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一品“兵仙”>第15章 开仓放粮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5章 开仓放粮

小说:一品“兵仙” 作者:向宇轩 更新时间:2017/3/1 9:38:39

“你小子有种,敢冒天下之大不违,以区区几十人敢来同本司令叫板,算是有胆有识,今后可大加发扬,一旦战场立功,本司令重重奖赏你。”陈干不忘表扬朱麻子几句,并向他画个大饼,“只要跟着本司令鞍前马后,誓死效命,不经几年,老子提拔你当将军,授少将军衔,光宗耀祖。”

“谢司令栽培,卑职绝不辜负司令的厚望,誓死愿跟随司令左右。”朱麻子感激涕零,朝陈干打个拱手,随之跪下,“请司令放心,今后我的兄弟就是司令的走卒,谁敢违抗司令您的命令,我定严惩不贷。”

“好,一言为定,起来吧。”陈干微微点头,亲自扶他起身。

“谢司令。”朱麻子感动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而后向属下喊道,“弟兄们,从今以后我们唯陈司令马首是瞻,誓死追随,敢有不遵陈司令命令者,军法从事,都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谢陈司令栽培!”

朱麻子的人异常感动,从死亡线上回来,个个都是百感交集,感激陈司令不杀之恩,全都向陈司令打拱手拜谢。

陈干表示满意,向朱麻子手下喊话,说:“很好,从今日起,大伙就是本司令的兵了,本司令爱兵如子,只要哪位立了战功,本司令都会大加奖赏,保你们个个升官发财,荣耀门庭。”

“谢司令,保证不负司令使命。”王赤带头喊道,其余人也跟着喊了。

这个王赤非湘粤赣边区人民抗日义勇军那个王赤,他全名叫王志飞,另外一个冒充方志明的叫陈震,说起来同陈干还是一房的堂兄弟,其余的人暂且不知姓名,不过都是牛邙山周边的人,说起来都是苦出身。

朱麻子绰号“善水书生”,喜欢舞文弄墨,读过的经书也不少,对当前国内形势也比较了解,算是秀才文人,还真应了那句话,“秀才造反,三年不成”,若无主子赏识,定然埋没乡野。

“广少,传令下去,开仓放粮。”陈干看眼邨民,转头向一旁的李广少下道命令。

李广少心领神会,传令一营长和二营长,命大兵从军用吉普车上抬来两个大箱子放到机枪旁,然后把两个大箱子朝大家翻开,箱子里面立即呈现出满满的金银首饰和银灿灿的光洋(即银圆),顿时邨民哗声一片,个个的眼睛都看直了。

“乡亲们,大家听我说两句,此次本司令回乡故里,一为报仇雪恨,二为报答父老乡亲的养育之恩,现在我仇已报,恨已雪,没了遗憾,这是我从军十余年的积蓄,数量不多,粗算了一下,银圆大约一万,各类金银首饰估算大约值十万银圆左右,本司令无以报答,只好以些许金银报答大家,望诸位笑纳。”

听说有钱分,邨民个个笑逐颜开,有的笑的合不拢嘴,在金钱面前,没几个不是软骨头,况且这些都是些穷乡僻壤的人,从出生以来也没见过这么多钱,因此没人还计较前嫌,即使何家族人死绝了也不关他们鸟事。

“本司令决定,每个人头分100块银圆,当家的户主各领首饰一具,剩下的银元和金银首饰,用来修饰祠堂,不过,以后不能再叫何家祠堂,本司令建议改叫牛邙邨堂会,至于堂会会长人选,本司令提议由杨立人担任,副会长人选你们可做商议,这样安排,敢问大家有什么意见吗?”

“没,没意见,我们全听司令的,司令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邨民全都赞成,眼下只期待陈干快点把钱分了。

“好,那下面我们开始分钱,大家排好队,按队伍到我副官这里领取,都不要急,个个都有份。”陈干惬意地笑道,仿佛达成心愿般满足。

邨民乐得嬉笑,向陈干表示感谢,而后自发性地排好队伍。

尔后,陈干来到祠堂大门口的我爹杨立人面前,对他说:“师父,我有一份薄礼,待会亲自送到你家去,望你笑纳。”

“不必了,一视同仁吧,不要厚此薄彼。”

杨立人客气回话,但心下乐意接受。

“我们师徒缘分一场,理当孝敬,望请笑纳。”

“虎儿,你有心了,谢谢。”

“应该的,应该的。”陈干再向他客套一句,告辞离去,返身回到梧桐树下的机枪旁,同六个姨太太说了几句话,然后领着六个姨太太向祠堂边的家里走去。

“爹,他这是搞什么?封口费吗?”

我听到了陈干与我爹爹杨立人的谈话,便从队伍旁向杨立人走去,以责问的口气问他,同时对陈干的虚伪嗤之以鼻。

杨立人淡然笑笑,说:“他这是要把我老头子放火上烤呀。”

“那你还答应当堂会的会长吗?”

我不由呛他一句,仿佛肚子里吞了苍蝇似得难受。

杨立人不满地瞥我一眼,说:“孩子,做人不要太认死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日后只要善于洞察形势就好了,现在是乱世,乱世之下,善恶难分,你看看,在金钱面前,哪个不趴下了?有奶就是娘,他们就丑恶了吗?”

我很不苟同杨立人的看法,同时更加厌恶陈干等人的行径,抱怨说:“爹,他这招真绝啊,龌龊,跟这样的人当兵,我还不如死了去,与这样的乌合之众为伍,我觉得太羞耻了。”

“羞耻?”杨立人为之一愣,脸色顿时犯窘,像是什么旧事涌上心头,尔后他叹息一声,对我说:“杨帆,爹不会讲太多大道理,但有一条你要记住,只要站对立场就好了,问心无愧就好,爹一把年纪了,一生经历的事情不少,总结了一条,只要站对队伍就好,你还年轻,见识太少,你要出去看看,等你见识多了,很多事你就会明白和淡然了。”

“……”,我觉察出他有些不对劲,回想起陈干在祠堂说起的往事,便问起他的过往,“爹,那时土老财虐打陈干他爹,你后来怎么没再救了?是不是真有什么把柄捏在土老财手上呢?”

“哎,是啊,爹也是窝囊人,早年……”,说到这,杨立人忽而顿住,不再往下说,反而拿眼珠子瞪我,“你想知道什么?”

“没,没什么?”我被他突然动怒吓得不敢再问。

“愣头青,做好你的事就是了,你瞎打听什么?吃多了啊?”

“是,那我不再问了,你不要生气。”

“滚一边去。”杨立人双眼圆瞪,宛如陈干那会报仇的凶恶神情。

“嗯。”我见之害怕,赶紧往旁边走了。

这仿佛是杨立人心头的一场噩梦,一旦触及,便翻脸不认人,我是他的儿子,也不例外,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他曾经历过一场惊心动魄的事。

三个字:杀过人。

6

第15章 开仓放粮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