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一品“兵仙”>第18章 逃离牛邙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8章 逃离牛邙山

小说:一品“兵仙” 作者:向宇轩 更新时间:2017/3/4 9:38:24

杨帆返回祠堂,到梧桐树下领取了军装,换上军装后深感别扭,浑身像蚂蚁钻心一样难受,其余与杨帆年龄相当的人也陆续换上了军装,看他们个个乐得欢快,杨帆从心底里看不起他们,并且羞于与他们为伍。

杨立人骂得对,杨帆确实是个患有精神洁癖的年轻人,喜爱认死理,更喜欢同人较真,看大家乐得欢,便揶揄一句,说:“这有什么好高兴的?穿上军装不一样是农民,人模狗样的,还不是陈干的一条狗?”

这话正好被何玉春的侄子听到,便同杨帆理论,他与杨帆同龄,名叫何守敬,也是十八岁。

何守敬说:“当狗怎么啦?有本事你像陈司令那样当个将军给我们看呀,我们就是农民,怎么啦?你他妈的不也是农民吗?有本事到战场上见个高下,还有,你有能耐可以不当这个兵啊,看陈司令敢不收拾你?”

不仅何守敬数落杨帆,其他人也跟着何守敬数落起他,弄得他一时百口难辨,不知如何是好,站在机枪旁的李广少看在眼里,来到杨帆面前,帮他解围。

李广少说:“年轻人,当兵打仗最重要的是团结,一人再牛也顶不了大事,我们要的是团体作战,你是陈司令师父的公子,应该不会不知道吧?”

李广少算是给了杨帆特大的面子,他也真会来事,知道杨帆是陈干师父的儿子,便帮其周旋,杨帆无话可说,深看李广少一眼算是感激,然后窘红着脸走了,向村口走去。

但没走多远,便被祠堂响起的唢呐声顿住了。吊丧的唢呐声,音色悲催,让人听起来心里发慌,杨帆回头一看,这才发现祠堂内外已布置成了灵堂,整个祠堂全披上了白绫,何家族人个个都穿了麻衣,不时从祠堂大门出入。

想起何家族人惨死于陈干之手,杨帆泪水滢滢,一脸悲愤,像是他的亲人过世一般痛彻心扉,他朝祠堂望了一会,木然地向祠堂走去。

走到祠堂门口一看,只见祠堂里已摆放了八具棺材,每具棺材上都竖着死者的牌位,何德财和何老贼的黝黑棺材摆在正中间,其余两边是其他六个何家族人的棺材,六具没有上漆的棺木,与黝黑的棺材比较起来,让人产生一种落寞感。

随着唢呐声吹响,堪舆先生开始给死者做法事,何家族人组成八支队伍,陆续跪在各自亲人的棺材前哭丧,哭声瘆人,见者不禁泪下。

包括李广少和大兵,还有在场的邨民,都被这场景瘆着了,每人的心里都不是滋味,好些人止不住悲伤,流下了泪水。

这时,身穿国军陆军上将军服,披着黑色披风的陈干,领着六个小姨太从祠堂边上走来,在他们身后跟着陈干两个弟弟和各自搀扶的陈干父母,再在他们身后,还有十几个大兵抬着箱子和行囊跟着,看那样子,像是举家搬迁。

“立正!”李广少看陈干一行走来,大喝一声。

全体官兵闻声,立即正身站立,并向陈干行注目礼。

陈干表情凝重,深邃地望了官兵们一眼,然后向祠堂里面走去,直走到何德财和何老贼的棺材前才止步,他心绪复杂地望会棺材,本想说些什么,但话没说出口却吞了回去,最后向何德财等人的棺材深鞠一躬,转身走出祠堂。

一脸泪痕的陈干他娘荷花,同陈老鳖和两个陈干的弟弟觉得没脸,便在祠堂门口向里面鞠了一躬,他们满带负疚感,鞠过躬后,跟着陈干向村外走了。

何家族人在陈干等人鞠躬时,全是仇视,个个都对陈干和陈家人恨之入骨,但他们不敢再生波澜,恐被陈干加害,通过这场动荡,何家族人已经清醒认识到,“恶人自有恶人磨,强中自有强中手,祈祷苍天有眼,让陈干不得好死。”

每一个何家族人都诅咒陈干和陈家人,在他们心里,已经把陈干和陈家人当成了永世仇人,并且发下毒誓,誓言大意是:“今后何陈两家永逝不相往来,若有违誓成婚者,断子绝孙!”

誓言发得无比狠毒,可想何陈两家仇恨之深,在牛邙山周边,何陈两家再也没通婚配,两姓都时刻记着这起深仇大恨。……

大兵陆续撤离祠堂,步到村口马路上,几个大兵把陈家的行李套了几大马车,李广少和两个营长扶着陈老鳖和荷花上了军用吉普车,两个弟弟上了马车。

陈干表情凝重,再眺望一会山洼祠堂,然后同六个小姨太跳上马鞍,由骑着马匹的李广少领头,在前面六个大兵跑步前进下,一起向牛邙山山外走去。

现在是午后时分,但雾气沉沉,在雾气笼罩下,陈干一行有如行走在阴间小道上的阴魂,看上去全都面无表情,有如行尸走肉,本已报了仇的陈干脸上不见一丝愉悦,看上去,心思反而像是更重了。

一行人就这样在山势巍峨的林荫小道上走着,但在一个山路口转弯时,忽被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挡了去路,只见老头横着坐在山路上,顾自抽着旱烟,对来人视若不见,走在前头的几个大兵疑惑,上前驱赶他。

“老头,你坐这干吗?快起来,让路。”

“让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进来,老朽要让哪门子路呢?”

老头鄙夷地瞥大兵一眼,语气冰冷说话,说话内容如同诅咒。

两个大兵听得恼火,骂老头一声,欲拿枪头砸他,但被陈干喝住了。

“干什么,退下。”

两个大兵连忙收回枪杆,应过一声,立即站到一旁。

“来者可是上将军?陈干,陈司令?”

老头又是阴笑一下,冷漠地抬头看眼陈干,但依然坐在地上没起来。

陈干微微点头,算是答应,一脸疑惑的表情,望着他。

李广少补充介绍,并问他,“是,这就是我们陈司令,老头,你是何人?”

“哦,是挺威风的。”

老头不屑地冷哼一声,在地上磕了几下烟灰,随之站起身来,先是深邃地看会陈干,之后又看陈干身后的六个小姨太,再看坐在军用吉普车上的陈干父母,看过陈家一家人后,他悠然长叹一声,转身向山路深处走了。

“喂,老头,你这是干什么?”李广少疑惑,喊他,“站住,把话说明白。”

“哈哈!”老头阴阳怪气,大笑几声,随后念出几句瘆人的诗句,他念道:“最忌此方山水去,成才之子早归阴;家中寡妇常啼哭,财谷空虚彻散贫。”

“啊,他说什么?”陈干听得心头一颤,急问李广少,“你听清楚了吗?”

“……,听,听清楚了。”

李广少顿了一下,极为慌乱,只见他吓得脸的绿了。

“他说的第二句是什么?”陈干惊颤,再追问李广少。

“司令,这没,没什么,这就是一个糟老头,您莫当真?”

“说,重复一遍,第二句。”陈干立即恼了,命令道。

“是,司令。”李广少无奈,只好重复一遍,但不忍开口,“老头那话是说,成才之子早归阴。”

“归阴?!”陈干如李广少一样,也顿时惊得脸色绿了,咀嚼一下“归

阴”两个字,下令李广少,“快,快去追上那个老头,问个究竟。”

“是!”李广少不敢怠慢,带着身后几个骑兵向老头追去。

可是,李广少等人追了老远,也没再见到那个老头,那老头仿佛凭空消失了。

李广少牵住马,郁闷地顾看四处山峦一眼,不禁骂了一声,“妈的,大白天见鬼了。”

“是啊,人呢?真是奇了怪了。”

其余几个人也是疑惑,害怕得相识惨笑。

4

第18章 逃离牛邙山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