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一品“兵仙”>第2章 陈年旧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章 陈年旧事

小说:一品“兵仙” 作者:向宇轩 更新时间:2017/2/18 18:51:11

我爷爷的老家在牛邙邨,就是陈干衣锦还乡的山村。

牛邙邨在罗霄山脉的深处,井冈山南麓,牛邙邨因牛邙山而得名。

牛邙山是五岭诸广山脉的主峰,海拔2061.3米,山林由花岗岩组成,山势巍峨,终日云腾雾绕,若是天空晴朗,登上山顶,可见湖南、江西、广东三省十八县,因此牛邙山又名“齐云山”,也名“齐云仙”,还名“骑云仙”,站在牛邙山山峰踏着云海,犹如人在仙境中行走,**,心灵陶醉。

故事说到这,我觉得要把牛邙邨这块地方描写几句。

前年,不,大前年的某段夏日,我跟爷爷,还有我二姑,我们三人一起回过牛邙村,刚进入我爷爷老家的县地,我就被巍峨的山势和云腾雾绕的青山绿水给迷住了,人也仿佛突然灵光了许多,后来我才从旅游局领导那里得知,这个县是含全国负氧离子最高的县,经专家测定负氧离子平均在8000个/立方米以上,最高达30000个/立方米,负氧离子名列全国第一,还得了上海吉尼斯记录。

本县的旅游局长对我说,“我们县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是自然氧吧,天然空调城,冬无严寒,夏无酷暑,你有空时,多跟爷爷回回老家看看,看看家乡的山山水水,也把你那些微信朋友圈里好友,或者驴友圈里的朋友们,一块带到我们家乡来玩玩。”

我说,“好啊,一定,一定会的。”

爷爷是从牛邙山走出的老革命,抗日名人,德高望重,回家乡时,得到全县领导和人民的热烈欢迎,我是爷爷的后代,因此也沾光得到家乡人民的厚待。

当地领导一路陪同我爷爷看这看那,省里、市里和县里一帮领导围着我爷爷问候(打转),向我爷爷介绍全县的风土人情和经济发展,我是后辈,只对青山绿水感兴趣。

全县不仅有牛邙山,还有大小高山100多座,号称108座仙山。

我目不暇接,拿着高像素相机拍这拍那,回来上传到QQ空间,一看有600多张,圈里人看我QQ空间后,留言说,这风景好比张家界,太壮观了。

呵呵,接着我们回归故事正题,扯偏了些,我想当地旅游的事还是让家乡人去搞,我是爷爷的后代,也算对全国人民做了本分的宣传工作。

现在我们把故事再说回来,以表对读者朋友尊重。

爷爷接着跟我讲故事,说道,“陈干率领国军队伍进入牛家邨,到得祠堂,立即命令部下包围邨子,同时命令全邨的人到山洼祠堂集合,并 说只许进,不许出,违者枪毙,杀无赦 。”

“杀无赦!”三个字,我爷爷突然提高好几个分贝。

我被吓得心头一愣,这时我已不是漫不经心听故事,而是聚精会神,这跟我以往听爷爷讲故事的心情不同,这个故事绘声绘色,有血有肉,仿佛就在我的眼前发生,由此我想这个故事对我爷爷影响很深,甚至影响了他一辈子。

我爷爷说的有声有色,跟演电影似的,一会激昂,一会低沉。

陈干向部队下了命令,部队立即就绪,速度很快地包围了牛邙邨,一挺重机枪对准山洼祠堂扬着,大地主何德财见此情景大惊失色,惊慌失措,跟着陈干进入祠堂,连忙问陈干所为何事,为什么要这样做?

陈干冷冷地瞪了何德财一眼,对他阴笑说:“土老财,我们的账该算了吧?”

“什么账?”何德财疑惑,搞不清与陈干有何账目要算,他身为全邨大地主,但对陈干一家老小还算照顾,尤其对陈老鳖不错,还托人帮陈老鳖安排到县里给县长当小车司机。

“陈司令,我们旧日无仇,今日无怨,您这是?……”

何德财摸不着头脑,疑惑地再问陈干。

陈干冷笑几声,突然向何德财怒问一声,“何老贼呢?”

何老贼是何德财的亲弟弟,本名何德水,因从小喜欢偷鸡摸狗,长大后,又沾花惹草,故被乡邻送这绰号。

“德水他?”

何德财突然额头冒汗,声音打颤,顿时想起一件二十年多前的往事,看陈干怒不可泄,心想弟弟何德水今天可能要大劫难逃了。

“说!”见何德财犹豫,陈干再对他怒喝一声。

“是,是。”何德财唯唯诺诺,心都快被陈干吓出嗓子眼,按照陈干的命令,他叫长工杨立人去何老贼家喊人。

杨立人是个半百老头,是何德财家的长工头子,相当于何德财家的管家,听何德财对他吩咐,答应一声出门去请何老贼到祠堂来。

陈干向副官使个眼色,副官李广少会意点头,立即带兵跟在杨立人后面,出门去找何老贼。

看李广少带兵跟去,陈干转而高坐祠堂上方的太师椅上,以一副冷峻的态度打量祠堂里的人,然后再对何德财冷冷地说。

“土老财,今日本司令回邨省亲,是来处理一起往事,国事繁忙,现在才抽空回来处理往事,多少年了,老子心里这块心病,今天也该除了,土老财,你没想到老子会有今天吧?”

“是,是,不,不,小的浊眼,是您青年才俊,不同凡响。”

何德财汗水淋漓,站在堂下,连忙对陈干点头哈腰。

“作恶多端,我不收了你们,**迟早也会收了你们。”

“是,是,小的该死。”何得财擦一把额头汗水,心下祈祷上天保佑。

“那时,我第一次听说“**”三个字,突然对**产生了崇拜。”爷爷说到这,两眼绽放灵光,脸上表情也温和多了。

接着,爷爷继续说。

一会儿,何老贼被陈干副官和几个大兵“请”到祠堂,刚进门就嬉笑着向陈干打个拱手,说:“哦哟,这不陈老鳖家的后孙虎儿吗?几年不见,你都当将军啦?”

“哼,老贼,还没死呢?”陈干冷笑一声,突然起身,上前一脚把他踢得跪下,接着副官和几个大兵立即拿枪对准他。

“不许动!”

“是是,是!”何老贼顿时就被吓得尿了,连忙举起双手告饶。

“大军饶命!”

4

第2章 陈年旧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