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舔血龙牙>第二章:武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武师

小说:舔血龙牙 作者:金蝉 更新时间:2017/2/4 8:35:24

龙牙杀掉茅福堂主意已定,不管遇到什么样的艰难险阻也要实现它,一定不能让茅福堂活过今夜!

龙牙紧拽了一下手里的钢刀,前后观察了一下,没发现什么情况,纵身一跳就上了身后这户人家的院墙上,从院墙上紧跑几步又上了这家房屋的屋脊,屋脊上视野开阔,龙牙就趴在屋脊上静静地观察了一下,四处静悄悄的黑暗,除了茅家宅子通亮的灯光,仿佛天下万物都处在了沉睡之中。

龙牙在屋脊上没做太多的停留,就又跳起来猫腰踮脚、没有一丝声响,箭一样就在各栋房屋的屋脊上面向东飞驰而去,十几栋房屋转眼就甩在身后时,再纵身一跳,龙牙就来到了一条大街上,这里是茅家宅子的后院外的位置,这里龙牙白天的时候就已经观察过了的地方,这里的防守相对松弛一些,这里是突入茅家宅子的最理想的通道之一。

龙牙不是怕事,也不是怕把事情闹大,冤有头,债有主,龙牙也是本着一颗慈悲之心,也不想伤害无辜,也知道这些看家护院的士兵和家丁都是为了混口饭吃,也不想为难他们,不想他们为了吃放而丢掉了性命,只想手脚麻利地神不知鬼不觉潜进茅家宅子杀掉茅福堂报了自己的杀父杀母之仇就行了,不共戴天之仇让茅福堂多活一分钟,这都让龙牙感到耻辱!

龙牙咬得自己的牙齿都咯叭直响。

茅家宅子的院墙高大厚实,虽然上面有铁丝网炮楼上的守军哨兵、还有巡逻兵,这一切对龙牙来说都不是事,根本就不把这一切放在眼里,龙牙只将身体向后退了几步,向前一个助跑,那么高的院墙龙牙平地一样轻松地就跑了上去,从小到大练就的轻功不是用来吹牛的。龙牙跑到院墙的顶端,再来一个空中翻,身体很轻松地就翻过了铁丝网站到了院墙上,紧接着再一个纵身蜻蜓点水般就跳进了茅家院子里,掩蔽在花丛中。

应当说龙牙所做的这些动作是连贯的,一气呵成,又快如闪电的,仅仅是一眨眼间发生的事,并且没有一点声响,可见龙牙的轻功是如何了得,堪比水浒上好汉之一“鼓上蚤”的轻功。

有句话说得好:隔墙有耳,草里说话露上听;但不管怎么说,发生了的事情要想不留任何痕迹那是不可能的,就像刚才龙牙跑上院墙、翻过铁丝网,然后又跳进院子里,所有动作连贯无瑕疵,而且没有一点声响,就是一个影子,而且快如闪电,还是没有逃过一个人的眼睛,这个人虽说醉眼朦胧,但他坚信自己还不至于到了老眼昏花的地步,他不相信有人竟能有如此好的轻功,上墙如飞,发不出一点声音,为了稳妥起见,这个家伙没有声张,而是来了一个旱地拔葱,也跟随龙牙影子跳了下去,跳进茅家宅子的院子里,可惜龙牙对之毫无感知!

这个人就冲他落地没发出一点声音,而且没有惊动到龙牙就知道他的轻功十分了得,不是一个一般意义上的平凡人,这个人的名字叫张帮枪,是茅福堂家的聘用武师,一直在帮茅福堂训练家丁,又是茅福堂的贴身保镖,很得茅福堂的器重,是茅福堂的座上宾。

练武之人一般的都比较豪爽,张帮枪也不例外,因为茅福堂待他太好,钱财也没少给他,他甚至有些受之有愧,就总想知恩图报,为茅福堂做点事情,最好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因此张帮枪就一直都在寻找这样的一个机会。

茅福堂被预测出今晚流年不顺,弄不好有血光之灾,茅福堂很在意,就采取了相应的措施,由军人介入,茅福堂通过他的专员儿子茅斯文调动一个连的正规军来给他看家护院,外加原来一百多个家丁,这么多人都来保护茅福堂一个人的性命,可谓万无一失。今晚将要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这对张帮枪来说也是他报答主子的最好机会,必须大显身手,好好表现一回,所以张帮枪对今晚的事情特别用心,特别机警,神经绷得紧紧的一直前院后院、院墙炮楼上巡个不停,因为一直都没有异情发生,张帮枪要好好表现一回,大显身手的愿望就一直没有得到实现,张帮枪不管自觉还是不自觉心里就有些郁闷,甚至有些疲倦,就忙中偷闲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小酌几碗,也没有什么酒肴可食,放下酒碗趁着酒劲后院巡视,在跑楼里灯光下就看到了令他虚幻的一幕,他当时并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却又相信自己这绝对不是一个幻觉,怕闹出笑话,所以张帮枪就没有声张,他想搞出一个水落石出,是否声张再作定夺也不迟,所以张帮枪就做了一个旱地拔葱,也跳下来院墙,跳到院子里就掩蔽在假山的后面,从假山后面悄悄向四周观察。

就当是时情况来说,龙牙藏在花丛里张帮枪的跟踪他根本就没有看到或者感觉到,所以龙牙就不知道被别人跟踪。这个时候的龙牙很单纯,一心只想杀人报仇,并没感觉到危险的来临。山上一天,山下一年,龙牙的单纯是因为在庙山上十几个春秋,山下的风土人情,特别是人人之间尔虞我诈,相互利用,彼此常常勾心斗角,用心险恶当然知道的甚少,几乎就像一张白纸,下山的几天时间里他一下子接触到了那么多的事,特别是关于他身世上的好多的事积压的他几近崩溃,好多事情在他的心底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消化,他就感觉自己已经成长了许多,但事实上他对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后期中国社会关系生产关系并不怎么了解,了解的很少。

龙牙从花丛中闪出身来,尽管这个时候龙牙又向身前身后观察了一眼,还是没有发现张帮枪这个人。

同样,张帮枪从院墙上紧跟着跳了下来,掩蔽在假山后面,尽管瞪大眼睛向周围观察着,也没有发现龙牙这个人,直到这个时候,张帮枪还在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是幻觉,真得是自己老眼昏花,醉眼朦胧。张帮枪使劲地用手揉揉眼睛,他很后悔不该喝那几碗酒,以至于他都搞不明白眼前发生的一切到底是真是假。

龙牙藏在花丛中经过观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就闪身跳出出了花丛继续向哪栋最灯光明亮的房屋靠过去,因为龙牙看到哪栋房屋十分特别,整栋房屋被士兵围在中间,士兵们如临大敌,荷枪实弹,门外放着岗哨,还不时有巡逻兵走来走去,围着房屋转,而大兵们一个个如临大敌,龙牙根本就不用猜茅福堂就藏在这栋房屋中,龙牙自然心中自然一喜,进到茅家宅子里,龙牙就怕找不到这个仇人茅福堂,没有了目标茅福堂怎么来报这个仇?眼下只要知道了你茅福堂的藏身之处,就是藏在铁盒子里,龙牙也有信心将他干掉!

龙牙从花丛闪身跳出来继续活动,自然就逃不出张帮枪的醉眼。龙牙没有发现张帮枪,不等于张帮枪发现不了他。张帮枪发现了那个好像幻觉中的身影重新出现在他的视线里,自然高兴的心都要跳出来,醉酒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张帮枪发现了目标,又醒过酒来,张帮枪明白这个时候他只要一喊,前面的这个人插翅难逃,但酒醒后的张帮枪很理智没有喊,试想一下,张帮枪这个时候一声喊,前面刺杀茅福堂的这个人肯定会被抓住,抓住了又会怎么样呢?头功肯定不会是他张帮枪的,头功不是张帮枪的那么这一喊又有什么价值呢?这个问题张帮枪不能不正确认识这个问题,这是一个原则问题,根本的问题。

张帮枪经过并不复杂的暂短分析,就知道得利最大的那么会是那个猪头样的董连长,董连长人多枪多舍它其谁?

张帮枪这么一分析自然不想也不会把这块到手的肥肉拱手送给董连长,这个董连长很看不起张帮枪这个武师,在茅福堂宴请他们的酒桌上不止一次侮辱过张帮枪,说张帮枪是闲人、废物,茅福堂养着的一群无用之人,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还讲究什么武功,也不止一次叫嚣过:武功是个屌,武功再强,挡不住老子一枪,张武师你如果能挨我一枪而安然无恙,那样我肯定佩服张武师武功高强!

张帮枪自然不敢来挡董连长的一枪,这让张帮枪在茅福堂的面前很丢份子,颜面全无,就这样张帮枪当然不会轻易地将这头功让给董连长,这头功必须是他张帮枪一个人一手夺得,只要他张帮枪亲手抓住了这个刺客,到时候丢颜面份子就该是这个董连长了,他张帮枪这个武师在茅福堂哪里就能挺直腰杆,昂起头来,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茅福堂的那个做专员的儿子,说不定看好了自己,把自己提拔到国民政府的专署哪里,赏赐个一官半职,自己不但光宗耀祖,祖坟也算是冒青烟了!

26

第二章:武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