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一品“兵仙”>第19章 司令进城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9章 司令进城

小说:一品“兵仙” 作者:向宇轩 更新时间:2017/3/5 10:57:46

人最怕貌似鬼魅的东西,身为军人的李广少和大兵也不例外,陈干也是如此,人们常说:“平生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陈干虽是报仇血恨,可未免也做下了亏心事,老头那几句话,就像钉在他的心坎上,字字钻心,宛如吃了无头苍蝇,浑身不是滋味。

陈干再咀嚼老头说的那几句话,越咀嚼心里越瘆得慌,“最忌此方山水去,成才之子早归阴;家中寡妇常啼哭,财谷空虚彻散贫。”每一句话都令他懊恼万分,尤其是后三句,悲悲切切,字字要命。

李广少率领大兵骑着马匹折返回来,向陈干报告实情,陈干当下更加慌了,下马来到军用吉普车旁,问娘荷花,“娘,刚才那个老头,你认识吗?”

荷花整个人像是傻了,神情惨淡,目光呆滞,看她样子,也像受了那老头惊吓,连陈干喊她,她也没反应过来,陈干见她发愣,便问陈老鳖,“你认识吗?”

陈老鳖如荷花一样也是瞠目结舌,他咽了口口水,对陈干呢喃说,“那是何德财他老爹,都,都快死,快三十年了。”

“……,啊,土老财他爹?”陈干惊得目瞪口呆,“都,都三十年了?!”

“嗯,虎儿,我们快走。”陈老鳖恐慌不已,满是惊颤和害怕。

“虎儿,我们做下恶事了。”荷花这时说话了,看她表情满是内疚和怪罪,叹息说:“冤冤相报何时了?我们恐遭天谴哇。”

“娘希匹,还真是大白天见到鬼了。”陈干愤然,气得咬牙切齿,说:“妈的,竟敢变鬼诅咒本司令,老子还偏不信那邪魔歪道,从军以来,死于老子刀下之鬼,不计其数,就一个死老头就能把本司令吓了?!我才不怕,不怕。”

李广少看陈干发火,近前劝说,“司令,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卑职看,既然如此,那不如斩草除根,一把火把何家全烧了,看他何家还敢装神弄鬼?”

没想到,表面斯文的李广少竟然如此恶毒,为了溜须拍马,连这样的话也说了出来,其实只要稍微有点良知的人也会于心不忍,更不会付之行动去做。

“……”,陈干听得也是心里发颤,深看李广少一会,随之叹息一声,说:“哎,我看算了吧,既然是何家祖上显灵,那就当是幽怨,只当一般诅咒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是党国军人,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不必放在心上,走,去县上。”

“是,司令请。”李广少侧身让路,恭敬地向陈干做个“请”的手势。

陈干一行继续上路,虽然他表面装着不在乎那老头的“诅咒”,但在心里却挥之不去,有如一道阴影搞得他心神不宁,一直走了几十里山路,直到县上,他也没完全从阴影中解脱出来。

到达县城门口,远远便见本县的县长和几个国军少将以上的军官率领大兵和百姓们站在城门口迎接,队伍排的很长,一眼望不到尾。

见陈干一行走来,县长和将军们立即打起精神,陆续向陈干行注目礼,与此同时,其他军官和大兵立即昂首挺胸,大兵接连把枪竖在胸前,竖枪的动作铿锵有力,“咔嚓咔嚓”声接连响起,气势有如我们“国庆”大**,恢宏壮观,仿佛接受首长检阅似的。

“乖乖,这是穿越了吗?国民党也会整这一套?”

在场的人全都哑然了,个个面面相觑,一脸震惊,极为艳羡。

骑着高头大马的陈干来到大门前,看他表情凝重,气质有如蒋介石,他一边举起右手向大家招呼,一边向将士们问候,“大家好,辛苦了!”

“敬礼,陈司令好!”一个少将率先向陈干敬礼,同时铿锵有力地大喊一声。

随着少将的喊声响起,将士们紧跟着喊话,声音激昂,久久回荡。

陈干微微点头,表示满意,然后骑着马匹率领六个小姨太和大兵们进入城去。

从牛邙山新当兵的年轻人见到这样的阵势,个个心潮彭拜,在进城时感觉跟着天子巡视,精神洋溢,杨帆也被气势感染,不由为之感叹,大开眼界。

陈老鳖和荷花,还有陈干那两个弟弟,就更不用说了,全都为陈干骄傲和自豪,尤其进城时,陈老鳖还向县长和将士及百姓们扬手招呼,弄得县长和将军们愕然一会,勉强挤出笑容同他招呼,然后抛下他,紧紧跟上陈干,跟在陈干身后,一起向县城里面走去。

县城本是山城小镇,城墙残破,房屋简陋,而且太多是木板房,至于街上,坑坑洼洼,泥水泛滥,三个字“脏乱差”,由于这几天聚了陈干集团军三万多人,使小县城更加拥挤不堪,从县城入口,一直到城隍庙,几公里的街道上聚满了看热闹的人们,三米一岗,五米一哨,县长和将军们担心陈干到来引起骚乱,因此布控得非常严密,并在各路口划出了多处警戒线。

看热闹的百姓们宛如看大明星一样,争先恐后抢着一睹陈干等人的风采,特别是陈干身后六个靓丽的小姨太,看得好些男人眼睛都瞪圆了,有的还艳羡得流着口水,有的鼻涕都流到嘴边,丑态百出,这些百姓们虽然生活在小县城,但平生从未见过这么大的阵势和排场,丫的,把大家全都整蒙了,惊叹声不时响起。

“啊呀,妈呀,这人谁啊?”

“这还用问吗?陈将军,陈司令呀!”

有个徐娘半老的中年妇女看陈干威风凛凛极为羡慕,不禁赞美一句。

“乖乖,我要是生出这样的儿子就好了。”

这个中年妇女是县城西街药铺的掌柜,绰号“一夜春”,人美声甜,可惜红颜薄命,生了五个女儿,就是没能生个儿子,两夫妻做梦都想生个带把的出来。

“哈哈,就你还生啊?都生五个了,下辈子吧。”旁边一个约三十来岁的妇女笑话她,说:“我们可没这好命,崩想了,生再多也是苦命儿。”

“哈哈,是啊,这种好事,我们就别指望了。”

“哼,老娘还偏生一个出来给你们看看。”

一夜春盼儿心切,很不服气。

“好啊,那你生啊。”

“是啊,今晚就生,”

“对啊!你绰号不一夜春吗,肯定能生。”

“哈哈!能生,能生,太能生了。”

“臭嘴,看我不撕了你们。”

一夜春生了气,一把抓住一个笑话她的妇女,但妇女嬉笑着把她甩了,由于惯性,在挣脱时,一夜春不幸摔倒在地,正好摔在陈干的马下。

“混账!快起来,让开!”

几个大兵如临大敌,立即聚拢过来。

4

第19章 司令进城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