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脉>第十四章 渐入佳境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章 渐入佳境

小说:血脉 作者:烟雨忆江南 更新时间:2016/12/16 22:37:54

“肖军,加油!”下午的特种兵障碍场,呐喊声此起彼伏。

“这小子,前几关过得挺快。”营长丁伟一直盯着肖军,只要肖军疼痛难忍,坚持不住,他就随时准备上去。

“呵,这年轻人现在韧劲十足啊,不过就是跑步姿势丑了点。”许医生推了推眼镜,看着膝盖有伤的肖军跑步挺别扭。

“但是速度很快。马上就是索降了,得好好观察。”还有两关就是索降项目,营长的心开始提了起来,这高度得有两层楼,稍有不慎就得摔骨折。

到了索降的高墙,肖军抖了抖手,深呼吸一口气,双手紧紧握住绳索,两腿环绕着。随着身子快速下落,肖军只觉手掌开始如火燃烧一般,鲜血已经渗出绷带,染红了绳索,整个过程虽然只持续了几秒,但是让肖军十分难受。

看到肖军索降成功,丁伟松了一口气,后面只有吊杠行进需要用手以外,其余的应该没什么大难题了。但是肖军一路跑,血也滴了一路,不远处一直跟着的李忠看出了门道,但是只要肖军没说要下来,李忠也绝不上前。

“还有三个项目,抓紧时间!”丁伟喊道,手中的秒表已经到了3分12秒,最后三个项目如果没什么问题,肖军将会在3分50秒左右到达。

可就在吊杠快速行进时,肖军手掌传来刺骨之痛,他感到一股晕眩,但是仍然紧紧握着杠,大家看到肖军紧闭双眼悬在半空,心里不由紧张起来。

“肖军,快点!只有半分钟了!”李忠也在计时,看到肖军停滞了便开始催。

“我一定要坚持……一定要……”肖军意识开始模糊,手也使不上力气,“砰”地一声,肖军坚持不住,松开了双手,重重摔在下面的沙地。

“肖军!”丁伟急忙跑了过去,许医生见状也赶紧背起医药箱跟了上去。

“肖军,你醒醒。”李忠离肖军比较近,扶着他的头拍着脸颊。

“让我来。”许医生拨开人群,从药箱拿出绷带和药。

“别围在这,保持通风!”丁伟对着人群怒吼,“都给我滚开!”

许医生给伤口清洗过后,边掐人中边拍肖军的脸颊,还不时用手指拨开肖军的眼皮。

肖军抖了一下脑袋,逐渐睁开了眼,“我怎么了?”

“傻孩子,你吓死我了。”丁伟说道,“早叫你别来测试,偏不听,你说你要出个什么事,我怎么给你家里交代啊。”

“这里训练不是有死亡名额吗?”肖军意识逐渐清醒,还打趣道,“或许我就成了烈士了。”

“你这孩子,能说点好话么?”许医生说道,“这点小伤就死不死的,那以后的伤员岂不是直接就直接算殉国了?”

肖军挣扎着要起来,李忠上前从营长手里接过肖军,看见所有的战友都在看着自己,肖军尴尬地一笑,“对不起,让大家失望了。”

“你是好样的!”人群中,不知是谁叫喊道,随后便是全场热烈的掌声,肖军眼中开始泛起了泪花,他渐渐融入了集体的生活。

“我说你小子就差那么几步了,加把劲不就挺过去了么?”李忠低声责怪道。

“班长,我真是失去知觉了,我也不想松手。”肖军也低声答道,两人相视一笑,李忠白了他一眼,“小样,等你伤好了我跟你一块练。”

“好咧。”肖军笑道。

肖军等了一个星期,伤口结痂之后,他才开始进行高强度训练,武装越野中,紧拽着李忠不放的是肖军,特种兵障碍场上,对李忠穷追不舍的也是肖军。

建国55年12月7日,实弹射击场。

“100环!”报靶员站在肖军正后方,惊喜地报出了肖军实弹射击成绩。

“好样的!”众学员鼓起了掌。

丁伟走了过去,微微一笑,“这次比上次好多了,继续保持。”

“是!”肖军拿起弹匣,随着射击组下场,下一组紧随上场准备打靶。

“今天发挥得不错啊。”李忠就在肖军旁边,打出了98环,“我看你那眼神,适合做狙击手。”

“呵,狙击手。”肖军苦笑道,“我感觉大家都不错,都是狙击手。”

“话可不是这么说,我当了几年特种兵,多少学了点选拔狙击手的标准,你目光坚毅,呼吸比较稳,这个前提你满足了,我想只要多加训练,一定可以是一名优秀的狙击手。”李忠说道,“我们‘蓝焰’有个狙击手集训队,我以前也去过。”

“是真的吗?”原本以为李忠只是开玩笑,肖军一直没当真。

“嗯,不过当不当狙击手还得看你自己怎么想咯。”李忠说道。

“聊什么呢这么起劲。”刚刚打完靶的周汇锡凑了过来,肖军沉默,李忠随口敷衍道,“聊了下打靶的事情。”

“嘿,忽悠谁呢?”周汇锡似乎听到了点什么,“你以为我没听到啊,你让肖军去当狙击手?你扯淡吧,就他那样……”

周汇锡话还没说完,丁伟“哐当”就给了周汇锡一脚,“就你话多,不知道这里是靶场么?”

“对不起!营长!”周汇锡倒地后又迅速站了起来道歉。

李忠暗觉好笑,肖军只是沉默,他心里对周汇锡有一种畏惧感,可能是之前周汇锡下手太狠给他留下了阴影。

“想什么呢?”李忠用手在肖军眼前晃了晃。

“哦,没什么,没什么。”肖军回过神来,也是随口答道。

晚上,周汇锡因为李忠和肖军害他挨踹闹不愉快,鉴于自己的实力不及李忠,周汇锡一直想着拿肖军出气,无奈李忠总是在肖军左右,自己没办法使坏。

“小子,别让我抓着你落单的时候。”周汇锡自言自语道。

第二天“机会”就来了,李忠被营长叫走,班里就剩他、肖军和其他几个学员。由于平日里横行霸道,仗着家里还有点关系,周汇锡把其他几个人支开之后,狠狠地拍着肖军的肩膀,“肖军啊,你说你好好的地方大学不上,你来这干啥啊?”

“我上什么大学用得着你管吗?”肖军开始觉得厌烦了。

“你说什么?”周汇锡往肖军脑袋上狠拍了一下,“你再说一句试试!”

肖军沉默了,他并不想惹事。

“我跟你说吧,就上次,你还说骂人不涉及爹娘,我当时就那个不爽啊,咱部队就这样,骂骂咧咧你不习惯就趁早滚蛋!”周汇锡倒是挺可笑,把人打了别人没找他算账,自己反倒有理了还打算找人算账。

“一个处分你还不长记性吗?”肖军句句话直奔周汇锡伤口。

“处分算什么,我跟家里说一声,分分钟就销掉了。”周汇锡冷笑道,“这么跟你说吧,就咱院长,见了我爹还得叫声首长好呢。”

“哦,那有什么关系,就算是首长也得公事公办吧?”肖军装作很无知的样子,以此来满足周汇锡的虚荣心。

“得,我把话说白一点吧,在咱部队啊,有些事情还是可以处理得圆滑一点,灵活一点呗,自己体会啊。”周汇锡讲得眉飞色舞,好像忘了自己是要找肖军麻烦。

“都站在外面干啥啊?”从营长办公室走出来的李忠看见被周汇锡赶出来的战友,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赶紧冲进了寝室,只见肖军坐着,周汇锡站着给他炫耀自己的背景。

“你俩干啥呢?”李忠站在班里,拍着防盗门的门框。

“哦,李班长,我在听周汇锡讲故事呢。”肖军起身,径直走了过去。

“哎呀我地个神啊。”周汇锡看见李忠回来,突然意识到自己被肖军几句话带到沟里了,想找麻烦变成了炫耀大会。

“你跟我一块去营长办公室。”李忠对肖军说道。

丁伟正在写什么东西,看见两人进来后,停下了手中的笔,“你俩坐吧。”

“我看你们平时关系挺好,这点我很高兴,李忠啊。”丁伟说道。

“到!”李忠听见丁伟叫自己的名字,立即起立回答。

“坐吧,不要拘束。李忠,我看了你的档案,还不错,是个可塑之才,但是啊,今天我拜托你件事。”丁伟说道。

“营长您就直接下命令吧,哪用拜托啊。”李忠尴尬地笑道。

“这事还真叫‘拜托’,我看你平时为人也不错,今天就打算告诉你件事,但是这件事我不希望是从你嘴里透露给别人。”丁伟神秘地说道。

“明白,保密守则时刻牢记在心。”李忠说道,但是心里多少有点疑问。

“他是肖淼的儿子。”丁伟提着下巴看着肖军,平静地说道。

“肖淼的儿子?”李忠没反应过来,“哪个肖淼?”

“就是在学院荣誉厅,我院名人录第一个!”丁伟提醒道。

“哇塞,我地个乖乖啊。”李忠是肖淼的“铁杆粉丝”,他也想成为和肖淼一样的特种部队指挥员。

“所以,今后需要你这个老兵多照看一下,我是干部,有些事情要一碗水端平,要是太向着肖军以后这学员就难带了。”丁伟把自己的难处说了出来。

“行,没问题。”李忠拍着胸脯道。

“我知道周汇锡这兔崽子不好对付。”丁伟说道,“他爸爸是我们总司令部的政治部副主任,比咱院长还大两级呢。所以平日里横行霸道。”

“总司令部?”肖军对四个字再熟悉不过了。

“是啊,来头是不小。”丁伟说道,“我估计是除了你之外关系最大的了。”

“呵,看来营长你似乎还有点东西没告诉我啊。”李忠听明白了其中的重点。

“嗯,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肖军的爸爸死了,但是他的干爷爷我想你应该认识。”丁伟又卖了个关子。

“额,我哪能认识总司令部的首长啊。”李忠摆摆手。

“咳,我说的不是这个认识,我是说你知道名字。”丁伟说道,“熊——龙——庆。”

“您说什么?”李忠腾地站了起来。

“别激动!别激动!”丁伟拽着他,让他坐下,“把这些告诉你也是没办法了,只希望你能够尽量保密,在平日里尽量帮他打掩护,不要让太多人知道。”

“哎哟,营长,这,这让我咋办啊。”李忠知道熊龙庆,总司令部里能排上号的七个常任司令员之一。

“既然告诉你了,就一定给我办好咯,不然你小子这四年可就不好过了。”丁伟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

“哎,好吧。”李忠宁愿自己不知道这一切,“我尽力吧。”

“现在大家都开始接受肖军了,我需要他跟所有人都能相处好,尽量不要惹麻烦。”丁伟提出了要求。

回到宿舍后,肖军心情不错,哼起了军旅歌曲。李忠倒变得有点小心翼翼了,他小声跟肖军说道:“明天开始我教你格斗。”

“哇塞,那太好了。”肖军脸上挂着兴奋。

白天,他们跟着大部队一起训练,晚上,李忠带着肖军到训练场练习格斗,有了几年武术底子的肖军学得很快,一套套动作该如何一招制敌他渐渐熟悉,他最大的想法就是至少在和周汇锡较量过程中,自己不至于失利。

冬天到了,整个训练场都有了积雪。他们外出训练的时间少了,转入了课堂知识的学习,可惜的是,他们要学习外语、高等数学、工程图学之类的地方大学科目,这让肖军多少有点失望。

“我们来军校,干嘛非得学这些东西啊?能用来打仗吗?”肖军反复问自己,“不是该学些实际一点的,就算不是指挥打仗的理论,好歹也有个关于电子信息对抗的教学吧。”

可学校偏偏就是这么安排的,一个月不到就要考试,肖军又头疼了,放下书本这么久,不知道还能不能学习了。

上课打瞌睡的相当多,又是训练又是站岗,大家都累坏了,课堂都快成了睡回笼觉的好地方,有些老师表示理解,而有些则要求比较严格,时不时就拿考试不及格来“威胁”学员,都只能取得暂时的成效。

建国56年1月1日。

“哎哟。”李忠吃痛退了一步。

“嘿嘿,不好意思啊班长,看到你破绽了就情不自禁来了一脚。”肖军坏笑道。

“你小子,长进也忒快了吧。”李忠拍拍身上的雪说道。

“那是班长教得好。”肖军受到表扬,赶紧拍起了马屁。

“得,打住,您这大人物拍我马屁我怕折寿。”李忠打趣道。

“哎呀,咱不提这个行不行,在这学校大家都是战友,哪管这么多啊。”肖军急了,忙解释道。

“行了,所有格斗的招数我都教完了,还不错,你都学会了。”李忠说道,“当年我可是学了一年,你啊,有武术底子,这个可帮了大忙。但是记住了,我教给你的那三个杀招可别随便用,把握不好可是会出人命的,当初我们的教头就说只能对敌人用,平时尽量不要随便用。”

“我明白了,那天还差点把我给……”肖军把手掌往脖子上一切,“咔嚓了。”

“我是练了很久才可以把握好分寸的好吧。”李忠说道。

“哟,这不是肖军吗?怎么?大雪天两个大男人在这干嘛呢?”周汇锡在宿舍就看到两人过招,自己心里也痒痒。

“呵,我俩在这聊会天罢了,怎么,碍着你了?”李忠没等肖军开口,接过了话茬,

“不碍事,不碍事。”周汇锡忌惮李忠,他只专心找肖军的麻烦,他也不知道从哪听说了肖军父亲死得早,只有一个母亲。但是他得到的消息仅限于此,就连肖军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那你过来干什么?”肖军也看周汇锡不爽。

“老子过来走走关你屁事?”周汇锡脾气火爆,最讨厌别人挑衅他。

“哎呀,可惜我是文明人,不随便放屁,既然关我屁事,那我还是回去得了。”肖军讽刺道。

李忠一直在旁,周汇锡虽然握紧了拳头但是不敢出手,他虽然一身蛮力,但是到了李忠面前,完全就是有力用不到地方,只能放走了肖军。

“李忠,你小子给我记住了,千万别惹毛我,不然让你在这混不下去,灰溜溜滚回老部队。”等肖军走远了,周汇锡恶狠狠地说道,“别怪我没提醒你,记住了啊。”

“我说你非得跟人家肖军过不去干什么?”李忠似乎没把这种威胁当回事。

“我跟你说,没别的原因,我就是看他不爽。我爹就是你总司令部的,我都没像他那样搞特殊,还单独填表什么的,他算老几啊?”看来周汇锡真是不知道肖军的背景,现在还在对填表的事情耿耿于怀,“我就是看不惯这种拿着鸡毛当令箭的,他算啥?你说他算啥?”

“在这里你还是低调为好,不要到时候栽了跟头。”李忠准备离开。

“我栽跟头?呵,在这我会栽跟头?我在部队就是这样,你看不惯也得给我受着!这就是我的规矩!”周汇锡似乎想把怒气全部释放在李忠身上。

临近寒假,肖军总结了这个学期收获的一切。自己从刚开始被众人猜忌到现在融入这个集体,经历的事情太多。期末考试已然结束,但是这仅仅是他军旅生涯的开始。1月15日,距离放假就剩下一天了,大家都在准备回家的行囊,五百公里开外便是自己闲暇时就会想起的家,家里有爷爷,有妈妈。

“傻小子,想什么呢?”李忠看见肖军入了神,不禁问道。

“没什么,太久没回家,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肖军手搭着下巴答道。

“得了吧,我都三年没回家了,从我入伍到明天,我还真怕我不知道家在哪。”李忠自嘲道,“爸妈每次都只能从电话里听到我的声音,好多事情都没跟他们说,‘报喜不报忧’嘛,这是咱的惯例。”

“那你可以好好在家陪陪你爸妈了,差不多一个月的假期呢。”肖军笑道,但是语气中也带着些许同情。

“那是当然,我家就在飞羽城东南一百多公里的白城,有空来找我!”李忠伸出了手,要与肖军击掌。

肖军笑道:“那是一定,不过为啥一定要我来找你啊,你可以来我家嘛,我妈知道你很照顾我,想请你吃顿饭咧。”

“那就太客气了,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李忠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那可是总司令部首长的家,他20多年来压根就没想过可以去一趟,但心里还是有点退缩,“再说吧,要是去的话我再联系你。”

“少敷衍我好吧,到时候我来接你!就这么说定了。”肖军最不喜欢这种推辞了,干脆利落地一锤定音。

1月16日,换上半年没有动过的便装,肖军和李忠踏上了归家的路。火车先到飞羽城再转到白城,两人在火车上一直在商量这个假期该怎么过,李忠偏向于给家里干干农活,好好陪父母聚聚,倒是肖军主意多,一会说要陪李忠一块耕种于乡田,一会说要去旅游,还非得让李忠到他家来做客。

“行,我们电话再联系!”坐了8个小时的火车,肖军到了飞羽火车站,出站口,陈燕早已等候在那。飞羽城的街道早已被大雪覆盖,回家的车在路上慢慢行驶着。

“小军,你黑了,也瘦了啊,来让妈妈好好看看。”刚一到家,陈燕心疼地看着肖军,“吃了不少苦吧。”

“哎呀妈妈,当兵不吃点苦还叫当兵吗?你看我现在不挺好的吗?看……”肖军还脱下外衣,亮出了肌肉,“现在我多结实。”

“行了行了。”熊龙庆帮肖军穿上衣服,“你要是练出一身膘,我看这武滩特种兵学院也不用再办下去了!”

“嘿嘿。”肖军尴尬地笑了。

陈燕嗔怪道:“看看你,赶紧过去吃饭吧。”

“很久没有团聚啦,肖军,在军校感觉如何?”熊龙庆喝着酒问道。

“额,这个嘛,这半年过得挺丰富的,感觉都挺好的。”肖军怕言多必失,被爷爷察觉到什么,回答得比较笼统。

“包括和周汇锡相处吗?”熊龙庆话题突然一转,看着肖军。

3

第十四章 渐入佳境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