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一品“兵仙”>第10章 大兵压境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0章 大兵压境

小说:一品“兵仙” 作者:向宇轩 更新时间:2017/2/24 18:49:53

六个何家族人被大兵虐打的遍体鳞伤,凄惨喊叫,何家族人的媳妇和子女哭喊连天,哀求陈干宽恕,可陈干冷若冰霜,置之不理。大兵们宰杀邨民牲畜,一顿海吃海喝,划拳呐喊,形如土匪,一直折腾到深夜,个个醉得东倒西趴。

陈干爹娘看不过眼,又阻拦不了陈干行事,只好落寞回去,到得家中,荷花把陈干二弟陈二狗和三弟陈三叫到跟前,叫他们兄弟趁夜离邨,恐其被陈干杀害。

两兄弟与荷花亲近,不忍离开,荷花以死相逼,他们才答应趁夜逃走,但还未出村,他们就被据守村口的大兵抓了,大兵对他们严刑拷打,打得死去活来。

陈干刚进牛邙邨时,就给大兵下过命令,“只许进,不许出。”并命大兵把牛邙邨围了个水泄不通,十米一岗,百米一哨,陈二狗两兄弟以为大兵醉酒酣睡,想趁机出邨,可未走过哨口,就被一个警醒的大兵发现了。

大兵问明缘由,获悉他们俩是陈干的兄弟,觉得为难,便把他们押到祠堂,交给负责警戒的陈干副官李广少,李广少装模作样,打了一个大兵一记耳光,对他们大声骂道,“瞎了你们的狗眼,把人打成这样,不知道这是司令的亲兄弟吗?”

大兵不敢还嘴,赶忙敬礼赔罪,说:“是,我们错了,请李副官责罚。”

“去吧!滚!”李广少对几个大兵再吼一声。

“是!”大兵向李广少敬个军礼,然后转身匆忙离去。

此时,陈干已同六个小姨太睡下,睡在祠堂一旁的何德财家里,把祠堂的事交给了李广少负责。

“山中无老虎,**称霸王。”李广少有如陈干,坐在梧桐树下的太师椅上,手拿一条马鞭,颐指气使,看管祠堂前的邨民,同时指挥大兵虐打六个被吊在梧桐树上的何家族人。

到凌晨时,六个何家族人全被大兵折磨死去。

大树上挂着六具尸体,在雾气下显得悲惨凄凄,让人不忍直视,何家族人的后代亲眼看到亲人死去,全都瘫倒在祠堂门前的地上,其余的邨民像是已经麻木,目光和表情都很麻木和茫然,由于陈干下令不许他们吃睡,此时都已筋疲力尽,有如行尸走肉。

“立正,陈司令好!”

清晨,正当人们昏昏欲睡时,一个大兵的撕裂喊声忽然惊醒邨民,他们立即全都紧张起来,纷纷朝大喊声的方向看去,只见陈干领着六个全副武装的小姨太向祠堂走来,所有大兵向他们立正行注目礼,人们预感不妙,纷纷从地上站起身。

“司令,起来了,昨夜睡得还好吧?”李广少不敢怠慢,赶紧从太师椅上弹起,向陈干跑去问候,邀功似的手指梧桐上吊着的尸体,说,“司令,您看,按照您的指示,那些人全都死翘翘了。”

陈干抬眼看下六个何家族人的尸体,不做任何表达,几步走到重机枪旁,望着一个个灰头土脸、神情憔悴的邨民,表情错综复杂,但却没有一丝怜悯。

“司令,您请坐。”李广少赔着笑脸,请陈干坐下他刚才坐的太师椅上。

陈干瞥眼太师椅,并不坐下,他清清嗓子,再看会邨民,随后向邨民喊话,“乡亲们,一天一夜,你们亲眼目睹了本司令报仇雪恨,看你们个个吓得心惊胆颤,惊慌失措,有些胆小的吓得昏死过去,本司令心有不忍,你们在心里肯定骂我,骂我陈干是恶魔,是禽兽,荣归故里,不为人们造福,反而向乡亲们大开杀戒,骂我与畜生又有何差别?”

邨民表情复杂,听得云里雾里,不知陈干接下来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他们懒得听陈干说道,但害怕陈干下令机枪手把他们“突突”了。

“是,你们骂得对,为了报仇雪恨,我已经做了丧尽天良的恶事,如果我手一挥,不要一分钟,本司令可以把你们一个个全部杀了,你们死后可以恨我,可以诅咒我,但本司令就像土老财那样,老子就是天,就是王,就是牛邙山的土地爷,你们当中有哪个人出来与本司令做斗争?”

“本司令率领千军万马,不要说在这牛邙山,就是在全县,甚至全州,本司令也可率军轻易踏平,千军万马,有枪又炮,本司令尽可任意驰骋,而且没人敢对我说个不字,而这种不敢说不的情况,就是当今天下的国民素质,个个怕死,个个冷漠,太多人退缩,太多人躲避,只要不关乎他的个人生死,就任其他人被敌人灭亡,被杀害,被蹂躏,等最后只剩下他一个人时,已经没人可以救他了。”

“而当今这个最大的敌人,就是小日本,淞沪大会战,我们牺牲了二十九万将士的性命,而后的南京大屠杀,日军杀害我们无辜的老百姓三十多万,制造了惨绝人寰的特大惨案,接下来,我们国家还有多少军民会牺牲,那是一个天文数字,若是我们军民不团结起来,与之斗争,我们国将不国,定会有朝一日被小日本灭亡,到处尸横遍野,饿殍无数,就像本司令这次回乡报仇一样,不是这个死,就是那个亡。”

“所以,本司令命令,从我们牛邙山开始,每家每户必须出一个男丁随军参战,直到把小日本赶出我们中国去,即使牺牲了,也是报国为民,死得其所。”

“啊?……参军?”人群中忽然唏嘘一片,谁也不太乐意,亲眼所见陈干和大兵的所作所为,太多数人的心里只有恨,根本没有一个人有意识参军。

“听着,此令不可违抗,违者军法从事。”看到一个个私下里怨声载道,陈干对邨民徒生恨意,吼道,“本司令只信奉一条真理,有仇必报,现在小日本踏进我们华夏河山,国仇家恨,本司令誓死必报,何家族人的下场,就是小日本将来的下场,老子一个不留,斩杀殆尽。”

“可是,司令,我们一不会拿枪,二不会**,怎么当兵啊?”

“对呀,我们家就我一根独苗,万一我去当兵了,我娘怎么活?”

“你仇报了,我们和你又无冤无仇,也要当兵吗?”

“就是啊,我们管好自己一亩三分地就行了,当兵吃皇粮的好事,我们不干,没那个好命。”

“也干不了。”

……

人们七嘴八舌,争论不止。

“啪!”李广少突然掏出腰间的手枪向天开了一枪,再对邨民怒道,“肃静,听司令说!”

人们被枪声再次震住,谁也不敢再多说话了。

陈干瞥眼李广少,对他赞许地一笑,然后向大家吼道,“都听好了,本司令再次声明,每家每户必须出一名男丁参军入伍,家为独苗的可以留在家里伺候爹娘,从现在开始,每家每户出来一名男丁报名,若是弄虚作假,有违抗军令者,本司令军法从事,若是胆敢造势违抗本司令军令的话,本司令**牛邙邨。”

“哦,唔,哎……”邨民除了叹息,不敢再嘀咕。

接下来,陈干把任务交给李广少。

“广少,你负责主管邨民参军一事,再传本司令的军令,命沿途的县长和州长依军令办事。”

李广少领命,立即立正敬礼。

“是,司令!”

2

第10章 大兵压境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