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一品“兵仙”>第9章 刀尖上舔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9章 刀尖上舔血

小说:一品“兵仙” 作者:向宇轩 更新时间:2017/2/23 20:37:37

六个何家贼人相继被大兵带出祠堂,有几个嘴里叽叽歪歪对陈干出言不逊的,被几个大兵拿枪头砸了几下拖出屋去,在场的邨民本想跑去外面看热闹,被陈干一声大喝又吓住了。

“都给老子肃静,没有本司令的命令,谁也不许随意出入。”

大家不敢造势,只好一如既往站回原地,即使心中对陈干有所怨言,也不敢支吾一声,祠堂吊着被活剐至死的何老贼,又还吊着大地主何德财,这一幕就把他们每个人的心都震得慌。

“司令,杀猪刀找到了。”一个大兵捧着一把杀猪刀跑进祠堂,来到陈干面前,双手向陈干献上,“我打听过了,这就是当年那把刀,我在何老贼家厨房找到的。”

“不错,很好,就是它。”陈干看着杀猪刀,摸了摸,“会办事,退下吧。”

“是,司令。”大兵立正一下,站到一旁。

看会杀猪刀,陈干拿刀在何德财脸上划了一下,宛如一道寒风袭进何德财的骨髓,顿时使他打个冷颤,陈干对他付之一笑,瞥眼同何玉春站在一块的亲爹陈老鳖。

“老鳖,你过来,把他杀了,报你当日之仇。”

陈干向陈老鳖喊声,从二十年前那天晚上,他没叫过陈老鳖一声爹,也没叫过他老鳖,只是不搭理他,这是他二十年后第一次喊他。

陈老鳖还想向陈干摆下老子的态度,但看陈干阴着个脸,因此在脸上闪了一下威严,便赶紧收了,磨蹭着步子来到陈干面前,对陈干手上的杀猪刀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怎么?不敢了吗?你当初不是有这胆吗?”陈干揶揄的口气责问他。

陈老鳖不堪苦笑,无言以对,想起那时被何家族人虐打,至今心有余悸。

“虎,虎儿,我看,还,还是算了吧?”

“算了,哪门子算了?”陈干拿刀往他面前送了一下,“叫你杀,你不杀,你还是个男人吗?冤有头,债有主,快把他杀了。”

“不,不,我……”陈老鳖恐慌得倒退两步,不敢接刀。

“虎儿,娘说两句好吗?”坐在太师椅上的荷花忽而面无表情地说,“为娘今年也快五十岁了,这辈子跟着你爹没过几天好日子,来到牛邙邨也算苟且度日,但都是为娘的错,害了你爹,也害了你,还害了全家,为娘不想再害人。都说红颜薄命,要怨,你就怨为娘生了一副薄命相,是娘害了大家。”

听话听音,荷花宛如大家闺秀,说话有礼有节,真不知道如此佳人怎么会嫁给了陈老鳖,其中的缘故,可能只有陈老鳖和荷花才清楚。

“娘,你说的是哪里话?这都是何家这帮畜生害的娘受辱,是他们不是人。”陈干丝毫不接受荷花的说道,往日仇恨又更加深了,“娘,您坐着,今日儿子必须收拾这帮畜生,谁也别想阻拦我报仇雪恨。”

“虎儿,冤冤相报何时了,若你执意报仇,那为娘的命也活不长了。”

“你?!……”陈干气得面如死灰,他没想到亲娘竟然如此态度,按说自己报仇也是为她雪耻,可她却……

陈干气不过,往事历历在目,他打定主意,绝不姑息了事。

“娘,你坐好,听我说,这不仅仅是你个人受辱的问题,而是连带我爹和我,还有我姐一块受辱的问题,姐姐竟然也被迫嫁给了何老贼当儿媳妇,这里面的事你不说,我也知道,何家对我们也太欺负了,这口气,我咽不下去。”

“哎,世事万千,这都是命吧。”荷花叹息道。

“不,我才不信什么命,我只知道……”

陈干不再搭理荷花,忽而转身一刀捅进被吊在屋梁上的何德财肚子里,鲜血顿时如杀猪般喷出,溅了陈干一脸。

“啊!……”

大家被吓得惊叫,又有几个胆小的妇女吓昏过去。

“土老财,你死有余辜,老子今天代上苍收了你。”陈干愤恨的咬牙切齿,一手拔出杀何德财的杀猪刀,何德财大眼一瞪,随之咽气。

“妈的,呸!”

陈干再朝何德财骂一句,而后舔下杀猪刀上的鲜血,再向何德财脸上吐一口,就在血吐到何德财脸上时,他的三个儿子忽然挥舞扁担从人群中窜出来,一齐向陈干头上砸去。

“啪,啪……”

几声枪响,就在何德财几个儿子的扁担快要砸到陈干头上时,一旁的李广少和大兵立即用枪把他们打死了。

“娘希匹,就你们几个后生崽也敢对老子动武?!”陈干狠踢一脚趴倒跟前的尸体,命令李广少,说:“去,把何家族人全吊起来,吊到外面那颗梧桐树上。”

“是!”李广少领命,带几个大兵快步走了出去。

按照陈干的指示,六个当初打过陈老鳖的何家族人陆续吊到祠堂门口的梧桐树上,六个小姨太也不再审他们,全都齐刷刷地拿着文件夹站到一边。

陈干带领几个大兵走出祠堂,来到梧桐树下,随便问了句六个小姨太。

“审的怎么样?”

“都承认了,已画押。”一个小姨太向陈干报告。

陈干微微点头,望着六个陆续被大兵吊好的何家族人,说:“当日你们怎么虐打我爹的,老子今天就怎么虐打你们,现在也是大冬天了,老子就像当初一样,把你们这几个老畜生折磨到天亮。

“广少!”说完,陈干向李广少喊一声。

“到!”

李广少在梧桐树下的另一边指挥大兵吊打何家族人,听到陈干喊声,立即奔了过来。

“听着,把这六个畜生的衣服全脱了,只穿一条裤衩,再给老子往死里打,打晕了用冷水泼醒,直到把他们折磨死去为止。”

“是!”李广少敬个军礼,就欲退下。

“等等,还有,现在天色已经黑了,叫兄弟们准备吃的,见猪杀猪,见羊杀羊,今天我们在牛邙邨吃顿大餐。”

“是!”李广少再吼一声,然后传令大兵,“一营长,二营长。”

“到!”两个身穿中校军服的陆军军官立刻从大兵中跑过来。

“传司令军令,一营负责东村,二营负责西村,赶快给大伙准备晚餐去。”

“是!”

两个军官听完李广少传令,相视一笑,各自带领大兵奔东西两边村邻屋舍跑去,有如日军扫荡一般,村里的飞禽走兽立即被大兵端了,到处是鸡鸣狗叫,杀猪宰牛的声音络绎不绝,响彻山野。

“爹,你说句话呀?这不是土匪吗?”我实在看不过眼,向杨立人求救的语气喊道,“他这样做与何老贼那些人又有什么区别?何老贼土老财他们再恶毒,当时也没杀了陈干一家啊。”

“嗯,是的。”杨立人对我微微点头,从祠堂门口来到梧桐树下的陈干旁边,说:“虎儿,可否借一步说话?”

“……”陈干打量杨立人一会,点头答应。

尔后,杨立人和陈干来到祠堂一角。

杨立人说:“虎儿,这事我看就到此为止吧,何家已遭到报应,你爹你娘,还有你姐,还有你那……”杨立人本想说“还有你那两个弟弟”,但到嘴边吞了回去,“他们都还要在牛邙邨生活下去,你是将军,如今有了大出息,若是这事传扬出去,你往后还如何在军中发展?听师傅的话,得饶人处且饶人。”

“师父,不是我不听你的,这六个何家族人,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二十年前,他们不仅虐打过我爹,事后他们全欺负过我,你是知道的,有几次我都差点被他们害死了,一次在水库旁边,他们当中有两个把我按进水里要淹死我,一次在山上,我砍柴,又有两个人不仅打我,而且抓毒蛇咬我,两次都是你老来的快,不然我早死了,还有,他们的儿子和女儿都曾欺负过我许多次,后来是你教了我功夫,他们才不敢再放肆。你知道的,我那时身上没一块好肉,不是被那个打,就是被这个掐,他们就是恶魔,我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收了他们。”

“是,是,当日他们确实错了,可经过你今日大整顿,他们以后也不敢了。”

“哎,没有以后了,开弓没有回头箭,今天就是他们的死期,师父,你不用劝我了,我决不答应放过他们其中任何一个,至于抓了老百姓的猪啊,羊啊,我会照价赔偿,一分不少算给乡亲们,刚才这样做也是一时气的,往日屈辱涌现心头,我实在是太恨了。”

杨立人不堪苦笑,无言以对,过后才说,“师父说不过你,这样吧,你教训几个老的就算了,小的还是看我的面上,饶了他们。”

杨立人无奈,心下决定,大人保不住,保小人,跟妇产科医生似的。

“哈哈,师父,这你放心吧,接下来等着看我好戏,我是你的徒弟,还没恶毒到那个地步,就像我表叔何玉春说的,冤有头债有主,我自有分寸。”

“哦,这就好。”杨立人虽然不知道陈干接下来有什么安排,但他了解陈干,因此心也一下开阔了许多。

5

第9章 刀尖上舔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