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脉>第十二章 军人之初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章 军人之初

小说:血脉 作者:烟雨忆江南 更新时间:2016/12/14 22:56:59

   等待开学的日子过得很快,这与肖军的喜悦心情分不开。8月9日,肖军在母亲的陪同下来到了武滩特种兵学院,来报名的人络绎不绝,有身着军装的,也有穿着便装的,如此一来,是部队选拔而来还是从地方青年中严格筛选出来的一眼就看明白了。

   肖军是从地方选拔进校的,在考军校之前,肖军的个人信息已经完全被暴露在校方,所以他是肖淼的儿子这个消息在全院干部中间早已传开,算是公开的秘密。

   “名字。”接待处的中尉头也不抬,准备给肖军登记。

   “肖军。”肖军显得小心翼翼,他在来之前,熊龙庆就叮嘱过他一定要低调,不可太狂妄,要注意与人相处的技巧。

   “肖军?”早已知悉肖军个人信息的中尉抬起头,仔细端倪着这个1米85个头的小伙。

   “是的,首长。”虽然每天眼前将星闪耀,看到将军都只是微微一笑的肖军现在看到干部都管他叫首长。

   “你跟我来。”中尉起身,领着肖军母子走进了营长的办公室,这是肖军军旅生涯起步的第一任营长,叫丁伟。

   “营长,这是肖军。”打完报告进入办公室的中尉介绍道。

   “嗯,行,你先出去吧。”刚刚还盯着电脑屏幕的丁伟坐在椅子上转过身来,对着中尉说道。

   “是。”中尉走了出去,带上了房间门。

   “你就是肖军?”丁伟挥手示意母子在办公桌前坐下。

   “是,首长!”肖军很有眼色,刚刚坐下又立即起立回答。

   “行了,你坐下吧,不要紧张。”丁伟看着肖军的上下级意识非常不错,露出了微笑,“我是你的营长,我叫丁伟。”

   “你好,丁营长。”坐在一旁的陈燕说道,“我家小军很少出远门,还请您多担待。”

   “嫂子您这是哪里话!”丁营长说道。

   “嫂子”二字一出口,陈燕就暗觉惊叹,他为何要这么叫我?

   “哦,事情是这样,我们对于每一个入学的人都有严格的政治审核,所以关于肖军的一切我们知道。肖淼旅长可是我们学院的标杆人物,所以……”丁伟看到陈燕疑惑的表情,立即解释道,“叫您‘嫂子’并不过分。”

   陈燕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原来是这样,部队关于每个军人的审查都严格到了这个地步,以前跟肖淼结婚的时候就这里政审那里检查的,当时还闹过不愉快。

   “既然这样,也希望丁营长对小军多多担待,他还小,不懂事。”陈燕还是担心自己的儿子多一点,毕竟一入军校,以后见面可就难了。

   “这个我们会考虑的,毕竟在这里我们要讲究公平,所以我只能尽量做到,也希望肖军自己能够好好干,做一个像他父亲那样的人物。”丁营长点头表示答应了陈燕的请求。

   填完报名表和献身国防志愿书后,肖军在教练班长的带领下,领物资,剪头发,换了一个十分精神的形象。

   “嘿,是你啊!”刚刚走进班级的一名教练班长看到肖军说道。

   “李一飞!”由于相别不是很久远,所以肖军对李一飞的印象还有一点。

   “班长好!”旁边正在清点个人物资的新学员立刻立正站好,大声喊道。

   当着好几个新生的面被肖军直呼自己名字的李一飞十分不悦,要是发火的话,自然能挽回颜面,但是和肖军之前建立起来的初步友谊多少会受点影响。要是不发火,自己面子上又挂不住,正处在发不发火的尴尬境地时,早已看出门道的肖军立马出来解围:“对不起,班长!”

   “嗯,没事。你出来一下。”看到肖军十分机灵,李一飞也松了一口气。

   “是!”肖军跟着李一飞走在走廊上,来到了俱乐部,俱乐部不大,约60平方米的地方墙上有个壁挂式的液晶电视,那是他们晚上看国内外新闻的工具,此外除了两台柜式空调,几套桌椅就只空荡荡的了,应该是给他们集合留出的空间。

   “没想到你居然考了我们学校了。”李一飞转过身捶了一下肖军的胸口,练过几年武术的肖军已经养成了习惯,往后缩了半寸立即反应过来,对方没有恶意,所以又站直了。觉察出细微变化的李一飞说道:“嘿,看样子练过啊小子。”

   “嘿嘿,是啊班长,从小体质不好,所以报过武术班学了几年。”被看出门道的肖军挠着后脑勺不好意思地说道。

   “看得出,你小子很有眼色,刚刚在班里反应很快。”李一飞开始切入正题,“以后啊,看见戴着这一条杠的都要叫班长,你的营长是个少校,就是那个胖胖的,姓丁的军官;你们教导员姓闵,就是那个上尉,他可是从部队选拔到我们学校来的军官。”

   “哦,哦,明白了,我下次一定注意!”肖军还是有点小尴尬。

   “那上次你来我们学校是干啥的?那时候应该已经发过通知书了,你是来看校园环境的吗?”李一飞把话题引入了上次肖军匆匆离去时的断口部分。

   “是啊,我来学校看看环境。”肖军当时本意是看看父亲生前毕业的学校,当时还真不知道自己考上了这里,不过也顺便看了下风景,也算是没有说谎。

   “呵,奇了怪了,门口的岗哨怎么会让你进来呢?按道理没到开学的时候就算你有通知书也不能进来的。”在这里待了三年的李一飞显然不那么容易被忽悠过去。

   “额,这个……”肖军语塞,他知道他不能把实情告诉李一飞,对于自己的身份,他必须严守秘密,不能透露给任何学员。

   “哎,罢了,不愿意说我就不勉强了。”李一飞看出了门道,估摸着是有点小关系的人物,确实没把他和肖淼挂钩,也更不可能跟熊司令扯上关系,只当他是学院某位领导的亲戚去猜测,也不便再追问下去。

   “嘿嘿,谢谢班长。”肖军见李一飞十分善解人意,由衷地感谢道。

   “不过以后在公众场合,该是怎样就是怎样,我可不会讲私情的哦。”李一飞跟肖军个头差不多,拍着他的肩膀也不显得费劲。

   “肖军!”营门口的岗哨在楼道里喊着,“肖军是哪个?”

   “报告,我在这!”肖军听见有人喊他,立马跑出了俱乐部。

   “怎么回答的?应该喊‘到’,你班长谁啊,没教过你吗?”岗哨是个大四的,和李一飞是一个年级,负责新生引导接待。

   “我是他班长。怎么了?”李一飞随后走出,对着岗哨说道。

   “啊?原来是你啊飞哥,真不好意思。”显然李一飞在这一批新训班长中地位不一般,岗哨一看肖军的班长是李一飞,立马恭敬起来。

   “别人才刚刚来,你一下子让他全学会是不是有点不现实啊。”李一飞帮着肖军说话,让肖军心里激起了一股暖流。

   “班长,不好意思,我刚来,不太懂。”肖军虽然经常出入总司令部,但是对于答“到”的意识还是不够。

   “没事没事。”刚才还很得瑟的岗哨现在“温柔”了许多。

   原来是肖军的妈妈来找他,营长给他开了个方便之门,让他们做最后的道别。

   “小军,妈妈要回去了,你在这好好学习啊。”陈燕语气中带着复杂的心情,幸福、无奈以及伤心。

   很少经历过这样与母亲的道别,肖军鼻子一酸,眼泪差点从眼眶中溃堤,他看见母亲的脸颊已经滑过一滴泪水,他忽然回想起自从他记事以来,父亲的印象很模糊,满脑子都是母亲忙上忙下,带着他从小学到初中,一直陪伴到高考,如今他走进了离家五百余公里外的军校,没有暑假,只有过年的小长假才能与母亲见一次面,不由得留下了不舍的眼泪。原来一直以为进入军校是最大的快乐,却一直没考虑此刻到要与母亲道别的场景。但是他不想说后悔,军校是他的决心,母亲的眼泪并没有让他回头,因为他也知道,母亲在艰难抉择中还是送他进了军校,也不希望他临阵退缩。

   “妈,我一直带着这个。”肖军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张叠得很整齐的纸条,慢慢打开。

   上面是肖淼临终前的那首诗,一句豪情万丈的“我辈儿郎多勇士,敢叫敌军立破胆”是肖军选择从军的动力,这既是父亲对血狼旅迎战的鼓励,也是鞭策肖军进入部队开创新天地,走出辉煌人生的勉励。

   看着丈夫临走前的这首诗,陈燕悄悄抹去眼泪,他越发相信自己与丈夫产生了思想和灵魂的共振,送儿子进军校的决心越来越坚定,她抱着儿子,说道:“在军校好好表现,不要给你爸爸丢脸!”

   “嗯。”此刻,母亲站着,他坐着,肖军像小孩一般把头埋入陈燕的胸口。

   送走了母亲,肖军深吸了一口气,转身便是新的生活,进了营门,他就要告别外面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他依然走了进去,这是他新的人生起点,影响他的一辈子。

   报名结束后,为期两个月的军政基础强化训练开始了,基础好一点的部队考生从中开始脱颖而出,在部队大院长大的肖军自小就有军人的气质,所以在700多名青年学员中,他还算比较优秀的。训练场上,丁营长和闵教导员都十分严厉,他们反复强调说:“我们现在的严厉是为你的生命负责,我不希望我的兵将来因为我们的心软倒在战场上!”

   在休息的时候,营长教导员十分幽默,和他们互动,做游戏,还不时拉着人上去为大家唱歌。教练班长也是刚柔并济,在训练场上就是“黑面阎罗”,在休息的时候就十分放得开,所以虽然训练十分累,肖军一想起休息的时候那些快乐,便也不感觉到苦。

   私下里营长和教导员经常找他谈话,毕竟是学院名人的后代,他们十分关心肖军的成长,但是对于肖军的身世十分慎重,保密措施做的比较严格,甚至有时候要登记个人信息,家庭信息的时候都是单独分隔开。但是全营都是特种指挥专业的学员,次次都是单独登记引起了学员们的猜疑,有时肖军听到室友说自己“搞特殊”、“不合群”之类的话,心里也很难受,但是这都是小事,他又不愿意跟丁营长或者闵教导员说。

   “我没有搞特殊!”在最近的一次登记学员证信息时,发下来的表格又把肖军单独列了出来,引来了几个从部队的新学员的冷嘲热讽,肖军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因为一个叫周汇锡的战士学员公开说肖军没什么本事还搞特殊,肯定是爸妈没教育好,这引起了肖军的强烈不满,爸妈一直是他的软肋。

   “怎么就不是搞特殊了?你看看,全营就你一个人每次登记信息都是单独填的,有什么惊天大秘密的不能告诉别人啊?”周汇锡也跟肖军杠上了,虽然他比肖军还矮了十公分。

   “你能不能有点素质?你说我就算了,你干嘛要说我爸妈?”肖军不甘示弱,因为他认为自己维护爸妈的声誉是对的。

   “嘿,小子,还不乐意了是吧?老子就是要说,怎么着吧?”周汇锡也练过格斗,仗着自己在部队待过两年,一直都瞧不起地方考入学校的青年。

   “我说你爸妈,你乐意吗?”肖军还是想和他讲道理。

   “你说我爸妈你就等着挨揍,我说你爸妈你就得给我受着!明白了么兔崽子,小心爷爷我一巴掌把你扇出去!”周汇锡在部队骂脏话的坏毛病暴露无遗。

   听到周汇锡对自己自称“爷爷”的时候,肖军怒不可遏,冲上去直接就是一拳,周汇锡早就知道他会动手,左手格挡,右手趁势就握拳攻击肖军面门,肖军低头躲闪,不料周汇锡只是虚招,他右脚一抬,踢在了肖军的肚子上,肖军往后退了几步,站稳脚跟后立即又开始了猛烈的进攻,但是他所学的武术基本上都是以强身健体为目的的,如果说放在近身格斗中完全就是个花架子,没有实实在在的杀伤力。但是周汇锡的不一样,他要面对的是敌人,所以每一招都是按照人体学设计的,肖军三两下就被放倒在地上,周汇锡还不解气,照着肖军的左脚踝就是一脚,只听得骨折的声音响起,肖军“啊”的一声,引来了教练班长,李一飞见状立马喊道:“给我住手!”

   此时的李一飞距离两人还有段距离,周汇锡想趁此机会再给肖军右脚踝来一脚,李一飞随手把手中的书本扔了过去,周汇锡侧身躲闪,李一飞几个箭步就来到了肖军面前,想把他从地上扶起来,可惜他左脚踝已经受伤,短时间内无法用上力气。

   “干嘛打架?”李一飞喝道。

   “班长,是他先动手的,我是自卫!”周汇锡抓着肖军先动手的死穴不放。

   “是你先动手的吗?”李一飞低头问道。

   肖军表情痛苦,点了点头,说道:“他骂我爸妈,还说我爷爷。”

   看见肖军资历尚浅,对于这种“问候”家里长辈的粗言还不适应,李一飞眉头紧皱,说道:“行了,我知道了。”

   他让另外几个教练班长把肖军送到医务室之后,拽着周汇锡来到了营长办公室,简要地说明了情况之后,丁伟关切地问道:“肖军怎样了?”

   “营长,我身上还疼呢。”看见营长一门心思关注肖军,周汇锡耍起了老兵伎俩。

   “你给我闭嘴!”营长把手中的钢杯往地上狠狠一摔,怒骂道。

   周汇锡顿时被震慑到了,平时比较和气的营长一瞬间转了脾气,这是周汇锡一直没想到的。

   “我跟你说周汇锡,平时看见你懒懒散散的我也就罢了,那是因为你各方面都比较优秀,但就是这暴脾气,你以为老子不知道吗?早就想教育你了,但是因为新训没有什么时间,看来今天不好好收拾你你就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本来对于肖军刚入校就挨打心里很不舒服的丁伟现在新账老账一块算。

   “营长,我……”周汇锡还想说什么,营长突然站了起来,便立刻闭嘴了。

   “你还想说什么?要不要去看看监控,看看你那德性!”营长指着周汇锡的鼻子骂道,“看来我得想另外办法了。”丁营长想到了两人的矛盾肯定是因为平时让肖军太多单独“照顾”引起了隔阂。

   “现在你不知道情况,我可以不怪你,但是你既然把人家打倒了,为何还要下那么狠的脚弄骨折呢?他是你敌人吗?”在特种兵学院,战友间是可以有什么不愉快地上一边打一架,但是也有明令禁止下手太狠的。

   “我就是看他不爽。”周汇锡说道。

   “那你看我顺眼吗?是不是看我不顺眼也要把我这营长打骨折啊?”丁伟对周汇锡的回答不太满意。

   “他要是不适应这里就把他退了吧,反正我对他态度不会变,让他回家继续过他的少爷生活得了,部队能让这种小少爷小皇帝存在吗?那还打什么仗啊?”周汇锡提的要求越来越过分。

   “哼。”营长冷笑道,“周汇锡我告诉你,他新训的表现那可不是小少爷小皇帝,他吃的苦不比你少。”

   回想起新训期间,肖军自始至终跟着训练,干活什么的都抢在前头,就单单填信息是单独列出来的,周汇锡才明白过来自己以偏概全了。

   “你这事我估计要是肖军真的想追究责任,你挨处分是少不了了,带着处分回部队,呵,我看你还是提前做好转业的准备吧。”丁营长并非危言耸听,无故殴打战友在特种兵学院可是大忌,因为他们是一个讲究内部团结的学院,除了设立的PK场是为了解决两人之间矛盾的地方外,其余地方是严禁发生打架斗殴的,周汇锡心想:这下倒霉了。

3

第十二章 军人之初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