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脉>第十章 锋芒初露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 锋芒初露

小说:血脉 作者:烟雨忆江南 更新时间:2016/12/11 23:44:49

建国53年7月,肖军已经16岁了,住在熊司令家的7年来,他不断从周围军官士兵关于他父亲的生前光辉事迹。甚至在他12岁那年,陈燕带着他去了一线天——他父亲牺牲时倒下的位置。

“妈妈,爸爸是个英雄。”当时只有12岁的他睁着天真无邪的双眼说道。

陈燕不禁鼻子一酸,不停地抹泪,每当想起肖淼时,她心中总是有一种莫名的难受。

“我以后也要去当兵!”当时肖军已经把父亲当作他的奋斗目标,勤练体能,增强体质,还报了武术班,而他一直没有把这个想法告诉母亲,怕她不同意。

熊龙庆无疑是个优秀的司令员,自大战之后,他变成了上将,在总司令部有了一席之地。他也把肖军当成亲孙子一样疼爱,肖军和他父亲一样,十分懂得感恩,每次对熊龙庆也是毕恭毕敬。

建国53年10月,熊龙庆暂时放下繁琐的工作,带着肖军出去吃饭,初秋的天带着些许凉意,熊龙庆没有去之前一直去的饭店,怕老吃会吃腻了,据说飞羽城最近开了一家海鲜店,便带着肖军过去尝尝,肖军的母亲已经回娘家探亲,所以熊龙庆才腾出点时间来照顾肖军。

这家海鲜店开了才一个星期,但是不像熊龙庆想象中那样兴隆,他听到路上的人说这家店不太“干净”,老板不太友好。但是熊司令却没当回事,带着肖军走了进去。

果不其然,过来的服务员没精打采。点完菜之后,肖军尿急去了趟厕所,刚出了厕所,他看见不远处厨房的厨师从一个坛子里倒出了一股酸臭味的龙虾,弄得肖军差点吐出来。这时候他就明白了,之所以这家店生意不好,大概就是这虾的问题吧。

回到座位之后,他把自己看到的告诉了熊龙庆。熊龙庆皱着眉头摇了摇头道:“没想到飞羽城还会有这种店家,我还是打个电话给工商部门吧,我估摸着开这家店的也不是平常人。”

没错,这家店的老板人称“光头强”,是最近在飞羽城才开始活跃起来的黑帮老大,用开店打掩护来进行非法经营。熊龙庆是军方人员,不方便参与地方的纠纷,只能以一个举报者的身份来处理。

工商局的人接了电话却使熊龙庆大吃一惊,自己把情况告知工商部门后,他们的回应却是:你可以别去这家店,我们管不了这家店。

“嘿,还有工商局管不了的店面?开什么玩笑?”熊龙庆纳了闷了,“天底下还有这种事?那还得了?”

电话刚刚挂断,服务员端着刚刚做好的海鲜走来了,虽然经过处理,盘子里的龙虾看似十分正常,但是已经有戒心的两人仔细嗅了嗅,一股酸臭味夹杂着双氧水的气味扑鼻而来,差点令令人呕吐出来。

“这怎么吃啊?都臭了!”肖军忍无可忍,拍着桌子喊道。

“嘿,你自己点的菜当然是你自己吃了,还想怎样?”服务员没好气地说道。

“你们怎么能这么做生意呢?”熊龙庆倒是比较冷静。

“店是你开的吗?我们怎么做生意关你屁事?东西你爱吃不吃,要是不吃赶紧结帐滚!”服务员的喊声找来了几个保安。

“行,不吃就不吃。”熊龙庆不想和地方人员闹矛盾,只有暂时忍让。

“1000块谢谢。”服务员把手伸了过来,漫天要价。

“这一碗臭虾要1000?你抢银行吧?”肖军气急败坏,站了起来。

“怎么?还想挑事啊?”服务员退了几步,躲在了保安后面。

熊龙庆见苗头不对,挡在了两方中间,“等等等等,先别吵。”熊龙庆拉住了肖军,转身问道:“你们这价格太不合理了,这道菜最多也就百来块钱,怎么到你们这就要1000了呢?”

“在我这,我说多少就是多少,别给我废话。”服务员看见熊司令似乎很好说话,又开始得瑟起来。

“那叫你们经理过来,我跟他说说。”熊司令看这家饭店有四层,应该会有个经理什么的,打算跟他交涉一下。

“叫我们经理?行啊,先把1000块钱付了我再带你去。”服务员似乎并不怕客户叫经理交涉。

“你这什么逻辑?赶紧把你们经理叫过来!”熊龙庆也开始有点脾气了,“我就不信你们饭店还能翻天了。”

“哟,老爷子脾气挺大的啊,小心别弄出心脏病了啊。”服务员扫了熊龙庆一眼,接着说道,“赶紧的,别磨磨唧唧,付了钱走人,别影响我们做生意。”

熊龙庆还是秉着不与地方人员纠纷的原则,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叠钱,服务员手快,一把抢了过去,仔细数了一下,是1100块,熊龙庆看在眼里,却发现服务员跟没事人一样收进了裤兜里。

“我说你不知道找钱吗?明明是1100块,怎么能这样?”肖军一直在看着,所以刚刚的小动作也看在了眼里。

“是吗?那我不知道。行了,别罗嗦了,赶紧走吧。”服务员耍无赖,并没打算找经理过来。

“你们经理呢?”熊龙庆问道。

“哦,你找经理啊?可以,再拿1000块,我们就带你过去。”服务员说道。

“见个经理还要付钱?”熊龙庆对这种要钱方式表示很惊异,“老子见总统都没这么个说法!”

“哟哟哟,还总统呢。你以为你是谁啊?在这吹牛有个屁用!”服务员丝毫不买账。

“啪!”肖军听到服务员说熊龙庆,已经无法克制自己,一甩手将桌上的海鲜摔在地板上,趁他们不知所措时,他抬腿就是一脚踢在了服务员的肚子上,两边的保安还没反应过来,肖军左一个侧踢,右一个鞭腿,三个人应声倒地。

站在后面的保安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变化有点惊慌,立马用对讲机求助。熊龙庆怕事情闹大,拽着肖军就往外走。这些保安哪能放过他,楼上又下来了十几个人,都拿着大砍刀,叫嚣着要剁了肖军。

不远处,正有三个巡逻的派出所民警,径直走了过来,“喂,你们干什么!”

这帮黑社会不理会民警,还派了几个人过去拖住他们,不多时,派出所的所长乔飞赶到了,他和光头强很要好,一直充当着他们的保护伞。一帮黑社会看见乔飞过来,多少都给了点面子,让出了一条道,乔飞看见被围起来的是一个老头和一个少年,不禁皱了皱眉头,低声自语道:“这两人能有多少油水啊。”

但是他现在是以派出所所长的派头出来的,自然不能把话说明了。他对这流氓说道:“行了,你们先回去,这里交给我处理。”

正在楼上打牌的光头强此时也听闻有人砸店,下来一看,乔飞已经站在那了,觉得有点奇怪。

“乔所长,你这是?”光头强说道。

“哟,强哥啊,我也是刚过来,不清楚怎么回事。”乔飞上前跟光头强握着手说道。

“老大,就是那小子打了我们的人。”刚才求救的保安指着肖军说道。

“小兔崽子,敢造反啦!”光头强一听有人打自己小弟,顿时火冒三丈,“是不是不想活啦?”

一旁的乔飞也是心惊胆颤,这回事情可不那么好处理了。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强哥,人就交给我处理好了,你就……”

“别给我废话!”光头强推开乔飞,“以前要是小纠纷不动手,我光头强绝对给你面子,但是今天不行,敢动老子小弟,那我就让他今天死在这!”

熊司令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知道乔飞可能是经常和光头强合伙欺压百姓。怒火中烧,但是忌于他们人多势众。

“要不这样。”乔飞凑过去和光头强耳语了一阵,光头强连连点头,说道:“我看行。”

随后,光头强说道:“唉,算了,这事说好办也好办,你。”光头强指着肖军,“就你,从我小弟裤裆底下钻过去,跪在地上说对不起,再让家里赔我们50万,这事今天就算平了,不然。哼哼。我折磨人的手段可是很新鲜的。”

一开口就要价50万,光头强的胃口真是不小,熊龙庆十分镇定,朝肖军使了下眼色,肖军会意,说道:“这位老板,我爷爷年纪大了,所以没带这么多钱,能不能让我给家里打个电话把钱送过来?”

看到这少年对于50万都这么慷慨,光头强暗骂自己早知道就多要一点了,但是话已经说出去了,就不好意思再改。他也不怕肖军报警,就凭自己和飞羽城公安局长李亮的关系,他就敢在飞羽城开黑店不被处理。

“行,不过不能让你打,让这个老头打。”光头强还是怕肖军耍花样,坚决要熊龙庆打电话催钱,这也是熊龙庆意料之中的事。

他拨通了公安厅厅长段天泉的电话,正在办公室内处理事务的段天泉一看号码是熊龙庆,立马接通:“喂,熊司令好!”

“小段,我遇到点麻烦。”碍于有乔飞这样的公安内部人员在场,他没有直接说段天泉的名字。

“什么麻烦?首长,您直说,需要我做什么?”段天泉和熊龙庆是老交情了,段天泉曾经是他带过的干部。

“我需要50万!”熊龙庆故意提高声音让在场的人听见,“对,现在就要,遇到点麻烦事。”

“50万?首长,您没开玩笑吧?什么事要50万啊?”段天泉不明就里,继续问道。

“这个你别管,带钱来就行了!我在光头海鲜饭店!”熊龙庆故作豪爽,稍后立即压低声音,“多带人,荷枪实弹!”

“明白!”段天泉并不傻,立即明白熊龙庆遇到了麻烦,立即拨通了飞羽城特警大队队部的电话,要求大队长龙飞宇带领120人的队伍荷枪实弹赶往光头海鲜饭店。

接到紧急任务的龙飞宇立即组织人员和车辆,短短三分钟,120人,30辆城市反恐车疾驶出特警大队的大门奔向光头海鲜饭店。

正在大门口抽烟喝茶的光头强发现特警车辆不断在靠拢,手里烟头一甩,茶杯一摔,大骂道:“你敢报警!”

“哼,你们完了!”肖军站在熊龙庆前面,保护熊龙庆,避免对方突然袭击。

“哈,完了?要是这么就完了,我光头强还配在这一带混吗?”光头强拨通了公安局长李亮的电话,“哥们,今天跟你们公安发生了点冲突,麻烦你出个面解决一下啊,对,就在我饭店门口……好,好,等你来啊,我请你吃个饭。”

段天泉直接向特警大队下的命令,并没有经过公安局长李亮,所以他完全不知道今天的行动。挂断电话的力量穿上了警服外套,带上了两个警员就赶往光头海鲜饭店。

“老首长!”特警队赶到不久,段天泉驱车赶到现场,“哎呀,好久不见啦!”

“哟,段厅长啊,不是我批评你啊,这么久了也不来看看我这糟老头子啊,是不是把我忘了啊?”熊龙庆故作客气,嗔怪道。

“我哪敢忘老首长大恩啊,要不是您的培养,我哪有今天啊。”段天泉听熊龙庆叫他“厅长”,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

一阵寒暄过后,熊龙庆大致讲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段天泉越听脸色越差,眼睛里充满了怒火,手紧紧攥成了拳头。

“龙飞宇!”段天泉一声喊道。

“到!”全副武装的龙飞宇立马跑了过来。

段天泉小声交代了几分钟,龙飞宇眼中也喷出了怒火,大声答道:“明白!保证完成任务!”

“小军!”熊龙庆把肖军叫了过来,“你跟着特警大队执行任务,多学学东西!”

“明白!”肖军压抑了许久的怒火此刻也在蓄力喷发。

“30人负责现场警戒,其他人跟我来!”龙飞宇带着肖军和特警冲进了光头饭店。不久,散发着恶臭的龙虾,双氧水等东西被扔出门外,对气味敏感的围观群众当场就吐了出来。

“啪!”四楼窗口上扔下来一个大箱子,熊龙庆和段天泉上前一翻,全是白粉!

“原来是挂羊头卖狗肉啊!”熊龙庆仍在期待有更大的发现。果然,龙飞宇从楼上陆陆续续又扔下来五个大箱子,足足300斤白粉!

“怎么还有特警?”刚刚赶到现场的李亮有点纳闷,只见熊龙庆和段天泉蹲在地上背着他翻看白粉。

因为是警务人员,特警没有阻拦,李亮不明所以,也没有注意到乔飞给他使眼色,径直走到已经瘫软的光头强面前问道:“咋了?惹什么大事了?居然还有特警。”

“局长,你后面!”乔飞小声提醒道。

“我后面?”李亮此时智商逼近零,“我后面也就我的两个警员罢了,行了,发生什么事等会就知道了,特警是谁调用的?”

“龙飞宇!”乔飞小声说道,“局长,你后面!”

“什么前面后面,你说什么呢?”李亮转过身去,只见段天泉昂首站在那里,狠狠地瞪着他,李亮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这下完了。

“李亮你给我过来!”段天泉一声怒吼,李亮脚底一颤差点摔倒,他立马跑了过去,“厅,厅长,您怎么亲自过来了?”

“这么大的事,我不过来能行吗?”段天泉说道,“要是交给你去办,我反而更加不放心了。”

“厅长,具体是什么事?怎么我们没有接到报警啊,动用特警大队的事我都不知道啊。”李亮试图将话题转移到案件上来。

“怎么?我一个厅长动用特警大队是不是还要向你报告啊?”段天泉越听火气越大,“那我是不是以后什么事都要向你报告啊?”

“不不,厅长,我不是那个意思。”李亮在迅速整理思路,“我的意思是,这种缉毒的小事,交给缉毒警干就行了,怎么还劳您大驾了?”

“我这个厅长老了,该出来活动活动了。”段天泉语含讽意,“不然在办公室哪知道外面的世界到底怎么样。”

“厅长,我看这事就交给我了,在我的辖区出事,我有责任,我愿意戴罪立功!”李亮以为可以瞒天过海,把刚刚所有人看到他与光头强交谈的细节给一笔带过。

“我看你现在是自身难保了,还戴罪立功?”段天泉虽然老了,但是还没有到记性不好的地步,他刚刚看得分明,已经不容李亮狡辩,“看来近几年那些匿名举报你的信件都是真的了。”

“厅,厅长,您听我解释!”李亮开始有点语无伦次了。

“不用解释了,自己跟法官解释去吧!”段天泉处理罪犯从不手软,“来人!把这个公安局长给我拷上!”

警戒人员迅速制住了李亮,戴上了冰冷的手铐。光头强见段天泉把李亮给铐上了,紧闭双眼摇头叹道:“唉,看来这回是真的栽了!”

“老大,要不弟兄们给你砍出一条血路,我们逃吧!”旁边挨过打的小弟小声说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我烧你个头!”光头强一巴掌打在小弟的脸上,“你没看他们都带枪的吗?砍砍砍,你砍谁去?现在你乱动说不定都会被当场打死!”

半个多小时的地毯式搜索,肖军跟着龙飞宇从饭店出来时已经满头大汗。

“该怎么办是你们警方的事情了,你就当我是个举报的市民吧。”熊龙庆淡淡地说道,“你的辖区还得好好管管啊!”

“是!”段天泉跟接到战斗任务一样,响亮地回答道。

第二天,飞羽城80多家报社报道了光头强饭店被端的消息,其中最大的报社“飞羽快讯”取材新颖,拟出了题为《英雄出少年:16岁少年主动向黑恶势力宣战》的通讯,凌羽看着报纸,眉头紧锁,问着面前的秘书道:“这个少年是谁啊?”

“凌总统,您不记得了吗?他就是7年前肖淼的那个儿子。”秘书答道。

凌羽自然知道肖淼,也见过他的儿子,但是已经是7年前的事了,如今再看照片,难免一时认不出来,不过这次他舒展了紧锁的眉头道:“都长这么大啦!仔细看还真有他爹的范!”

司法部门把关于这件事的最终处理结果报告给了熊司令:李亮犯了包庇罪,受贿罪,贪污罪并参与了黑社会活动,撤销公安局长职务,有期徒刑25年,没收非法所得372.15万,剥夺政治权利30年,乔飞被撤销所长职务,判有期徒刑15年,没收非法所得57.22万,剥夺政治权利20年。光头强贩卖毒品,数量巨大,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肖军自此也进入了凌羽的视线,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肖淼的气息让他感觉到:消失7年之久的血狼旅在不久之后就要恢复番号重新组建了。

4

第十章 锋芒初露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