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脉>第十三章 勤学苦练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三章 勤学苦练

小说:血脉 作者:烟雨忆江南 更新时间:2016/12/16 7:01:40

医务室里,老医生戴着眼镜给肖军看伤,眉头紧皱:“这下手也太狠了,谁打的?”

肖军低头不语,旁边的教练班长说道:“战友之间闹点小矛盾,没大事。”

“这还叫没大事?都骨折了,韧带也损伤了,估计没两三个月怕是难以痊愈了。”老医生扶了扶镜框,开始给肖军处理伤口,打石膏固定。

教练班长苦笑道:“哎,是我们做班长的没看好。”

“嗯,这事你们自己单位处理吧,但是伤者每周三都要到我这里来复查,前三周必须休息,不能运动,到后面可以试着走路。”老医生叮嘱道,“你们这群学员啊,真不让人省心。”

“好,我明白了医生,我会跟营长反映的。”教练班长赔着笑脸,此时门被推开了,丁伟走了进来,看见卧床的肖军,眉头紧锁,他示意教练班长先出去。

“怎么样了?”丁伟的问题既像是问肖军,又像是问医生。

“丁伟啊。”老医生喊着丁营长的名字。

“许医生啊,我这学员的伤怎么样了?”丁营长也赔着笑脸,看来这个老医生比较有名望。

老医生把病情和需要的后期治疗方案告诉了丁伟,丁伟连连点头说一定照办,现在他担心的不是伤势,而是肖军会不会一气之下向上面反映,要是真这么做,他这个营长估计挨骂也是少不了的。

“这事你想怎么处理?”把肖军带回宿舍后,营长坐在床边问道。

“您是营长,您说按规定怎么解决就行了,我只是个新学员,不敢说处理别人。”经过了一个小时,肖军的怒气也渐渐消了,本来他还打算让周汇锡滚回老部队的。

“你都这样了,我都不好给你家里交待了。”丁伟始终记得陈燕走之前的请求,才过了不久,肖军就被打伤了,要是陈燕告诉了熊司令,这样一追究,估计整个学校都会被整的够呛。

但是肖军一直请求丁伟不要跟家里说,他不想让千里之外的母亲为自己担心,也暗怪自己报了武术班没学到什么真本事,都是些三脚猫的花架子,几下就被人撂趴下了。

“在这里,其实没有绝对的公平,你总会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但是这里有绝对的规定,对于任何违反规定的行为必定要严厉惩处,绝不姑息。”丁伟开始向肖军说起学院的事情,想让肖军渐渐明白在学校的“生存法则”。

“当初我爸也是这样过来的吗?”肖军听得很仔细。

“那我可就不知道咯,你爸在这学习的时候我还是个小学生吧,哈哈。”丁伟现在才是个少校,在九年前肖淼就已经是个旅长了,所以就连丁伟也只能是听听“传说”,并没有真正遇到过。

“也是。”看着丁伟胸口13年的军龄牌,他也计算出了年代的差距。

“有件事还得征求你意见。”丁伟开始说到主题上。

“营长您说吧。”肖军跟着丁伟的思路,回答道。

“你之所以被人说‘搞特殊’,我看也是我和教导员考虑不周到的原因,为了保护你的个人身份隐私,我们采取的方法不妥当,所以让你被战友误会,还闹出今天这样的事情来,是我的失职。所以,我看以后填表的话,你还是和大伙一块吧,但这就可能导致你会被人知道真正身份,要知道,你爸可是我们学院的名人,这身份一暴露了,以后你背负的责任可就更重了,不能给你爸丢人,不然也有损你爸爸的声誉,明白吗?”

“这……”肖军犹豫了,因为熊龙庆在他来之前反复强调不可暴露自己身份和背景,这下让肖军十分矛盾,如果按照熊龙庆的思路,那以后战友之间就不太好相处,如果要与战友好好相处,就得违背熊司令的话,着实让人难以选择。

“我们每张表都是严格控制数量的,所以本来还想着你填些假信息,我们来给你改,但是这招行不通。”丁营长也把自己曾经做过的努力告诉他,学校对于印制出来的东西都进行了严格控制,防止泄密。保密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视同仁,所以肖军搞不了什么特殊。

“我得问一下我爷爷。”在肖军心里,早已把熊龙庆当成了自己爷爷,因为自己的亲爷爷和亲奶奶早在肖淼入伍时都离世了。

“行。”丁伟说道,“注意保密,也不要让他知道今天的事。”

接过营长手机的肖军闭眼吸气,组织了一下语言之后拨通了熟悉的号码,“嘟——嘟——”两声过后,熊龙庆正准备挂断电话,这是他的习惯,从不接陌生号码。但是看到来电归属地是武滩,熊龙庆觉着会不会是肖军打来的,便接通了,“喂。”

“爷爷,我是肖军。”肖军说道。

“哦,小军啊,有什么事吗?”熊龙庆判断对了,但是不知道此时肖军打电话回来是为何,难道坚持不下去了要退学?不,这不是肖军的性格,虽然他很乖巧,但是有时候也很固执,特别是对于自己的梦想。

“爷爷,我想和您商量个事。”肖军按照自己的思路,把填信息和战友之间关系的紧张两者的关系讲述了一番,但是跳过了今天发生的冲突。

“你没有和别人发生冲突吧?”熊龙庆听见肖军说到战友关系紧张的时候便问道,因为他太明白部队的“规矩”了。

“没,没。”肖军回答得有点心虚。

“哦,那就好。”熊龙庆虽然看不到肖军的表情,但是九年来他和肖军相处,知道肖军的本性,明白其中定有文章,只是看见肖军都这么大了,也该为自己做主了,便同意了肖军与大家一块填表的事。

虽说填表事小,但是闹出的事就真不小了。肖军心底里也暗暗告诉自己要注意每个细节,不能让人抓着把柄,今后个人的背景信息可能就会被更多的人知道,为了不给父亲丢人,他只能好好养伤,之后再慢慢把差距补上来了。

“注意了,枪托抵于肩窝处,不然枪的后座力会把你锁骨给震坏了。”在武滩特种兵学院靶场,只有丁伟和肖军两人,营队其他人都已经去障碍场进行特种兵障碍训练了,肖军脚有伤又不肯躺在床上什么事情都不干,一直央求丁伟让他进行其他科目的训练,丁伟实在没办法,只能带他来到靶场。

“注意,41式突击步枪为5.8毫米口径,在100米的距离上十分精确,只要刻苦练习,且不拿打上眼皮不碰到下眼皮这么夸张的话来吹牛,但是可以做到要打眼睛就不会碰到眉毛。”丁伟一面讲解,一面给肖军纠正动作,小时候他看到过总司令部直属警备区战士打靶,那个个都是神枪手,10发子弹最低成绩都是95环,今天,他也要打出在军校的头10发弹。

“瞄好了吗?”丁伟问道。

肖军不敢说话,怕影响到呼吸,只微微点头表示已经准备好了。

“好,把保险开到‘1’,进行单发射击。”丁伟说道。

“砰——砰——”肖军开始扣动扳机,自动报靶器把数据传输到了这边的显示器上,十发弹刚打完,报靶器显示总环数为89环。

“嗯,还得多练练,这成绩拿不出手啊。”丁伟知道肖军只是“见过猪跑”,没有真正“杀过猪”,虽然成绩不理想,但是还是安慰着说道,“以前光看别人打靶可不行,神枪手可是拿子弹喂出来的,这点你放心,我们学校别的不多,子弹管够!”

“嘿嘿。”刚刚挣扎着站起身来的肖军不好意思地说道,“不开枪我还踞的稳一点,一开枪我就觉得枪口开始不稳了。”

“没用上力,看我的。”营长装填好子弹卧倒,动作一气呵成。

“砰——砰——”枪声又起,10发弹丁伟用了8秒就打完了。验枪完毕后,他转身看显示屏,99环。

“营长你太牛了。”一旁的肖军鼓起了掌。

“呵,这算什么,你多练练比这更强。”丁伟说道。

受伤期间,肖军跟着营长进行力量和射击练习,他深知如果此时选择了享受“病号”带来的舒适,只会让他后期生活更痛苦,在特种兵学院,你的军事技能很大程度决定了你在这个学校的地位,这就是丁伟跟他说过的“生存法则”之一。

“哟,能下床走路了啊。”睡在肖军上铺的战士学员李忠大早就看见肖军下床了。

“是啊,腿伤差不多好了,现在能跑能跳了。”两个月的休养,肖军基本上恢复到了受伤前的状态。

“你这落下两个月的新训,现在还能跟上大部队吗?”李忠来自C国东部沿海地区的蓝焰特种部队,对于军事技能自然看得很重,所以他对来自地方的肖军比较担心。

“没事,到训练场上慢慢练回来。”肖军对所有的训练科目能亲身参与的都已经参与过了,对于不能参与的比如武装十公里训练,特种兵障碍都有了系统的理论认识,由于脚伤就没有参与,但是相关的耐力训练他却丝毫不敢落下。

父亲给他的压力太重了。

至今学校还留有肖淼的各项记录,特种兵障碍全部通过及格时间是4分钟,肖淼的记录是2分40秒69,武装十公里及格为40分钟,肖淼的记录是33分52秒87。当年成绩一出来全院哗然,肖淼也因此成为了全院的体能明星。

“我一定要超越爸爸。”肖军也给自己加油打气。

武装十公里和特种兵障碍测试当天就开始了,吃过“搞特殊”这个大亏的肖军跟着大部队一块测试,果然光靠理论远远不如自己实实在在跑一趟来得实在,由于策略不对,一开始就用上了大部分体力,导致武装十公里的后一个五公里体力就开始透支,原来让大家惊叹的肖军逐渐从第五名往下掉,营长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李忠一直在保存实力,紧紧咬着第九名。

“肖军,跟着我的呼吸节奏调整!”李忠看见“昙花一现”的肖军开始低头放慢脚步,按照规定只要战友没倒下,就坚决不能与他有身体接触,李忠只好边保持自己的位置,一边鼓励肖军调整节奏。

肖军原来一直都觉得自己很孤单,哪知一到训练场,看见战友们的训练热情,自己也被感染了,看见自己逐渐掉队,李忠起头开始鼓励,后面的战友都为他鼓励:“肖军,坚持!还有四公里!”

休养了两个月,他与战友们见面仅限于晚上,但是一天的训练却让战友们无暇顾及肖军,都早早睡去。

看到战友们鼓励肖军,一旁的丁伟满意地笑了,这是他最希望看到的结果,肖军要融入这个大集体,只能通过与他们同甘共苦才能做到,这是个良好的开端。

“还有两公里!”李忠看见肖军表情从痛苦逐渐转为平静,开始给他报距离。

肖军一直跟着李忠,这是多么坚强的意志力。

“肖军,我跟你说,呼——呼——,等会你就好好地跟着前面一个,我准备最后一公里就冲刺了,呼——呼——,到时候可就顾不上你了。”李忠一边调整呼吸一边跟肖军说道。

“我也要冲!哈——哈——”肖军的呼吸声比较沉重。

“行,那你跟紧我!”李忠开始脱离“一字长蛇”,跑到了外面准备发起冲刺,肖军紧随其后。

“冲!”李忠看见路标,离终点线只有一公里了。

“啊————”肖军开始叫唤,双臂快速挥动,跟着李忠一路狂奔,李忠是老特种兵了,不一会就把肖军给撂了一百来米,而肖军由于呼吸骤乱,步伐却慢慢缓下来了。

三百米,两百米。肖军由于嗓子难受,闭眼准备埋头猛冲,山地里石子太多,没注意看的肖军“啪”地一下重重摔在地上,手和膝盖都擦破了皮,鲜血渗出了迷彩服。

众人以为肖军要好一会才能爬起来,肖军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直接在地上爬了几下就站起来继续跑,但是已经落后了十几个名次。

“39分20秒57,及格了!”肖军是第三十个到达终点的,听到自己第一次跑武装十公里就及格了,肖军坐在地上,心里说不出的喜悦。

“起来!刚刚跑完再多走走!”李忠是第一个到达终点的,他并不知道肖军受伤,直接把肖军从地上拽起来。

“啊,疼!”肖军缓过神来,一股疼痛感传来。

“怎么了?”李忠以为自己用力太猛,忙蹲下来看。只见肖军两个手掌和两个膝盖鲜血往外冒,迷彩服已经被染红了大片。

“报告!营长,肖军受伤了。”李忠立马起身报告。

“怎么了这是?跑个武装都能受伤?”丁伟走了过去,看见肖军手和膝盖都是血。

“赶紧送医务室!”丁伟说道。

刚刚卸下沉重背囊的几个学员争抢着把肖军抬起来,一路小跑送进了医务室,还是那个许医生。

“呵,小伙子,又是你?”由于之前每周都要复查,所以许医生对肖军可是再熟悉不过了,“怎么受伤的老是你啊?哟,这回伤的也不轻啊,你们这是轻伤都不下火线啊?”

“许医生,您说笑了,刚才进行武装十公里测试,不小心摔路上了。”肖军和许医生很熟,说话也比较随意了。

“嗯,还磕出这么多血,是够不小心的。”许医生很幽默,所以来找他看病的干部和战士都很快得到恢复。

“肖军,你两个月没参加训练都能及格,真厉害!”送他来医务室的青年学员李晓天说道,“我练了两个月了,还比你慢了10秒。”

“就是啊,你是不是以前就练过啊,但是两个月没练了还可以跑这么快也太牛了。”这回是战士学员米加林由衷地感叹。

“行了吧,七嘴八舌的,他牛的不是耐力,是意志力。”李忠说道,“后一个五公里他早就不行了,全凭意志力坚持下去的,这点挺符合我们特种兵的。”

“别吵吵,这里是医务室。”许医生佯怒道,他听说肖军休养两个月都能考核及格,心里也挺开心的。

“你们都出去吧。”丁伟此时也走了进来,平静地说道。但是学员们见到他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嗖嗖地全撤出去了。

“嗯,这次成绩勉强及格了,还得多练练。”营长心里虽然还是很满足,但是他不希望肖军因此骄傲,刚才学员们的夸耀让丁伟一直很担心。

“我知道,我这成绩离我爸还差得太远。”肖军被泼了冷水,但是也不沮丧,因为他心中始终把父亲的成绩牢记,那是他的奋斗目标,他将用4年时间去朝着这个目标奋斗。

“但是也得注意身体,你这过几天就来我这看病,我可不高兴。”许医生已经帮肖军处理好了伤口。

“是,我一定注意。”肖军答道。

“肖军,你想超越你爸?”丁伟琢磨了一下肖军的话,问道。

“我爸是我的压力,但是我更把这个压力当做动力。”肖军点头道,“既然我父亲能够做到,我一定要跟着他的步伐。”

“志向是远大,但是你要明白,当初你父亲训练可是拼了命一样的,吃的苦头可比你想象的还多。”丁伟说道。

“军人不吃苦,以后还怎么保家卫国。军事技能练不好,到战场上就是死路一条。这不是您常常跟我说的吗?”肖军看着丁伟的眼睛说道。

“行,我最喜欢我的兵把我的话记在心里。”丁伟走过来,轻拍肖军的肩膀,“还有四年,看你的了。”

“营长,下午的特种兵障碍测试,我还可以去吗?”肖军问道。

“这……虽然我们要求严格,但是你这样可以么?光看你手掌上的伤,索降这个项目就够你受的了。”营长仔细观察了肖军的伤势,有点担心。

“真没事,下午就不疼了。”肖军听出了营长的意思。

“什么没事?你当你是超人啊,上午刚受伤出血,下午就参加训练。”许医生一直沉默,此时也不乐意了,“刚刚跟你说的都忘了吗?我下午可是要休息的,你这再送过来我就不给你止血,我给你放血,你这小子,嫌血多我给你抽个一两千毫升,我看你贫不贫。”

“哎呀许医生,你别这样嘛,我就想看看我没训练过的科目跟大家差距多大啊。”肖军央求道。

“真是拿你们这些小屁孩没办法,下午你们训练我带药箱过去吧,省的又是‘八抬大轿’把伤员送来。”许医生面冷心善,他也想看看肖军这个小伙子是怎么忍痛参加测试的。

“既然您都这么说了,那我也没话说了。”丁伟见许医生都要去看了,再拒绝肖军的请求就不太合适了。

“谢谢营长!”肖军兴奋道。

“谢什么啊,我是看在许医生的份上才让你参加训练的。你小子给我记住了,要是实在忍不住了赶紧下来,别到时候落下病根子。”营长反复叮嘱道。

“是!”肖军起身立正道。

1

第十三章 勤学苦练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