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一品“兵仙”>第6章 红杏出墙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6章 红杏出墙

小说:一品“兵仙” 作者:向宇轩 更新时间:2017/2/21 21:37:23

1917年冬,本属南方亚热带气候的牛邙山也大雪纷飞,漫山遍野披上了一层厚厚的银装,牛邙邨的邨民从未遇过这么冷的天气,即使是大白天也冻得全缩在屋里烤火,到了晚上,草草吃点,便上床睡了。

这天刚入夜,陈老鳖走了三十多里山路,终于徒步回了牛邙邨,但他没直接回家,而是阴黑着脸,直接去往山洼祠堂不远的何老贼家,他打听好了,今晚只有何老贼一人在家,老婆孩子去了十里之外的孩子姥姥家,何老贼的小姨今天结婚。

何老贼与老婆的娘家不和,即使小姨结婚,他也没去,只是打发老婆和孩子去了了事,其实还有个原因,他正好趁老婆不在,好勾搭他人。

而这个他人,就是陈干他娘,时年三十多岁,身材姣好,美貌动人,何老贼打了她好久主意也未能成事,便在一个夏夜在野外强x了她,事后并威胁她,说若宣扬出去就杀了陈老鳖全家,大人小孩都不放过,无奈,陈老鳖的老婆只好委屈求全,答应与他相好。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两人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不久便传到了在县上开车的陈老鳖耳朵里,身为男人,即使再没能耐,也受不了这个鸟气。

陈老鳖曾当过军阀手下的大兵,开车的技术也是在那会学的,说起来他也算是摸过枪杀过人的角色,今晚回来,就是打算把何老贼杀了。

趁着黑夜和雨雪天气,陈老鳖悄然摸进何老贼家,可在何老贼家找遍了,也未能把人找到,正当他准备离开何老贼家时,突然听到隔壁的祠堂里传来男女**声,他的肺立即气炸了,掏出藏在腰间的一把杀猪刀,就向祠堂奔去。

一脚踢开祠堂大门,陈老鳖立即看到祠堂神龛前的何老贼与老婆正在**,他怒火翻腾,稍愣一下,挥着杀猪刀就向何老贼砍去,……

岂料,就在陈老鳖快要奔到神龛砍杀何老贼时,却被一块小石头拌了一跤,直接摔了个狗啃泥,杀猪刀也从手中飞出去,正巧落到反应过来的何老贼手上。

“陈老鳖,你这是要干什么?”

看清是陈老鳖,流氓嘴脸的何老贼不仅没有丝毫羞愧,反而乐笑一声,拿着杀猪刀顶住陈老鳖的下巴,把他从地上提起来,同时淫笑着说。

“想杀老子啊?你是这块料吗?”

陈老鳖顿时就软了,欲哭无泪,由于害怕被何老贼杀害,他站起身来同何老贼叫喊起来,希望引来全邨的人,他心下想,反正人已经是丢了,可别丢了性命。

“何老贼,你个王八蛋,竟敢勾引我老婆,我草你祖宗,……”

“你妈的,喊什么?”何老贼也怕丑事传扬出去,扬下杀猪刀就要杀了陈老鳖,陈老鳖丝毫不惧,摊开胸脯,继续朝他怒喊,“有种的你杀了我,来呀,快来人啊,何老贼要杀人啦!”

“王八蛋,找死!”

何老贼恼羞成怒,一边欲杀了陈老鳖,一边叫陈老鳖的老婆穿上衣服赶快离开,陈老鳖老婆早已六神无主,赶紧穿了几件衣服,然后拿起一件大棉袄离开。

就在这时,何德财带领几个年轻力壮的族人赶到祠堂,他们原以为祠堂进了贼,没想到是这档事,看过之后,立即不满地翻何老贼一个白眼。

“老鳖,你怎么回来了?何时回的?”

何德财转而对陈老鳖一脸赔罪的笑容,对他明知故问。

“族长,您来了,您老给我评评理,这何老贼也太欺负人了,趁我不在家,竟然欺负我媳妇,我实在受不了这个气,今天就是回来要收拾他这**养的。”

陈老鳖希望何德财为他主持公道,在牛邙邨,他把何德财当恩人,心中一直感谢何德财帮他去了县城给县老太爷开小车,岂料,他想错了,何德财可不是他想象的那种好人。

“大哥,这狗日的要杀我,你看,就这把杀猪刀。”何老贼把刀向何德财和族人扬了一下,来个恶人先告状,“你们说,一个外人敢这么猖狂吗?我们牛邙邨没人了啊?他进城才几天呀?小尾巴就翘起来了,不认我们了呀?”

何德财拿过何老贼手上的杀猪刀看看,再摸着刀问陈老鳖。

“老鳖,这刀是你带来的吗?”

“嗯,我气不过?”陈老鳖坦然承认。

“可你也不能杀人呀,这可是违法的,你不要老婆孩子了?还把我这个族长放在眼里吗?有什么事你应该先向我这个族长先反应啊!”

何德财阴阳不定地笑着,说话的内容和语气,即使是个傻子也能得听出来,他把理明显偏向了弟弟何老贼,在何德财说话时,他一对色眼也不时瞄向缩在大门角的陈老鳖的老婆,其实在他内心里,老早就暗中打陈老鳖老婆的主意,求人安排陈老鳖去县里开车,就是为了支开陈老鳖,但没想到却让弟弟何老贼捷足先登了。

“族长,我不是对您不敬,这事是家丑,只想自我解决,不想麻烦族长,如果族长您处理不了,我请县长大人来判。”

陈老鳖心想现在人多势众,谅人也没胆再杀了他,便把自己所想和盘吐出。

可是,他太天真了,何德财闻之变脸,说:“老鳖,给你脸还不要脸了,不仅不买我族长的脸,还把县大爷一块搬出来,你这是威胁谁啊?忘了这是谁的地盘吗?嗯?族人们,给我把这个不长眼的东西先吊起来。”

“嘿!”族人领命,找了副麻绳把陈老鳖吊到祠堂的屋梁上。

此时,陈老鳖又感到害怕了,连连向何德财和族人们道歉,可没一个人搭理他,接下来在何德财的指挥下,族人们对他一顿毒打,并把陈老鳖的老婆拉回祠堂,当着陈老鳖的面向他老婆调戏,气得陈老鳖心里吐血,哭天喊地。

小陈干就是这会跑来的,看到亲爹被吊打,亲娘被侮辱,怒火冲天,向颐指气使的何德财冲去,并趁势咬了何德财的手一下。

“妈的,属狗的啊,族人们,提桶水来,把这小王八羔子给我淹死。”

何德财甩开陈干,一脚把陈干踢趴在地,同时命令族人灭了他。

族人很快提来一桶雪水,一个族人提起陈干,强把他的头按进水桶里。

“不,族长,老贼,族人,求求你们行行好,放过我家虎儿,求求你们了。”陈老鳖老婆甩开调戏和侮辱他的族人,转身向族长和大家下跪。

这时,何德财的长工头子杨立人也带人赶来祠堂,他刚才是奉何德财的命去邨里叫人了。

见此情景,杨立人心下不忍,向何德财求情,“族长,这事可使不得,使不得呀,会遭报应的,要遭天谴,您老就放了这一家子苦命人吧。”

“放了?不可能,今天不教训陈老鳖一家子,那还反了天了。”

何德财一点不顾杨立人的劝说,反而下令族人继续把陈干往水桶里按,任凭陈老鳖和老婆向他求救,他也毫不动色。

眼看陈干就快被淹死过去,一旁不忍的杨立人出手了,三拳两腿,推开强按陈干的族人,然后一把抱起陈干放到陈老鳖老婆的怀里,并叫她快离开。

“荷花,快抱陈干回去。”

“嗯,谢谢立人。”

陈老鳖的老婆原来名叫荷花,人美名字也好听,她抱着陈干向杨立人哭丧着磕了个头,然后赶紧抱着陈干离开祠堂,向距离祠堂不远的家中跑去。

“立人,你这是干什么?”何德财手指杨立人责问,怨他胳膊往外拐,“你还当我是老爷吗?还想不想在我家混了?”

“回老爷,混不混的事以后再说,这事本来就我们不占理,人多势众,欺负一个外来人,这算什么本事?”

杨立人一点不惧,一副准备随时同何德财翻脸的神态。

“你!……”

何德财无奈,只好就坡下驴,他很清楚杨立人的本事,若是跟他搞反了,那何家以后就没好日子过了。

2

第6章 红杏出墙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