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一品“兵仙”>第1章 荣归故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章 荣归故里

小说:一品“兵仙” 作者:向宇轩 更新时间:2017/2/18 18:50:11

“他叫陈干,比我大10岁。”

我爷爷没等我猜测完,把他要说的故事开篇了,整个人像是立时投进八十多年前的岁月中,端详着我的脸庞,继续对我说。

“你跟陈干长得太像了,简直一模两刻,太像。”

“呵呵,跟我像?是吗?”

我不以为然,只当老爷子故弄玄虚,爷爷说故事是个高手,我小时候上了他很多当,即使他说的是假的,我也把故事当真的听,乐得他事后骂我“傻”。

不过,这世上有相似度100%的人吗?我随着年龄增长,相貌变化,长得确实不像爹妈,呵呵,当然,我也不像我爷爷。

我是我爹的独子,我爹是我爷的独子,我们家三代单传,但女丁却很发达,我上有五个姑姑,下有两个妹妹,可我爷爷喊我时总喊我“孙子儿”,从来不喊我“孙子”,北京人说话总喜欢带个“儿”字,有种不屑或者嘲弄的意味。

“孙子儿,有些事就是那么奇妙呀,我们一家好像被陈干缠上了,除了你爹,没有一个跟我相像的,也跟你爹一点不像,你的五个姑姑和你的两个妹妹,完全是陈干那七个妻妾的翻版,一个个像极了他那七个女人。”

“啊,竟有这事?”我听得为之一颤,更加惊奇,听他说我不仅不像我爹妈,而且我姑姑和妹妹们也不像他们,心想这也太灵异了太玄了吧?

一个老军人竟然说出这种话,是不是真要死了,糊涂。

“爷爷,你说的靠谱不?是不是太玄了。”我不堪苦笑,笑嘻嘻地揶揄他。

“别打岔,听我慢慢说,世事万千,不由你不信,几十年了,我一直没对你们后生说这个事,是担心你们听了害怕,现在你也长大了,有些话我到了该说的时候了,我不想把这事带进棺材里去。”

“呵呵,那您说吧。”

我暗自好笑,按照我们国家的殡葬制度,我爷爷死了就是一把火烧了了事,最后顶多得个盒子,依据他的政治地位,去向只有八宝山,至于棺材土葬,他想都别想,即使叶落归根,也是灰扫故里,魂系青山绿水。

爷爷看我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瞪我一眼,继续说。

“这事要从八十年前说起,那是1937年秋冬,我那时刚满十八岁,一天,陈干回家了,带着六个小姨太衣锦还乡,还带了一支上千人的国军队伍,全副武装,荷枪实弹,他是蒋介石跟前的大红人,未满三十岁就已升职国民革命军第x集团军的总司令,那次他衣锦还乡,从我们州到县,再到我们邨,全都对他热烈欢迎,敲锣打鼓,一路把他送到我们老家牛邙邨。”

“等等,爷爷,你不是说陈干有七个妻妾吗,怎么才回来6个。”我是个生意人,对数字敏感,缺斤少两的事,我比常人要敏感些。

“嗯,哼。”爷爷清清嗓子,不满地瞥我一眼,怨我又打岔,然后耐着性子对我解释,说:“这6个女人是陈干的小姨太,据说大姨太那时正跟他闹别扭,一个人拉着孩子单过,后来我才知道大姨太性子傲,陈干也最在乎她,可她至死也没……”

“哇,这不跟我大姑的脾气相像吗?她现在也离婚了,我姑父死皮赖脸地求了她N多次,她也不回头,要说我姑父现在也是厅局级干部,可我大姑就是不瞟他,我大姑也快六十的女人了,折腾个啥呀?是吧,爷爷。”

“哼,我懒得管她那些破事,儿孙自有儿孙福,由她去好了。”我爷爷愤然说,心中暗恨恨自己教女无方,他曾不只一次骂过我大姑,希望她们和好,一家和睦,可我大姑就是九头牛也拉不动,死不回头,一个人如今单过。

“呵呵,爷爷,您继续说。”我对爷爷今天说的故事逐渐产生了兴趣,这涉及我们家一家子的往事,我比以往要关切些,听得也认真些。

我爷爷没好气地深看我一眼,继续对我讲述陈年往事。

爷爷说:“当时,我就觉得陈干回牛邙邨有点小题大做,不仅带着上千人的国军队伍,而且个个全副武装,荷枪实弹,更甚的是还扛了一挺重机枪回邨,我那时虽小,没见过世面,可也有了十八岁,也听人说外面正在抗日,当时淞沪会战,国军七十多万人投入战斗,南京大屠杀三十万人被日寇活埋,丧命,而陈干身为国军集团军的总司令,不去抗日,竟然在这时省亲归来,而且声势还这么大,我就猜想他是要干哪出?”

“哦,也是,确实令人匪夷所思。”我听故事,也觉得这里面藏有猫腻。

“陈干骑着高头大马回到我们老家牛邙邨口,我和邨民全都被他那种盛气凌人的气势顿住了,当时我们全邨的人,由全邨的大地主何德财领头,全都到邨口迎接陈干,何德财见陈干率队伍来,在还距陈干100多米远时,就带着陈干他爹陈老鳖屁颠屁颠地向他跑过去,可陈干连马也不下,更不瞥何德财一眼,反而领着身后的六个姨太太向小跑过来的陈老鳖问候,可话一出口,没把陈老鳖气死。”

“什么话?陈老鳖不是陈干的亲爹吗?按说那时也快60了吧?”

“是的,陈干连眼皮也不朝他老爹陈老鳖抬一下,而是半仰着头看向另一面山峦,阴不阴阳不阳地说了一句,“姨太太们,叫公公。”

“公公好!”坐在陈干身后军用吉普车上的六个穿着各式旗袍的姨太太,按照陈干的意随意喊了一声,她们也没看憨笑憋屈的陈老鳖一眼,好像跟大堂上唱戏似的,只陆续念了句没有任何感情的台词。

“哈哈,有意思,可想这六个姨太太全是妖里妖气的女人吧,兴许好几个都是从窑子里被陈干赎出来的。”

我听得乐笑,立即想到了那个搞笑的画面。

“我当时也笑了,当时也看不起陈干和那六个小姨太,妖精似的,再怎么说,陈老鳖也是他的爹,是六个小姨太的公公,他们怎么能那么对老人呢?”

“是的,爷爷,我在场的话也会如你心情一样。”

我想着画面,不禁又乐了一笑,“这也太没良心了。”

“嗯,是呀,我当时也这样想,可接下来的事却让我更惊了。”

“发生了什么事?”

“一件恶事,到现在我还心有余悸,有时候做梦都会吓醒。”

“哦,有多恶?”

“血洗牛忙邨。”

“啊!”

我为之一惊,好家伙,他这不是衣锦还乡吗?省亲怎么还血洗牛邙邨呢?这不是屠杀乡邻故里吗?按说牛邙邨里的男女老少也都是他的亲人啊。

可是,爷爷接下来对我讲的故事,我完全是蒙了。

6

第1章 荣归故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