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一品“兵仙”>第26章 这女的套路好深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6章 这女的套路好深啊

小说:一品“兵仙” 作者:向宇轩 更新时间:2017/3/11 9:42:19

“放下我,你个王八蛋,光天化日之下,你还要不要脸?我少欠了你的啊?又要搞我?快放下我,……”李小环被陈干拦腰抱着,一路上骂骂咧咧,无奈陈干手劲太大,如同一条锁链把她锁住,除了双手乱抓,腿脚乱蹬,毫无他法。

陈干乐得大笑,李小环越骂他,他越来劲,一直把她抱进院落旁边一间睡房里,陈干父母想过来干涉,但被陈干一脚把门关了。

“儿大不由娘。”荷花叹息,拉下出屋的陈老鳖重新进入大堂,“我们是管不了他了,由他去吧,等回了攸县,我们就耳根清净了。”

攸县是荷花的娘家,这次被陈干把村里闹得那么大动荡,她们一家子是住不下去了,在陈干妥协的情况下,只好答应回娘家攸县去安家,几十年了,荷花一直没有回过娘家,若不是出了这等事情,她可能一辈子也不会回去,在攸县,荷花她娘家也算是个大户,有头有脸的,若不是陈干当了总司令,她即使回去了,娘家人也不会认她,并且会把她扫地出门。

但如今情况不同了,陈干可是堂堂上将军,集团军总司令,荷花娘家人巴结还来不及呢。

“瞧他能的,当个司令就六亲不认了?迟早会有他遭罪的日子。”陈老鳖对陈干任性而为很是来气,可他除了撒气,对陈干一点辙都没有,更没点分量。

“算了,我们就装着眼不见心不烦,既然管不了,还管什么?”

“都是因为你,不守妇道,害得老子人不人鬼不鬼,一辈子受气。”

打人不打脸,说人不揭短,荷花被陈老鳖这么一骂,顿时无言以对。

陈老鳖瞪着血丝泛红的双眼,气得一屁股坐到大堂旁边的椅子上,端起旁边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由于有气,喝茶时被呛着了,呛得他咳嗽不止,愤然把茶杯往地上砸了。

“……”,荷花吓得一愣,以泪洗面,只能落寞地坐在一旁生闷气。

庭院旁边的睡房里,陈干和李小环坐在床沿上,看他们样子似乎刚热乎一阵。

想起李小环的过往,陈干很是歉疚的心情,“菜妹,都是我不好,害你受了那么多苦,险些把命也丢了,可十年了,你怎么也不来找我?我还以为?……”

“以为我死了啊?你个没良心的,你怎么没找我?”

“我找了啊,沿着黄浦江找到吴淞口,但就是没能把你找到呀。”

“哼,鬼才信你,你就吹吧。”李小环白陈干一眼,再别过脸窃笑。

“我吹什么啦?真找了,你就是个会整事的女人,你说,这次把事情闹这么大,意欲何为?你也不想想,那可是你的老娘和妹妹,你把她们的名节都毁了,把戏唱的这么大,他们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在街坊邻居当中生活?”

“你还怪我啊?不是我同游指挥等人及时赶到,我娘和我妹就真遭殃了,既然事情出了,我就不怕事大,闹得越大越好。”

“不对,你们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说吧,你们准备搞什么事?”

“我们能搞什么事?我都被你吃定了,实话对你说了吧,十年前我没死,跟组织失去了联系,只好辗转反侧回到县里,但我深怕牵连父母和家人,便到草堂村过着隐姓埋名的养蚕日子,不信的话,你可以派人去打听,随便问草堂村哪个人,他们都认识我,人们并且送了我一个绰号——养蚕姑娘。”

“养蚕姑娘?!”陈干觉得搞笑,“胡说八道,真会编,一个养蚕姑娘能把事整那么大?!”

“不信就算了,通过上海被杀一事,我心也淡了,什么革命不革命的,生命只有一次,死过一次的人,一切都明白了,不如平平淡淡过一生。”

“哼,哼哼。”陈干连屁都不信,干笑两声,“一个养蚕姑娘能指挥抗日义勇军?而且还能在短时间内号召上万民众围攻县政府,你就是能编,没有一句实话,不愿说算了,既然你没死,以后跟本司令抗战去,少跟那些上不了台面的**分子游击队混在一起,老子丢不起那人。”

“我可不能再跟你了,我若出现,肯定会害死你,还有你想我死第二次呀,你有六个姨太太还嫌不够,还要折磨我?”李小环一万个不愿意似的,丝毫不留情面,“我们缘分已尽,今后你走阳关道,我过独木桥,老死不相往来。”

“哼哼,假话,一派胡言,又想套我,可我还偏偏愿意上你的当。”

“我套你什么,就是不再跟你。”李小环忍俊不禁,笑出声来。

“呵呵,这事由不得你,既然见了,你就别想再跑了。”

“你要怎么样?还想强迫我呀?”

“当然,老子不跟你来点硬的,还征服不了你了,不管你们什么套路,我都不在乎,现在是党国的天下,在集团军里,本司令说了算。”

“你就吹吧,看老蒋不收拾你?”

陈干随之一愣,这确实个难题中的难题,李小环就是个定时炸弹,随时都可能炸了,可他平生又偏偏喜爱她,喜欢她的一颦一笑,很是难以取舍。

“哎,现在是国共合作时期,全国上下以抗日作战为第一国策,两党纷争已淡了许多,老子不管了,你必须回家,有你在老子身边,老子打起仗来更有劲。”思绪一阵,陈干自我安慰,狠下心做出艰难的抉择。

听陈干如此说,李小环洋溢出一脸甜笑,像是因为达到了某种目的而窃喜,她还真是个有心计的女人,按现代话说是“心机婊”。

“好吧,要我跟你也可以,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陈干以为她又要出什么幺蛾子,瞪着眼问她。

李小环噗嗤一笑,说:“我回来,依然是第一夫人。”

“娘希匹,我还以为什么条件呢?你本来就是第一夫人啊。”

“是吗?吴怡不是第一吗?”李小环藏着明白装糊涂。

“她?永远也只是二姨太。”

李小环又是甜蜜地笑笑,“呵呵,算你还有点良心,没忘了我们当初的苦难,说起来,我们也算是患难夫妻,只不过由于两党之争,我们多灾多难。”

“可不是嘛,总算熬过来了。”陈干为之叹息,想起眼前棘手的事,征询的语气问她,“李副官可是委座的外甥,这叫本司令如何是好呢?”

“毙了他,他不死难平民愤,你在县里也会颗粒无收。”李小环当机立断,斩钉截铁地说,“如今你身为集团军总司令,剩下不到三万兵马,要想在短时间内恢复编制,你只有火速建立威望,广泛征兵。”

“……”,陈干恍然大悟,深邃地打量李小环,像看陌生人似得看她,“哦,老子终于明白了,你们原来是在整这事呀?怪不得小题大做,把事情闹得那么大,说,你们想干什么?是想渗透老子的**军吗?狗胆包天,胆子也太大了。”

党性原则问题,陈干决不让步,洞悉情况后,他顿时恼了。

2

第26章 这女的套路好深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