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一品“兵仙”>第28章 一丘之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8章 一丘之貉

小说:一品“兵仙” 作者:向宇轩 更新时间:2017/3/13 11:12:26

吴怡和毕莹回到县政府旁边的庭院里,两人刚走进大门,便看到李小环同陈干的父母在庭院里有说有笑,只见李小环扶着二老在庭院坐下,宛如当家的媳妇向他们嘘寒问暖,并且一声声大叔大婶叫的他们分外亲切,嘴似乎比抹了蜜还甜,哄得二老笑的合不拢嘴,陈干站在一旁不作言语,如同看戏一般,看李小环一点也不把自己当外人的做派,心里五味杂陈,当然更多的是对她的喜爱,他内心深处也希望家里有个主事的女人与父母协调关系,正好李小环来了,恰到好处。

吴怡很是尴尬,同毕莹不堪苦笑,然后两人窘红着脸,进入庭院,来到李小环身边,喊她一声大姐,李小环心下稍微一愣,随之同她们说笑。

“哦?这不是二妹吗?越长越有味了,三妹也好看,比当年韵味更足了呀。”

貌似两句普普通通的问候话,其实很有深意,一个是杀害她的吴怡,另一个是抢夺她男人的闺蜜,向她们不计前嫌,表示赞美,就是打她们的脸,其更深层的意思还骂她们两个是狐狸精,一个更比一个骚。

“大姐,你真的还活在人世啊?妹妹真是担心死你了,回来就好。”毕莹连浮笑脸,上前亲热地挽住李小环的手,说:“我们姐妹俩说会话。”

“好啊,姐姐也好想你们,晚上一块吃饭,我们好好热闹热闹。”

李小环不拂她的面子,但昔日的恩怨却立即浮现在脑海里,可为了党组织交给的使命,她只得装个没事人似的应承。

“大姐,对不起,当年是因小妹鲁莽,冒犯姐姐了。”吴怡也就势向李小环赔罪,强装笑脸,“不过现在好了,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现在是国共一家,再没有什么党派之争,我们姐妹俩正好在一起扛枪抗日,奋勇杀敌。”

“嘻嘻,同仇敌忾。”李小环玩笑一句,但转而叹息一声,接着说,“可惜姐姐已是一介草民,早已不再参与政事,姐姐十年前因党内变故,早已脱离了党组织,如今只是个在草堂村的养蚕姑娘,整日粗茶淡饭过日子。”

“养蚕姑娘?”同陈干那会一样,吴怡和毕莹也是惊讶,而且也不相信。

陈干淡然笑笑,解释一句,“没错,她就是个养蚕姑娘。”

“呵呵,明白了。”吴怡和毕莹会意地笑笑。

就在他们一家人说笑时,通讯员拿着一个文件夹走进庭院,向陈干喊声报告,敬个军礼,然后把一份电报递给陈干,“报告司令,委座电报。”

陈干看眼电报,只见上头只写着两个字,“回电。”

“回电?”陈干看眼电报内容,眉头紧皱,想必有人向蒋介石打了李广少一案的小报告,因此不由冷笑一声,“哼哼,消息走得真快呀。”

“什么事?”吴怡担忧地问道。

毕莹也探寻的目光望着陈干,陈干的父母感觉事态不小,也担心地看着他。

“没事,本司令去下办公室。”陈干不想多做解释,只是叮嘱他们,“注意**相处,不许无端生事。”

大家不置可否,点头答应,如此关头,他们谁也不敢再生事端。

尔后,陈干来到县政府二楼办公室,命机要员连通了蒋介石在武汉官邸的电话,电话刚接通,蒋介石就亲切地喊陈干一声虎儿,并向他问候,听话听音,蒋介石像是很宠爱陈干这员大将,似乎也没有怪罪陈干的意思。

陈干稍微放下心来,接着向蒋介石问好,一阵寒暄后,两人才进入谈话正题。

蒋介石电话里说:“虎儿,据报你今回乡省亲闹了些动荡,是真的吗?”

陈干回道:“是,回委座,确有其事,卑职在村里杀了几个人,算了点旧账。”

“是那个何家吗?”蒋介石似乎早有印象。

原来,陈干在刚参加北伐时,曾经在与蒋介石闲聊时,说过他家被何老贼家族欺凌的事,当时蒋的态度也是义愤填膺,并且支持陈干报仇血恨,而且还说过一句,“时光荏苒,莫欺少年穷。”

陈干如实回答,并不隐瞒,说:“是的,卑职杀了何家族人八个。”

蒋介石在电话那头顿了一下,说:“好吧,何家死有余辜,但你要好自为之,不能再公器私用,如今前线战事吃紧,虎儿得以国事为重,请问,你对国家前途和军中发展有什么具体计划和良策吗?”

“谢委座,国家前途堪忧,卑职对扩充军队确实有一个不太成熟的计划,但还得请委座您加以定夺。”

“哦?说说看。”蒋介石产生好奇,鼓励他说下去。

“是,卑职有一想法,广泛增兵,打造一支敢死队,迫使周边匪患入伍抗日,这样一来,我们既为民除了害,又为国分了忧,委座,您看,可行否?”

“……,匪患,可以吗?”蒋介石似乎不予认可,并持怀疑态度。

“请委座放心,卑职定会对入伍后的土匪严格训兵,再加以教化,只要假以时日,卑职定会打造出一支虎狼之师,希望委座首肯和支持。”

“嗯,此事确实有些意外,得容我斟酌,但原则性不变,谨防**分子渗透我军,我们**军在淞沪会战和南京保卫战损失巨大,因此对每一个新入伍者务必严格审查,一旦发现可疑分子,……”

“是,卑职明白,杀无赦。”陈干还未等蒋介石说完,就许下坚决的态度。

“嗯,这样甚好,至于你家乡百姓,更要提防**分子以参战为名入伍,在审查时要做得更加细致,不要放过任何一丝纰漏。”

“是!一定严审。”

“对了,听说广少闹了点风波,县政府今天汇聚了上万民众闹事?”

“是,确实出了一点小事,都是卑职办事不周,请委座处罚。”

陈干心下一紧,知晓这才是此次通话的正题。

“处罚的事暂且不提,你准备如何行事呢?”蒋介石期待陈干的处理结果。

“……,卑职决定走下过场,利用空包弹,蒙混过关,但此事事关重大,还请委座定夺。”

“这就是你的意见吗?”显然,蒋介石不高兴了,口气也木了几分。

“是的,现在民愤很大,不走下过场,卑职担心难以平息。”

电话静音,好一会儿,电话那头的蒋介石都不说话,陈干又不知说些什么。

良久,蒋介石才做出决断,“虎儿,我看这样吧,做到三个字,稳准狠。”

“是,卑职明白,但请委座加以明示。”

‘稳准狠’三个字意味深长,陈干不愿糊涂办事。

“要做戏,你就把戏做的大点,此次风波明显是**分子在后面阴风作怪,意图蛊惑老百姓败坏我党我军在群众中的声誉,因此这次风头不能让**抢了去,至于具体的细节,我不追究,也不过问,你可以任性而为。”

“是,卑职明白了,保证万无一失。”陈干完全意会了蒋介石的用意,因此言之凿凿,说:“请委座放心,卑职保证还家乡父老一片灿烂的天空。”

“好吧,珍重。”蒋介石最后说了一句,挂了电话。

听起来,这种谈话内容像听天书似的,但陈干与蒋介石合拍,一点就明。

陈干望望话筒,也挂了电话,然后背靠在办公椅上,随心一笑,沾沾自喜,“呵呵,还是委座英明呀,厉害,既然这样,那就只好借几个人头一用了。”

原来如此,蒋介石的意思竟然是找替死鬼,为了保护他的亲外甥李广少,他这一招好比嗜血的虎狼那般狠毒,如果陈干把戏份做足的话,不仅能得到父老乡亲对陈干集团军的支持,而且也会对以蒋介石为中心的国民党政府支持。

这招玩得真是高啊,一丘之貉,那么接下来就要有人当替死鬼倒血霉了。

2

第28章 一丘之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