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一品“兵仙”>第33章 打掉牙齿往肚里吞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33章 打掉牙齿往肚里吞

小说:一品“兵仙” 作者:向宇轩 更新时间:2017/3/18 10:10:58

山城沉寂在夜色中,除了打更的和巡逻的,路上几乎碰不到一个人,由于害怕碰到熟人,范滐和钟平一前一后,偷偷摸摸,鬼鬼祟祟,走街串巷,再从一条小街道走过一架拱桥,过桥不远到了本县一中的校园门口。

校园大门是铁栏杆式的,此时紧闭,守门的老头在门卫室酣睡,钟平本想叫老头开门,但被范滐拉住了,而后两人从大门不远的护栏翻墙进去,经校园小道,来到钟平在教学楼一角的备课室。

备课室布置简单,一张睡床两个书架,书架上放了许多教科书和学生的作业本,范滐和钟平**,自从进入备课室就没消停,相互狂吻抚摸,手忙脚乱,宽衣解带,最后两人扑倒在木架床上。

他们本以为这一切做得人不知鬼不觉,可还是被人看见,就在两人走街窜巷时,被两个巡警发现了,一直跟踪他们到校园不远处。

这两个巡警都认识钟平,知晓她是县警察局副局长王勃的老婆,由于范滐新近在陈干那里走了大运,一下子成了全县的名人,故此他们不敢私自抓奸,便把这事上报南城警察所所长雷荣生。

雷荣生吩咐两个巡警暂且不要声张,独自开了院内一辆警用三轮摩托车出了警察所,奔到警察局家属房,去王勃家里向他汇报。

“王局,出事了,嫂子她?”

王勃本已入睡,醒来看旁边没人,顿时明白过来。

“快说,怎么回事?”

“嫂子回了学校,同范上校去的。”

雷荣生支支吾吾,装着紧张,半天才把话说全。

“哪个范上校?是范滐吗?”王勃难以置信,一双牛眼瞪得铜铃大。

“嗯。”雷荣生微微点头,故作同情,“你看这事闹的。”

“娘麻鳖,她瞎了眼啊,竟跟那个地怪皮?老子毙了他。”

王勃羞愤不已,急切下床,连衣服也顾不上穿,只穿一身睡袍,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枪便匆匆出门而去。

雷荣生暗笑一个,跟上王勃,“王局,你慢点。”

王勃已经怒不可解,奔到值班室叫上一伙警察,再带着他们开上院子里的警车。警车出门一路呼啸,向县一中奔去。

雷荣生开着警用三轮摩托车跟在警车后面,沿路纠集了几十名巡警,向他们喊道,“快,跟上王局,跑步前进。”

巡警不明所以,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个个急迫地跟着雷荣生摩托车跑步前进,等到县一中门口时,方知是来抓奸,故而大家都一副等着看戏的嘴脸。

守门的老头被一个警察拿枪顶着头押出门卫室。

“开门。”王勃对老头视若不见,只瞪视着大门里的校园。

“哦?这不是王局长吗?什么事生这么大气?”

老头擦擦惺忪的睡眼,看清王勃是钟平的丈夫,他曾经见过王勃多次开着警车来校园找过钟平,后来打听获悉了王勃是警察局副局长的身份。

“啰嗦什么,开门。”王勃连正眼都不瞧他。

“把范滐那厮揪出来。”雷荣生赶了上来,像个打手似得为王勃出气,“老头,你愣着干什么,没听到吗?我们王局叫你开门,要毙了范滐。”

“范滐?”听到这个名字,老头心里已明白几分,但他丝毫不惧王勃和雷荣生等警察的淫威,反而沉重地对王勃说:“王局,我们借一步说话。”

“说什么?”王勃在气头上,但看老头似有话说,便缓和下来。

“跟我来,来。”老头拉下王勃的衣袖,而后返身向门卫室走去。

老头虽是个守门大爷,但一脸书卷气很是浓厚,一副德高望重的模样,让人发自内心尊重,王勃恍惚一下,跟他进了门卫室。

待王勃进来,老头把门卫室的门关上,再请王勃坐下。

“老先生,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王勃心里有火,一刻也不想多呆。

老头慈祥地笑笑,“王局,你可知家丑不可外扬。”

“这事他们做都做了,我还有什么好遮掩的?老子要去剥了他们的皮。”

“听老头我一句劝好吗?”老头笑笑,说句俏皮话,“听人劝,吃饱饭喔。”

“……,你说吧。”王勃火气稍微小了些。

“坐吧。”老头宽下心来,说:“这里是书香之地,清净之所,请你稍安勿躁,我们心平气和把事情解决,比什么都好。”

“怎么心平气和?这事我还能心平气和吗?”想起老婆偷人,王勃气不打一出来,没好气地坐下床边的一张椅子上。

“王局,我看你还年轻,应该三十来岁年纪,许多事都还未曾经历,你静下心来想想,若是这么一闹,会是什么结果呢?还有真如你手下所说那人是范滐,你想想你能斗得过他吗?”

“他算老几,一个地瓜皮。”王勃很是不屑,根本没把范滐放在眼里。

“呵呵,咸鱼翻身,今非昔比,一个你所说的地瓜皮,如今可翻身成了陈总司令眼里的大红人,而且据说是上校军衔,那官位可比我们县长还大,老头帮你分析分析,一旦你得罪了陈司令,你想想后果会有多么严重?”

王勃心下一颤,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陈司令不是一样秉公执法吗?昨天把委座的亲外甥也枪毙了。”

老头笑笑,不作正面回答,而是继续劝道,“你好好想想吧,你要是想进去,我马上帮你开门,让你和你的手下冲进去,可你再仔细想想,万一这事闹的满城风雨,接下来你的警察局副局长的职位还能不能保得住?你的家庭又会不会因此身败名裂?最重要的是你自己的命还能不能保住了?”

“妈的,可能吗?这叫什么事啊?老子这气?……”王勃气得面红耳赤,格外沮丧,老头说的句句在理,针针见血,犹如芒刺在背。

老头看说动了王勃,心下欣慰,继续跟他说明利害。

“你就当一件平常事吧,消化消化就好了,你想想陈司令那个人,为了报仇,带兵围了牛邙山,一下灭了何家满门,这样的恶事,他都能做得出来,若是对你的话,那可不等于捏死一只蚂蚁,这种事说白了,其实只有一个结果,打掉牙齿往肚里吞,鸡蛋始终是碰不过石头。”

“啧,可我?这,……,这事我该如何是好呀?”

王勃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意气用事,现在门外那么多手下候着,如何收场成了个大问题。

“你看这样好吗?老头我帮你去请钟老师出来。”

“嗯,这样甚好,那有求老先生了。”王勃觉得在理,起身向老头表示感谢。

“稍安勿躁。”老头拍拍王勃的肩膀,然后从侧门进入校园。

此时,范滐和钟平在备课室里尽行鱼水之欢,对校园外所发生的事丝毫不知,老头敲她房门时,他们才醒悟过来,顿时石化。

“钟老师,王局长来接你回家。”老头敲过几声房门,向里面喊道。

钟平顿时紧张,推开压在她身上的范滐坐起,向门外回道,“谢谢何大叔,我备课太晚,一时忘了时间睡着了,谢谢你,我马上就回去。”

“嗯,你不要太着急,王局在学校门口等你。”

“谢谢大叔。”钟平赶紧穿衣下床,吩咐范滐,“你等会赶紧离开,从后面厕所翻墙出去。”

“嘿嘿,没事。”范滐反应过来,躺在床上悠然自得。

“不想死你就在这呆着。”钟平穿上鞋子,匆匆出门。

在学校门口,王勃不向手下的警察作任何解释,而是装模作样,带领警察注视从校园小道走来的钟平和老头,老远就向他们喊道。

“你个臭娘们,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回家?”

“你吼什么?我因为备课太晚睡着了,你这么兴师动众干什么?抓奸呀?这可是校园,你甩什么威风?”钟平心知肚明,同王勃演着戏,而后向老头表示感谢,“何大叔,这次真是谢谢你了,不然我扑在桌上肯定冻感冒了,多亏了你。”

老头附和一笑,“没事,以后不要备课这么晚,你看王局多体贴你。”

“他哪是体贴我?还不是担心我偷汉子,一个醋坛子。”钟平调笑道,“真是个傻子,偷人的话我会来校园吗?那不玷污了我们教师的灵魂?”

“是的,是的。”老头干笑,心下暗骂钟平一句。

这么无耻的女人,也真是无耻到家了。

“谢谢何大叔,打扰你休息了,再见。”

“回见。”老头向钟平扬扬手。

告别老头,钟平从门卫室出去,来到王勃面前撒欢地笑一个,“这么大冷天,你竟穿个睡袍来接我?冻坏了吧?”

“怎么搞的?搞得这么晚?还管不管孩子了,走,跟我回去。”王勃强忍恼火和怨气,拉下钟平,把她推上警车。

警察们个个窃笑,知道他们夫妻俩扭捏演戏,对他们一唱一和全都‘服’了。

但雷荣生心里很是不甘,他本想借此机会扳倒王勃,然后就势升职接替王勃的警察局副局长职位,未料一场好戏被一个守门的老头给化解了。

从老头化解这件事上看,雷荣生发觉老头是个世外高人。

王勃跟老头扬手再见,随后开上警车,警车卷起一股浓烟,消失在黑雾中。

“散了,散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哦!回了。……”巡警们吆喝一阵,也纷纷离去。

但雷荣生却不走,而是转身进入门卫室同老头说话。

“老头,宝刀未老呀。”

老头打量雷荣生一会,“凑活。”

“咱们聊聊。”

“好啊。”

2

第33章 打掉牙齿往肚里吞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