金银器,就觉得浑身不自在,想跟齐天说不戴,齐天却发了话:“哎九花,我可跟你说,你如果不要这些,明天我就拿了上县前街,我就给了那里的姑娘儿。那些娘们儿可什么都敢要,你搬座金山他们也就收下了。”

九花听他这么说,只好说:“我戴我戴。”

晚上,齐天抱着九花睡觉,九花只要闭上眼睛就看到郭小凤坐在自己的炕头上哭,吓得九花紧紧地抱着齐天不敢分开。

2

6、齐天李天佑杀小娘 古河滩翻尸拽首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