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明开荒团>第九章 在水之湄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 在水之湄

小说:大明开荒团 作者:燕市酒徒 更新时间:2016/11/30 14:20:24

李易道:“读书是不是为了做官,得等过两年我长大些,把这世界看了再说。“

薛湄儿道:“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多读书就是了。“

李易道:“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自古读书人好说假话、大话、空话,不能睁眼看世界,许多书上话便做不得准。“

薛湄儿蹙了细眉道:“怎地这样说?“

李易道:“比如我们夸说唐朝盛世,百夷来朝。却不知道,西方正有一个叫罗马的帝国,比大唐大得多。沿着那丝绸之路,有许多那边商人过来说自己国家大,我们的书生还是觉得天圆地方,我在**。

其实,100多年前,有个叫麦哲伦的,一直向西走,却来到了东方。已经证明我们脚下大地是圆的,我们所住的,不过是大地上一块罢了。“

“地是圆的?我们不在**?这些你都听谁说的?”薛湄儿惊讶得睁圆了眼。

“我都是听教我棋的异人说的,他是游历了无数地域国家的。我们百姓遭了天灾,饿殍遍地时候,却不知在南方有大片土地稻米三熟,可养得亿万人口。

牧民牛羊被风雪冻毙的时候,却不知南方有一个叫澳洲的地方,那是和我们国土一样大的无人土地,那里有四季常青的牧草,美丽的珊瑚海岸。。。。“

薛湄儿道:“你说的不是琼州么?”

李易道:“琼州只是个海岛,还要向南,比琼州大无数倍。”

薛湄儿无限憧憬:“有这样美的地方?如果让我牧守那一方土地,我要让百姓和乐,让那地方变的如花园一般。“接着懊恼道:“可惜我是女儿身,做不得官。”

李易道:“治政应该是能者上,愚者下,又怎么强分男女?想那则天女皇治理天下,也未必比那唐朝其他皇帝差了。这个天下大着呢,正需要许多有志向有能力的人牧守。“

薛湄儿认真道:“我自负读书不输于男儿,以后我会学更多治政的道理,你若日后真找到那花园样的地方,便交给我治理可好?“

李易点头,又道:“我过俩年便去走遍天下,看看是花团锦簇,百姓和乐,还是天灾人祸,百姓求活而不得。”

薛湄儿道:“如果是太平盛世呢?”

李易道:“那我便下棋喝酒,快乐玩过这一生算了。”

薛湄儿道:“如果是饿殍无数,危如累卵呢?”

李易正色道:“那我便为万民乞性命,为华夏传薪火!”

薛湄儿见这少年凝了眉,眉间还有稚气,却有从容磅礴的男儿气流转,不由微微红了脸。

俩人一个是少女情怀,哪知世事险恶。一个是后世见了美女就拼命嘚瑟的毛病,却不知说了多少大逆不道的言论。

却听正屋内喝声彩道:“好个为万民乞性命,为华夏传薪火。便这一句,便当得天下师!”

却是薛通醒来了。

薛湄儿为薛通斟上茶水,薛通道:“湄儿自小我就当男儿养的,全没了淑女的样子。读书明理做文章,湄儿都愧煞男儿,可惜是女儿身。不然我家又出一状元矣。”

薛湄儿赧然止住父亲,薛通正色道:“易儿你说走遍天下看看,正是我师门要领。我是岳麓书院学子。我们岳麓一脉,无论朱熹公,张抟公,亦或当代大儒阳明公,都讲究知行合一,不仅要读万卷书,还要行**路。

想那东林书院,天天喊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喊的好听,其实就是关心自己的官帽子大小,银子捞的多少。国家就坏在这帮伪君子身上了。

这天下,看似花团锦簇,实则处处危机,上有大旱大涝的天灾,下有朋党争权的人祸,外又有倭寇、异族的侵扰,有志之士想安邦定国,却被这些小人处处掣肘,诶~~“

李易暗道,怎么薛通这样的高级官员都不谨言慎行?

他却不知,有明一代,太祖起便规定非不赦之罪不可妄杀读书人。近些年,这些读书人更是狷狂,便是在朝廷上,当皇帝的面都大放厥词,最多也就是挨几廷棍。如今的万岁爷居然被这些人逼得不敢上朝,也是有史以来的奇葩。

“易儿,我这里有些书籍和笔记给你,我再让你们提学以后找些书籍送过来,你先读书进学。有我的面子,你秀才是必得的,以后路怎样走,却需你自己决定。我这次来山西,没有什么紧要事物,这几日你读书有了疑难便来问我。”

薛通便和薛湄儿一起,捡拾出适合李易看的书,李易抱着书告辞离去。

这个世界不是后世知识大爆炸的时代,书并不多,所谓八股取士,核心的不过考那春秋、论语几本。后人发挥的又能多到哪里去。

这八股取士,并不是后世考试那样有标准答案的,合格的卷子里哪个录取全在考官身上。至于排名先后,更是主考一言决之。

为什么薛通说有他的面子,秀才是必得的?薛通的学生,那就是个招牌。除非薛通倒了,不然有个还在中枢的老师,哪个底层下官敢给这学生不自在?

李易学习的底子不错,现在潜下心来,这书倒被他读出几分滋味。每篇文章,李易都是先背诵了,然后琢磨内容。不懂的就记下来,这读书速度,是常人十倍不止。

再次见老师的时候,师母也在,师母也是知书的,看李易过目成诵,举一反三,也是大赞李易聪明。

薛湄儿每次都出来殷勤的端茶倒水,抽空儿薛湄儿便问李易海外事物。李易便讲那海南的椰子树,讲那清甜的椰子水和细嫩的椰肉。讲那清澈的海水中,五颜六色的鱼儿。讲那世间最大的草,名字偏叫做树的芭蕉,讲那甜的腻人的释迦果。听着听着,薛湄儿便迷离了眼喃喃的念:“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她是一心憧憬这海外世界了。

这日晚上薛夫人看俩个孩子睡着了,对薛通道:“湄儿已经大了,和李易接触多了不好吧?“

“为什么呢?“

“我倒不是那样的势利,不过李易他们家就是个商人家庭,我们家世代书香,这,这也太。。。。。。“

“嗯,你的意思是怕他们虽然是孩子,可是还是会日久生情,李易配不上我们家湄儿是吧?”

“谁都看得明白啊。“

“夫人啊,我和你说,确实配不上,不是李易配不上湄儿,是怕湄儿将来配不上李易啊.”

“这是怎样说?“

“我阅人多矣,你以为就是随便一个异人教他几天棋,他就能为天下师?荒唐。李易那着棋的镇定老辣,根本不是吴荣华能比拟的。吴荣华下了多久的棋了?

那过目成诵的本领,你相公自负聪明,也曾得过状元,可曾能做到?

他每次来这里,给湄儿讲的天下事,活灵活现,我自负见多识广,却一无所知,惭愧不已。你夫君是擅长相人之术的。这样的人,是天赋大运的,将来会贵不可言。“

“啊?你说的是。。。?“

“夫人,你看这天下已经是什么样子了?你学过易经,每朝大运不过300年吧?此子志向连中原都不是,却是天下。“

“那随着世易时移,湄儿却是配不上李易了?“夫人这回是别一种担心了。

“不怕不怕,这是个重言诺的君子,他还答应让女儿牧守一国呢,呵呵呵。“薛通开起玩笑来。

几日后,薛通一行人离开显通寺回京,李易送了十几里,直到台怀河的石桥边,薛通止住了李易,一行人过了桥。薛湄儿忽然跳下马车,跑了回来,看定了李易道:“你是说了寻到那海外的澳洲交给我牧守的,千万不要忘了。”见李易郑重点头,薛湄儿才放下心来,绽出娇艳的笑容,转身又走过了桥,立在那边挥手。那盈盈一水,默默东流,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50

第九章 在水之湄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