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扎根川渝>第五部分第七章 恢宏木府 阿茜荐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部分第七章 恢宏木府 阿茜荐身

小说:扎根川渝 作者:甜稀饭 更新时间:2017/2/27 15:18:39

阿木春、阿茜带他们进了万卷书楼,阿木春说:“这万卷楼集两千年文化遗产之精粹,有千卷东巴经、百卷大藏经、六公土司诗集、还有众多名士书画,皆是翰林珍奇,学苑瑰宝。”虎子、易成天听了赞叹不已!

阿木春、阿茜又把他们带到护法殿,说:“这护法殿又称后议事厅,是土司老爷议家事之殿。”

穿过护法殿,阿木春指着一木楼说:“那是光碧楼,此乃后花园门楼,其建筑流光溢彩,甚‘称甲滇西’呢!”

阿茜也指着旁边两座殿楼说:“那是玉音楼,是接圣旨之所和歌舞宴乐之地;那是三清殿,是木氏土司推崇道家精神而建的圣殿。不仅这一处,你看那狮山古柏深处,还有木氏土司祭祖、祭天、祭大自然各种神杜的宗教活动场所呢。”

看了这些,虎子不禁赞叹道:“显然,这些建筑在其建设过程中,融入了汉、纳、白三族人的智慧,充分发挥其技艺,在主要保留了中原明代建筑风格的基础上,又溶入了纳西、白族各种地方工艺风格。”

易成天也感叹地说:“我走南闯北,到过京城,到过江南,我觉得木府不仅是集纳西古王国名木古树、奇花异草汇聚一体的园林,它与皇家园林与苏州庭院园林相比,它又将天地山川的清雅之气与王宫的典雅富丽融为一体,充分展现了纳西族广采博纳多元发展开化精神。”接着,他又问阿木春:“你们木府和这座古城到底有多大的规模和特点?”

阿木春说:“我听说木府占地一百多亩,有近百座建筑,是八百年大研古城的心脏所在,整个木府荫庇在狮子山怀抱中里,处于整个古城的头部,被西河水东南西三面环流,古城街道和民居傍河而筑、依渠而建,自然形成条条渠水与官邸、民居一脉相连,民居层层环围木府的扇形格局,给人以一脉勃生的官民祥和气氛。”

易成天说:“刚才我已看到,作为全城中心的则是商贾云集的四方街,纵横交错的街道从四方街这一商贸中心向四面八方辐射。从中可看出古城最初形成于乡村集市,最终也因商业贸易而繁荣。这与古城千百年来作为‘茶马古道’和‘川滇盐道’重镇的历史密切相关的。”

晚宴在纳西族的乐班声乐中进行,席上有中原宫廷佳肴,满汉全席,配之西南珍品,纳西小吃,陆夫人不时往虎子碗里夹菜,还不时提醒阿木春给虎子斟酒。阿茜也被陆夫人特意安排在易成天身边坐下,她好生欢喜,她已被夫人特许嫁与易成天作妻室,身份也不再是丫头了。

晚宴毕,易成天和虎子都醉了,陆夫人命阿茜带几个丫头扶他们回各自的房间安息后,自己和阿木春也回房间休息去了。

阿茜将易成天安顿后,见他已沉睡过去,就留了个丫头照顾,自己溜进虎子的房间,屏退两个丫头,关上门。正好虎子起身要喝水,阿茜扶着他,给他倒了一碗水后,对他说:“刘姑爷今天在木老爷面前一席话实在令小女佩服,这木老爷一生从未被人顶闯过,你今天顶得他摔茶碗。我虽出生卑微,但你那气势,你那品行确实令小女敬佩!今晚趁我还是自由之身,就让我侍候公子一晚,留个终身难忘的回忆吧!”说着就给虎子脱衣。

虎子虽然酒醉,心里还很清楚,说:“那怎么行!”

阿茜说:“怎么不行?按这里的规矩,娃子出嫁,要由主子**行**,我跟着小姐,你就是我的主子,这寓意是一来谢恩,二来辟邪,三来借个吉祥,不知姑爷能行个方便?”说完就给虎子脱裤子。

虎子连说:“不行不行,按我们汉人的规矩,你明天嫁了易成天,你就是我的嫂夫人,我如果与你有染,我如何面对成天兄?”说着急忙拉上裤子。

阿茜见他执意不肯,也不敢再进行下去,就说:“既然姑爷不肯,那就让我为姑爷跳一曲孔雀舞吧?”

虎子说:“姑娘聪明伶俐,身材又好,舞姿一定很优美!”

阿茜听他这话是应允,就把灯移到矮桌前,自己脱了白族人复杂的衣裤,干干净净走到灯后,让那窈窕的身影打在墙上,随着身姿的舞动,墙上变幻出很多孔雀的身段,有孔雀开屛、孔雀展翅、孔雀跳跃、孔雀啄食、孔雀鸣天,只见她四肢轻盈,腰胯婆娑,胸部柔美起伏,提气、收腹、挺胸,动作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虚实结合,变幻无穷!再加上一对含情脉脉,会说话的眼睛,简直动人心魄…...

尽管眼前的阿茜赤着身裸着体,那优美的舞姿,没有一丝邪念,虎子却看呆了!好一阵,阿茜张开双臂,挺着**,后退半步,然后弯腰做了个谢幕的姿势,虎子却不知跳完了,还在惊叹中!

阿茜穿上衣裤,抱着虎子深深的吻了一口,就开了门让那两个丫头进来,吩咐她们服侍虎子安寝,虎子任由那两个丫头洗脸、脱衣、搽身,好久没有清醒过来。

第八章 阿旺揭秘 虎子挂帅

就这样,虎子在木府舒舒服服住了几天。这天一早,虎子被急促的鼓声惊醒,两个在旁服侍的丫头慌忙起身给虎子穿衣服,还来不及洗漱,易成天已在外等候。一会儿,阿木春和阿茜急匆匆跑来说:“老爷叫你们速到议事厅议事。”

他们一行赶到议事厅,见老爷身后站着一位扎着绑腿的黑衣汉子,仔细一看,正是在黑井客栈那位阿佤族杀手!

易成天急切的说:“老爷,你背后那位就是刺杀阿木春、杀害阿扎的杀手!”

老爷回过头去看了那汉子一眼,说:“你们说的杀害阿扎的凶手就是他吗?”

易成天和阿茜异口同声的说:“就是他!”

木老爷回头问阿佤族汉子:“是不是啊?”

那汉子说:“是的!”

大家一惊,慌忙跑到老爷身边护住老爷,并对厅外护兵喊道:“快来人,把这杀手绑了!”

护兵刚上厅,木老爷摆了摆手制止了,他平静地说:“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大叔叫阿旺,是我派到武定那氏彝族土司部落卧底打探的,杀阿扎的事,你们就问问他吧。”

阿茜问:“你为啥要杀阿扎?”

阿旺说:“很简单,不杀他,你们就得死啊!”

阿茜问:“我们怎么会死?”

阿旺说:“是谁在水中投毒?是谁在峡谷堆放石头?当时事态紧急,不杀他,他只消砍断绳子,那堆石头足以把你们半个马帮掩埋的!”

阿茜说:“那怎么证明干那事的不是你呢?”

阿旺说:“那得问问你自己,你和虎子不是要他回丽江报信么?论时间,他应该走了大半的路程了,怎么会出现在那地方?”

易成天说:“也可能他担心你,而不敢离去。”

阿旺说:“那你问问阿木春小姐,他当初为啥要买你们的马帮?”

阿木春说:“我就是有点怀疑他,买了马帮跟着也有个保护。”

阿旺问:“你为啥怀疑他?”

阿木春说:“因为在黑井客栈出事的头天,他的脚都不瘸,第二天他的脚就瘸了。”

阿旺说:“对了,他的脚为啥会瘸,我想虎子会知道的。那阿宾对他妹子阿琼说了,阿琼又对虎子说了。”接着他对虎子说“是吧?”

这时大家都看着虎子,虎子点点头说:“是的,临走的时候,阿琼对我说,他哥说,头晚和他搏斗的黑影就好像是阿扎。他之所以脚瘸,就是因为他在黑暗中被另一个高手的飞石击倒的。”

阿旺说:“对了,我在那氏头人家亲自看到头人收买了阿扎,要他在半路上杀害阿木春小姐,以保住他偷运鸦片的秘密,又能嫁祸于阿扎,脱掉与自己的干系。我于是暗中保护着小姐,在黑井客栈那晚,我在房顶上看着阿木春小姐进了虎子的屋,就放了心。不想阿扎进去伤了阿茜,我正要出手,那阿宾从外面回来,他二人交上了手,一直打到外面,我见那阿宾渐渐不支,才出手击伤他的左脚,他到底功夫很高,竟一跃身跑脱。”

大家略略点头,阿旺又问虎子:“你在岭上看见阿木春的马的时候,没看见小姐在马上是吧?”

虎子点点头,阿旺接着说:“那是因为我在暗中看见阿扎用锥子扎马腿,我急忙飞石击中他的手。那马也惊起来,把小姐掀了下去,正好虎啸,阿茜也以为是虎惊了马,小姐又一时失忆,让阿扎混了过去。”

阿茜、易成天、阿木春都信了。

虎子说:“我本来就对阿扎心怀戒心,特意将他支开,让他去报信的。”

木老爷见大家放了心,才说:“今阿旺得到消息,那武定彝族那氏部落酋长乌萨老爷知阿木春没死,又带着五百土兵前来抢亲,离这里不到百里了,大家看如何退兵?”

易成天说:“这有什么好说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木老爷起兵就是了。”

木老爷说:“刚才一通鼓声,就是在召集原土司木府人马。不过,我木府早已改土还政,能召集的只是我木府私人兵丁,充其量不过一二百人,不及那氏部落的的一半;再说,本人年事已高,不能戎马征战,还请你们之中选一人统领人马那氏作战。”

易成天说:“既然阿旺大叔武艺高强,就由他领兵作战吧。”

阿旺大叔说:“武艺高强也只能单打独斗,领兵作战的人既要有武艺又要有谋略,我看刘秀才既知书识礼,又会拳脚武艺,可胜任此职。”

大家以为虎子还会推辞一阵,不想,虎子当即起身向木老爷一拱手,说:“当下事态紧急,既然大家蒙爱,我虎子也义不容辞。不过,我得请木老爷应允一件事方可受任。”

木老爷问:“哪桩事?”

虎子说:“府内外立即张灯结彩,向全城告示木府招婿,声势造的越大越好!”

木老爷问道:“你昨天还拒亲,今天为何突然答应娶亲?”

虎子道:“昨天拒绝的是你们抢择名分,强势招亲,今天是我勇担大任,临危受任,我要大肆宣扬,就是要在心理上首挫那氏人马的锐气,让他们知道事已至此,知难而退!”

木老爷点点头,说:“着!就授你木府军马大统领,立即发兵拒敌!”

在木老爷陆夫人主持下,木府张灯结彩、披红褂绿,鼓乐声中,虎子和阿木春。易成天和阿茜两对新人三拜礼毕,虎子和易成天立即脱下红袍,披挂上马,阿木春和阿茜都束甲跟行,虎子令阿旺大叔为前军,鸣炮起行。

虎子、易成天领着人马出城一阵疾行,易成天望着虎子忽然大笑起来。虎子问:“笑什么?”

易成天说:“我看你昨天还是一个酸秀才,今天怎么变成一个大将军!”

虎子自觉这一身披挂不自在,也笑着说:“我看你昨天还是一个马帮头,今天怎么就变成了一个臭军头!”

阿木春见两人在取笑,也对阿茜说:“你昨天还是我的丫头儿,今天怎么就成了我的嫂夫人了?”

阿茜说:“我可没那福分,当了嫂夫人也是小姐的丫头儿!”

行军速度渐渐慢下来,易成天见虎子很久沉思不语,问:“统领在想什么?”

虎子没头没脑地问:“你看那阿旺大叔像不像阿旺大叔?”

易成天被问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你说谁像谁?”

虎子也意识到自己说得没头没脑的,又说:“你看那阿旺大叔像不像那黑井客栈的阿佤族人?”

易成天不假思索地说:“像!”一会儿又问:“你觉得他说的不是事实吗?”

虎子说:“事实都是事实,但我总觉得他说得太事实,事实得来太蹊跷!总觉得哪点不对劲?”

易成天问:“哪点不对劲?”

虎子说:“说不清!”忽问:“前面有没有山谷峡口的?”

易成天说:“这些地方我跑过,前面有个蝴蝶谷,地势险要,马帮过时都要人牵着单行小心而过。”

虎子急令:“军马到谷口待命,先派小股军马搜索前进!”

天色渐暗,易成天来问:“到底过不过谷口?”

虎子问:“搜索的人马回来没有?”

易成天回答:“没有。”

忽然,搜索的人马来报:“一队人马进了谷口,不久就听到谷里杀声震天。”

虎子问:“那队人马是阿旺大叔领的前军吗?”

搜索队的人说:“不是,阿旺大叔领的人马早过去了,现在过去的是汉军打扮,是从北方而来的。”

虎子又问:“那汉军的对手是谁?”

搜索队的人说:“那喊杀声是彝语,大概汉军中了他们埋伏。”

虎子对易成天说:“刚才听你说地势险要,我就越怕中埋伏,今果然有埋伏,但这又怪了,我军是从西向东南,那汉军从北方而来,难道是来帮我们打那氏彝族的?可我方并无援军啊!”

阿木春着急地说:“看来那汉军是代我们中了埋伏,不管怎么样我们应该去救人要紧!”

虎子命令易成天道:“你速带人绕道到东谷口堵住彝族人的归路,我和阿木春带队进谷救人!”说完就策马杀进谷内。

3

第五部分第七章 恢宏木府 阿茜荐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