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一品“兵仙”>第16章 二级女警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6章 二级女警监

小说:一品“兵仙” 作者:向宇轩 更新时间:2017/3/2 10:42:20

“杀人,杀谁了?”这时,身穿二级警监制服的我二姑提着两袋菜进了家门,刚进门就抱怨北京的马路太堵了,说:“还是80年代好,骑着单车都可在天安门前赛跑,哪像今天,一到上下班高峰,整个北京城全堵了,乖乖,堵得水泄不通,不到十秒就切换红绿灯,车还没起步又堵了,……”

女人就是啰嗦,我二姑身为厅局级干部也不例外,哎,真是叫人受不了,我从小处在七大姨八大姑的女人堆里,被她们叽叽喳喳的,搞得整日一头雾水,到现在去跟客户谈生意,人家也觉得我有点娘。

“二姑,你就别啰嗦了,你看都快7点了,新闻联播都快开始了,你赶紧给我们做饭去吧,我和爷爷的肚子都饿扁了。”我笑嘻嘻地拦下她抱怨,再建议她以后改坐地铁,说:“地铁不堵,四通八达,你一个大领导也应该亲民不是?”

“坐地铁?我?!……”二姑没好气地白我一眼,好像她一个厅局级领导搭乘地铁会跌份似的,按她三观不正的观点,认为坐地铁的不是小市民就是上班族,但她怕我呛她,丢下一句,“你们再等会吧,我马上做饭去。”说着提着菜袋子去了厨房。

“爷爷,您说我姑姑和我妹妹都像陈干那几个小姨太,那我二姑像陈干哪个小姨太呢?”故事讲了一箩筐,还没听爷爷介绍陈干那几个姨太太的情况。

爷爷哑口茶水,看看客厅边上厨房择菜的二姑身影,说:“你二姑像是陈干的三姨太,也是个官迷,不过对陈干有很大帮助,夫人外交,走上层路线。”

“哦?!怪不得。”

还真是没错,我二姑也确实是个官迷,她从一个普通户籍警摸排滚打,一路飙升,如今五十来岁已升到厅局级高位,看她的官运,料想还会再升,到退休时,升个副国级也说不定。

不过,二姑虽然官迷,身居高位,但对爷爷最有孝心,其实在她的仕途中,我爷爷并没起到多少作用,爷爷是个老顽固,从来不出面为儿女的仕途奔走。

“爷爷,你继续说故事吧,我想知道,老太爷到底杀谁了?”

爷爷向茶几上的茶壶努努嘴,示意我再续点水,我嬉笑一个,拿起茶壶去续水去,在续水时笑问他,说:“您老喝了好几壶水了,也不去撒个尿?”

爷爷说:“我肾好,喝再多水也不起夜。”

“呵呵,你就吹吧?我看是拉不出来,该不会是肾亏吧?”

我看爷爷心情好,同他玩笑几句,续好水后,把茶壶放回他面前的茶几上,然后再离他一米远坐下,深怕他唾沫星子溅到我。

爷爷端起茶壶哑了口茶水,似乎若有所思,我不打扰他,静待他思考。

一会儿,爷爷再次开口,自言自语说:“哎,人无完人呀。”

“怎么啦?”我觉得又有故事了,再追问,“爷爷,老太爷他杀谁了?”

“算了,不说他了,就当这个秘密永远埋藏地下吧,都是作古的人了,我没必要再把过往的一些杂事扯出来。”爷爷不愿提起老太爷的往事,可我既然好奇了,就想问个究竟,即使他发火,我也得问。

我说:“爷爷,别介呀,你这样遮遮掩掩算怎么回事?那我还有把故事听下去的必要吗?”

爷爷懊恼,瞪我一眼,说:“该听的就听,不该听的,你听什么?”

“啧,……,那好吧,那你继续说陈干他们。”

我拗不过他,只好随了他的意,老太爷的故事只好暂且打住,心想等他以后心情好些了,我再套他也不迟,我想他总会有说出来的时候,虽然他的脾气大,但我听他故事多了,知道他在兴头时,就会不经意地把嘴说漏了。

爷爷继续讲起陈干的故事,把思绪又延伸到了那个沧桑岁月,直到晚上我们爷孙俩吃了晚饭,他也没把故事讲完,而且似乎难以从故事中拔出来。

故事听得我和二姑大眼瞪小眼,听得我们瞠目结舌,难以置信,未料爷爷所说的故事,不,应该说是往事,竟然有那么多隐秘和上不了台面的事,有很多桥段还是国共两党的重大机密,直到今天,不论在百度,还是在党史里,都难已找到陈干的任何桥段,仿佛已被国共两党的历史学家共同彻底尘封了。

那么,陈干到底何许人也?在国军中,怎么曾出现过他那样的牛人而没立传?**没立,那国民党总该有立吧?可是,翻遍国共两党的历史都没有,仿佛如一片云彩,来无影去无踪,在那个世间没有留下任何遗迹。

“真是奇了怪了,世间竟有这等事?”我二姑虽然官居高位,但也因爷爷所说的往事而八卦,她听过故事一会,把我拉到侧房,神经兮兮地问我,“诚诚,你有没觉得爷爷是不是时日不多了?”

我大名叫杨志诚,长辈都叫我诚诚,我说,“不会的,爷爷的身体还不错,你看一小会,把我带来的五粮液就喝了一大半,看他的气势,一时半会肯定死不了,我们大可放心。”

“不,这不寻常,很多老人快没时,都会向后代讲述过去,你还年轻,又因工作关系不知道许多往事,就在这养老院,有好些过世的百岁老人也曾对他们的后代说起过往,所说的往事如爆炸新闻那样,听得后人个个一惊一乍的。”

“你的意思是说,历史不是课本和党史那样写的,是吗?”

二姑微微点头,说:“也不全是,上的了台面的当然写下了,可那些上不了台面的,那兴许就永远封存了,你要知道,历史永远是由胜利者写的,现在距离那段历史也快一百年了,我们看到的也只是些只言片语,还有太多的史实,我们根本无从考究,就像爷爷所说的陈干,我们翻遍历史书也找不到哇。”

“嗯,也是,确实如此,我们从未听说过陈干其人,陈诚倒听过,那是老蒋的心腹,有小委员长之称。”我为二姑被爷爷所说的故事沉迷笑话她一下,“二姑,你别大惊小怪好吗?你工作太忙,听爷爷说的故事太少,我却不同,从小被爷爷的故事熏陶,曾经就像你这样一惊一乍的,好多天都陷在故事里出不来。”

“不,这不是玩笑,二姑我可以判断真伪,故事就是故事,事实就是事实。”

二姑身为高级警察,心中自有权衡,其实她真没把爷爷所说的往事当故事听,而真是当正史听,一句话,她完全相信爷爷所说的就是被尘封的真实历史事件。

“这样吧,这几天我们都放下手头的事,叫你大姑和三姑,还有你一家人,都到爷爷这里来,我们一齐听爷爷把故事说完,然后为爷爷的后事做好准备。”

二姑神色凝重,仿佛爷爷马上就会死了,连“后事”也提上了议程。

“二姑,你没病吧?”我很是费解,认为二姑小题大做,抬手摸下她的额头,嬉笑说:“你也没发烧啊?”

“去!”二姑把我手拂开,声色严肃地警告我要重视,“爷爷是个从硝烟中走过来的革命军人,即使是死也死的不寻常,我可不是吓你,有好些老人就是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就没了。”

“是吗?谁啊?”我哭笑不得,为二姑的神经兮兮汗颜。

“许世友知道吧?”

“知道。”

许世友那么出名,谁不知道?我当然知道了。

“那你知道他快死的时候说什么了吗?”

我顿生好奇,“那我怎么知道?你说。”

“许将军说,我完蛋了。”二姑说话时打个冷颤,顿了一下,继续说:“不一会儿,许将军就死了。”

“啊!预兆这么准呀。”

我被二姑的“危言耸听”顿时惊住了。

5

第16章 二级女警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