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一品“兵仙”>第34章 严惩大地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34章 严惩大地主

小说:一品“兵仙” 作者:向宇轩 更新时间:2017/3/19 10:05:15

这晚,雷荣生和老头聊到天亮才离开县一中门卫室,他们到底谈了些什么,那就不知道了,反正自从雷荣生离开老头后,整个人似乎都变了,连警察所所长也不当了,而是去了陈干集团军当了个大头兵,正好与牛邙山入伍的杨帆、何守敬分在一个连队。

杨帆进集团军连队后,整日无精打采,这里看不惯,那里看不惯,不是同这个吵架,就是同那个吵架,与连队的大兵格格不入,相反何守敬倒很吃得开,左右逢源,几乎成了连队大兵们的老大,连长看他脑子灵活,提拔他当了二排排长。

本是警察所长的雷荣生成了何守敬手下的大头兵,但他一点也不卑怯,反而向何守敬大献殷勤,好烟好酒不时向他奉上,叫何守敬大哥比叫他亲爹还亲。

何守敬经常向手下吹嘘,说他是陈干的至亲表弟。开始大兵们不信,但前两天何守敬带领两个战友去过县政府后,大兵们就全信了。说起来那事还有点搞笑和滑稽,那天何守敬带领两个大兵去县政府找陈干,牛皮哄哄向守门的大兵自报家门,并叫他们赶紧通报不得延误,哪知守门大兵看何守敬等人土拉吧唧,根本没拿正眼瞧,反而对他们一顿奚落。

“臭小子,你们知道这是哪吗?”

“知道啊,临时司令部,我表哥陈总司令的官邸。”

“知道你还来?你知道一个大头兵与司座相差多少级别吗?”

何守敬还从未想过这个问题,疑问,“多少级别?”

“哼,老子告诉你,从你这个二等兵到我们司令那个级别相差十六级,我是个准尉,也与司令相差十级,懂吗你?”

“哇,相差这么远啊?”同何守敬来的两个大兵惊讶不已,但何守敬并没太往心里去,反而大攀亲戚关系,“我不管相差多少级,反正陈总司令是我表哥,亲的。”

“少扯淡,什么亲的疏的,滚,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大兵说着话,把何守敬推出老远,“站开点,车来了。”

此时,陈干与范滐和军管会主任罗维英正好从监狱坐车回来,何守敬远远看到车驾,立即站到大门口,昂首挺胸向陈干敬礼,礼敬的很是滑稽,让人发笑。

“陈司令好!表哥,我是何守敬。”

陈干的车驾戛然而止,司机大骂何守敬一声。

“找死啊,哪来的排头兵?”

“对不起,长官。”何守敬向司机嬉笑一下,赶紧跑到陈干的车窗旁,献媚地向陈干讨好,“表哥,您回来了。”

“你是?”陈干微皱眉头,凝视何守敬好一会,脑子里对他没有一点印象,

“报告表哥,我是何守敬,家父何玉春。”

“哦,是你呀,确实是表弟。”陈干醒过神来,看何守敬的滑稽样,不禁发笑,但也喜欢,便邀他进去县政府坐了坐,两人谈了些家常话。

从那天以后,何守敬在连队就抖起来了,连长觉得他是一条通往陈干那里的门路,便对他刮目相看,肆意讨好,两人经常在连部食堂把酒言欢,一来二去,两人处的跟亲兄弟似的。

相反,杨帆就比较糟糕了,由于他脑筋太死脾气又倔,所以跟谁都处不来,久而久之被人孤立,幸好他有两把刷子,跟他爹杨立人练过几年武功,因此有人欺负他时也没占到什么便宜,何守敬看在眼里,表面与他亲近,但骨子里却非常看不起他的为人,曾奉劝他也去陈干那里走走,哪知杨帆极为不屑,并且说了些陈干的风凉话。

雷荣生看何守敬混的风生水起,也对他讨好,几乎连洗脚水都帮何守敬端,整个一个献媚的奴才样,但何守敬不傻,觉得雷荣生来者不善,便有意提防他,根本不让他有上升的机会,更不带他去见表哥陈干。

久而久之,雷荣生觉得在何守敬这里讨不到什么好处,便跟杨帆相好去了。

部队很快就要出发了,根据陈干的指示,整个集团军明日一早奔赴梅城,就在今天晌午,朱麻子终于把朱鹤那一帮土匪上千人弄下山投了军,而且陈干亲自接待了朱鹤,并按朱麻子的提议任命了朱鹤一个营长,同时他也不亏待朱麻子,让朱麻子到军管会当了个处长,领中校军衔。

看周边的土匪都投入军中,陈干很是高兴,召集各山头土匪头子到香满楼吃了几桌酒席,与他们大谈老乡的感情,土匪头子看陈干仗义,纷纷表示誓死效命。

就在大家把酒言欢时,一个少将赶来向陈干汇报工作,这个少将即是陈干那天进城时率先喊口号的那位,名叫吴丹丹,一个女人的名字,说话时海豚音,人倒还长得不错,相貌身材均如男子汉挺拔英俊,他在集团军主管军需工作,负责物质供给,陈干看他到来,预感供给可能出问题了。

“吴主任,何事?”陈干明知故问。

吴丹丹向陈干敬个军礼,再向陈干模棱两可地问候一句。

“司座,听说我们集团军明日就要开拔梅城了,是吗?”

“是的,你没接到通知吗?”陈干觉得吴丹丹问得真是多余。

吴丹丹顾看陈干两旁的朱麻子和朱鹤一眼,一时难以启齿。

“有事?”陈干眉头一皱,表情凝重。

吴丹丹点点头,“能请司令借一步说话吗?”

“好吧。”陈干站起身,叫朱鹤等人吃好喝好,而后跟吴丹丹出门而去,来到酒楼一间侧屋,“说吧,现在没有外人。”

“是,司座。”吴丹丹清清嗓子,把话吃力地说出来,“司座,断粮了。”

“断粮?全县国民不都有捐赠吗?何况我们回时,尚余上万斤军粮。”

陈干没曾想过粮食问题,他原以为是武器装备出了什么差错。

“是,原来是尚存一些,可是部队猛然增兵上万,加上国民所捐赠的粮食只是寥寥无几,这年头谁家也没余下几颗粮食,百姓们几乎把家底都捐出来了。”

“嗯,也是,那还能维持几天?”

“一天,过了明天就没一粒粮食了。”

“啊,那怎么办?现在即使上报委座调粮也来不及了呀,况且前线很是吃紧。”陈干焦虑,也犯难了,再看看吴丹丹,问道,“你有什么办法吗?”

吴丹丹不堪苦笑,“有是有,可我不敢私自做主。”

“哦?什么事?说。”陈干看到曙光似的,催促他一句。

“是,司座,听说增口乡的大地主唐德隆家中还藏有粮食上万斤,这个唐德隆是省财政厅副厅长唐源的父亲,唐德隆仗于他儿子唐源的官位,几次捐赠粮食都像挤牙膏似的,累积捐粮还不到一千斤。”

“哦,原来如此。”陈干心下愤然,可碍于唐源的官位,不好当机立断,便在心里权衡了一下,尔后计上心来。“这样吧,你今晚带一个团的兵穿上便衣,同朱鹤一批土匪前去唐家抢粮,然后把粮食就地转移,藏到酃县噶渡镇,注意,朱鹤等人抢完粮后,命其绕道酃县十都镇,在十都镇集结,以防生变。”

“是,司座。”吴丹丹如释重负,随之眉开眼笑,向陈干竖起大拇指称赞,“司座,高,真是秒计呀。”

“呵呵,去吧。”陈干也乐笑一个。

“是,司座。”

这一夜,朱鹤等一千土匪同吴丹丹等大兵约两千余人把大地主唐德隆家抢了个精光,气得唐德隆昏死过去,次日一早便赶到县政府报案,请求县长汇报陈干派兵剿匪,陈干闻讯后,装模作样问下缘由,不仅不出兵,反而把他大骂一顿。

“唐老爷,你家藏着这么多粮食,竟然不支援我们国军,反而喂了土匪,你该当何罪?!本司令困山已半个多月,就是为了逼土匪下山投军,你可倒好,目光短浅,当守财奴,害得本司令延误军务,此事非同小可,不论你家什么背景,我必报告委座,请求委座定夺和处置,你回去吧,等待处理结果。”

听陈干如此说话,唐德隆顿时吓得尿了,赶忙向他跪下。

“不可啊,司令,司令饶命,都怪小的一时糊涂,还请司令看在我已年过古稀的薄面上,放我们家一马吧,我那不孝子唐源定会对陈司令您感恩戴德。”

“你起来吧,一切请委座最后定夺,本司令无能为力。”陈干懒得跟他嚼舌根子,命县长送客,“看他年迈,送他回去。”

“是,司令。”县长向陈干微弯腰一下,然后扶起唐德隆,“走吧。”

唐德隆无可奈何,只好蹒跚离去,走时后悔不迭,老泪纵横,一步一拐的。

“哈哈!……”未等唐德隆走多远,陈干就止不住亢奋大笑起来,而后愤然骂道,“老不死的,怪不得**专惩你们这些土老财,真是个祸国殃民的狗东西,惩得好!好!!”

3

第34章 严惩大地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