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一品“兵仙”>第11章 血洗牛邙邨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1章 血洗牛邙邨

小说:一品“兵仙” 作者:向宇轩 更新时间:2017/2/25 10:08:28

李广少没走几步,被几个大兵看守的陈二狗和陈三两兄弟喊住。

陈二狗一副讨好的笑脸 ,对李广少说,“李副官,我大哥来了,你看,是不把我们兄弟放了?”

“是啊,我们是你们司令的亲弟弟。”陈三舔着笑脸,补充说。

李广少鄙夷他们一眼,转身再来到坐下太师椅的陈干耳语几句,陈干听后,向陈二狗和陈三看了一会,说:“就两个小王八羔子,不要烦我。”

“是,司令。”按照陈干的指示,李广少命大兵把陈二狗两兄弟放了。

陈二狗喜上眉梢,大眼珠瞪下看管他们的大兵一眼,然后几步窜到陈干面前,“噗通”一声向他跪下,“大哥,司令,我们也要当兵,跟大哥你上刀山,下火海,一起打日本鬼子去。”

陈三也跟着陈二狗一起向陈干跪下,“大哥,我也是这意思。”

两兄弟的相貌和举止像极了何老贼,一副流氓无赖的嘴脸。

陈干对他们一脸厌恶,说:“哼,就你们,多大了?”

“回大哥的话,二弟我今年17,三弟16,你看,我们年轻力壮,扛枪杀敌肯定不在话下,只要大哥你同意,我们愿鞍前马后伺候大哥。”

“滚,少在我眼前晃,不然我杀了你们两个兔崽子。”

想起何老贼,再看陈二狗两兄弟,陈干火大,怒从心起。

“是,是,大哥你看我的。”陈二狗讪笑几下,从地上趴起身,如一条哈巴狗一样向陈干点头哈腰,随后转身对邨民喊道,“乡亲们,我大哥是司令,今天要征兵,那是看的起乡亲们,我是**,我第一个报名,大家都热烈响应我大哥的号召,赶快抓紧时间报名当兵吧。”

人们听到陈二狗喊声,向他看来,但几乎全是白眼,从他们的目光中可以看出,没一个人看得起陈二狗,包括他旁边的陈三,有几个邨民还暗地里嘀咕,暗骂他们两个是何老贼的小野种。

“妈的,当个小杂种也大呼小叫,他大哥再怎么样,也是为了报仇,这两个小杂种不知廉耻,就差喊何老贼亲爹了。”

“就是,亲姐姐都当了亲娘奸夫的儿媳,两个小杂种不知道平日里喊过何老贼多少声爹。”

“哈哈!……”听到他们嘀咕的几个邨民忍俊不禁,笑出声来。

“操,找死。”陈干见人笑话,起身狠踢陈二狗屁股一下,随即掏出腰间的手枪指指他们,“小王八羔子,再不滚,本司令立即开枪毙了你们。”

“是,是,大哥息怒,我们这就回去禀报爹娘。”

陈二狗吓得连连告饶,说完拉着陈三一块向祠堂右侧的家里跑去。

“哈哈,陈司令,您真是教导有方啊,就得这样教训这两个龟孙子。”

“对,杀了他们,给你爹陈老鳖出气。”

有几个不怕死的妇女见陈二狗狼狈逃窜的模样,乐得一齐笑话。

陈干瞪眼,把枪收回腰间的枪盒子里,向她们怒道,“赶快报名,不然你们中午也别想有饭吃。”

几个妇女担心惹事,不敢再言语,纷纷装模作样同登记造册的大兵说话。

陈干复位坐回太师椅上,在坐下时,忽感身后凉飕飕的,转头看眼还挂在树上的六具何家族人的尸体,便命大兵把他们放下。

一具具死尸陆续放到陈干身后的地上,一个大兵不知从哪弄来几块白布,把六具尸体分别盖上,六个姨太太对尸体视若无睹,有如陈干的警卫,一边三个背着手站立,这几个姨太太都是从战火里走过来的,个个都是军中奇葩,不仅枪法好,而且智商高,一个又比一个绝色,但谁也不知陈干用了什么迷魂大法,把她们一个个都“奴役”了,甚是听话。

到早上8点,太多数邨民已向大兵报上了参军入伍的名额,李广少粗算了一下,达150人,陈干对此表示满意,说:“这牛邙山是穷乡僻壤,能出150人已经不错了,等军令传下去,不要两月,我们就可征兵几万人,我想不需一年,我们集团军可恢复原来的建制,拥兵十万之众。”

“是,司令,您这招可真是绝了,没有不敢响应号召的,照这样算法,等到明年春夏时,我们即可征兵十万,甚至还要多,我们通过淞沪会战和南京保卫战,部队伤亡实在太大,达七万多人,若不抓紧我们xx集团军的建制,您将来在委座那里说话也不响,只要我们有兵,卵子都可打得凳子咚咚响。”

“哈哈,广少你说的对,老子就是要叫其他集团军那些人看看,我陈干不仅会打仗,也会征兵。”

李广少的溜须拍马对陈干很管用,听后不仅大笑,还平添几分惬意,我看他们高兴,因肚子饿得慌,便领几个小伙子到陈干面前跟他说道。

我说:“陈司令,你也饿了乡亲们一天了,现在大家名也报了,总的允许大家去弄点吃的了吧?即使上战场杀鬼子,也得吃饱饭吧。”

“呵呵,你就是杨帆吧?”我在祠堂撂倒过几个大兵,陈干对我有印象。

“是我?”我没好气地瞪他一眼。

“好,你有种,像个兵,在牛邙山,你算头一份。”陈干打量我一会,比较赞我,兴许只有我出来阻拦过他报仇,不过一会似乎想起什么事,微皱眉头,问我:“你也报名了吗?”

我说:“报了,只要你杀日本人,老子绝不含糊。”

陈干思绪一会,摇摇头,再对我说,“不行,你不能去。”

“为什么?你看不起我?”我又瞪陈干一眼,有些愤然,说:“别以为就你当将军,老子要是出道,一样当司令,甚至比你官还大,不信的话,咱走着瞧。”

“呵呵,口气倒还不小,可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你是师父的独子,必须给师父养老送终,邨里谁都可以去,就你不许。”

陈干原来在乎这个,算这小子还对师父有点良心,他不知离开牛邙邨后,我爹娘又生了个儿子。

“老子还偏去,怎么滴?”

我没说出家中实情,反而和他较劲,不是我爹杨立人拦着,即使他武功再厉害,我也会出来同他做斗争,我可不是他对乡亲们所说的那种“孬种”。

“杨帆,说什么呢?老子老子的,滚一边去。”我爹杨立人这时听到吵闹声,从人群中走过来,骂我两句,然后向陈干赔罪,说:“虎儿,这是师父的犬子杨帆,他年轻不懂事,请你多谅解。”

“没事,师父,但他要当兵,这可不行。”陈干如实说话。

“可以的,按虎儿你的军令指示,我家必须出员当兵,师父还有一个小儿,现在已经八岁了。”杨立人羞涩地向陈干解释几句。

“哦?师父,你宝刀未老呀,还行?”

陈干调侃杨立人,弄得他大红脸。

“好吧,那本司令就收下他了,既然是师父你的公子,那就当个通讯兵吧。”

陈干乐意答应下来,正当他同杨立人再说话时,忽从祠堂大门后窜出几发子弹,其中一颗子弹正好植入他的胸间军服里,其余几颗子弹擦他耳边而过。

“快,保护司令!”有个陈干的小姨太对大兵大喊一声。

其余五个陈干的小姨太眼疾手快,几个躲闪,相互交叉,向祠堂奔去。

“娘希匹,反了。”陈干摸摸胸口,站起身来,向机枪手喊声,“准备!”

“是!”重机枪旁的大兵立即昂起枪头对着祠堂大门。

从祠堂大门后再陆续射出几发子弹,六个小姨太巧然躲过,尔后陆续奔了进去,几个擒拿,便抓获了打枪的人,再把他们从祠堂里一一提到陈干面前。

这几个打枪的人全是何家族人的后代,领头的是何德财的大儿子何健,因为怨恨陈干把他们何家族人杀害,便悄然组织族人,打昏几个大兵,夺了他们的枪支,然后从祠堂侧面摸进祠堂,躲在大门后朝正襟危坐太师椅上的陈干开枪。

“奶奶的,就你们也有本事打死本司令?”陈干鄙夷地骂他们一句,一脚把何健踢翻倒地,再手指骂他们几个,“王八蛋,行,老子好心留了你们一条性命,昨夜没收拾你们,既然你们如此不长眼,那就莫怪本司令不客气了。”

几个何家后代被吓得浑身打残,全都怪罪何健鲁莽从事。

“李副官。”尔后,陈干喊身旁的李广少一声。

“到!”李广少立即从陈干身旁站到他的面前,吼道,“请司令指示。”

“命令,全体官兵,把何家族人全部押到祠堂,无论大人小孩,一个都不放过。”

“是!”李广少领命,马上退下,传令一营长和二营长。

一营长二营长接令,带兵四处抓捕何家族人,一会儿功夫,把何家族人全抓到祠堂前跪下,男女老少,总计78人。

“娘希匹,说什么得饶人处且饶人,老子差点信了这条歪理,今天是你们死有余辜,胆敢对本司令打黑枪,俗话说得好,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本司令今天要把你们何家族人斩杀殆尽,谁挡我杀谁!”

邨民们如以前一样,没人敢出声说话,胆小的纷纷退缩,连喘气也不敢大声,何玉春还欲出来同陈干说道,但看大怒的陈干,想下过后,便胆怯地退了回去,杨立人也想出来说话,但话没出口,就被陈干用手挡了。

“机枪手准备,把这些人全给本司令突突了。”

机枪手领命,对何家族人大开杀戒,一刷刷子弹向他们射击,不到半分钟,总计78人无一生还,全倒在祠堂门口的地上。

4

第11章 血洗牛邙邨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