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一品“兵仙”>第4章 活剐“何老贼”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4章 活剐“何老贼”

小说:一品“兵仙” 作者:向宇轩 更新时间:2017/2/20 21:10:38

看大家不再言语,陈干把塞在何老贼嘴里的枪掏出来,拿手枪狠敲何老贼的头一下,何老贼惨叫一声,昏眩过去。

接着,陈干向副官下令,“广少,把何老贼给老子吊起来。”

“是!”副官李广少领命,同在祠堂的大兵用麻绳把何老贼吊在祠堂的屋梁上,随后用水把他泼醒。

醒过来的何老贼一脸嗤笑,竟敢对陈干吐口吐沫,骂骂咧咧。

“妈的,老子恨当年没把你这王八羔子捏死了,……”

可何老贼话没骂完,就被几个大兵一顿枪砸,跟打沙包似的,打得他哇哇惨叫,但何老贼就是不告饶,依然有一句没一句地骂着,这更惹恼了陈干和大兵。

大地主何德财苦不堪言,连连责骂何老贼,又向陈干下跪求饶。

陈干怒不可泄,一脚把何德财踢翻,手指他骂道,“老贼,给老子一边去,呆会再跟你算总账。”

随即,陈干命令李广少,把何德财拖到一边,几个大兵立即按住他不能动弹。

邨民谁也不敢再对陈干七嘴八舌,更不敢向陈干求情,我本想出面说道,被你老太爷拉住,对我使眼色,示意我勿管闲事,切勿趟这趟浑水。

“我老太爷就是杨立人吧,你老说起过,说他是老地主家的长工头。”

“是的,爷爷的功夫就是你老太爷教的,陈干的功夫也是。”

“哦?你们还同出师门啊?”

我不由一乐,同时佩服老太爷的功夫。我爷爷的功夫我见过,即使他老了,打过七个八个也不在话下,不然他也不会曾经当上**警卫团的副团长。

爷爷为之一笑,但却不屑,说:“陈干不仅跟你太爷学过几年功夫,但后来也跟其他的师父学过,即使是你老太爷加上我,那时也不是他的对手,孙子儿,爷告诉你,不管是和平年代,还是乱世,学点功夫不是坏事,遇到几个为非作歹的,你也能惩治出手一下。”

“是,我哪天跟您老学两招。”对此,我确实是真心的,自从我做了古玩生意,越来越觉得江湖险恶,身上没点功夫还真不行。

“哎,可爷现在老了,教是教不动你了,不过指点你一两招还是没问题。”

“呵呵,您宝刀未老,不减当年,改日我一定向您老学学。”

我嬉笑着向爷爷打个拱手。

爷爷翻我一个白眼,再向茶几上的茶壶努努嘴,命令我给他倒点茶水,我没有怠慢,立即给他的茶壶蓄了一壶满满的开水。爷爷端起茶壶喝了一口,再看眼对面墙壁上的挂钟,此时挂钟上的时间是下午5点半。

“你二姑该回来了吧?打个电话给她,叫她快点回来给我们爷俩做饭,我们喝上好酒,再慢慢聊。”

“嘿嘿,也是,你不说,我还有点饿了。”

我掏出手机给二姑打个电话,二姑说正在路上,马上就到家了。

我二姑也快50岁了,厅级干部,且风韵犹存,她负责照顾我爷爷的饮食起居,即使再忙,也得腾出时间来照顾我爷爷这个老爷子。

由于我爷爷是老革命,家里除了我和我的两个妹妹,全部都是国家干部,最高职位的要数我二姑父,副国级领导,至于具体职位就不说了,暂且保密。

打完电话,我向爷爷报告,“我二姑说一会就到,我们爷俩晚上好好整几杯。”

“嘿嘿,哟西。”

爷爷乐笑,竟然打句日本腔,同时瞟眼碗柜上我提过来的好酒——五粮液。

爷爷嗜酒如命,即使98了,一瓶五粮液下肚也不在话下,幸好我二姑管得严,不然哪一天死了都不知道。

我眉开眼笑,说:“爷爷,只要你这个故事没骗我,我以后给你每个月买几瓶好酒过来,继续说吧,这个故事值得一听,您老别总吊我胃口,快进入正题。”

“哈哈,这不是要铺垫一下嘛,瞧你急的,刚开始就想知道结束,浮躁。”

爷爷也是眉开眼笑,不知道他是乐有好酒喝,还是乐我又中了他的“圈套”,不过今天这个故事,我乐得钻套,即使他说的是假的,我也认了。

不过依故事发展看,我100%认为他说的是真的,甚至是隐藏在他心中一辈子的真事,有些事可能还上不了台面,即使他到时打马虎眼,我也得把它挖出来。

“爷爷,继续说吧,即使我二姑回来,晚饭也还得个把钟头。”

“好吧,就让你小子再饱下耳福。”

爷爷再哑了口茶水,我赶忙接他茶壶,把茶壶放在茶几上。

爷爷继续对我讲述起来,说:“陈干那次带来的兵上千人,在祠堂是里三层,外三层布控,一挺重机枪时刻瞄准我们的祠堂大门,本来就没见多少世面的邨民,个个都吓得耷拉着脑袋,鸦雀无声,都不敢说话,连喘气也不敢大声,至于何老贼是死是活,大家也漠不关心,在心底里其实都很厌恶这个不着调的人,人们背后骂他老杂毛。”

“老杂毛骂骂咧咧,即使被陈干的大兵打得遍体鳞伤,他依然出口大骂,想到什么骂什么,什么话难听就骂什么话,也真是他作死,不仅害了他自己,连何德财一家也连累了。”

陈干气得灰头土脸,下令大兵对他活剐,从上往下,先是挖他眼睛,再剐他的鼻子,一路剐下来,他身上没剩一块好肉,最后把他的**子也割掉喂了大黄狗,大家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胆小的几个妇女被吓得当场晕了过去。

就在何老贼将要毙命时,一个约三十来岁的妇女哭喊着奔进祠堂,刚奔到祠堂前,就向陈干跪下求情,说:“弟,你就饶了我家公公一命吧。”

“姐?!”陈干此时又高坐到太师椅上,看清是他亲姐姐后,立即从太师椅上站起来,赶忙把她扶起,问她,“姐,怎么回事?你嫁到何老贼家了?”

“嗯,你走第二年,我便嫁了。”陈干的姐姐哭喊着,说:“弟,你就放过我公公吧,姐求你了。”

“……”

新仇旧恨,气得陈干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愤然一拳砸在八仙桌上,八仙桌立即就被他的拳头砸散了,碎成八块。

3

第4章 活剐“何老贼”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