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一个女兵的回忆>三 情系高原 云海天边(27)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 情系高原 云海天边(27)

小说:一个女兵的回忆 作者:阳光下的番茄 更新时间:2017/1/8 9:56:35

在回想到在宣传队当新兵的第一年,除了练功以外,我们还接触到了一项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东西:军乐。(或者可以这样说,来到部队之后的每一天,接触到都是新鲜事物。)

说到军乐,就趁此机会介绍一下我们这个大家庭。

首先,我们是一个将近40人的大集体。除了我们普通士兵以外,有队长,指导员,还包括两名区队长。特别要说明的是,在我们这个团体里,每一个人都是一专多能的。打快板的会跳舞,唱民歌的会跳舞,演小品的也会跳舞。当然,会跳舞的当中也有会说相声,打快板,演小品的。这样说来你或许就能明白,队里对每一名成员最基本的要求就是要会跳舞。就算不会跳也是可以学,可以练的。因为对于那些相对专业的比如唱歌来说,不是谁随随便便嗷嗷几句就能上台表演的。像我,也就只有在台下没人的时候自己咧咧两句的份儿。文字类节目也是一样,这都不仅仅是要有天赋的人,而且还要接受过相应的学习和培训,具备了一定的舞台经验之后,才能作为一个单独的节目上台的。

但是,这里要强调一下,对于打快板,说相声演小品,只要你喜欢,感兴趣,队里都是非常鼓励和支持的。就我拿我们四个来说,班长也是极力要求我们去学的。不是有那句老话:艺多不压身。所以,不管是学什么,对自己来说都是一种升华。

就拿军乐来说。什么大号小号,什么黑管长笛,恐怕以前也只是在电视上见过。实在没想到,自己还能有这种机会接触到这么高大上的东西。当然,这也是对每个队员的必须要求。因为,我们不仅是个文艺宣传队,还是一支军乐队。

根据军乐队的成员需要,队长分配给乐佳,淳儿还有我,每人一把叫做圆号的大家伙(大喇叭,嘟嘟嘟嘟。)

刚将圆号开始拿到手的时候,学着老兵的样子拿,学着老兵的样子吹。可是不怕你笑话,根本没吹响。即使方法老兵都已教给我们,也不止一次的示范给我们看,但想让它发出正确的音来,还要靠自己练。老兵说了,找到do这个音,其他的音节就很简单了。

自从拿到了属于自己的这把乐器,每天晚饭回来后,我们就会拿着它在阳台上吹。从太阳落山吹到暮色降临,一直吹到月亮升起。黑漆漆的阳台上,每天都会从不同的三个方向传出我们制造的噪音。有时候吹累了,就坐在大豆芽的台子上看月亮,看星星。然后不由自主的就开始想家,心里也曾不止一次的问:有谁,此刻也正遥望这片夜空吗?

你肯定开始关心或者好奇小超演奏什么乐器吧。呵呵,实不相瞒,队长给她分配的乐器是一付大钹。

估计没有人想得通队长为何这样分配,她自己更是感觉非常滑稽。特别是在队长展示了它的“威猛”之后,那哐-哐-哐-哐的声音,让周围的我们都直捂耳朵。再看看小艺,这大红绳子往脖子上一挂,配上她那一张一合背唱着简谱的小嘴,在往那一蹲,简直就像一个要饭的,如果不是穿着这身军装的话啊。

现在回想起,我依旧不明白队长当初的做法,但突然想到一首歌可以改唱几句:“领导的思想,新兵你别猜,你别猜你别猜,你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不明白不明白。”

但话说回来,对于小超掌握大钹,要比我们学习圆号容易的多的多。她只需要背下乐谱掌握好节奏,哐哐-哐-哐的就可以了。不像我们还要背乐谱,练指法。更何况在她已经和乐队合奏了的时候,我们三个连do都没有找到。要不是那时候每天晚上在阳台上自己练习,根本就跟不上大部队的节奏。为了不在队伍里浑水摸鱼,为了自己也能够吹的如鱼得水,背地里下的那些功夫,如今回想起来也是很值得的。

当然,身为宣传队的一员,人人都是不甘落后的。

虽然我们还是新兵,但也不单单只想要做一名舞蹈者。有机会的话,我们更希望能站到台前说说相声,演演小品什么的。特别是小超,因为她本身就是学表演的,再加上她对舞蹈并不感冒,所以在当时,如果能跳出舞蹈这个包围圈,我想是她会是非常的开心。

可是,我们的想法虽然值得鼓励,但队里也有队里的安排。就算最后被作为重点培养对象的她,也不是一天两天就有机会能够上台表演的。所以在机会来临之前,练习基本功才是最重要的。在那个人人都拼命想要进步的年代,我们需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总而言之,还是都要回归那句老话: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从一开始学说绕口令,慢慢到接触了打快板,生活真是一天比一天充实。不管是针对练习舞蹈基本功,还是吹圆号,或是打快板,每天在排练厅,阳台上,或者是在健身房,在不同的时段的某一个角落,都能见到我们四个新兵的身影。

其实不仅仅是我们新兵对练习业务很勤奋,就是老兵士官,班长骨干,就连指导员区队长也是同样每天苦练业务。以此不难看出,我们这支队伍还是相当专业和敬业的。

之所以会说生活过的充实,是因为除了练习业务和做好日常生活中的琐事以外我们根本没有太多属于自己的时间。当然你会问,你们真的就那么老实,从来没有偷过懒吗?(用部队常常说的话就是:没有钻过空子吗?)

做人要诚实,我必须承认自己有过偷懒的时候。

但我不知道那算不算是大家所认为的偷懒,或者我觉得换个词说的更好听一点可以把它叫做:冥想。

当我抱着圆号,站在阳台的边缘练习完一首又一首的曲子,直到我自己的耳朵都感觉到刺耳,直到我的嘴皮麻木,直到圆号接嘴处的异味让我感到恶心的时候,我就会抱着它坐在大豆芽的台子上,静静的什么都不去想。望着远方黑漆漆的一片,每一丝微风掠过好像都在对我说:这一天终于要过去了。然后暗暗在心里为自己加油: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其实我并不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之所以要求自己要进步,只不过是不想辜负自己的努力罢了。

很长时间之后,或许已经到了又一批新兵快要下连的时候,在一次和班长聊天时她突然说道在带我的这一年当中从来没有找我谈过心,也没有给我做过思想工作。因为她说,只要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跟她申请去排练厅弹钢琴,回来之后就没事了。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班长对我并不是很关注,如果不是听她很认真的对我进行剖析,我都不知道班长的心思和观察能力如此细密,我也不会去回想自己这一年,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可能是因为我这个人天生不够活泼开朗,也不喜欢和别人过多交流,所以并不是很讨任何人都喜欢。或许,还会给别人一种感觉我是一个不太好相处的人。

事实上我不太爱说话,并不是完全取决于我的性格。我想大部分原因还是取决于当下的这个环境。

在部队这样的地方,加上如今我们的身份,话说多了确实无意,至少我个人是这么看。而且,一位老兵曾告诉我:要想远离是非,就少说话,管住自己的嘴。这句忠告给我印象特别深,所以我把它当做在部队生存的法宝。

回想这一年,每当情绪低落,心里非常郁闷,或者有什么事情想不明白的时候,在确保不会有人叫我做任何事情的前提下,我就会利用晚饭后到看新闻之前的这段自由活动时间向班长申请去排练厅,弹弹钢琴。

其实对于弹钢琴,起初我是一点儿也不会的,虽然长了一双像会弹钢琴的手。来到宣传队那一天,看见在排练厅的一角放着两架钢琴的时候心里就很开心。后来发现队里有几个战友弹的都特别好,有时候在排练之余见他们在弹,特别是当弹起那首《梦中的婚礼》的时候,真的让我非常羡慕。

说到与其羡慕别人,我多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弹上一首,哪怕是像“杉菜”那样只会弹一首。可话说回来,我连五线谱都不会看,再谈其他是不是有的不自量力了。

那怎么办?我是笨人么,笨人就只好用笨人的方法。首先必须要说明我对自己要求并不高,会弹个一两首就好。所以针对自己喜欢的曲子,向老兵请教过后,就一只手弹简谱,一只手配和旋,刻意的去记每一个琴键的位置,然后就不停的练。刚开始的时候,两只手根本配合不到一起。但是经过一天两天,一个星期以后,还真的有点感觉了(没办法,有天赋啊。)

说到弹琴,除了它是我一直想要学习的一项技能以外,它还是在我心情最低落的时候,最盼望能去做的事情。当我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弹琴上面,听着自己弹出来的音节就像是把每一个烦恼都放在了黑白琴键上跳跃,那些不开心的,让人悲伤的事情就会随着每一个音起音落,慢慢的变成了无有。

当我释放了内心的苦闷,回头看到这个空旷的排练厅里往往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那一刻,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安静了。没有是非,没有善恶,没有争辩,更没有所谓对与错。

有时候觉得一个人的悲伤好凄凉,但这一丝丝的凄凉过后,我竟然喜欢上了这种孤独。虽然只有指尖上的悲伤陪伴着我内心的哀愁,但至少我没有把负面的情绪带给别人。即使心里苦,也只是苦我一个人。

其实我并非这么坚强。因为很多时候,我都是故作坚强。

不知道在多少个夜里,坐在大豆芽后面,迎着风,迎着那些白天根本顾不上的内心情绪,抱着圆号,望向远方,想很多很多。然后一个人,不敢出声的,默默的掉眼泪。

我并不认为哭是懦弱的表现。

对我而言,每一次的痛哭都是一次心灵的加固,或者是对身体零部件的一次重大重组。因为只有放肆的哭一回,才能叫我这个心力交瘁的人,重新有勇气,有动力去面对明天。面对一切我认为自己完成不了的事情。

11

三 情系高原 云海天边(27)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