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脉>第十八章 针锋相对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八章 针锋相对

小说:血脉 作者:烟雨忆江南 更新时间:2017/1/4 8:18:16

“小伙子。”刚进保卫处的门,张毅处长脸色瞬间阴转晴,“你们坐吧。”

   “谢谢。”肖军和李忠同时回答道。

   “你们真是武滩特种兵学院的?”张毅问道。

   “是的,这是我的学员证。”肖军从上衣兜里拿出了一个印有军徽的绿色证件,递给了张毅。

   “嗯,嗯,不错不错。”张毅打开一看,赞道。

   “中校同志。”肖军拿回张毅递回来的证件,问道,“这事你想怎么处理?”

   “嗯,这个……”张毅刚才是因为围观的人太多,不方便处理,这下只剩下李忠和肖军,以及两个带队的队长肖天宇和林天,“我已经看过监控了,确实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先动的手。”

   “然后呢?如何处理?”肖军只要结果,不想听过程。

   “我看这样吧,你们还是详详细细地把你们起矛盾的经过跟我说一下,这样不明就里的也不好判断。”张毅处事比较谨慎,既不想偏袒自己学生也不想留下话柄。

   “我来说吧。”肖军没等那两人支声就发言了,“我今天是和朋友一起来学校看看的,途中发现这些巡逻队一点精气神都没有,既然是军人,没有一点军人气质还配得上这身军装吗?我这人有话直说,就直接跟我朋友说这个学校的学生一点军人气质都没有,然后他们就不乐意了,之后的事情你就知道了。”

   “我们有没有军人气质轮的着你来说么?你算哪根葱啊?”肖天宇最讨厌别人说他没军人的样子,怒火一下就上来了。

   “哟,做不出样子还怕人说啊?”肖军也寸步不让。

   “你以为你特种兵了不起啊?一看就是个新兵蛋子。”肖天宇说道。

   “没错,我入伍才半年,不过我觉得比你在军校待了几年的人强多了,至少不像你,整个一地痞流氓,别玷污了我们C国部队形象!”肖军一直挖苦着,“今天就算是把你打死了,我都感觉是给部队挖掉一个废物!”

   “你!”肖天宇手握成了拳头,但是自知打不过肖军,只好强压动手的念头。

   “行了!”张毅见两人又开始大吵,猛拍桌子起身站在两人中间,“从外面吵到这里,是不是不把我当回事啊?”

   肖军把刚想说出的话吞了下去,他不想继续把气氛弄得尴尬。办公室沉默了一会,张毅说道:“这事啊,怨不了别人,一切起因就是这个军人形象问题,人肖军说的不错,你看看你们巡逻那衰样,我看了都不爽!”

   “是!”张毅毕竟是肖天宇学校的领导,肖天宇自然不敢违逆。

   “事已至此,我看啊,肖军你和你的朋友可以走了,这事说大也不大,毕竟都是自己兄弟,起点矛盾很正常。”张毅极力把事态保持在控制之下,“但是我们作为技术类军校,在作风方面确实抓得不够,你的这次来访给了我们一个提醒啊。”

   “处长,这……”肖天宇听张毅话里还有表扬肖军的意思,心里极不痛快。

   “闭嘴!”张毅没让肖天宇把话说出口就制止了他。

   “哎,好吧,当着别人面揭短,我的做法也有点不对。”肖军知道张毅给他台阶下,立马随声应道。

   “好了!这事就这样吧。”张毅如释重负,“不过你们两个特种兵小伙子的确不错啊!加油!”

   “怎么样了?”刚出校门,尹饶不知从何处窜了出来,“你们也太狠了吧,到我学校来动手啊,这可是我们的地盘诶。”

   “难道我军到了其他国家就没法战斗了吗?”肖军一语道破尹饶话中的破绽,既有道理又不会引起两人冲突。

   “哎,好啦。我们以后就是些技术军官,干嘛要那么严苛啊?”尹饶丝毫不生气,补充说道。

   “只要沾上‘军’,咱们就不能放松对自己的要求!”肖军还喜欢钻这个牛角尖了,一点儿也不让步。

   “行行行。”尹饶做投降状说道,“你说得对,我们必须严格要求自己,嘿嘿。”

   “行了,别说这个了。”李忠脑中紧张的弦渐渐放松,来到飞羽城才一天就打了两次架,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

   “嘿嘿,忠哥,真不好意思啊,本来是让你跟我来玩的,结果还上实战了。”肖军也把不愉快抛在脑后,准备商量着去哪玩。

   “要不去咱高中看看?听说食堂改建了,不知道伙食有没有好一点。”尹饶提议道。

   “食堂改建了?”肖军抓住尹饶话中关于“吃”的重点,其他的一概不问了,“二楼的面条以前可是老牌特色,不会给撤了吧?那太可惜了。”

   “得了吧你,能不能别老想着吃啊?”李忠看肖军老毛病又犯了,赶紧提醒道。

   “人是铁,饭是钢,怎么能不想着呢?”肖军辩解道,三人又动身赶去肖军的高中学校。

   “凌总统,东部海域局势可是越来越紧张了。”在总司令部作战指挥室,熊司令眉头紧皱,“上次虽然粉碎了朱永康的阴谋,但是看来这次他们打算明目张胆动用武力了。”

   “有没有办法采用非武力手段阻止?”凌羽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他一直都在避免战争爆发,还国家周边一片和平。

   “恐怕现在J国已经不管国际舆论了,狼子野心不可不防。”熊龙庆否定了采用非暴力手段解决争端的想法。

   “让第四战区、第五战区的海军做好准备吧。”凌羽无可奈何,只能批准了先前呈报的作战部署方案,“我还是强调那点:决不开第一枪!”

   “明白。”熊龙庆瞥了一眼秘书,秘书会意,退出作战室撰写公文去了。

   “老熊啊。”作战室现在只剩下凌羽和熊龙庆两个人。

   “总统,有什么指示?”熊龙庆放下铅笔,转身面对着凌羽。

   “肖军最近怎么样了?”凌羽迅速从作战指挥状态切到生活频道,关切地问起肖军的情况来了。

   “挺好,挺好。”熊龙庆有点不明白凌羽的用意,回答道。

   “把他放在武滩,应该是你的意思吧。”凌羽面带微笑,“说说,你想让他干什么?”

   熊龙庆明白凌羽的意思了,慢慢点头笑道:“哈哈,总统,自从一线天一役后,血狼从此退出军事舞台,你不觉得可惜吗?”

   “老家伙。”凌羽佯装严肃道,“就知道你跟我想的一样。”

   “血狼曾经是我们的骄傲,这种骄傲应当让他传承下去。”熊龙庆说道,“一线天一役倘若我放在上面的不是血狼旅,可能历史就改写了,血狼旅1000多号人仍然活着,但是一线天很快被J国占领,我们损失的可就远远不止1000多人了。”

   “是啊。”凌羽死死盯着地图,目光锁定在一线天的位置,“所以他们死的光荣,用1000多人的热血捍卫了我军的尊严,也保护了更多战士的生命。他们是精英,但人都只有一条命,死得值!”

   “那沈志强的问题……”熊龙庆试探性地问道。

   “知道沈志强是内奸的人都已经死在了一线天,倘若无法从J国内部得知确切消息,就凭肖淼留下的口头说明,没有其它有力的证据,判他无期其实都有点说不过去了。”凌羽在回国后亲自审判了沈志强,当时正在气头上,就凭肖淼的战士在死前传达的肖淼的话差点就把沈志强给枪毙了,还是法官理智了点,提醒凌羽没有确凿的证据,这样的审判是不合理的。

   “据说他在狱中表现还挺不错。”熊龙庆说道,“但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血狼旅还是重新组建为好,不能让沈志强插手。”

   “嗯。”凌羽点头表示同意,“一次背叛,就意味着他在C国永远待不下去。”

   “毕竟是血狼最后的独苗了,让他在狱中度过余生算了吧!”熊龙庆想起了血狼,想起了肖淼,说话都有点颤抖了。

   “希望肖军能够想他父亲一样,成为军中的王牌。”凌羽说完后,径直走出了作战室。

   这是一位大国总统对一个少年的期望。

   一年才一次寒假,李忠在肖军家待了一个星期就启程返回了老家,在火车站,肖军还有点舍不得:“忠哥,咱学校见!”

   “好的,学校再见!”李忠背着背包,手里提着陈燕送给李忠家里的礼物,上了火车。

   缓缓离去的火车逐渐消失在肖军的视线中,虽然不久后他们会再见面,肖军却第一次体验到战友离别的惆怅。

   “诶,我说你怎么老没精神啊。”尹饶一直都跟着肖军,疯了一个星期,两人互相了解得更多了,彼此心里都有了好感。

   “哎,毕竟一块生活这么久,走了难免有点……”肖军耸耸肩,故作轻松道。

   “还没发现你是个性情中人,还以为你被练傻了,没有感情了呢。”尹饶乐呵呵地说道,“以前同学的时候都没发现你优点还不少啊。”

   “我……”肖军头一次被女生这么夸,竟不知道怎么接话,“我,还好啦。”

   “不过,还是得提一些不高兴的事情。”尹饶话锋突转,有点严肃地说道。

   “什么不高兴的事?”肖军有点理不清头绪。

   “我知道上次那个男的叫周汇锡,昨天,昨天他……”尹饶欲言又止,吞吞吐吐地说,“昨天他,他说要跟我做个朋友,我,我看他跟你有矛盾,也就没答应,不过,他好像说了你很多……”

   “不用说了。”肖军一听到周汇锡的名字就来气,一味地忍让让周汇锡变本加厉,如果说论单打,现在的肖军完全可以打败周汇锡,只是他一直藏着自己会格斗的事。

   “你,你生气啦?”尹饶试探地问道。

   “这王八蛋,我跟他势不两立!”肖军的脚开始不知为何有点疼,或许是曾经周汇锡伤过他脚的缘故,起了自然的心理作用。

   “你们到底……”尹饶还是想打破沙锅问到底。

   “别提了!”肖军径直往出站口走去,尹饶一路小跑追着。

   一路上,尹饶提醒自己:两人肯定有很大的矛盾,我看以后还是不提他为好,自己本来也不认识周汇锡,做哪门子朋友。

   肖军气来得快,消得也快,刚过了站前马路,脸色就变回原来的样子,还带着微笑。

   “马上开学了,怎么打算?”尹饶故意绕开了话题。

   “我们跟你们不一样,开学了你们很自由,我却要开始恢复性训练了,到了学校可就不好受咯。”肖军说道,“我不能让大家失望。”

   “哟,小伙挺有志向的哈。”尹饶打趣道,“那就别让我失望咯。”

   “你?”肖军古怪地看着尹饶,“跟你有啥关系啊?”

   “额,这个……”尹饶发现自己的话有点欠妥,被肖军点了出来,尴尬之际赶紧敷衍道,“我就是属于大家的行列嘛。”

   “哦,这样啊。”肖军看见尹饶尴尬的样子可爱至极,笑道,“你脸红了哦。”

   “我脸红?”尹饶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蛋,有点烫,再看肖军坏笑的表情,佯怒道,“哪有啊?”说话间粉拳直接打在肖军的肩膀前侧。

   “行了,不跟你闹了。”肖军感觉到了短暂的情侣般幸福又收住了心,“你说这马上过年了,飞羽城到处都是灯笼啊。”

   “是啊,都多少年的传统了。”尹饶看着一路望不到头的灯笼街。

   “过完年就得回校了,一去就是得待一年啊。”肖军望着天上飘落的雪花感叹道。

   “行啦,我看啊,这日子过得很快,一年而已啦。”尹饶安慰道,“到时候我们再聚聚!”

   “小军啊。”刚回到家,熊龙庆坐在沙发上,似乎专门在等着肖军回来。

   “爷爷,您今天不用去上班吗?”肖军在出门的时候爷爷就已经出去了,肖军以为熊龙庆去了司令部。

   “最近有没有搞大动作啊?”熊龙庆似笑非笑地问道。

   “大动作?”肖军摸不着头脑,脑海中快速倒带放映最近的点滴,锁定在通信学院那档子事,“您指的是?”

   “咳咳。”熊龙庆清了清嗓子,“你这孩子,才多大,记性就不好了?”

   “爷爷,我,我真不清楚啊。”肖军觉得熊龙庆应该不至于这么快就知道这不值一提的小事,没有立即承认。

   “敢做就要敢当!”熊龙庆语气开始变得严肃。

   “爷爷,我……”肖军有点心虚了,说话也乱了逻辑,“我干了啥事啊?”

   “行,那我来提醒提醒你。”熊龙庆示意肖军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最近是不是手脚痒了,想练练啊?”

   “呃,这个……”肖军开始肯定熊龙庆肯定是在问自己在通信学院打架的事情了,“您说的是在通信学院?”

   “嗯。”熊龙庆点点头,“对。”

   “嘿嘿,爷爷,这个,我,这个,那个,我觉得吧,这……”肖军有点语无伦次了,不知道怎么开始说。

   “什么这的那的,男子汉说话,逻辑严密,要流畅,扭扭捏捏的想什么样子?”熊龙庆此时不满意的不是肖军所提的事,而是肖军说话的样子。

   “是!”肖军镇静下来,慢慢陈述道,“起因就是我说他们巡逻队的学员没有军人气质,懒懒散散,所以他们就跟我吵,还打起来了。”

   “看看你这直肠子!”熊龙庆给了肖军脑门上一“爆栗”,“就跟你爸一个样!哈哈!”

   “我,这,这是啥意思?”肖军又有点捉摸不透熊龙庆的意图了。

   “没什么意思,你那件事早就有人跟我说了。”熊龙庆背靠在沙发上说道。

   “啊?还真有人打小报告啊!”肖军说道,心里想着应该把这个打小报告的吊在风扇上开大风转死他。

   “呵,你在总司令部下属单位打架,我这个司令员能不知道吗?”熊龙庆打趣道,“何况还是我孙子打架!”

   “是!爷爷,我错了!”肖军低着头,等着熊龙庆训斥。

   “呵,打架是不对。”熊龙庆话锋一转,“不过你这次确实让我看见了你爸当年的样子。”

   “爷爷,我爸当年到底是啥样子啊?”肖军从小就和肖淼接触少,现在肖军对父亲的了解都是从熊龙庆和陈燕那里得知的,所以他充满着好奇。

   “你爸啊,当年可是出了名的‘活阎罗’,带兵非常严厉,对于手底下的每个兵都非常苛刻,但是没一个不服的。”熊龙庆又回忆起了肖淼当年的飒爽英姿。

   “哇,感觉好拉风啊!”肖军又开始想象父亲的形象。

   “我拉你个大头鬼!”熊龙庆又照着肖军脑门上一个“爆栗”,“我跟你说,在外面收敛一点,就你现在这样,还不到你爸那样训斥别人的火候!”

   “哎,爷爷,您想想,我爸他那么牛的一个人物,都在我学校成为传说啦,他训斥人,腰杆硬着咧。我哪能跟他比啊?”肖军综合起在学校半年来的见闻说道,“我都感觉现在做他儿子压力太大了。”

   “没出息的!”熊龙庆佯装生气道,“你难道就真的不如你爸了?你跟他就是父子,没有什么压力不压力的,要是你真觉得有压力,那你就超过他!”

   “啊?这……”肖军感觉肖淼就是一个超级宏伟的目标,难以达到,这会让他立志超过自己的父亲,确实想都不敢想,“这恐怕……”

   “怂了?”熊龙庆试探性地问道。

   “我,这,我没怂!”肖军虽然打心底里佩服,但是嘴上还是不认输,“我,我,我超越给你看!”

   “行!就要你这句话啊!”熊龙庆似是捡了个大便宜似的高兴道,“嗯,我看看,记住这个伟大的日子,建国56年2月5日。”

   “爷爷你这是……”肖军似是明白了什么,“你这是诓我许承诺啊!”

   “哼,你个臭小子。”熊龙庆慈爱地拍着肖军的脑袋,“就是要用这种方法来激励你!让你好好记住,这第一啊,做人要有点城府,不要把所有情绪都表现在脸上和行动上,这第二嘛,不要随便许承诺,许下承诺就要履行,这第三啊,就是要告诉你,有志者事竟成,不要总活在你爸的威名之下,要勇敢去超越!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嘛!”

   “哦!”肖军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

   “小军,我跟你说,军校这四年时间,爷爷可能照顾不到你,也不会让你有什么背景优越感,但是你要记住,人不犯我我敬之,人若犯我我礼之,人再犯我必抗之。”熊龙庆深知周汇锡和孙子的矛盾,身为长辈和首长,他不方便直接插手,这样对肖军处事的成长也不好,只有通过言语来教育他。

   “您的意思是?”肖军猜出了熊龙庆话里的含义,但是也有一丝不确定,想让熊龙庆给个确定点的答复。

   “自己体会吧。”熊龙庆说道,“爷爷其他的不能给你什么保证,但是只要你有理有据,天塌下来都有爷爷给你顶着!”

   熊龙庆又恢复到了在战场上的味道,当时身为战区副司令的他,巧诈死抓内奸,围歼敌军十数万,那是多么风光!

4

第十八章 针锋相对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