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北地行>第四十四章 上巳节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四章 上巳节日

小说:北地行 作者:古木澜 更新时间:2016/11/4 11:41:40

兰儿站在庭院中,见春日懒懒的阳光已落窗前,着急了很久,终于忍不住,进屋上前摇石岩子。

“姑娘,今日是上巳节,我们去河边吧!”

兰儿一双稚嫩的大眼渴望地看着贪睡的石岩子。

“啥上巳节?”石岩子眯着眼,莫名其妙地问道。

“姑娘不知?上巳节是女儿节,女子这天都要到河里洗手洗脚,有的还下河洗身子。说是洗去身上的污秽,身子好,出嫁后会多子多福。”兰儿眨巴着大眼,不好意思道,“长安很多男子就在岸上看,若有相好的,互相可相约,再请人说媒提亲,可嫁个好郎君。”

“有这样的节日?”

石岩子慢慢坐了起来。

昨夜,石岩子奏了一曲莫纳的情歌。结果,躺在漆黑的床榻上,眼前才飘过莫纳忧愁的眼,那该死的陈霍张狂的眼就又开始盯看她,石岩子就又开始心烦。

迷迷糊糊中,那人仿佛就睡在身边,她伸手一摸,人不在,石岩子就又惊醒了。

一晚上,石岩子都翻来覆去睡不着:这食言人究竟在哪里?你真想知道真相?

看着床榻上空空的影,石岩子摇头叹气。

“姑娘?”

兰儿扑在榻边,仰着痴脸,一双清澈可见底的大眼望着石岩子。

“你这么小,就想嫁人?”

石岩子收回斑驳的心绪,疼爱地看着眼眸中全是渴望的兰儿。

“自己找的,总是好的,姑娘也可以找个好郎君。我替姑娘打扮打扮,肯定极好看,赛过河边众女子,说不定,明日就有人给姑娘提亲。”兰儿闪着稚嫩的秀眼期盼地看着石岩子,“不过,到时候,我要跟着姑娘走。”

“我就算了,你好好打扮打扮吧!”石岩子苦笑,但不忍拂了兰儿美意,“你还小,出去玩玩儿倒可以。”又安慰渴望的兰儿:“你放心,不管我到哪里,我都不会丢下你。”

兰儿的眼神放松了,又变天真无邪了,轻松地应声:“嗯!”

两人就各忙各的。

兰儿专心试了一身绿衣,左右看看,就觉不妥;又穿了一身红衣,跑到正穿衣的石岩子身前,“好看吗?”

兰儿的头上一早就黏了一朵红艳艳的红花。

“红衣吧,更配红花。”

“听姑娘的。咦——姑娘今日就这样出门?”兰儿吃惊道,“姑娘不想嫁人?”

只见石岩子一身淡蓝窄袖男装,脸无修饰,梳了男子发髻,甚是俊秀清朗。

兰儿羡慕不已:“不过,姑娘一身男装也好看。”

“你也很好看,”石岩子心疼地安慰道,“只不过,你还小,你以后会更好看。”

石岩子带着欢欢喜喜的兰儿才出了院门,就见李木子带着笑盈盈的青儿也过来了。

李木子毕竟是汉人,礼仪最重要,虽是河边游玩,仍穿了宽袖汉服,梳了高发髻,又带着那竹片高冠,一脸春色。

见石岩子一身简单男装,他愣了一下,仍含笑跟着一起外出。

如今,再看那高冠,石岩子已不再笑了。

跟着的青儿着了一身绿衣,发髻上别了一朵淡黄色小花,也甚是相配。

四人一路说说笑笑,很快就出了横门。

横门外不远处就是长安河,河中尽是散碎的金色阳光片。河边的柳树更是洋洋洒洒地飘着漫天的柳条仙子:如雪绒花般的柳絮没入水中,落入怀里,绒绒的,柔柔的,让人痴迷着春天的浪漫。

众女子挽了秀袍、裤裙,下河的下河,坐石头上的坐石上,打水仗的打水仗,一派天真烂漫,一派浪漫自由,完全没了平日里规规矩矩的汉女模样。

眺眼望去,岸上许多青年公子铺了褥垫,跪坐地上,彬彬有礼地笑看河中众人,许多女子也巴巴地眼望着河边的男子,顾盼肆意,眉目递情。

眼前,石岩子脚下就有一位公子看中了河中那位着红衣的戏水女子,那女子见有人注视她,那脸不知是因戏水而红,还是男子目不转睛地看着而红,反正,女子扭头过来,已是红着脸含情脉脉地看着该男子。男子见状,也开始脱靴,准备下河。

石岩子看得痴了:大汉居然有这样的节日!日前兰儿读《诗经》,曰: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她还以为是古人的痴心妄语,却不想,在这逐水的河边,此话就是最好的写照!大汉居然有古老的自由恋爱,还有情人节……

正感叹着,她心中莫名其面就冒了一句:那食言人是不是选了一位中意的?也许他也在其中?

石岩子渴望的眼也朝四周眺看着,期盼着……渐渐地,渴望的心随着阳光的流动而冷却下来:不见那人影儿……

“姑娘,我们一起去洗洗吧!”喜悦的兰儿拉着石岩子手臂,歪了头,甜甜地说道。

兰儿一脸的春意荡漾,身边的青儿更是羡慕地看着河中的景。

见青儿开始做准备,兰儿也放了手,两人的眼一边贪看河中的女子,一边好好地挽袖拢裙,两人互相帮助,跃跃欲试,随时准备跑向热闹的河中。

石岩子深深吸一口气,不再想那陈霍。

站在灿烂阳光下,感受着河边男女热烈戏水气氛,她一改日常淡然语气,点头道:“好,我们也去洗洗。”

选了岸上一处草地,铺了葛布,四人开始脱靴。

石岩子想起汉人在屋内,一本正经礼仪周全的模样,如今看到众人光天化日下脱靴挽袖的猴样,“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姑娘笑啥?”兰儿不解。

兰儿东张西望,没有看到可笑之事;李木子也看了看四周,没见好笑之人,就都用探究的眼看着石岩子。

石岩子笑弯了腰:“平时,你们汉人正襟危坐,走一步一个礼,说一句一个礼。今天,郎朗乾坤下,全部放开,一点不讲礼仪了,你们不觉好笑?”

“这也是礼仪,是上古流传下来的男女交往活动之礼仪,也是去污纳垢的祭司之活动。秦之前,各诸侯还专设女官正式祭祀后才能洗浴,如今简化,没有女官祭祀也洗浴。通过春日的洗浴,可保来年男女情投意合,生男育女,绵延子嗣,是人间大事!大礼仪!”

一本正经的李木子严肃地给石岩子上了一课。

石岩子一吐舌头,“还有这些道理?”见李木子的眼难得带着一丝气,就道,“是我不知了,别生气,我道歉。”

见到石岩子吐出的舌头,李木子不再有气,微微笑了起来。

兰儿和青儿互相望望,也伸了伸舌头:从未见石姑娘如此俏皮,原来她也很顽皮。

李木子摇头,温言道:“以后叫兰儿多给你读点书就好了。”

石岩子微笑着点头。

很快,四人就开始下河。

踩在冰凉的水中,清澈的水没过白皙的脚背,眼前飘过居延水缓缓流淌的模样,石岩子久被尘封的俏皮瞬间就回归年轻的身上,径直就向河中心走去。

李木子急得在身后大叫:“石姑娘,快回来,那里危险!”

回头见李木子惊慌模样,石岩子玩心上来,假装战战兢兢回头,趁他一个晃眼,就掬了一捧水,划向李木子。

李木子脖颈一冰,缩了颈项和头冠,身子一晃荡,差点掉落水中!石岩子“哈哈”笑起来。兰儿、青儿见状,乘势互相嘻嘻哈哈地泼水。

没多久,身着男装的石岩子一水湿透衣袍,女子本色显露无疑,弄得附近的男子眼光竞相扫了过来,她自己混不知,不见他人,只和兰儿、青儿打水玩。

四人在水中互相嬉闹,最终成了落汤鸡而上岸。

成为落汤鸡的不只他们四人,水中多数人都是一脸水,一身湿,人人都阳光灿烂,河里一片生机盎然。

太阳已老高,众人嬉戏尽欢,逐渐上岸。

有情人互相打探姓名、家住何处;没有中意的,也恋恋不舍地收了岸上的物品离去。

许多男子上前询问石岩子名姓,姑娘只是笑:“无名之辈,不足以道名姓。”

众人怅然而归。

3

第四十四章 上巳节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