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血北蒙>43、子泽甫军营访真情 义勇军谈笑渡穷荒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43、子泽甫军营访真情 义勇军谈笑渡穷荒

小说:铁血北蒙 作者:天下殷子 更新时间:2016/11/3 18:07:34

郭中校开着车直奔岭头,到县府门前跳下车就带吉大容和邓昆去见子泽甫。

子泽甫一听商震的特派员来了,赶紧出门迎接,却原来是一个二十来岁的窈窕淑女。但武装带束着,盒子挎着,一双高筒皮靴穿在脚上,十二份威风就明透着。子泽甫见了赶紧往屋里让,郭中校却说:“不进屋,现在你的警备队和义勇军在闹摩擦,这是集团军司令长官明令禁止的。你现在必须去约束你的属下,停止这场战争。”

子泽甫也听说过这郭中校的来历,知道人家是国防部派下来的。当然,那就是蒋委员长的亲信了。如果敢不从命她一个电话打到河南省政府,自己这县长就得卷铺盖走人。就连声道:“在下不知道属下会有这么场冲突,我马上前去制止。”然后就冲院里喊:“勤务兵,勤务兵……”

郭中校说:“子县长,不用叫你的人了。我来时带有汽车,还有人作警卫,你就坐我的车去吧。这里离水冶没有多远,很快就会见到你的兵丁的。”

子泽甫看人家带有汽车,就说:“好,那我就乘车去。”说着就往外面走。

子泽甫与郭中校坐在驾驶室内,一路颠波着来到固县,却看到岭坡上大树下到处是作炊的警备队兵和警察,子泽甫就让车停下来下去询问,一打听才知道是撤下来的警备队,心里就松了一口气。再问头目们的去向,士兵们就指了指大路边的饭馆,子泽甫就朝那里走去,郭中校也与吉大容、邓昆随后跟去。

孙学堂与田中宝坐在饭馆内,一个人搂着一个妓女喝着酒。这一会已到了脸红心跳的地步,两个人一边斗嘴一边喝酒,一边调笑妓女,子泽甫与郭中校他们就站在了他们的面前。田中宝见正在兴头上冲进来几个人,张口就骂:“他妈的哪棵树上的木头儿,没看老子在干什么,也敢搅老子的场儿?”

子泽甫本来是个很文雅的人,为人说话办事都惦量着词儿,今儿见田中宝这地痞敢骂自己,也火了,抡起大巴掌来就煸了过去,一下把田中宝打醒了。

孙学堂见有人闯进来就抬起头来,一看却是县长大人,再看身边还有个全副武装的中校女军官,知道今天的场合非同小可,赶紧站起来:“啊,子县长来了,在下不知道县长到了,有失远迎。”

子泽甫说:“孙学堂,你们干什么去了?是跟义勇军闹摩擦的吧。要不是郭中校找到了我,我还不知道你们要打内仗呢。我多次教育你们不要闹摩擦,要一致对敌,你们为什么就不听呢。今天打死了多少义勇军,报上来,让我报告商震司令。”

田中宝捂着脸说:“子县长,其实我们根本没有给义勇军闹什么摩擦。我们得到情报说水冶镇住上几千土匪,怕他们扰乱治安,就带人来看看。一看是义勇军别动大队的人,二十集团军的向参议在那里,我们说了几句话就退回来了。大家都是抗日的嘛,闹什么摩擦呀,难道早日把小日本赶出国门不好嘛?”

本是屙驴粪的,却说出几句人话来,叫子泽甫这县长也一时辩不出真假来了,就将目光转身了郭中校:“郭中校,你看这……”

郭中校说:“没打起来就好。咱们既听了孙局长和田大队长的报告,也该到水冶看看别动队的人了,看看他们说什么。不论谁在制造摩擦,都不能容忍。”

子泽甫说:“孙学堂,田中宝,你们都是拿枪杆子的人,干什么都可要注意个度,千万不要把咱们的属地变成内战的战场。”说过也不容他们分辩什么,转身随郭中校走了。

郭中校从饭馆出来就上了汽车,与子泽甫一块坐着汽车上了水冶。到了义勇军的驻地,义勇军们也在开饭,可每人一碗小米稠饭。孙大顺一边吃一边走一边说:“这叫啥饭,喝吧稠,抿吧流,吃吧痰气(讨厌),不吃吧脾气。”

张大胜走过来说:“喂,我说孙大顺,你吃不吃,你要不吃就倒给我,我也不嫌不好吃,我也不痰气。咱就靠这半碗不稀不稠的饭养命呢。”

孙大顺说:“哼,给了你我吃什么,我要连稀不稠的饭也不吃,小命就没了,还说什么脾气呀痰气什么咧。”说着就往嘴里抿,抿了一口又说;“哎,谁有蒜,给几瓣吃吃。”

张大胜说:“你吃几瓣?吃**儿有**儿。”说着把自己手里的蒜分一点给了孙大顺一些。

孙大顺说:“哼,这要是**就好了,驴件多少钱一个呀,牛鞭多少钱一斤哪,我一天吃一个就长精神了,见个日本娘们儿我就冲上去了,造他娘的一堆小日本儿。”

张大胜说:“我看你呀,那是大闺女梦见个驴件儿,净想好事。”

孙大顺说:“谁不朝好处想啊,难道你只想天天吃这喝吧稠,抿吧流?”

张大胜说话间把饭吃完了,说:“没空儿给你打碴子,快吃吧,吃了说不定还得跟顽固派(地方部队、土匪的统称)打呢。”

这时,子泽甫乘汽车和郭中校一帮人来了,汽车在前面操场上停下来,义勇军将士们立刻将目光转向这不速之客。

郭中校和子泽甫走下车来,义勇军将士一看是县长来了,赶紧让开道。

子泽甫和郭中校走到大屋内,向高琦、商其寿、何玉民、子少青及几个头领就坐在一张方桌旁吃饭。他们和战士们一样,每人一碗稠小米饭,桌上扔着几头蒜。

有战士喊:“子泽甫县长到!”向高琦他们听了赶紧站了起来。

子泽甫与郭中校走了进来,大家立刻上前握手相迎。子泽甫与大家一一握过说:“我听郭中校说县警备队的人来水冶闹事,就乘车来看看。大家没事吧?”

子少青说:“子县长啊,警备队和特工队可都是你的人呀,你可不能让他们围攻义勇军哪。今天要不是向参议政治工作做得好,一场血战就酿成了。”

郭中校问:“向参议,双方没动手吧?”

向高琦说:“警察中队和县警备大队听人挑唆来找事了,我们迎上去说理,破坏了他们的阴谋。”

子泽甫道:“没打起来就好,没打起来就好,大家都是抗日的队伍,可不能互相惨杀呀。”

向高琦说:“子县长啊,我们义勇军什么时候用枪口指向过自己人哪?”

子泽甫听了一愣,随即说:“那,那是,义勇军将士还真的没有跟人闹过摩擦。”

郭中校说:“向参议,商震司令对这次事件非常关心,听说了就让我带警卫队来了。没打起来就好,你们以后要警惕着些。你们是不想跟人摩擦,可有人却想把你们消灭在这山壑之中。”

向高琦说:“郭中校,我们会注意的。”

商其寿见大家说完了事,就说:“子县长,郭参议,你们还没吃饭吧。这里的饭虽然不好,请你们将就着吃些吧。”

子泽甫说:“不了不了,我们是坐着汽车来的,回去也快,还是到岭头吃饭吧。”转身对郭中校说:“郭中校,咱们走吧?”

郭中校:“好好。”说过却盯着向高琦看着。向高琦看到她还有话说就走过去。

吉大容与邓昆看大家出来送子泽甫和郭中校,就走了过来,对商其寿和子少青说:“商老师,子老师,现在义勇军已来到水冶,难道还要我们在三十二军中吗?”

向高琦与郭中校并肩走着,听到他们的谈话停下了步子,说:“对,大容,邓昆,你们还留在三十二军中,要时时保护郭中校的安全。”

吉大容与邓昆不知道向高琦的用意,呆呆地看着向高琦。向高琦向他们微微点了一下头,与郭中校并肩走去。

向高琦与义勇军别动大队的头领们把子泽甫与郭中校他们送到街上,郭中校就先上了汽车。可那深沉的眼光却盯着向高琦久久不离开,向高琦也还她一个会意的目光。汽车开了,向高琦还久久地盯着汽车的影子。

2

43、子泽甫军营访真情 义勇军谈笑渡穷荒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